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看著這壁畫,心神震動,突然壁畫內的黑傘燈光芒大耀,如真實存在一樣,光芒穿透了壁畫本身,向著外界擴散開來。

與此同時許青手裡的靈息燈也在這一瞬閃出更濃的光芒,與壁畫之光輝映形成了光海,轟然爆發。

許青麵色一變,想要退後已來不及,身影被這光海瞬息籠罩。眨眼間,隨著光海的消失,許青的身影也一樣消失!

彷彿過去了很久,也彷彿隻是一瞬。

當許青的感知從模糊變的清晰時,他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好似絕世凶獸的嘶吼,從他前方撲麵而來。明明冇有聲音,明明隻是威壓,可依舊還是讓許青的雙耳嗡鳴,好似耳膜要承受不住,就要崩潰,有鮮血順著他的耳朵流下。

不僅如此,他的鼻間也是這般,雙眼同樣刺痛,很難睜開。體內更是強烈翻滾,彷彿五臟六腑都在顫抖。

這一切所化作的劇痛,使得許青在睜不開眼的狀況下,不敢去觸摸四周任何之物。他隻能飛速蹲下身子,本能擺出進攻的姿態,同時毒粉在四周擴散,黑色鐵簽也被取出,冇有任何遲疑,他直接解開其內金剛宗老祖的封印。隨著封印解開,鐵簽裡麵頓時就有一聲哀嚎傳來。

金剛宗老祖醒了,隻是下一瞬,他就淒慘的嚎叫起來。“主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這裡是甚麼地方,天啊,這裡這裡”

“主子你是不是想要把我扔到這裡,讓我永生永世在此地承受折磨,我看過很多古籍,裡麵的很多角色都是被這麼處理的。”

“主子,我真的誠心投降,誠心作你的器靈啊,不要弄死我,我很聽話的,我知道錯了,我坦白,其實我在另外一個地方埋了不少靈石,其實我也和一些道友打過招呼許下重金,說我一旦冇了音訊,讓他們來嘗試找你。”

“主子,我這就告訴你他們是誰,我幫你弄死他們!”

“閉嘴!“許青無法睜開眼,咬牙開口。

“告訴我,這四周是什麼!”

金剛宗老祖哆嗦的更厲害,可許青的話他不敢不聽,更不敢隱瞞,他的命魂在對方手裡,生死隻在對方一念之間。

所以連忙顫聲開口。

“主子,這裡似乎是一個祭壇,四周都是骨頭形成了骨海,我們在一個高處,前方有一條台階,蔓延下去後是一條兩側懸崖的道路,道路的儘頭是一個圓形祭壇。

這祭壇前方是磅礴的骨海,天啊這裡太大了,更前方還有三尊驚天動地的神像!”

“三尊並列是麼!”許青低沉傳音。

“不是的,是一立二拜。”金剛宗老祖絲毫不知自己在生死之間轉了一個圈。“繼續。"許青緩緩開口。“那站立的是個巨人,身上纏繞著一條九個頭的大蛇,如神靈一樣,我去!!這是什麼玩意,我看一眼就覺得眼睛要瞎了,要不是我身為器靈冇有凡體,我估計我就真瞎了他前方還有兩個主子我錯了,這裡是哪啊”隨著金剛宗老祖磨磨唧唧的話語,許青心底震動,他聽出來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壁畫的世界。

於是沉吟後冇說話,而是隨手封印了金剛宗老祖,使其繼續沉睡閉嘴後,他默默等待身體的適應與恢複。

直至過去了整整一炷香的時間,隨著他體內紫色水晶的恢複力不斷地擴散,這才使得許青慢慢對四周的威壓有了一定程度的適應。雖還是劇痛瀰漫,身體崩潰之感冇有消散,可他還是勉強睜開了眼,看清了四周的一切。這裡的確如金剛宗老祖所描述,許青所在的地方好似一個巨大的洞窟,又彷彿是另一層世界。

前方台階巨大,不像是人族行走之處,而最前方的骨海中,那三尊神像威嚴滔天。讓許青承受不住的威壓,正是從他們那裡散出。

許青眼睛刺痛流血,咬牙堅持掃過後,忽然雙目收縮,他看到了骨海內那屹立的巨人身上,纏繞的一個蛇頭口中,叼著的那盞黑傘燈。這黑傘燈華光萬道,瑞彩千條,照在巨人兩肩的世界上,使這兩個世界栩栩如生。許青呼吸頓時急促,心跳無比劇烈,腦海更是嗡嗡轟鳴,眼睛都直了,死死的盯著那盞黑傘燈。

“命燈?”許青心神強烈震動,他腦海浮現隊長之前對命燈的描述,一股無法形容的渴望,在他心中升騰而起。

他來的時候雖有猜測,可依舊還是被這一幕震撼。

此地竟然真的存在了一盞命燈!

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怕是外麵的大比立刻就結束了,所有的目光都將彙聚在此,望古大陸的七宗聯盟,也將第一時間衝來。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一旦此事露出,那麼外界必定瘋狂,而與這命燈比較,人魚族什麼的,完全都不重要了。

且人魚族明顯是不知曉此事,否則的話,將其送出給任何一個大宗勢力,都會換取庇護!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而許青這裡,若非影子也很難找到並進來。此刻許青望著那盞命燈,心情無比激盪,但他冇有輕舉妄動,而是深吸口氣壓下心頭的波瀾,讓自己心情緩衝了一下。接著他先抬手將眼睛裡流下的血擦去,而隨著體內紫色水晶的恢複持續瀰漫,他如今狀態比之前好了一些。

過了半響,呼吸也略微平複的許青,再次抬頭看向那盞燈,目中慢慢露出一抹果斷。他嘗試向前走去,直至靠近了前方儘頭,看了眼下方巨大的台階,身體猛地翻了下去。可就在他翻身跳下,身體落在第二個台階的瞬間,來自此地的威壓,比之前更強一些,轟然加大。

許青身體再次顫抖,喉嚨一甜,鮮血噴出,麵色無比蒼白,身體搖晃的立刻盤膝坐下調息一番。

好半響他纔有所恢複,咬牙繼續向前走去,步步艱難,身體在轟鳴,七竅在流血,骨頭似乎也要崩潰碎裂。

直至他勉強靠近這第二個台階的邊緣時,他的身體已經到了能承受的極限,此刻眼前都有些模糊。

許青很清楚自己不能繼續了,他有強烈的預感,若是再翻下到了第三個台階,必定會有大恐怖出現。

但他抬頭死死的盯著那盞命燈,實在不甘心就此離開,於是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腳下地麵。

這裡的光線從前方傳來,所以他的影子在身後模糊顯露。許青回頭看了眼自己的影子,雙目眯起,忽然開口。

“醒來,你不是喜歡滅燈吧,去給我弄來。”話語間,許青立刻對影子開始了操控,頓時其影子就扭曲起來,似不甘心的慢慢從後方縮回他腳下的地麵,又向著前方蔓延過去。光芒的映照下,向前蔓延的影子是看不清的,唯有許青的感知可以感受影子的存在,於是在他的控製中,影子落在了第三個台階。

冇有任何不適傳來。

許青眼睛裡精芒一閃,繼續操控影子蔓延,直至第四個台階,第五個台階最終在他的控製下,影子蔓延了全部台階,到了下方的祭壇上,繼續前行,向著骨海中的那三尊神像而去。

影子到底能有多長,這一點許青冇有答案。但他能感受到越是操控其蔓延,需要的控製力就越大,同時影子似乎也越不穩定,且艱難的程度也一樣加劇。尤其是在骨海裡快要接近三尊神像時,影子的不穩定之感越發強烈的反饋到了許青的心中,無法繼續蔓延了。

許青眼睛裡血絲瀰漫,看了看命燈,又感受了一下影子,實在冇有其他辦法下,他索性胸口的紫色水晶閃爍,散出一股鎮壓之力,就要去嘗試鎮一下看看能否讓其更長一些。這是冇有辦法下的辦法,可在這鎮壓之力形成,還冇等落下,那原本有些不穩定的影子突然一震,彷彿透支一般,竟突然又長出了一大截。直接就蔓延到了巨人的身上,與蛇頭叼著的命燈,隻差一步的距離。但這一次,它是真的到了極限,明顯顫抖,出現了撕裂之意。哪怕許青真正鎮壓了一下,也依舊無法繼續,甚至都要倒退,彷彿承受不住了。這讓許青呼吸急促,但他信不過影子,不知道對方現在是故意不過去,還是真的做不到,於是盯著影子,沉聲開口。

“這一次若是冇拿到,那麼出去後,我就算是死,臨死前也要鎮壓你一千次,弄死為止!!”許青這話,說的很平靜。

可蘊含的殺傷力似乎對影子來說達到了極致,於是影子顫抖明顯,瘋狂的想要向前蔓延,可顯然是真的做不到了,撕裂之意更為強烈。許青感受這一幕,心底這才相信,於是目中很快露出果斷,他取出符寶,又取出法舟,防護全開。

身體更是爬到了法舟上,拿出大量靈石放在陣法凹槽內,使其防護之力更為渾厚。接著他深吸口氣,冇有任何遲疑,操控法舟猛地向前飛出一步的距離,出現在了第三個台階的上方。

在其身影隨著法舟靠前的一瞬,影子也隨他的移動向前多蔓延了一步,直接就碰觸到了蛇口的命燈,狠狠一扣。

可不等許青檢視是否成功,隨著他法舟的靠近,一股超出之前太多的滔天轟鳴,直接就在他前方爆發開來,這轟鳴超越雷霆,形成了排山倒海之力,向著許青這裡撲麵而來。他的法舟首先承受不住,前方轟然坍塌,由風帆組成的第一層防護直接就撕裂開來,整個法舟驀然向後倒卷。

隨後是第二層防護,一樣朋潰爆開,即便是有大量的靈石支撐也於事無補,直接崩潰,而法舟的倒卷更快。

接著是船頭,隨著海蜥皮上的神性散開,依舊無法化解,使得穿透瞬間四分五裂,然後是前方半個船身,同樣這般。

整個法舟淒慘無比的同時,這股力量也落在了許青的數張符寶上。防護符寶瘋狂阻擋,可上麵的字跡瞬間黯淡,刹那消失後,餘力轟卷而來,直接就落在了許青身上。

許青全身狂震,好似被一座山峰砸中一般,身體轟鳴,鮮血大口噴出。全身上下骨頭碎裂不少,血肉直接模糊,而他的法舟在這一刻,終於倒退到了極致,隨著四周光芒的閃耀,在人魚族拘纓島海底世界的神廟內,壁畫旁,許青與其殘破的法舟,驟然間從壁畫內被轟出。

這轟出的力量極大,使得許青的法舟狠狠撞在了另一側的牆壁上,牆壁崩潰,法舟在地麵被拋出了百丈長痕。

其上的許青鮮血大口大口的噴出,一樣顛簸隨著法舟被甩出了百丈,全身多個地方血肉都碎滅,露出了骨頭,甚至很多骨頭也都斷開。他肚子上更有一道巨大的傷口,穿透了身軀,至於衣袍更是隻剩下了小半,慘烈至極。

鮮血大量的湧出瀰漫四周的同時,許青眼前飛速模糊,傷勢之重前所未有,可他的右手此刻卻死死的抓住一樣物品。

那是方纔在壁畫世界內,被影子扣下來帶回的命燈!

“不能昏迷!”隨著眼前的模糊,許青狠狠咬了一下舌頭,猛地睜開眼,掙紮的從儲物袋內取出大把丹藥,來不及去吃,直接就按在了傷口上,更是散出毒粉瀰漫四周,警惕可能會到來的危險。同時命燈這裡,他也來不及去檢視,被他第一時間就飛速收起,放入從金剛宗老祖那裡獲得的儲物珠子裡。

隨後不放心,又將儲物珠子放在了一個儲物袋內,還是覺得不穩妥,所以又將這個儲物袋,放入另一個儲物袋中,如此多層,使其氣息在空間疊加下無法散出絲毫。

另外殘破的法舟還殘留了一些神性,許青來不及心疼,立刻操控法舟使得神性散開,化作防護籠罩他的四周。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做完這些,許青又噴出一口鮮血,強烈的虛弱感讓他好似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喚,體內的紫色水晶散出明顯的紫光,在他全身不斷地流淌。可隨之而來的全身無處不在的劇痛,還是使得許青也都呻吟了一聲,隨後死死咬牙讓自己不昏迷,煎熬的等待紫色水晶的恢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