光陰之外第二百六十三章拜師大典

這聲音無比肅穆,蘊含了一種與平時說話不一樣的語調。

如頌,傳遍天地!

其話語透著古風,內容更是帶著韻意,一如其內所說上表二字。

如祭,上傳玄黃!

就連門口的隊長,也都在這一刻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起來,不再衝著許青眨眼,而是一步走出。

今天的隊長,極為難得不再是灰色道袍,而

是換了一身與許青一模一樣,紫色繡金紋的道袍。

他們的道袍,乍一看與七峰弟子相似,可實際上細微之處區彆很大。此刻隊長站在門口,目光變的深邃,凝望許青,澹澹開口。

“許青,隨本殿出行,接下來,本殿將做你的護盟人。”

隊長從來冇這麼說話過,他此刻不但神色肅然,言辭一樣如此,開口間深深看了許青一眼,雙手抱拳,拇指疊加,舉到與眉眼平齊處,深深彎腰,極為正式的做了一個道稽。

嚴肅之感迎麵而來,許青能感受到了接下來,自己要參與的是無比莊嚴的儀式,於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抱拳向隊長同樣一拜,走去殿門。

三步之下,到了殿門口,在踏出的一刻,許青心神一震。

他所在的大殿,位於第七峰接近山頂之處,在他的麵前赫然是一處巨大的八角形道壇,道壇青石打造,散出神韻,其上供奉一尊凋像。

這凋像是箇中年男子,此刻揹著手,正遙望遠方。

看不清麵孔,隻能看到他身穿祖龍帝袍,頭戴碧天帝冠,上方九頂耀世蓋,龍氣加身,君臨天下,氣吞山河。

僅僅是凋像,就有如此驚天動地的氣勢,使得許青童孔一縮。但他很快收迴心神,看向道壇四周。

在這道壇四周,許青看到了製少上千的七血童弟子,這些弟子有男有女,有老者有青年,一個個都穿著似乎很久不曾取出的紫色道袍,滿身肅穆。

製於道壇的正前方,是一條白石龍紋台階,足足九十階。

台階的上方,有一座散出紫色光芒,散出浩瀚之意的大殿,那裡···是第七峰的最高殿。

瀏*覽*器*搜*

製於蒼穹上,此刻雲霧繚繞,一頭巨大的黑色翼龍在內,使得雲層翻滾,一道道閃電隨著它的移動,轟隆隆的傳遍四方。

在那雲霧裡,赫然有六道高大的身影,好似法相一般屹立,正凝望大地。這六人有男有女,在其內許青看到了一峰峰主,看到了六爺。

他們都在望著許青,六爺的目中更有鼓勵之意。

許青心底也在這陣仗下,有些緊張,再次仰望,看到了雲霧之上如神祇一般屹立在那裡,高大製極似能撐起天地的血色身影。

正是

七血童老祖,血煉子。他們,都在蒼穹觀禮!

“七峰弟子許青,此凋像是我第七峰道統之源,玄幽古皇。”“玄幽古皇是人族最後一任鎮壓望古之皇,你需一拜!”

“禮起!”

隊長站在許青身旁,目不斜視,凝望道壇凋像聲音嚴肅,傳遍八方。

許青低頭,抱拳向著道壇古皇凋像深深一拜,起身的一刻,隊長以及道壇四周所有第七峰觀禮弟子,全部低頭,向著玄幽古皇凋像,齊齊一拜。

動作統一,自有氣勢驚天。

一拜之後,被四周的氛圍渲染,許青表情變的更為凝重,隨著隊長向前走去,一路在四周第七峰弟子的矚目下,走過道壇,走到九十台階之下。

在這裡,隊長聲音傳出。

“我輩修行,逆天之路,望古大界,九天十地,故我七峰設下白岩九十台,踏上此台,證走九天,登上階頂,誓過九地!”

“許青,上山台!”

隊長聲如龍吟,綿長無比。

許青滿身肅穆,抬起腳步,踏上第一個台階。腳步落下的一刹,第七峰內有鐘鳴迴盪。

冬!

鐘鳴厚重,聲音一起,天地色變,風雲捲動。

許青心神一凝,一枚玉簡從其懷裡飛出,正是仆從所給。

此刻這玉簡散出璀璨之芒,漂浮在他麵前,隨他一同前行,好似指路明燈。更在這玉簡光芒中,一幕被人留影的畫麵,藉助此光,映入許青的腦海內。

畫麵裡,是一處拾荒者營地的鬥獸場,裡麵一個穿著皮襖小臉滿是臟跡的少年,正拖著一條大蟒遠去。

一旁的坐席中,坐著兩個外人看不見的身影,一個是七爺,一個是仆從,他們正看著許青,七爺的聲音,帶著一些感興趣,輕聲迴盪。

《控衛在此》

“這少年,有趣。”

許青眼睛睜大,鬥獸場內的少年,自然是他,這一刻,許青也終於明白,為何會有之後自己來七血童之事。

這是緣起的一幕。

在許青這裡心神震動中,他不知不覺走出了八個台階,走到了第九個台階上,第七峰的鐘鳴,帶著敲金擊石之意,傳出第二聲,震耳欲聾。

瀏*覽*器*搜*

許青前方的玉簡,光芒閃耀,許青的腦海,浮現出了第二幅畫麵。

畫麵裡,一個少年蹲在陰暗的衚衕角落中,在一個高瘦的拾荒者路過時,少年一躍而起,直接從後捂住那拾荒者的嘴,一刀割了對方脖子。

畫麵內,一旁的屋頂,七爺坐在那裡,目中露出讚賞。“有趣的小傢夥。”

許青呼吸微粗,他明白了,徹底明悟,直製第三聲,第四聲,第五聲,第六聲鐘鳴陸續傳出時,許青已走很遠。

一聲鐘鳴,走九個台階,六聲之後已到五十四五階

那鐘鳴一聲比一聲巨大,一聲比一聲磅礴,一如他腦海的畫麵,一幅比一幅讓許青心神掀起波瀾。

第三幅畫麵,是他穿著新衣服,小心的避開泥潭,一旁七爺好奇他為何換了衣服。

第四幅畫麵,是他斬殺胖山,中了毒在月色下踉蹌遠去,屋頂上七爺笑了。第五幅畫麵,出現了柏大師。七爺在柏大師帳篷內,臨走前,說了的一番話。

“柏大師,你若真覺得那小子是個可造之材,就多傳授他一些知識吧,讓他有機會,在七血童成為一個有修為的學者。”

第六幅畫麵,是雷隊、柏大師、小女孩相繼走後,許青一個人在屋舍內,默默融入黑暗中,被孤獨籠罩的一刻,他的屋舍大門外,七爺輕聲開口。

“給他一枚白色令牌。”

許青身體顫抖,他之前有很多猜測,直製現在明白了緣由,他抬起頭遙望山頂,走到了第六十三台階上,第七聲鐘鳴傳遍天地。

接著是第八聲,第九聲。

鐘鳴中,玉簡光芒依舊閃耀,許青看到了第七幅畫麵。

那是他來剛來七血童,深夜裡在法舟的飄搖間,拿起酒壺,敬父母,敬雷隊敬自己的生日。

第八幅畫麵,是許青在海屍族,被追殺。第九幅畫麵,是他與聖昀子廟宇前之戰。

許青心中浮現難以形容的情緒波動,隨著玉簡光芒的暗澹,重新回到他的懷中,許青走出了第九十步,踏上了最後一個台階。

他看見了那座浩瀚的紫光大殿,看到了殿內坐在那裡,凝望自己的七爺。七爺的身邊,還有二殿下與三殿下。

今天的七爺,在衣著上比以往要隆重太多,流雲紫袍在身,頭髮盤起帶了碧空九蟒道冠,目光如電,端坐之時渾身上下浩瀚驚天。

“許青。”說話的不是大殿內的七爺,而是一路跟隨許青走來的隊長。

瀏*覽*器*搜*

“證走九天誓踏十地之後,當敬蒼穹大地,你需轉身三拜。”

“禮起!”隊長聲音響遏行雲之時,許青轉身,站在這九十台階上,望著蒼穹大地,三拜!

起身的一刻,隊長與道壇四周弟子,同時向著天地三拜!

這種種的一幕,無不透出莊穆之意,每一道儀式都是帶著深意,亂世修行之宗一切都可從簡,一切利益製上,可唯獨祭祖與收徒,不能如此,必重儀式。

“道本虛空,非經不可以明道,道在經中,非師不能得其理。”“玄幽古皇,開創偉業,故我人族需一拜。”

“天地玄黃,承載萬千,故我人族需三拜。”

“但古皇高高在上,不曾恩你。天地眾生苦海,不曾度你。唯師之身上天入地,恩你今生,度你來世,竭儘所能,共走大道,故你需九拜!”

隊長聲音在這一刻,徹響雲宵,

震天撼地。

許青轉身,凝望大殿內的七爺身影,低頭,九拜!一拜古皇,三拜天地,九拜師尊。

九拜之舉,唯隊長可與許青一起,道壇四周眾修,隻能低頭肅穆,冇有資格去隨許青一起拜。

九拜之後許青上前,隊長揮手間一個紫色的茶杯出現在手,遞給許青。

許青深吸口氣,踏入紫光殿內。

“敬思茶!”

許青低頭走出三步,雙手端茶,高舉一敬。

幾乎就在他將茶杯舉起的一瞬,外界蒼穹突然風起雲湧,遠處可見一道道滔天劍氣,帶著昏天暗地的血色,好似一張要覆蓋蒼穹的血色大手,向著七血童這裡,轟鳴臨近。

淩雲劍宗,興師問罪,降臨而來!

更有蘊含無儘殺意的聲音,從那片瀰漫八方具備無窮氣勢的劍氣血海內,傳遍七血童全宗每一寸範圍。

“血煉子,將你宗賤民許青,交出給我!

br>

章節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