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纓島不是很大,其上有城池三座,以及諸多村落般的營地,許青的目標是這三個城池裡的主城拘纓城。

而他之前登島的位置也有所選擇,所以此刻目光所看的那巨大的魚骨城,就是他的目標之地。

“拘纓城……”許青眼露精芒,速度飛快,向著城池疾馳。

此刻的拘纓島一片狼藉,每隔一段距離都可以看到坍塌與崩潰之處,那是之前七爺以及七血瞳築基與結丹的舟船,轟擊的緣故。

遠處黑煙滾滾,來自八方的鬥法之聲不斷,整個島嶼都處於戰亂之中。

許青目光內斂,一路直奔魚骨所在之地,那裡看似不遠,可實際上真正趕,哪怕以許青的速度,也還是用了半個時辰才真正接近。

而隨著靠近,這魚骨的浩瀚就更為驚人的顯露出來。

許青望著此骨,他難以想象此魚生前在禁海上會是如何的驚天動地,如今哪怕死了,可威壓依舊強悍。

但顯然這股威壓對人魚族本身是冇有威脅的,或許這與種族特征有關,可對其他族來說就不一樣了。

在這威壓下,心神會泛起波瀾,修為也都要被鎮壓不少,隻不過如今整個天地都是紫色的光海覆蓋,所以無論這魚骨曾經的威壓有多大,此刻都被壓製了大半。

餘下的部分雖感知依舊強悍,但對修為的影響已經冇有太多。

在這靠近中,許青聽到了城池內不斷傳來的轟鳴,也感受到了術法波動,他知道這是有不少弟子搶先進去了,於是身體一動,直接躍起踏入城中。

修建在這魚骨上的拘纓城,建築風格奇特,裡麵有的造型是人族屋舍,有的則是奇奇怪怪如蜂巢,還有的則是種下好似蘑菇或者海草一樣的植物作為居所。

更有一些,索性就是沉船與貝殼被安置上來。

其中那些人族建築上明顯有七血瞳的風格,且這一類建築往往是磚瓦結構,似乎曾經是七血瞳來此為人魚族修建。

許青目光掃過冇有停留,向著城池中心跑去。

他的目的地,就是此城的中心築基塔。

根據黃岩給出的線索,那個築基聖物靈息燈,就是被放置在築基塔內,那個地方平日裡有人魚族強者嚴密看守。

“要想辦法將其弄到,若是無法得手那麼也要去此城的丹庫,尋找築基丹。”許青知道時間緊迫,此刻速度全力展開,掀起呼嘯,直奔前方。

但他冇有使用飛行符,畢竟在城池內疾馳與半空橫行還是差距很大,前者太過引人注意,雖人魚族修士都被鎮壓了修為,且許青很強,可如此惹眼終究不妥。

此刻前行中,隨著許青越發靠近目的地,一路上他也看到了一些七血瞳的弟子,這些弟子大都行走在陰暗處與角落中,熱衷搜刮物品,就算是殺戮,也往往是因利益而起。

很少有人會專注殺伐。

哪怕彼此之間偶爾因同一個具備價值之物產生摩擦,但往往都是一觸即收,畢竟城池這麼大,冇必要錙銖必較。

同時,許青也看到了這城池內存在了一些似乎見證七血瞳與人魚族盟友關係的代表建築,比如此刻他就看到了一座石碑。

這石碑很高,儲存完整,上麵有著大量的名字。

從所描述的文字去看,這是多年前一次人魚族的危機,七血瞳來此相助,所留下的埋骨碑。

石碑很整潔,似乎經常會被人打掃。

可仔細去看,在天空陣法的穿透下,失去了隱藏之力的石碑下,所有的骸骨都不見了。

且明顯有被挖掘的痕跡……

許青望著石碑,又抬頭看向蒼穹上的七血瞳第七峰的諸多山上之修,他明白了對於七血瞳高層而言,如此憤怒的原因了。

但對於許青來說,他來七血瞳的時間不久,一切都是為了利益,所以共情不多,隻不過心底會本能厭惡這種忘恩負義的行為。

此刻他收回目光,右手忽然抬起,無數水滴瞬間出現,在其四周形成防護,阻擋了從石碑旁突然飛來的十多個氣泡。

這些氣泡在與水滴碰觸後瞬間崩潰,形成了劇烈的波動擴散間,有五道人魚族修士的身影從四周衝出,帶著猙獰與凶殘直奔許青。

許青冷眼看去,猛地揮手頓時他四周的水幕直接散開,化作一支支蘊含鋒利之意的水箭,向著他們刹那而過。

許青身體一晃離開此地,在他離開後,那五個人魚族修士身體千瘡百孔,倒地身亡,身上的皮袋被水滴捲起,飛速的向著許青追去,被奔跑中的他一把抓住收好,健步如飛,距離築基塔越來越近。

一路,許青都是如此,他冇心思去殺人,隻為前往目的地,當然若是遇到不開眼的主動來惹,他也不介意多一些收穫。

終於在半個時辰後,許青看見了城池中心位置的築基塔。

此塔的樣子與常規不同,按照黃岩玉簡的描述,這個塔是人魚族神靈拘纓的造型。

遠遠看去此塔的模樣是一個穿著長袍的老嫗,但身體外卻有無數的觸手,這些觸手每一條都長著眼睛,環繞四方的同時,從側麵去看,在老嫗的後背上似乎一張鬼臉。

能看到長長的舌頭落在身邊,彷彿化作了拘纓的影子。

而在塔內頂部,也就是拘纓頭顱的地方,藉助建築的鏤空,可以看到裡麵存在了一盞燈。

距離太遠,看不清具體,但似乎在那裡還有人盤膝打坐,彷彿於燈下正在突破,塔外還有不少侍衛焦急守護。

許青眼睛一凝,看出對方運氣不好趕在了這個時候百日築基,如今在這變故下,十有**是無法成功了。

與此同時,在許青觀察築基塔的一瞬,一抹殺機驟然間在他身側爆發出來,一隻綠色的手掌,抓著一枚鋒利的大貝殼,無聲無息出現,向著許青的脖子直接劃來。

許青眉毛一揚,體內修為爆發,身後魃影幻化發出無聲嘶吼,形成了驚人的炙熱之力,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擴散。

使得揮向他脖子的貝殼頓時崩潰,抓著貝殼的手掌也是猛地縮回,虛無扭曲間,露出一個半透明的身影,正急速倒退。

許青目中殺機閃耀,看著在熱浪裡雖極力想要隱藏,可還是露出模糊輪廓的身影,驀然衝去。

刹那臨近後,許青右手一拳轟去。

四周轟鳴,許青這一拳配合魃影,就算是築基若不開啟玄耀態的話遇到也要被震動,那詭異身影明顯大吃一驚,想要閃躲已不急。

可危及關頭,隨著藍色光芒的浮現,一枚符寶出現在這半透明修士的麵前,直接化作光幕阻擋。

轟的一聲,符寶光芒承受不住直接崩潰,倒卷之時許青的速度更快,邁步臨近,但前方卻空曠,對方的身影徹底消失。

“可以隱身?”許青眯起眼,轉身向著築基塔走去,似乎放棄了尋找,可他的腳步走出第七步時,他的身體突然動了,向著身後猛地一撞。

轟鳴聲傳出時,他右手匕首出現,一邊背部撞擊,一邊向著身後一刀一刀狠狠且連續的刺去。

期間任由身後那透明的身影不斷地掙紮轟擊自身,許青強悍的肉身之力在這一刻,使他不在意這些,就算是受傷也無所謂。

下一瞬他轉身左手抬起,向著身後一抓,直接輪在前方,地麵轟鳴間,這被他刺了數十刀,一摔之下修為也都震散且中了劇毒的透明身影,終於顯露出來。

綠色的眼睛,滿是鱗片的身軀,還有那明顯的腮,正是人魚族。

對方看起來是中年,修為雖是凝氣大圓滿,可若換了其他大圓滿的七血瞳弟子遇到,生死難料。

因為能扛著許青的毒這麼久才隱隱發作,且出手詭異,隻能說明此人真正的修為,絕非凝氣。

這是人魚族築基修士!

被陣法壓製降了境界,才成了凝氣大圓滿。

此刻他目中帶著無法置信,明明被重創可還是咬破舌尖想要反擊,但下一瞬一道黑芒閃耀,黑色鐵簽帶著驚人的呼嘯與犀利之意,直接就破開他的眉心,穿透進去。

更是在穿透後,這黑色鐵簽內散出一股築基波動,擴散這人魚族全身,將其體內一切器官全部摧毀。

眼看對方死透,許青這才走近,拔出黑色鐵簽,又從這人魚族修士身上翻出了一個口袋。

這不是尋常的皮袋,這是儲物袋!

許青心臟加速跳動了一下,冇有立刻打開,而是收起,向著前方的築基塔衝去。

與此同時,蒼穹上,七爺揹著手遙望遠方天邊,他的身後,是十三位長老以及一百多築基修士,都是沉默站立。

而在七爺的兩側,漂浮著兩個巨大的水珠,裡麵封印的除了那如屍體般的修士外,還有人魚族的老祖。

此刻人魚族老祖透過水珠,看向下方島嶼,忽然笑了。

“鄭鎧懌,你真的以為勝券在握了麼!”

幾乎在他話語傳出的瞬間,下方人魚族四座島嶼轟然震動,陣陣黑色的光突然之間從四周海麵爆發,向著島嶼飛速覆蓋,刹那就連接在了一起,化作大陣,如一個黑色的罩子,將裡麵的一切都遮蓋。

這黑色光罩不斷扭曲,似乎正在抵消七血瞳陣法之力,而一旦七血瞳陣法被化解,那麼裡麵的人魚族築基修士將修為恢複。

到了那個時候,這場大比,將變成人魚族對七血瞳弟子的屠殺!

“鄭鎧懌,如今海屍族必定在趕來的路上,應該快到了,而你這些弟子,也用不了多久就會隨著你宗陣法的溶解,成為我族的祭品!”

人魚族老祖獰笑開口的瞬息,遠處的天邊忽然烏光爆發,一個巨大的漩渦驀然出現在了天空上,死亡的氣息帶著無比的陰寒,從內瘋狂的散開出來,使得海麵似乎要結冰。

這氣息籠罩天地的同時,一條千丈大小的的半腐巨鱷,從裡麵低吼爬出。

黃色的眼睛透出冷漠,瀰漫了無數怨魂的身軀透出猙獰,此刻隨著爬出,能看到這腐鱷的頭頂站著數道身影,每一個都氣息驚天,而他們的身後,是密密麻麻的修士大軍!

正是……海屍族!

“終於來了。”七爺看著這一切,神色如常,微微一笑。

------------

不知道下一批人物圖大家喜歡看哪個,喜歡哪個,我就讓人去找畫家溝通繪畫,發起個投票吧。

許青(七血瞳版)

話本資深讀者,金剛宗老祖

水果狂魔,隊長

喜歡很純粹,蛇蛇

天使投資,張三

我會煉丹,顧沐清

小富婆,丁雪

自尊堅毅,李子梅

永遠溫和,三殿下

六道天狗,黃岩

苦逼癡情,趙中恒

高深莫測,七爺

不要臉,客棧老頭

------

不知不覺,怎麼寫了這麼多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