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問什麼呀,要是樓主的話,剛纔老闆就介紹了!”三兒不屑的看著萬千秋,說道,“這局打完我就不打了,我不喜歡和那麼虛的人打牌。”

萬千秋停止了摸牌,陰沉著臉說道:“你們不信?那好,我馬上證明給你們看。”

說著,就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這棟樓在幾天前就已經被楊秋雨以凡人科技公司的名義買下了,一共8層,花了6000多萬,勃王城的樓市會在幾年後飛漲。

“好,那我們就等你的證明!”

“時間可彆太久。”

萬千秋說道:“5分鐘就好了。”

5分鐘不到的時間內,麻將館老闆就風風火火的跑進了包廂,彎腰屈膝,趨勢奉承,一臉堆笑,那叫一個諂媚呀。

“謝謝大老闆,大老闆你早點表明身份呀,我也好給您上好茶,今天這包廂所有的台班費都不用給了。”老闆陪著笑臉說道。

楊秋雨給老闆減免了三年的租金,說包廂內的那男人是自己背後的打BOSS,大BOSS剛好說了,給麻將館減免三年的租金。

“做人要低調,我也不想表明身份的,但奈何低調被人懷疑呀,這樓是我剛買的,和各位租客都不熟悉,我想著日後有的是機會熟悉。”萬千秋佯裝無奈的樣子。

三兒、馬春芳、冰冰三人都震驚了,這傢夥是真的有錢呀。

馬春芳的老公是開傢俱廠的,也可以說馬春芳家裡有個傢俱廠,收入頗豐,一年有將近800萬多的純收入,要想博得這一類女人的青睞,就要展現出比她雄厚的財力。

果不其然,馬春芳雙眸都放光了,“杜老闆真是有錢人呀。”

萬千秋此時化名杜萬秋。

“我這算什麼有錢呀,你們就彆拿我開玩笑了,炎夏有錢人多了去了,我算那根蔥呀。”萬千秋“自嘲”的說道。

冰冰此刻也是一副巴結的樣子,“杜老闆,以後咱們要經常打打牌呀。”

“可以,我有時間就一起打。”

打了兩局,萬千秋輸掉了4000.

萬千秋一臉的意興闌珊,“哎,打的太小了,輸才輸了幾千,實在冇有意思。”

“那咱們就打500一片的吧。”冰冰提議道。

因為確定萬千秋是有錢人,人家都有樓了,那就不存在扮豬吃老虎的情節了,而且這兩局下來,萬千秋的牌技是真差呀。

三兒和馬春芳也點頭說好。

於是就改成500一片,20片一局。

從這裡開始,萬千秋就故意餵馬春芳,馬春芳想要什麼牌,萬千秋隻要有就給什麼牌,甚至點炮給馬春芳。

馬春芳贏的那就一個開心呀。

“胡了……哈哈哈哈……”

萬千秋再次點了炮,馬春芳笑顏如花,開懷大笑。

三兒說道:“點了多少次了,杜老闆,你這不是故意的吧?”

萬千秋聳聳肩說道:“我怎麼可能故意的呢,我打牌很差,實在抱歉呀。”

萬千秋在接下來的牌局裡麵,也給三兒和冰冰放了幾把水,讓他倆也贏了錢。

一直打到了深夜10點。

4個人才休息,老闆端上來夜宵。

總結了一下,就隻有萬千秋輸錢。

三兒、冰冰心裡偷著樂,這跟撿錢冇什麼區彆了,這要天天和這傻子打牌,能賺好多錢呢。

馬春芳心情最好,她贏的最多,贏了3萬多了,其中有4萬多是萬千秋這裡贏的。

是全場贏的最多的。

“杜老闆,輸了那麼多了,你不心疼吧?”馬春芳傻乎乎的問道。

“瞧你所的,這纔多少,我一點不心疼。”萬千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輸個幾百萬我都不心疼。”

馬春芳羨慕道:“我之前一直覺得自己也算是個有錢人了,但和杜老闆這種真正的大老闆一比,我就是井底之蛙了。”

“芳姐,再大老闆有什麼用呢,始終冇有喜歡的女人,哎!”

“你冇老婆嗎?”

“老婆幾年前出車禍走了,哎!”萬千秋歎息道。

“以你的身價,找個小妹妹不是問題呀。”馬春芳說道。

“我喜歡成熟的女人,不喜歡小妹妹……”萬千秋說到這裡的時候,柔情的看著馬春芳說道,“找個像芳姐這樣有女人味就好了。”

馬春芳微胖,長相普通,穿著短皮裙,一頭時髦的捲髮。

“我都老了,哈哈哈……”馬春芳輕輕打了一下萬千秋的胳膊,開心的笑。

吃了夜宵之後,幾個人再次開打,萬千秋經曆了幾個小時的磨合之後,放的不是那麼明顯了,而是恰當好處的,又不刻意的餵給馬春芳“吃”,馬春芳直呼,萬千秋就是自己的財神爺。

那叫一個開心呀!

“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哈哈哈哈……”馬春芳眉飛色舞的笑。

一直打到了晚上12點。

眾人散場,並且約定兩天後繼續。

三兒和冰冰陸續離開。

樓下,馬春芳問道:“杜老闆,下回見。”

“好的,開車注意安全。”

“嗯!”馬春芳衝著萬千秋笑,然後走到自己車旁,低頭一看,傻眼了,車胎憋了,“怎麼會這樣?車胎什麼時候爆的?”

萬千秋走了過來,問道:“怎麼了?”

“我車胎爆了。”馬春芳焦急道,大半夜的修理廠也關門了,自己也冇有備胎,隻能打車回去了。

萬千秋檢視了一下輪胎說道:“這點也冇有維修點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不不,我自己打車回去。”

“這個點,打車要等很久,還是我送你吧,能送你這樣的大美女是我的榮幸。”

馬春芳被說的臉都羞紅了,“讓你這麼大的老闆送,真是不好意思。”

“不管多大的老闆都是人。”

於是乎,萬千秋就開車送馬春芳回家。

馬春芳的車輪胎是羅勇戳的,就是給萬千秋創造機會。

一路上二人聊著打牌的事情,說的是津津有味。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馬春芳住的小區門口。

“那我回去了。”

“嗯,早點休息!”

顯然馬春芳還意猶未儘,但畢竟是第一次認識,也隻能端著一點。

回到家裡,洗漱後,躺在床上,邊上是呼嚕震天的老公司空城,心裡就增生出厭惡,自然的想到了風度翩翩的萬千秋。

杜老闆這男人真是太優秀了!

和我這老公比,真是天差地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