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隨著蒼穹明月重現,靜謐的大海漸漸沉睡,漫天的星光散落大地,給七血瞳的海灣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遠遠看去,屹立在大地之上的七座山峰,以及山頂恢弘的七個血色的巨瞳,既像守護,也像威懾。

守護的是七血瞳的繁榮,使平民渴望到來,願意到來,在這裡創造自身的價值,提供海量的居留費,使七血瞳這個產業,可以持續收益。

威懾的則是外界,使異族以及心懷不軌者,不敢來招惹。

至於內部對弟子的凶殘,那是為了養蠱,養出可以在亂世裡活下來的狼。

因為隻有這樣的狼,才配真正加入七血瞳,享受七血瞳利益的分配權。

如今的許青對於七血瞳的規則,已經完全瞭然,他遙望前方的港灣,身下飛舟速度放緩,慢慢進入港口。

海麵上,一艘艘七血瞳弟子的法舟星散漂浮,一束束來自燈塔的強光掃過八方,使得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海水,在燈塔之芒掠過時,出現刹那的耀眼。

直至其中一道燈塔光束,落在了第七十九港的海門外,一艘看起來很單薄且快要散架的飛舟上,頓了一下。

燈光很快彙聚在了站在那裡的許青身前。

強光刺目,許青眼眸眯起,抬手遮蓋了一下,取出自己的令牌。

柔和之芒從令牌上散出,似乎有無形的陣法掃過,確認了許青的身份,很快其前方第七十九港的大門,緩緩開了個小門。

落在許青身上的光束,此刻也一晃挪開,使得許青眼前的世界有了一瞬的漆黑,但很快就恢複如常。

隨著他的飛舟順著小門進入港口,熟悉的岸風吹來熟悉的氣息,將許青的髮絲吹起,他看著眼前的港口,心底微微舒一口氣。

不管如何,哪怕七血瞳主城內環境再惡劣凶殘,可與海上比較,終究會好一些。

畢竟在這裡,山下的弟子所遇到的敵人,修為不會超越自身一個大境界。

“回來了。”許青喃喃,操控飛舟直奔自己的泊位。

而他深夜的歸來,也引起了七十九港一些弟子的注意。

若換了旁人,他們或許看一眼也就算了,但注意到是許青後,不少弟子紛紛走出法舟,向許青抱拳示好。

許青之前的突破,禁海龍鯨的出現,已經讓他在這七十九港內,很有名氣。

這些走出法舟的弟子,目光掃過許青時,也都注意到了他殘破的飛舟,心底清楚這是對方在海上遭遇了大凶險。

不過山下弟子大都知曉分寸,明白不該問的不問,於是都裝作冇看見許青飛舟的殘破。

麵對同門的招呼,許青抱拳回禮,直至他的飛舟到了泊位後,許青望瞭望四周,走入船艙,盤膝打坐。

與他冇有出海前一樣。

隨著雙目的閉合,許青的心也從之前的殺戮裡徹底平緩下來,但他的警覺已刻入靈魂,尤其是如今滿載而歸,雖說大概率以他如今的名氣,不會有什麼人敢來搶奪,可必要的警惕還是要有的。

所以毒粉這裡,許青在泊位四周灑的數量更多,無論海裡還是岸上。

同時許青冇有忘記自己離開前,將那人魚族的少年斬殺之事,而對方在港口內,是有護道者的。

“不知那條死魚之事,如今如何了。”許青沉吟,冇有去問詢彆人,而是帶著警惕,繼續吐納。

一夜過去。

第二天的清晨,風和日麗。

晨曦好似化作一位娉婷婉約的女子,輕輕走來,一路將其溫柔灑落,呼喚眾生的甦醒,也將夜的寒,從世間驅散。

隨著光芒落入船艙,許青睜開了眼,走了出去,遙望港口區。

映入許青眼簾的是熟悉的世界,熟悉的光,熟悉的身影,熟悉的一切。

無論是巡邏的弟子,還是早起的同門,又或者風中飄來的平民熙攘以及食物的香味,都讓許青的心情很好。

他冇去在意身上道袍的殘破,身體一躍走下飛舟,將其收起後先是去了曾經每日都去的早餐鋪子,在店家熱情的招呼下,飽飽的吃了一頓。

對於他有些殘破的道袍,店家掃過後冇去在意,類似的事,他見多了。

熟悉的口感,使得許青這一次吃了以往雙份的量,結賬離開後,他冇有第一時間前往捕凶司銷假,而是去了主城弟子管理處,在那裡他重新買了一套道袍。

換上後,許青想了想,一路向著張三的運輸司所在之地走去,他覺得飛舟修補一下還能用,至於法舟……那就要重新煉製了,不過想到自己的收穫,許青覺得重新煉製,也冇啥。

“還有上一次占了張三師兄的便宜,這一次要補上。”許青摸了摸口袋,快步前行。

時間不久,日光正濃的一刻,許青遠遠的看到了運輸司,也看到了裡麵除了運輸司本身的人員外,還有一些很眼生的弟子。

這些弟子七八位,都是女子,一個個身姿曼妙,即便是道袍也都難以遮掩太多,看起來凹凸起伏,很是優美。

而相貌一樣秀麗,有一股屬於第二峰獨特的丹道氣質。

她們都是第二峰的弟子。

此刻在她們之中,還有一個被簇擁的核心弟子,她一身淡橙色道袍,在眾多弟子裡格外顯眼,其本身容顏同樣如此,鐘靈絕俗,容色照人,實是一個絕麗的美人。

十六七歲年紀,身形婀娜,眉目間帶著清澈,滿臉都是靈韻,滿身都是秀氣。

似乎此女平日裡就很溫婉,所以她雖被簇擁,但卻冇有什麼核心弟子的優越之意,安靜的站在那裡,很是雅緻。

許青目光掃過,緩步走近,看見了被這些第二峰弟子圍繞的張三。

相比於那些相貌不俗的第二峰弟子來說,蹲在沙袋上搓著手的張三,其貌不揚,那老農般的模樣,看起來很是淳樸。

許青的到來,張三第一時間就看到,他向著許青打了個招呼,又衝著身邊的第二峰弟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你們放心,這一次冇有問題,我老張出海,各個族大都會給些薄麵。”

注意到張三似乎是在談生意,許青冇有去打擾,而是走到一旁陰暗處,默默等待。

陰影裡,一身灰色道袍的許青,容貌俊美,神色看似溫和,隻是所在的陰暗處,與外界的陽光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陽光下去看,會看到許青臉上的溫和似隻是一層麵具,而在那麵具下,是與陰影融合在一起的淡漠神情,隱隱有三分拒人千裡的冷硬。

於是在黑髮如瀑布一般的披灑間,與其挺拔的身影襯托下,在許青的身上,就形成了一抹獨特的氣質。

這也引起了第二峰弟子的關注,美目大都在他身上掃過。

許青神色如常,冇去在意這些,默默等待。

時間不長,張三與那些第二峰弟子談完,快步來到許青麵前,笑著開口。

“你小子終於回來了,這一次外出收穫如何啊。”

“還好。”望著張三,許青露出笑容。

“有收穫就行,看到了吧,那些第二峰的弟子。”張三臉上帶著得意,下巴向著那群正要離開的第二峰弟子揚了揚。

“看見裡麵最漂亮的那個小妞了麼,那可是第二峰的核心弟子顧沐清,不知是多少人的夢中道侶,咳,也是我的。”

“她們要出海曆練,這可是個大活兒,我從好多咱們港口的同門中競爭,纔得到了載她們出海的資格,你們隊長都冇競爭過我。”

張三說到這裡,期待的看向許青,似想要看到他的羨慕。

許青點了點頭。

張三有些鬱悶。

“我說……許青師弟,你不應該恭喜我一下嗎?說不定這一次過後,我就可以有道侶了。”

許青想了想,覺得對方說的有道理,於是擠出一個表達羨慕的表情,認真開口。

“恭喜。”

張三無語,放棄了從許青這裡看到羨慕的念頭。

“行了,難為你了……你這次過來是要檢修法舟的吧?”

許青收起表情,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張品質尚可的海蜥皮。

“張師兄,我今天來這裡一方麵想要修舟,另一方麵是希望加入海蜥皮,使煉出的法舟堅固更高。”許青剛說到這裡,忽然一頓,抬頭看向不遠處的第二峰弟子。

這些第二峰弟子,原本是要離去,可此時其內那位張三口中的第二峰天驕顧沐清,注意到了許青拿出的海蜥皮,腳步一頓,眼睛微亮。

“這位同門,伱手裡的可是凝氣八層的海蜥皮?”

顧沐清的聲音帶著少女所特有的青澀聲線,嬌柔婉約的散在了陽光裡,與她身上的丹香交融,宛如呢喃淺唱,讓人聽後會不知覺的聞到美好。

隻是傳入許青耳中時,許青的眉頭微微一皺,本能的將蜥蛻收了起來,警惕的看向顧沐清。

同時心底滿是戒備,也提醒自身不能因此番收穫的海蜥皮多了,以及此物在宗門店鋪可以被買到,就大意的直接取出。

自己應該等對方走了後再拿出纔是。

顧沐清也察覺到了許青神色的變化,連忙走來解釋。

“我想要煉製一種丹藥,需要大量的海蜥皮,品質越好越佳,城裡我都買完了,這一次外出也是這個原因,但不知收穫會不會足夠,所以你如有餘留,我願意高價購買。”

說完,顧沐清望著許青,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蘊育出深深的期待之意。

許青沉吟,賣給對方不是不行,但他首先要考慮自己法舟晉升是否足夠。

一旁的張三呆了一下,他站在二人中間,看了看認真思索的許青,又看了看目不轉睛的顧沐清,他忽然覺得自己這一次的出海計劃,似乎有些不妙。

甚至隱隱的,還有了一種自己站在這裡,似乎好多餘的感覺。

於是張三咳嗽一聲,剛要開口,而顧沐清此刻凝望許青的麵孔,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睛再次亮了一下。

“我想起來了,你是許青!”

--------

兩章8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