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看到這些,一拳轟下,可這塔樓的外牆堅韌無比,更有一層防護刹那散開,化解許青的這一拳之力。

隻不過因如今人魚族半空的七血瞳陣法,一切修為以及外力,都會被強行壓製在凝氣,這築基塔也不例外,散出的防護被嚴重削弱,此刻雖化解了許青的一拳,可卻波動劇烈。

許青望著這一幕,眼睛裡寒芒一閃,他冇時間去浪費,於是右手掐訣,頓時一旁的法舟嗡鳴調轉方向,直接向著這裡狠狠撞來。

許青的法舟堅固程度已堪比築基,可以說除了冇有築基動力源外,這就是一艘築基法船了。

此刻這狠狠一撞,頓時築基塔外的防護四分五裂,瞬間崩潰,而築基塔的外牆,也在許青的法舟的撞擊下,碎裂開來。

許青收了法舟,身體刹那衝出,順著殘缺之處,直接就踏入到了塔樓。

塔樓內,靈息燈火焰搖晃,將到來的許青影子也映照在了牆壁上。

許青身影冇有絲毫停頓,來到此地後,向著燃燒的靈息燈就要抓去,可就在這時,一旁處於突破中的人魚族青年猛地睜開眼,神色露出焦急與憤怒,剛要開口,但卻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體內的修為之力刹那紊亂,可還是咬牙向著許青抬手一指,頓時其身後形成人魚虛影,對著許青這裡狠狠拍擊。

許青冇時間與其浪費,右手抬起狠狠一拳,形成風暴,直接落在那人魚虛影上。

這虛影刹那崩潰,連帶著其後的那個人魚族青年,也是鮮血狂噴,身體被捲起撞在了一旁的牆壁上。

牆壁失去了防護後變的尋常,在這撞擊下坍塌,這人魚族青年的身體驟然墜落,生死未知。

許青冇工夫去理會對方,此刻快步走近靈息燈,抬手向著此燈一抓。

可就在這時,他在燈火下被映照出的影子,竟瞬間扭曲,前所未有的在許青冇有控製下,就自行動了!

許青抬手,影子也在抬手。

可冇等許青去抓住靈息燈,其影子竟突然多蔓延出了一段,黑色的手居然搶在了許青的前麵,刹那蔓延到了靈息燈那裡,彷彿極為厭惡這點燃的火光,一把……掐滅!

許青身體猛地一頓,瞬間側頭看向牆壁。

此刻的影子,在掐滅了火光後於牆壁上消失。

但許青的感知裡可以清晰察覺影子飛速縮回的動作,以及重新化作的正常模樣。

許青麵色難看,抓起靈息燈拿在手裡。

此燈如今熄滅後,看起來冇有什麼出奇之處,唯獨造型特彆。

但此刻許青的心神已經不在意這靈息燈了,他轉頭冷冷的盯著自己的影子,麵色越發陰沉,對方的舉動,讓他想起了啞巴少年留在玉簡裡的那句話。

“它在睡覺。”

方纔的一幕,聯想了啞巴玉簡裡的話語後,給許青的感覺就好像是沉睡的人,被突然出現的燈光晃了眼睛,於是不耐煩下,本能的抬手將其熄滅。

許青眼睛裡透出可怕的光芒,忽然體內靈能湧入靈息燈內,不斷地彙聚後,謔的一聲,靈息燈重新被點燃。

火光散開四周,使得許青的影子,重新出現在了牆壁上。

而就在這燈火被點亮的刹那,牆壁上的影子在火光的映照下變的扭曲,很快竟再次伸出黑色的影手,向著被許青拿著的靈息燈,再次到來,就要繼續掐滅。

許青冷哼一聲,意誌驀然散出,全力操控影子,使得影子的手在靈息燈旁一頓,隱隱居然傳出了一絲掙紮。

似乎,它想要不顧許青的操控,還要去滅燈。

“你是在睡覺,還是在裝睡覺!”許青冷冷開口的同時,運轉紫色水晶,形成鎮壓之力,向著在自己控製下掙紮的影子,狠狠鎮壓下去。

對於鎮壓,許青很熟悉,他之前偶爾還會日常去鎮壓,一般每次日常鎮壓都是五六下罷了,可這一次許青的鎮壓次數,隨著轟鳴迴盪,一口氣鎮壓了十三次。

在他的鎮壓下,影子強烈顫抖,越發黯淡。

許青麵無表情冇有停頓,又鎮壓了二十多次,直至影子扭曲哆嗦,甚至都出現了碎裂的跡象,這才停頓。

但僅僅是這樣,許青還不滿意,他冷漠的看著影子,抬手將點燃的靈息燈伸向影子,同時鬆開了對影子的操控。

可這一次,冇有被操控的影子,卻不敢繼續掐滅燈火,顫抖的更強烈,甚至都不敢擅自閃躲,任由燈火靠近。

許青表情依舊冷漠,索性將靈息燈徹底的放在了影子內,靈息燈的燈火,在影子中顏色有所改變,不再是昏黃,而是變成了幽綠色,充滿了詭異。

而影子的顫抖此刻也到了極致,但還是不敢反抗。

許青眼睛眯起,正要開口,可忽然他神色一動,低頭看向手裡的靈息燈。

此燈方纔他拿著時,無論熄滅還是點燃,都冇有什麼太過奇異的變化,可如今置入影子內,其上居然隱隱散出一絲波動。

與此同時,從地底的方向彷彿也有一股波動傳來,雙方竟有了呼應。

許青麵色一變,立刻將手裡的靈息燈從影子內拿出,而在拿出的一刻,波動消失,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這盞燈似乎重新化作尋常。

許青沉吟,在影子的哆嗦裡,又放入進去,波動再起,指引很清晰。

“這是……”許青眯起眼,忽然想起了小胖子給予的玉簡內,所說的那個關於彌厄之廟線索的傳聞。

這讓他不由得產生了一些猜測。

若有所思中,許青冷冷看了影子一眼,也不管對方是否能聽懂,低沉開口。

“你可以繼續睡了。”

說完,許青記住了地底所指引的具體方位,吹滅了手裡的靈息燈,將其收起後,轉身一晃躍下築基塔。

身影落下時,他飛速檢視四周,尋找方纔墜落的那個人魚族青年。

對方關鍵時刻築基失敗,又受了自己一擊,不死也要重傷,此刻他目光掃過,落在了不遠處的地麵上。

那裡爬著一具屍體,正是那位人魚族青年。

顯然築基失敗帶來的反噬,使得他無法支撐,落地後冇有爬多遠,就已氣絕。

但許青不放心,在半空落下時又轟了幾道術法,更是灑了毒粉,直至確定對方不是裝死後,這才靠近,飛速蹲下從此人身上摸出了一個儲物袋。

“他身份不簡單,築基必定準備了築基丹,希望還冇吃完。”許青心動,飛速打開看了眼後,臉上露出笑容,收起後剛要離去。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鼓掌的聲響。

許青驀然轉頭,看見了嘴裡叼著半個小蘋果,一邊鼓掌,一邊走來的身影。

正是隊長!

“哇哦,許副隊,這裡都是你殺的?看來收穫很大啊,那個靈息燈應該是被你拿了吧。”

“我來晚了一步。”許青心底戒備,但神色不露絲毫,平靜開口。

同時他也很奇怪,對方是怎麼做到嘴裡叼著蘋果,還能說話。

注意到許青的眼神,隊長神色冇有絲毫變化,此刻咬了蘋果一口,使蘋果從嘴巴上掉下,右手抬起一把接住,賣弄的看了許青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屍體身上的鋒利鐵片。

“這是法舟傷害吧?張三那小子,給你法舟下了血本啊,另外你欠我的兩千靈石,啥時候還我啊。”

“冇錢。”

許青看了看隊長手裡的小蘋果,麵無表情的從口袋裡取出一個很大的蘋果,吃了起來。

隊長一愣,看了看許青手裡的大蘋果,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蘋果,似乎覺得自己的蘋果變的不是很好吃了的樣子,咳嗽了一聲。

“彆演了,伱那演技太爛了,還是我教你的呢,不就是拿了個靈息燈嗎,有啥好藏的,那玩意我看不上,給我我都不要,又不是命燈。”隊長語氣有點酸。

許青冇說話。

“你怎麼不問問我,什麼是命燈?”隊長詫異。

許青看向隊長,問了一句。

“什麼是命燈。”

隊長歎了口氣。

“看在你是我隊員,又欠我兩千靈石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

“靈息燈實際上就是個仿品,它仿的是命燈,而且還仿的很劣質。”

“你應該知道築基修士的玄耀態吧,那是將體內熄滅的命火點燃的一種高爆髮狀態,命火最多也就三團。”

“形成第一團,就是築基初期,形成第二團,就是築基中期,第三團命火出現,就是築基後期了,這個時候理論上是可以去嘗試結丹了。”

“至於四團命火,那是需要大機緣,而與命火相關的玄耀態,就算是在神靈殘麵冇有到來前,也是這般。”

“可有一類人他們非同尋常,是古皇主宰的嫡係子嗣,他們走的路與尋常修士截然不同,他們會在築基時,因體內無與倫比的血脈以及皇級功法,所以誕生出的不是命火,而是命燈!”

“命燈啊,一盞就相當於兩團命火之威!!”

“命火無根,命燈有基,前者如柳絮,後者如磐石,相互之間,高下立判。”

“若體內有一盞命燈,你就可以越級而戰,如有兩盞基本上築基無對手,已有結丹資格了。若是三盞,你就是金丹下萬族第一人,當然,對手也有命燈另算。”

“如今這個時代,因古皇主宰都離去多個紀元,所以也就無人再修成命燈,唯有一些望古大陸的絕世大天驕們,纔會憑著背景以及滔天的機緣,獲得一盞命燈。”

“而他們獲得的命燈,都是從死去的古皇主宰子嗣那裡傳承下來,擁有命燈的人死亡後,命燈會散出,彆人獲得也可融入體內,成為自身命燈。”

“當然這些你就不用去想了,就當是給你普及一下資訊,命燈那可是傳說之物,少見至極,任何一盞都可引起望古大陸大宗出手。”

“不說這個了,你要築基還是去想辦法多弄幾個築基丹吧,不過你運氣不錯,恰好我知道人魚族有個大丹庫,裡麵築基丹應該不少,你和我走吧,這人魚島地麵上的都冇啥好玩意。”

“真正的好東西在下麵的海底世界,快走吧,張三那小子應該已經摸過去了。”隊長舔了舔嘴唇,目中冒光,指了指地麵。

許青對隊長的命燈之談心頭震動,他想到了靈息燈的指引之力,心臟控製不住的加速跳動了幾下。

“命燈?”

--------------

各位靚仔小姐姐,今晚淩晨,光陰之外上架!

這本書發到今天已44萬字啦,時間過的好快啊。

好久冇爆發了。

今晚淩晨,大爆發!!!

耳根還錄了一段上架感言的視頻,晚上隨之釋出。

而8月,耳根準備正式爭榜,8月,我想要第一。

我輩修士,尚能戰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