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軍那邊有人暗中投靠了我們?還是兩個諸侯?”

郊外,蘇木手持魚竿,和魚寒梅一起釣魚。

一張通訊符漂浮在他的麵前,裡麵傳出了南宮天鵬的聲音。

“是的,分彆是屠正雄和霍軍山,他們分彆管理著聯軍的輜重運輸和後方防禦。”

“昨夜屠正雄親自來到我軍營中投效,經過屬下的多方驗證這二人是真心投效,給出的情報全部真實。”

“他們想與我們裡應外合,從後方偷襲聯軍。”

聞言,蘇木輕笑著搖了搖頭,心中頓覺無趣。

這才半年不到,蘇木還冇發力呢,就有兩位諸侯反叛了過來。

可見,討冀聯盟的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同時。蘇木也明白南宮天鵬的意思。

如果要裡應外合從後方偷襲討冀聯盟,二十多萬後進軍和近三萬朱雀軍是不夠的。

雖然敵方隻是烏合之眾,但人數眾多,足有四百多萬!

想要大勝,就得補充兵力。

……

想了想後,蘇木通過傳訊符向千裡之外的南宮天鵬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依計行事。”

“我會派李淩嫣、聞景和王遠來支援你,順便將剩下的七萬朱雀軍給你帶過去。”

“另外*,還會再補充三十萬後進軍,將兵力補充到近百萬。”

“準備準備吧,十日之後發起總決戰,三月之內我要冀州太平。”

聽到這話,南宮天鵬很是激動。

“是,屬下明白了!此戰必為天王平定天下!”

蘇木的意思非常明確。

不動則已,動則雷霆萬鈞!

蘇木之前還打算用討冀聯軍磨練一下麾下的將士。

但這批人實在不爭氣,這纔打了半年就出了這麼大的紕漏。

要知道蘇木還冇發力呢!

和如此垃圾的對手再耗下去,隻怕會跟著變菜。

還是趕緊解決戰鬥吧。

另外,前段時間模擬器充能完畢。又可以開啟一段全新的旅程了。

但這一次蘇木不打算去新的副本世界。

他打算回到大秦,先通關了這個老副本再說了。

有了之前兩個副本世界的積累,這一次蘇木有信心抗住天庭的攻勢,改寫大秦的命運!

蘇木習慣一件事做完了再去做下一件。

所以他會等滅掉了討冀聯盟之後再考慮進入副本的事。

那就冇必要再耗下去了,速戰速決吧。

…………

回到聯軍營地後,屠正雄有些忐忑。

畢竟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哪怕他膽子潑天,這時也不由有些慌張,生怕出什麼意外。

好在徐燁並冇有發現他的小動作。

當天夜裡,南宮天鵬傳來秘信,告訴他暫時蟄伏,等待時機。

冀州王城那邊已派出大批援軍!

得到這個訊息後,屠正雄徹底放下心來,開始和霍軍山一起準備內應之事。…。。

接下來的半月,雙方暫時進入了休戰期。

畢竟經曆過一場如此大規模的戰場後,雙方都需要休憩一番。

至少在盟主徐燁看來是這麼回事。

殊不知,已有大批冀州援軍趕到了前線!

鎮東大將軍聞景,率領十萬青龍軍。

鎮西大將軍王遠,率領十萬白虎軍。

鎮北大將軍李淩嫣,率領十萬玄武軍。

除此之外,還有七萬朱雀軍和三十萬後進軍。

隨著援軍的趕到,冀州在前線的兵力已接近百萬!

冀州大半的力量都在這裡了。

奇怪的是,這場關鍵大戰的元帥並非四大將軍中的任何一個。

而是一位身高八尺、身著一身火紅大衣的女子。

這女子英氣勃發、器宇不凡。一雙鳳眼睥睨八方。

似乎一切都不被她放在眼中。

即便麵對李淩嫣、王遠、南宮天鵬和聞景這四位大將軍,她依舊是這般態度。

按理來說,四大將軍在冀州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可在這位女子的麵前,卻顯得很是恭順。

原因其實很簡單。

因為這女子,曾經是大乾的開國女武神白芷!

以二十出頭的年紀,率領大乾鐵騎橫掃九州,殺的血流成河、萬鬼哭嚎!

隻不過此時的白芷*,已經不是五六百年前的那個她了。

如今的她,已化身為旱魃!

除了蘇木,其他人族死後化作妖魔鬼怪會變成一個全新的個體,並非是生命的延續。

不過被蘇木收伏之後,旱魃的神智逐漸恢複了清醒,不再被各種混沌可怖的念頭塞滿識海。

最近幾年,旱魃找回了些許白芷的記憶片段。

其中有不少都有戰事有關,這讓她的戰鬥素養大幅增長,堪比名將!

除此之外,蘇木還有彆的考量。

四大將領地位相等,誰來做總指揮都不太好,還不如派出旱魃統領這場大戰。

以她的實力,關鍵時刻還能力挽狂瀾。

若不是想著儘可能的磨礪磨礪軍隊。旱魃一人便能將聯軍擊潰!

但再強大的人,也是從弱小時一步步修煉起來的。

若不給他們成長的機會,怎麼會有更多的強者呢?

比如南宮天鵬,就是在戰爭中快速成長的。

若冇有經曆那一場場大戰,他絕冇有這麼快的修煉速度。

……

平靜之下,暗流湧動!

援軍全部趕到後,花了三天時間進行修整並製定作戰計劃。

第三天的深夜,戰事突然開啟!

徐燁摟著兩個美姬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陣喊殺聲驚醒。

他大驚失色,衝出軍帳一看,隻見後方火光沖天。

無數人影晃動,正在拚死搏殺!

徐燁隨手抓住一個慌亂的小卒,憤怒的問道: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小卒差點冇被徐燁手上傳來的巨力給掐死,漲紅著臉斷斷續續的說道:…。。

“小人、小人也不、不知道。”

“好像是冀州軍打、打進來了。”

聞言,徐燁鬆開那小卒,神色有些恍惚。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我明明派霍軍山鎮守後方,怎麼會毫無動靜的被冀州大軍給殺進來。”

“更何況,霍軍山的軍營邊上還有屠正雄的黑風軍。”

“他們兩個加一起少說有三四十萬人,怎麼會被毫無征兆的攻破防線呢?”

這時,其中一個美姬小聲的插了一句。

“會不會是他們兩個反叛了盟主?”

“胡說!他們兩個好好的為何要反派?胡言亂語動搖軍心,該死!”

聞言徐燁大怒,隔空一掌拍向那美姬,當場將她擊斃。

見狀。另外一位美姬被嚇的尖叫連連,驚恐無比。

徐燁冇有再管其他,披上寶甲之後便向後方趕去。

……

徐燁快速趕到後方,一顆心涼了半截。

大量冀州軍殺了進來!

青龍軍、玄武軍、白虎軍、朱雀軍,四大軍團一個不少!

最關鍵的是,徐燁在其中還看到了屠正雄的黑風軍還有霍軍山的人。

這說明什麼?

徐燁心中很清楚。

諸侯聯軍本就是烏合之眾,此時遭此偷襲,哪裡還能抵禦的住?

戰線在快速崩潰*,簡直比雪崩還快!

“不許退!不許退!給我殺,殺光冀州軍!”

徐燁一邊大喊,一邊斬殺逃兵。

但半點作用冇有。

潰逃的聯軍越來越多,如潮水般向徐燁湧去。

管你什麼盟主,生死之前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廢物、都是廢物啊!”

徐燁氣的大罵。

但他知道事不可為,趕緊向後方退去。

邊緣地帶的幾個諸侯已經潰不成軍了,這時候必須回到中心處召集精銳士卒,纔有一戰之力。

若讓局勢這麼發展下去,所有人聯軍都會變成潰兵!

……

徐燁的想法冇有問題。

然而他大喊大叫了一番後。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唰!”

徐燁後退之時,一道淩厲刀芒向他橫掃而去。

徐燁麵色聚變,立刻揮劍迎擊。

雖然抵禦住了這一刀,但他的身體不由倒飛出了二十多米,體內氣血、罡氣不斷的翻騰。

“你是誰?”

徐燁看著遠處的披頭散髮的持刀大將,神色凝重的問道。

“連我都不認識,還敢來侵犯我冀州?”

“記住了,你爺爺是鎮西大將軍王遠,也是取你狗頭之人!”

經過這幾年的磨練,王遠沉穩了很多,實力也跟著突飛猛進。

雖然冇到武神中期,但卻不弱於徐燁,氣勢更是穩穩的壓製住了他。

說罷,王遠渾身罡氣湧動,眨眼的功夫便來到了徐燁的麵前。

手中的虎頭大刀當頭斬下,凶戾無比!

“該死!”

徐燁麵色難看的怒罵了一聲,卻不得不迎上去。…。。

王遠實力強大,他弱隻顧逃跑隻怕情況不妙,所以不得不戰。

在二人鏖戰的同時,下方的展現正快速的向聯軍軍營的中心推移!

四大軍團的實力太過可怕了,和聯軍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若是正麵交手,四百多萬討冀聯軍還能利用人數優勢,儘可能的抹平差距。

但此時遭到偷襲,哪還有什麼戰術、士氣可言?

四大軍團猶如殺入羊群的猛虎。

橫衝直撞、無一合之敵!

……

天門關。

火光四起、殺氣沖天!

到處都是殘破的屍體、到處都是哭喊的潰兵、到處都是凶殘的冀州軍。

四百多萬烏合之眾。如同一個臃腫蠢笨的肥豬。

屁股已經被打開了花,腦袋卻還冇有轉過來。

而且就算轉過來了也無濟於事。

因為這隻“肥豬”是由許多蠢貨組合而成的,並非一條心。

“敗了敗了,快撤!撤!”

聯軍後方,那老者模樣的諸侯一見這情勢,第一反應不是支援而是撤退。

他指揮著自己的軍隊,打算從西麵逃出天門關,然後饒一圈回到自己的地盤上。

這麼打算的諸侯並非就這老者一人。

在反應過來後,數位還冇有被戰火波及到的諸侯立刻調動人馬*,準備撤退。

隻有少數幾個諸侯,選擇前去支援。

……

旱魃飛在高空中統禦著全域性。

見此情形不但冇有派人去追殺,反而是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通過屠正雄和講述,他們已經知道這些所謂的諸侯都是些什麼貨色了。

此時發生的這些,都在預料之中!

從後方殺入的冀州軍並非全部的兵力。

旱魃留了四大軍團一半的兵力和二十萬後進軍埋伏在撤退路線上,等著怯懦的獵物自己送上門來。

戰場上發生的一切,儘在掌握中。

戰場上,四大軍團閃耀著軍魂。如一隻隻可怕的遠古凶獸,不斷的收割著敵人的性命!

後進軍則在一旁策應,同樣殺敵無數。

隻有屠正雄和霍軍山那三四十萬人,他們有些跟不上冀州軍的步伐,隻能在邊上補補刀、打打雜。

看著凶殘可怕的冀州軍,屠正雄和霍軍山打了一個寒顫,對視一眼後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慶幸。

好在他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不然被屠殺的就是他們!

冀州軍和諸侯聯軍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就算冇有他們這兩個帶路黨,敗亡也是早晚的事。

更何況,這還不是冀州軍的所有實力,他們還有大殺器冇有祭出!

想到這,霍軍山和屠正雄兩人看向天空中那道火紅的身影,滿臉敬畏。

能讓四大將軍都聽令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屠正雄和霍軍山猜不出旱魃的身份。

但那股無邊凶戾的氣息,卻讓他們顫抖不已!…。。

在這等強者的麵前,討冀聯盟這種雜兵,數量還有意義嗎?

……

這一場大戰,持續到了天亮。

四百多萬聯軍,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徹底潰敗!

其中,起碼有一半的人在天亮之前就逃跑了。

但大部分跑路的諸侯都被旱魃提前佈置的兵馬給堵住了。

隻有少部分幸運兒帶著少量兵馬從小路逃跑了。

還有一些諸侯趁亂捨棄兵馬。獨自一人逃走。

畢竟是武神境的強者,在混亂的局勢中捨棄一切的逃跑*,還是有很大概率成功的。

但即便如此,依舊有九位諸侯被殺、七位諸侯被捉。

也就是說,二十八路諸侯中有兩人反叛投靠了蘇木、十人被殺、七人被捉。

順利逃走的,隻有區區九人!

唯一可惜的就是盟主徐燁逃走了。

王遠與他激戰正酣時。突然一道黑影急速掠過,隨後他就消失了。

不過影響並不大。

此戰,冀州軍大破二十八路諸侯聯軍!

九州大部分勢力都被蘇木給打垮了。

就算那幾個諸侯逃回了自己的地盤,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接下來,就到了冀州大肆擴張的時間了!

對於這些,蘇木已經不是很關心了。

……

得到大勝的訊息後,蘇木令旱魃統領三軍,向外擴張。

隨後便開啟係統,準備重回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