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城池內,許青所在的石洞,地麵滿是鳥毛,混雜著難聞的濁氣。

一旁曾經被他用來堵住縫隙的石塊與雜物,如今早被異質腐蝕的很嚴重。

四周的灰塵,也比當初他離開時更多。

顯然就算是禁區形成,會有拾荒者陸續來臨探尋,可他的這處庇護點太過隱秘,所以在他離開後,冇有人到來過。

於是塵土與腐朽混合在一起的氣味,不斷的傳入許青的鼻間,但他不在意。

此刻的許青盤膝打坐,體內海山訣全麵運轉,蓄勢之後正向第七層全力衝擊。

而外界,嘶吼聲與詭異淒厲之音,夾雜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哭泣,不斷地迴盪,這讓許青有那麼一瞬神色恍惚,產生了一種錯覺。

彷彿,回到了半年前的時候。

那時的自己,在神靈睜眼,血雨降臨中,一個人艱難的生存在這遍地骸骨的城池裡。

許青默然。

半晌後他腦海不再浮現往事,心神完全沉在了修行之中,隨著體內修為的不斷運轉,四周的靈能慢慢彙聚,順著他全身汗毛孔飛速湧入。

砰砰之聲也漸漸在他體內迴盪,這聲響越來越大,到了後麵化作了在他腦海迴旋的轟鳴。

伴隨轟鳴而來的,是他全身上下從汗毛孔分泌出的黑色雜質,這些雜質越來越多,越來越濃。

而隨著分泌,許青衣服下的身軀,也於這一瞬在血肉內,迸發出了驚人之力。

他的血管全部鼓起,他的血肉在不斷地撕裂與形成中壓縮,他的骨頭同樣發出聲響。

直至一個時辰後,隨著腦海如天雷般的聲響炸開,許青眼睛猛地一睜,紫色的光從其瞳孔內爆發。

他身後更是在這一瞬,魁影又一次的幻化出來。

但這一次……他的魁影與以往,截然不同!

全身更為漆黑,身體更為粗壯,甚至頭頂不再是獨角,而是出現瞭如牛一般的雙角,且形狀螺旋,隱隱在尖端有黑色的閃電繚繞。

麵部更是極為猙獰,血口張開間,似能生吞厲鬼。

尤其是鋒利的雙爪,配合紫色的瞳,散發出驚心動魄的凶殘。

強悍的波動,更是從這魁影上擴散開來,彷彿可以穿透石洞,震撼四方。

魁影,大成!

這是海山訣大圓滿時,纔可以出現的變化,換了彆人,修煉到這個程度,已經就是凝氣境的煉體大圓滿了,無法再提升,而如今在許青這裡,才隻是第七層。

至於他的身軀,此刻也一樣變化極大,他的身體明顯更修長,更精煉,其目中的紫光持續的時間也超越以往。

尤其是他的麵容……

如果說海山訣六層時的他,已經是無比清秀的話,那麼此刻的許青,在雙目紫意下,即便是滿臉汙垢,但距離妖異,似已不遠。

可許青冇有在意這些,他在意的是此刻於體內迸發的力量。

所以很快他就低下頭,看向自己慢慢握住的拳頭上鼓起的血管,以及手臂上同樣鼓起的道道青筋。

目中的紫光緩緩消散間,他已經無比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比之前多了一倍有餘!

“一魁之力?”許青喃喃間,看了看四周。

外麵漆黑,石洞內一樣不見光,雖許青此刻能勉強看清一切,但看不到影子。

可於感知裡,他能感受到影子的存在,於是沉吟後,嘗試操控。

一炷香後,許青眼睛裡露出一抹振奮與奇異。

他的感知中,自己對於影子的操控,比之前好了很多,甚至還能細微的操控,讓影子內蘊含的異質,迴歸一部分到體內。

雖這麼做冇有絲毫用處,但也能間接證明他對影子的控製更靈活。

這一切,讓許青覺得自己此刻的戰力,若再遇到營主,根本不需要神像天刀,隻需一拳……就可將煉體八層的營主,打的手臂崩潰。

“但可惜,麵對金剛宗老祖,還是差距太大。”

許青搖了搖頭,雖冇有與對方真正交手,但這一路的逃遁以及來自金剛宗老祖的拳影,讓他很清楚差距。

所以哪怕有影子出其不意,但許青還是很清楚,如今的自己,不可能具備與築基交戰之力。

“不過,若遇到那兩個凝氣九層,我是可以殺的。”

許青目中寒芒一閃,順著石洞的縫隙出口,看向外麵。

耳邊的嘶吼聲與詭異之音,陸陸續續的傳來,忽遠忽近,與石洞內的寂靜形成了顯明的對比。

這一幕,讓許青又一次有了那種好似回到了半年前的感覺,他本能的取出鐵簽,慢慢握住中,心底沉吟何去何從。

若此刻離開,他覺得大概率是能順利到達鹿角城的。

但……許青有點不甘心,眼睛裡殺機閃過。

“不弄死那幾人,這種隱患讓人很不安。”許青眯起眼,腦海浮現整個城池的地圖。

對於這城池,他很熟悉。

此刻隨著一條條街道的浮現,無論是異獸沉睡的地點,還是飛鳥的庇護點,都在他的腦海裡清晰顯露,開始了分析。

“城主府!”半晌後,許青喃喃低語,目中寒芒濃鬱。

他準備先試著離開城池,若路上冇遇到金剛宗的人也就罷了,一旦遇到,自己就按照既定的方法反擊。

感受到外麵的嘶吼聲,從近到遠後,許青神色果斷,將堵住入口的雜物搬開,慢慢鑽了出去。

這裂縫入口狹窄,許青如今身體長大了一些,出去時有些勉強,但他神色如常,生生的擠了出去後,哪怕身體被劃傷,但這點傷勢,很快就會痊癒。

鑽出後,許青內心警惕,看著四周的漆黑,身體一晃直接衝出,在這廢墟城池內,小心的前行。

這種謹慎,甚至都超出了他在禁區叢林深處的狀態。

實在是相比於那裡,夜晚的城池中,異獸與詭異更多。

好在許青瞭解城池的結構,所以一路走去雖也遇到了危險,但憑著自身的速度與熟悉,大都避開。

若實在無法避開,他會迅雷般出手化解,再次遠去。

就這樣,濃鬱的異質下,許青在這城池小心的前行了一個多時辰,快要臨近邊緣時,他忽然聽到了遠處的轟鳴聲。

這聲音,讓許青眼睛一凝。

黑夜裡,他如孤狼般的眼神在這一刻鋒利起來,向著傳來聲響的地方靠近,一炷香後,他看見了被七八隻異獸追擊的兩道身影。

這二人正是金剛宗的長老。

他們是在許青與老祖進城一段時間後,才趕到了城池。

到來時已是深夜,所以遲疑與衡量下,他們冇有選擇進入深處,而是在邊緣位置藏身等待。

隻是城池的異獸與詭異太多,而他們藏身之處又不是鳥類尋找到的相對安全的庇護點,所以難免遭遇。

因不願引起太大波動,吸引更多異獸,所以他們二人能避就避,實在無法避開纔會出手。

他們的這種謹慎行為,再加上不俗的實力,使得如今就算是遭遇襲擊,也還是足以應對。

此刻疾馳間,眼看他們就要將身後異獸甩開,可就在這時,一道寒芒從遠處刹那而來。

速度之快,於黑夜裡如同離弦的箭矢,呼嘯間直奔前方的金剛宗長老。

此人不是之前與許青交手的那一位,而是跟隨金剛宗老祖一起的後來者。

他麵色立刻變化,雙手掐訣向前一推,頓時其四周就有寒冰轟鳴擴散,自身更有防護凝固,阻擋來臨的寒芒。

但這寒芒威力驚人,瞬間就穿透寒冰,直接刺在了他的防護上。

靈能波動強烈震顫間,他的防護出現碎裂的痕跡,但終究還是阻擋住了,也使他看清了襲擊自己的,是一根黑色的鐵簽!

這一幕,讓這位金剛宗長老眼睛收縮,猛地側頭去看身後的同伴,剛要有所行動,但還是晚了。

他這裡在被襲擊的一瞬,一道黑影已從旁邊的衚衕中,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刹那臨近此人後方的另一個長老。

這黑影是許青。

之前的鐵簽中是遮掩,許青真正要第一個解決的目標,就是那位曾經與他交手,被他碎滅了左腳的中年!

許青的速度在這一刻,全麵爆發,比之前海山訣六層時快了太多,飛速疾馳中掀起尖銳的風聲,頃刻間就到了受傷的中年修士身旁。

這中年修士有傷在身,而禁區內異質濃鬱,不能持續以飛行符升空,所以他與同伴比較,步伐略有踉蹌。

此刻麵對危險,他眼睛睜大,內心升起強烈的生死危機,身體猛地倒退就要閃躲,但許青豈能給他機會,臨近的一瞬身體瞬間躍起,右手握拳,向著他狠狠一拳。

這一拳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許青都用了全力。

此刻打出,其身後直接就幻化出了猙獰的魁影,發出無聲的嘶吼震懾八方時,彙聚在了許青的拳頭裡。

讓這一拳在揮出的刹那,空氣似都要爆開,陣陣哢哢之聲下,彷彿蘊含了鎮壓之力,於魁影的猙獰中,落在了這中年修士的胸前。

這中年修士身前的防護頃刻碎裂,許青的拳頭,勢如破竹,直接轟在了他的胸口。

巨響驚天,在這寂靜的城池內,驟然迴盪。

伴隨著淒厲的慘叫,那左腳碎滅的中年修士,鮮血狂噴,胸口深深凹陷,五臟六腑在這一刻都要崩潰碎裂,身影如斷了線的風箏不受控製的倒卷。

但他畢竟凝氣九層,此刻神色驚恐強壓傷勢,右腿的飛行符文猛地閃耀,飛行之力擴散,使他墜落的身體一扭,就要升空逃遁。

可下一瞬,寒芒再起,一把長劍呼嘯而來,刹那臨近,直接從他的右腿上切割而過。

鮮血噴發,淒厲的慘叫迴盪八方時,他貼著飛行符的右腿與身體瞬間斷開。

可不等失去右腿的此人落下,許青大腿發力再次衝出,在他衝出的一瞬,他方纔所在的地麵,被另一人施法形成的大量冰刃穿透刺入。

相互交錯而過的同時,許青看都不看身後一眼,直接就在半空中追上了那墜落的中年修士,在其絕望中,他右手轟然一拳。

魁影咆哮,融入拳頭,向著中年修士猙獰撲去。

直接轟在了此人的額頭。

砰的一聲,這中年修士身體狂顫,頭顱猛地爆開,鮮血四濺,碎滅身亡!

屍體落向地麵,被那些追來的異獸一撲而上,分屍撕咬。

許青身體冇有絲毫停頓,一把撕下地麵斷腿上的飛行符,轉身看向不遠處,此刻麵色蒼白眼帶駭然的另一位金剛宗長老。

舔了舔嘴唇後,許青如狼般的眼神寒芒一閃,向著這位長老,飛速衝去。

殺!

-------------

修改錯彆字,導致更新晚了一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