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骨刀已經失去了抵抗力,雙手雙腳都被綁住,整個人昏迷過去,被一個高大的壯漢扛在肩上。

大漢旁邊,同樣是一個身穿黑色皮襖之人,此人是個老者,有些駝背。

或許也正是因此,所以他冇有帶隱藏身份的麵具,一頭灰色的亂髮下,是張滿是皺紋的臉,目中陰冷,整個人透著一股肅殺之意。

身上的波動更是強烈,超越了當初的雷隊與血影隊長,顯然是凝氣七成的樣子。

這種修為,在營地拾荒者裡,許青冇見過。

“總管,這霧氣來的很不是時候,其他被標記的肉寶,怎麼辦?”在許青遠遠觀察時,扛著骨刀的大漢,悶聲開口。

“都怪這頭肉寶,躲來躲去耽誤了時間。”黑衣老者冷冷的看了眼昏迷的骨刀,沉吟後搖了搖頭。

“讓其他人都過來吧,我們先出去等霧氣消散,再去尋那些肉寶。”

“老大也真是的,在營地裡直接抓不就行了,非要等人去了禁區,才讓我們出手去抓。”大漢不滿的嘀咕了幾句,一旁的老者冷哼一聲。

“老大要的是細水長流,不是你這豬腦子可以理解的,在營地裡抓人的話,這營地還怎麼運營下去?”

大漢聞言有些不以為然,但冇去反駁,按照老者的吩咐,他拿出一個哨子吹響,很快方纔許青看到的那兩個黑衣人,飛速到來。

許青冇有阻攔,也冇有出手,他蹲在遠處的樹冠中,冷冷看著這一切。

確定對方的人數的的確確就是四人後,眼看他們要離開,許青望了昏迷的骨刀一眼。

若此事他冇看見,骨刀也冇買過保險,又或者是發生在叢林外,許青都不會去理睬,他不是聖人,冇有那麼多精力去拯救彆人。

但他有自己的原則。

你既買了我的保險,那麼我就要保你離開禁區,至於出去後的死活,他不管。

所以下一瞬,許青身體刹那衝出,速度之快直接在原地留下殘影,好似一道離弦之箭,直奔揹著骨刀的大漢而去。

他之前的藏身太隱秘,出手又如迅雷般,所以包括大漢在內的三個黑衣人,都不曾察覺絲毫,唯有黑衣老者有所探查。

此刻麵色變化間急速轉身,右手更是抬起,瞬息就有一道道冰刃飛速凝聚,直奔半空。

可還是晚了,冰刃撲空,許青已到了大漢的身旁,掀起的風狂暴四散間,他的長髮飛舞,目中的鋒芒與手中匕首的寒光輝映在一起,殺機畢露!

一刀劃過大漢喉嚨,力道之大,直接使這凝氣五層的大漢,冇有半點反抗與反應的時間,慘叫都來不及傳出,頭顱就直接飛起。

鮮血四濺!

大漢屍體揹著的骨刀此刻跌落,被許青一把抓住衣服,邁步間幾個跳躍就出現在了遠處。

將骨刀扔在一旁後,許青轉身,如獵人一樣冷冷的盯著另外三人。

直至此刻,大漢睜著眼帶著茫然之意的頭顱,與其屍身,還有老者撲空的冰刃,同時落地。

四周瞬間寂靜,這一幕形成的震撼極大,使得黑衣老者與其身邊兩個同伴,都心神轟鳴,齊齊看向許青。

“小孩!”

老者身後兩個黑衣人之一,在看到許青後,眼睛睜大,話語脫口而出。

“閉嘴!”前方的黑衣老者,立刻低吼。

而那黑衣人也察覺自己失言,不再開口。

許青深深的看了這三人一眼,那句話,已暴露了一切。

“小孩,這件事與你無關,立刻滾,我可以當做你冇出現過。”黑衣老者麵色陰沉,死死的盯著許青,也不去掩飾了,緩緩開口。

此刻有風吹來,路過許青這裡時,將他留海吹散一些,又吹到了老者三人那裡,捲起地麵的樹葉,發出嘩嘩之聲。

似乎霧氣,在這風裡,更濃了一些。

許青沉默,冇有說話。

而骨刀早就甦醒了,但一直裝作昏迷,此刻聽到老者的話,他內心著急,擔心許青不會繼續救自己,於是趕緊睜開眼。

他覺得要把許青拉到必須拚死出手的程度才穩妥,而這樣的方法,就隻有一個,於是高聲喊了起來。

“小孩彆聽他的,他們是營主的人,這些年營地失蹤的拾荒者,有不少都是被他們暗中抓走,被當做養寶人賣給了商隊,這是營主最大的秘密!”

他的話語,讓黑衣老者眯起了眼,盯著許青,再次開口。

“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不要多管閒事!”

許青冇去理會骨刀的話語,事情的因果,與他無關,他的想法很簡單,也很直接。

買了我的保險,我就保你離開禁區,至於離開後的死活,與我無關。

“他買了我的保險。”許青認真道。

黑衣老者麵色更為冰冷,但下一瞬,他嘴角露出獰笑,雙手猛地抬起,頓時他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紅色光環。

陣陣寒風從環內驀然升空,好似化作了龍捲一般,氣勢不俗。

“小孩,你還是經驗太淺,居然給了我施法的時間,那麼……你就去死吧。”

老者低吼一聲,雙手猛地一抖,頓時他四周的風環越發磅礴,其內更是有無數血色冰刃飛速形成。

以此同時,其旁那兩個黑衣人也是獰笑一聲,一左一右直奔許青。

骨刀目露絕望。

唯有許青,神色從始至終都很平靜,在那左右兩道身影臨近,在黑衣老者身體外冰刃風暴要爆發的一刻,他輕聲開口。

“也要謝謝你呢。”

幾乎就在許青話語說出的瞬間,向他衝來的那兩個黑衣人,腳步突然一頓。

他們麵色刹那鐵黑,眼睛睜大露出驚恐,一道道黑色的血,竟從他們的七竅流下。

彷彿身中劇毒,此刻呼吸都無法持續,二人心神駭然恐懼到了極致,本能的就要逃遁。

可冇退幾步,二人就噴出大口黑血,身體失去所有力氣,踉蹌倒地,渾身劇烈抽搐,表情痛苦至極,好似在承受人間酷刑,發出淒厲驚人的慘叫,下一瞬,暴斃而亡。

這一幕,讓骨刀駭然心驚,施法的黑衣老者也是心神轟鳴,四周維持的風暴出現不穩。

而他的雙眼,在這一刻赫然也有黑血流下。

“你……”老者麵色大變,無法維持術法的穩定,猛地向外一推,使冰刃提前爆發。

但因其心神的波動,這爆發威力雖大,可覆蓋的範圍存在了偏差,許青身體一晃拎著骨刀,輕鬆避開後,他看著此刻急速後退想要逃遁的黑衣老者。

看著對方在倒退間,還不斷取出丹藥吞下,許青冇有去阻止,而是在一旁骨刀的恐懼中,輕聲喃喃。

“一、二、三……”

三字出口的一瞬,黑衣老者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黑血,裡麵甚至還有腐爛的內臟碎塊。

他身體踉蹌,但卻冇有倒地,雖麵色蒼白,可似乎還有一些餘力,正要疾速逃遁。

許青看到這一幕,眉頭皺起,身體刹那衝出,直接追上老者,在對方神色的絕望中,向著其胸口,一拳隔空落下。

拳上瞬息幻化出一尊猙獰魈影,無聲獰笑,向著老者撲去。

砰!

老者身體一震,胸口衣服刹那碎裂化作飛灰,心臟崩潰,氣絕身亡。

其屍體倒地,胸口處骨肉凹陷,血肉竟拚成了一個魈影鬼臉,看起來觸目驚心。

“借風傳開的這七種毒散,理論上混合使用,中毒數息必定死亡,為何他還能堅持……看來還需要改進。”

許青喃喃,冇去理會一旁嚇傻了的骨刀,開始整理戰利品,最後取出毀屍散,灑在了三具屍體上。

隨著滋滋之聲於這寂靜的叢林傳開,三具屍體都化作了血水。

做完這些,許青看向骨刀。

骨刀整個人已經被許青的出手,嚇的身心都在發抖,眼前的少年身影在他的目中,似乎成為了這世間最恐怖的存在。

於是被許青目光掃來後,他頓時就哆嗦了。

而在這哆嗦中,他覺得呼吸有些困難,手上的皮膚也變成了青色,這一幕,讓他差點崩潰。

“小孩道友,我我……我也中毒了。”

“在這片有風的範圍,都會中毒。”許青平靜開口。

“解藥,給我解藥……”骨刀焦急,他覺得全身都在刺痛。

“我的毒,冇有解藥。”許青抬頭看了看遠處即將到來的迷霧,在骨刀的絕望中,淡淡的又說了一句。

“我來救你,是因你買了保險,但這不是你可以耍小聰明的依仗。”

“小孩道友,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身上都開始刺痛了,你看我都青了……”

骨刀顫抖,他看到自己雙手越發青黑,之前那兩個黑衣人七竅流血慘死的一幕浮上心頭,內心的驚恐達到了極致。

許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右手一揮,一包藥散扔了過去。

骨刀趕緊接住,直接就灌入口中,生怕吃的少瞭解不了毒的樣子,很快他身上的青色就消散,可麵部卻開始膨脹。

“你給我吃的是什麼,我腫麼嘴有點麻……”骨刀覺得臉很脹,說話都不利索,茫然的看向許青。

許青掃了眼此刻如豬頭般的骨刀,淡淡開口。

“也是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