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沈樂漪用儘全力,輪起酒瓶砸在蕭崖的頭上,酒水順著他的黑髮、臉頰流淌,破碎的玻璃片,還將他那張近乎完美的臉劃出了一條血痕。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眼睛一閉,高大的身體倒在了地毯上。她蹲下身,不放心的搖晃了一下他的身體,又將手指放在他頸間探了探他的脈搏,這才鬆了一口氣。...

“砰”!

沈樂漪用儘全力,輪起酒瓶砸在蕭崖的頭上,酒水順著他的黑髮、臉頰流淌,破碎的玻璃片,還將他那張近乎完美的臉劃出了一條血痕。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眼睛一閉,高大的身體倒在了地毯上。

她蹲下身,不放心的搖晃了一下他的身體,又將手指放在他頸間探了探他的脈搏,這才鬆了一口氣。

心酸和悲苦的淚水奔湧而出,她站起來,走到門口,撿起地上的包包,從裡麵拿出一支早就準備好的注射器,顫抖著將針頭紮進蕭崖的血管,抽了一針管的血後,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沈樂漪很快走出酒店,坐上了出租車,她打開手機,給蕭崖的好兄弟,白昊然打了個電話:“你是白昊然嗎?”

七年冇聯絡了,她不確定電話那邊的人。

“我是白昊然,你是……”

“我是沈樂漪,濱江酒店1688號房,我砸暈了蕭崖,你最好早點過去,將他送到醫院去,可能會有點輕微的腦症蕩,建議,做個腦部ct。”

“你說……你是誰?”白昊然似乎有些吃驚。

“沈樂漪!”沈樂漪重複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掛斷了電話。

這樣,他就應該不會有事了吧?

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沈樂漪接通,席文軒焦躁的聲音傳過來:“小初剛剛又昏迷了一次,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將他救回來了,現在情況比較的平穩,隻是,我們必須儘快的找到合適的骨髓進行移植,否則,小初他……拖不了多久。”

“我知道!我已經拿到孩子父親的血了,我這就送來醫院給你,如果配型能夠成功,我就是求,也會讓他救小初的!”

當年,沈樂漪帶父親出國治病後,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她堅持將孩子生了下來,因為她以為永遠都不可能再見到自己深愛的男人了,她隻想給自己留個念想。

如今孩子已經六歲了,是個男孩同,可天算不如人算,三個月前,孩子查出患上了mds血液病,保守治療效果不是很好,要保命,最好的辦法就是進行骨髓移植,可她的骨髓卻無法和孩子的配對……

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她和小初的主治醫生席文軒帶著孩子一起回到了這座城市——江城。

下了出租車,沈樂漪用最快的速度跑進了小初所在的重症病房,席文軒穿著白大褂,站在旁邊,在病曆本上寫著什麼。

“文軒,小初……”

“噓!”席文軒將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中央,輕聲說:“他剛睡著,我們出去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