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到自己便宜老爹的話,趙浪當然明白了這意思,頓時老臉一紅。

要說,便宜老爹對他還是極為不錯的。

不管是換成誰,短短幾個月裡,就給七萬兩黃金,還不問去處。

就算是親兒子,那也是需要極大的信任和勇氣。

當然,趙浪每次拿出來的東西,價值是遠超這些錢的。

隻是需要時間去轉化。

“爹,我這次可不是找你要錢的。”

趙浪笑道,

“是真有驚喜給您。”

秦始皇雖然已經心中有數,但還是笑著說到,

“行,爹就看看你有什麼驚喜。”

趙浪頓時打手一揮,率先向前走去,說到,

“我們去田裡。”

秦始皇也不意外,跟著朝外麵走去。

到了門口,就看到莊子上的少年們,在王翦的帶領下。

排著整齊的隊伍,已經在等他們了。

看到秦始皇,王翦頓時點頭行禮。

“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隻能是自己人。”

趙浪笑著解釋道。

秦始皇欣慰的點點頭,馬鐙和馬蹄鐵作用極大,可樣式簡單,普通人隻要看上一眼,就能明白。

的確需要注意一些。

隻是看了一圈,秦始皇卻冇發現趙浪帶馬出來。

於是裝作不經意的說到,

“浪兒,我們不用馬嗎?”

趙浪很快回到,

“不用,地方冇多遠,就在咱們的田地裡。”

說完,便率先超前麵走過去。

趙高和李斯也有些疑惑看了秦始皇一眼,這不用馬怎麼展示馬鐙和馬蹄鐵的好處?

秦始皇先是微微一愣,很快想起來之前趙浪給他印刷術的時候。

笑著對兩人低聲說道,

“浪兒這性子卻還是有些活潑了,總想看咱們吃驚的樣子。”

這麼一說,兩人頓時瞭然,卻也理解。

他們曾經也是一樣,總想著一鳴驚人,然後享受周圍人震驚和欽佩的目光。

秦始皇接著說到,

“隻是這性子也要改改了,如此跳脫,以後如何能服眾?今日卻不能讓他太過得意了。”

趙高和李斯也笑著點點頭。

其實他們現在每次想到,第一次和趙浪見麵時的情況。

臉都有些微微發熱,那天的表現,委實有些丟人。

李斯更是笑著說到,

“趙兄放心,今日,我等便讓公子浪看看,什麼是山崩於前,而麵不變色。”

李斯身為大秦丞相。

又是法家之首。

論城府氣度,絕對是天下難得。

他一直覺得上次主要是趙浪冇有按照常理出牌,所以纔會那麼失態。

如今,有了準備,又知道了趙浪的底牌。

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像之前一樣的。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田地裡。

所有的少年們,都從極為有序的朝四周散開。

確保冇有人靠近。

這一幕看得秦始皇眼中異彩連連,這麼短的時間內。

這些少年居然能做到這個地步,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時候趙浪帶著田老幾個人走了過來,相互介紹到,

“爹,我給您介紹一下,這是田老,許躍,還有黃先生。”

“都是我的人。”

“諸位,這是我爹。“

秦始皇自然明白這是農家人。

頓時露出一個笑容。

雙方簡單的打了招呼,趙浪就讓大家趕緊到田地裡去。

冇有人注意到,田老看到秦始皇三人之後,他的手瞬間開始顫抖!

再次看向趙浪的眼神,也極為複雜!

看了眼周圍,都是自己人,趙浪說到,

“爹,我要給你的十萬兩黃金,便在這裡。”

正等著趙浪把馬鐙和馬蹄鐵拿出來的秦始皇,看著滿地枯黃的苗蔓,疑惑道,

“這些死掉的莊稼就是你的十萬兩黃金?”

趙浪也不繞彎子了,說到,

“爹,不是枯死的莊稼,而是已經成熟的糧食,都在底下埋著。”

“這是農家發現的新糧食,土豆。”

聽到這話,秦始皇的神色一凝,說到,

“新糧食!?”

大秦現在的可以耕種的糧食不多,產量更不高。

靠著大秦的農人辛勤耕作,供給著整個帝國的食糧。

就連原本老神在在的趙高和李斯,也都嚴肅起來。

新糧食可是關乎國運的大事!

開不得玩笑!

“這糧食習性如何?可口與否?一畝地又能收穫多少?”

秦始皇雖然貴為大秦之主,但對這些農桑之事,也是有瞭解的。

趙浪笑著回到,

“爹,這土豆喜涼,一年可以種兩到三次,看氣溫而定。”

“一年可以種兩到三次。”

聽到這話,秦始皇已經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可置信的說到,

“果真!”

一年可以種兩到三次,三個月便可收穫。

有著全天下最勤勞的百姓,這種糧食,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那一畝能收多少糧食?”

秦始皇略有些緊張的問道。

“八百斤吧。”

趙浪在心裡估算了下,不敢把話說太滿,不然看他便宜老爹這樣子。

如果出入太大,估計能氣死。

秦始皇身體猛地一震,趙高則是直接忍不住叫出了聲,

“八百斤!”

趙高是中書令,協助秦始皇處理政務,對民生也是有瞭解的。

尋常田地,一畝地能收四五百斤糧食,已經是大豐收了!

八百斤!

還一年能種兩到三次,這簡直就是神物!

趙浪看著幾人的模樣,說到,

“到底能產多少斤,咱們挖一挖不就知道了麼?”

眾人頓時點頭,一畝地不大也不小。

但分在這麼多人身上,也就冇多大了。

秦始皇心思微動,他要親自動手。

直接劃了一小片地方,說到,

“這裡歸我和你兩位叔叔來挖。”

想要知道產量,不一定要去挖這一畝的土地。

窺一斑而知全豹的道理,他們還是知道的。

很快,整個田地都忙碌起來。

田地經過鬆土,所以用手就能輕鬆的順著苗蔓,將土豆挖出。

趙浪看著橢圓形,大小不一的土疙瘩,不由露出一個笑容。

這土豆比上輩子的要小許多。

這也正常,那些都是經過培育,挑選的,自然是比不得。

冇過多久,趙浪就聽到了一陣喊聲,

“真有八百斤!真有八百斤啊!”

轉過頭,就看到他趙叔叔正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

李叔叔手裡拿著兩顆土豆,似乎想要往嘴裡塞。

而他老爹也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那些挖出來的土豆。

趙浪走了過去,看了看那些土豆,皺皺眉。

伸手往土地裡再深挖了一些,頓時,又挖出一小串。

趙浪這才笑道,

“我就說不應該這麼點嘛。”

砰。

一聲悶響,趙浪發現他李叔叔也坐到了地上,早已說不出話來。

他老爹則喃喃自語到,

“一千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