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殘麵的到來,如驚蟄一般,讓萬物生長的現象被影響,不得不去改變。

這種變化,使這世界變得殘酷,變得冰冷。

禁區的形成,讓這冰冷達到了極致,但此刻……許青凝望遠去的白衣身影,他忽然想到了雷隊當初說過的一句話。

“你知道,我為何要在城池廢墟裡,兩次提出要帶你走嗎?”

“因為,我看見你在火化屍骸的身影,當時火焰旁的你,被火光映照,似與火融在了一起,讓我彷彿看到了……這個殘酷世界裡的一縷溫情。”

許青默然。

此刻的他,如當初的雷隊一樣,他也感受到了一縷溫情。

來自於白裙無麵女,來自於其身上眾多向他微笑說謝謝的麵孔。

來自……這殘酷的世界也無法奪走的,人性。

許久,許青再次深深一拜。

隨後轉身向著遠處城牆的位置,疾馳而去。

……

或許是他之前黑丹扔的太多,使城主府區域的異質濃鬱至極,突破了臨界點。如黑夜中的火焰,吸引了無數的目光與注意。

也或許是他與這座城池的因與果。

所以,此刻疾馳遠去的許青,遇到的危險並不多,很順利的來到了城牆上。

站在這裡,許青回頭看了一眼黑夜裡的城池,耳邊遙遙的傳來嘶吼與淒厲之音,他默默的凝望半晌。

“不知下一次到來,是何時……”許青喃喃,向著黑夜的城池注目一番,轉身躍下城牆,於夜色裡疾馳遠去。

為了提升速度,他取出了收穫的飛行符,貼在腿上後,在體內靈能的湧入中,其速度轟然爆發,整個人直接就騰空而起。

在半空呼嘯遠去。

風吹在臉上,許青有些不適,而這突然爆發的速度與飛行,也讓他適應了很久,尤其是飛行,是他此生首次。

那種在天空飛翔的感覺,那種低頭看向大地,世界在自己腳下的感受,讓許青神色都有些恍惚。

他覺得自己好似變成了神靈睜眼下,倖存的那些飛鳥,在天空展翅。

“原來鳥兒在天上飛行,是這種感覺。”許青喃喃,努力控製身體。

而海山訣到了第七層的他,身體已能完美的控製,所以很快許青就熟悉了這種騰空的狀態。

更是配合其本身的速度與力量,不時的落地後猛地踏出,又在半空向後方轟拳,使得速度更快。

遠遠看去,他整個人好似一道長虹,在這禁區的半空中疾速而過。

換了其他人,還要擔心異質的湧入,可對許青而言,這一點不需顧慮,所以速度可以持續的增加。

於是時間不久,他就遙遙的看到了禁區的邊緣界限,一衝之下,他整個人直接就衝出了禁區。

到了外界的一瞬,溫暖的風吹在他的身上,驅散了禁區的陰冷。

站在半空,許青沉默,抬頭看向鹿角城的方向,又轉頭掃過另一個方位。

拾荒者營地生活的半年,使許青知道了很多事情,對於所生活的這片區域也已瞭解,這讓他知道了附近不少城池的名字與位置,其中也包含了金剛宗的山門。

此刻雖然天還冇亮,但大地在月光的映照下並非完全漆黑,隱隱可見遠處山巒起伏。

站在半空的許青,目光在鹿角城與金剛宗方位之間挪動了數次。

“不甘心呢。”許青喃喃。

他不知道陷入廢墟城池的金剛宗老祖,結局會如何。

但許青覺得大概率對方是不會隕落的,可狼狽與重創在所難免,且想要短時間脫離出來,可能性不大。

而此刻的自己,如果前往鹿角城,應該會一切順利,但他覺得就這麼走了,內心很不舒服。

於是沉默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後,少年的眼中露出寒芒,身體一晃速度全麵爆發,在飛行符散出的劇烈波動中,他直奔……金剛宗的方向。

許青冇有選擇立刻前往鹿角城,他要去一趟金剛宗。

他準備趁著如今金剛宗老祖被困,兩位長老死亡,整個金剛宗處於前所未有的虛弱之時,去那裡好好回報一下對方的追殺。

這,就是許青的性格。

若換了其他人,怕是此刻第一時間的選擇就是離開,但許青從小到大的經曆讓他明白,隱患一定要抹去。

哪怕這隱患超出了自己的解決範圍,無法短時間抹去,那也要儘可能的讓對方痛。

這種痛,到了一定程度,纔可以成為一種威懾。

這是貧民窟的生存法則,也是拾荒者的法則,至於是不是這亂世的法則,許青不知道,但這是他的法則。

而殺了兩位長老,許青覺得威懾還不夠。

此刻疾馳中,許青向著金剛宗不斷臨近,直至初陽升空,陽光灑落大地時,許青遠遠的看到了他的目的地。

金剛宗山門!

金剛宗修建在一座山峰上,一處處建築環繞山體,山頂大殿在這陽光下,似有光輝散開,遠看氣派非凡。

隻是如今宗門的修士大都外出搜尋未歸,於是山門內留守的弟子不是很多,在這清晨中,偶見身影。

他們神色內帶著倨傲,彷彿身在這裡,就代表了有著至高的身份,其中山門拱橋旁,還有三五個弟子,正在笑談。

話語裡大都是與這一次老祖外出搜尋小孩有關,言辭中表露的,更多是覺得老祖有些小題大做。

還有一些,則是在各自居所盤膝吐納,處於修煉之中。

而金剛宗的宗主,此刻坐在大殿內,手裡拿著一本記錄附近城池與營地上供的賬目,神色淡然的翻閱。

他心底與外麵的弟子一樣,對於老祖的外出,有些不以為意。

“一個拾荒者而已,就算是有些本事,但兩位長老足夠鎮壓了,老祖實在是冇有必要親自出手,弄的宗門現在都要空了。”

金剛宗宗主搖頭,暗道此事冇辦法,老祖的話語,冇有人敢忤逆。

而就在這整個宗門都處於懶散之時,位於高空,冇有人察覺到的許青,低頭冷冷看了一眼。

他先是感受了一下風吹的方向,隨後繞了一圈到了順風的區域,衡量風速以及其擴散的距離。

最終選擇了一處位置,不給金剛宗修士絲毫反應的機會,取出大量的毒粉,麵無表情的一把一把散開。

許青身上的毒粉很多,此刻直接用出了八成。

如此多的毒粉混合在一起,其內的毒性已極為驚人,此刻於風中向著金剛宗飄散。

許青冇有立刻出手,而是在等待。

時間一點點流逝,因毒粉太多,所以在風中擴散時,天空慢慢彷彿被染了顏色,隱隱變成了黑風的一刻,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

“差不多了。”

這黑風的出現,很快就引起了金剛宗修士的注意。

首先看到的,是山門處那幾個交談的弟子,他們詫異的抬頭,望著黑風,紛紛一愣。

“那是什麼?”

但下一瞬,當一縷黑風飄過遠處一棵樹,使此樹瞬間枯萎後,這幾個弟子神色驀然大變。

“毒!!”

隨著驚呼聲的傳出,宗門內發現這一幕的弟子,紛紛震動,一道道身影飛速從宗內走出,一個個神色變化,剛要施法揮散毒風。

但就在這時,天空上,許青的身影驀然衝出,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閃電,一路奔雷,直奔金剛宗山門而來。

遠遠看去,他的身影如一道落向人間的天雷,直接衝入金剛宗內。

在那些金剛宗修士的驚怒中,在整個宗門的預警鐘聲迴盪間,轟鳴傳遍四方,許青驟然落地。

所在正是金剛宗山體半山腰的位置。

地麵傳出巨響,一道道裂縫擴散,其內的許青猛地抬頭,目中殺機強烈,向著前方表情駭然的眾多金剛宗修士,直接衝去!

巨響爆發。

許青出手迅猛,速度驚人,所過之處但凡與其碰觸,必定有慘叫傳出,一具具屍體散落開來。

可就算是金剛宗內的弟子不多,但數量也還是有的。

所以很快,在陣陣怒吼聲中,一道道身影從八方彙聚,直奔許青。

“敵襲!”

“該死的,居然有人敢襲擊我們金剛宗!”

“殺!!”

此刻大殿內的金剛宗宗主,也是立刻察覺,驚怒中快步走出,看到了宗門的動亂,更是看到了瀰漫開來的毒風。

“所有弟子,立刻服下避毒丹,出手驅散毒風!”他神色驀然變化,飛快傳令宗門。

同時鎖定了半山腰處轟鳴傳來之地,眼睛裡寒意瀰漫,立刻衝去。

不過許青的出手,無比之快,他冇有與這些金剛宗弟子糾纏,而是遊走揮手,將一枚枚黑丹扔出。

這些黑丹有的落地,有的還在半空,可都是同一時間爆開,形成了吸引異質的漩渦,使遊離在天地間無處不在的異質,好似活了一樣,瞬息就被吸引過來。

“異質!!”四周想要衝上來的金剛宗弟子,在察覺這一幕後,紛紛色變,本能的後退,可還是有幾人處於漩渦的中心位置,在這濃鬱異質下全身飛快浮現青黑。

“大膽!!”一聲怒吼從山頂大殿方向傳出,金剛宗宗主的身影,驀然到來。

凝氣大圓滿的修為波動,超越了許青所殺的長老,這是金剛宗內除了老祖外的第二強者。

此刻他金袍鼓脹,麵色陰沉,目中殺機強烈,可在看到了許青拾荒者的裝束以及年齡後,他渾身一震。

“是你!”他不需要去猜,心底已有答案。

而在這答案浮現的一刻,金剛宗宗主心底掀起大浪。

------

兩章8000字更新,不知道大家能否看飽,然後明天是月初,聽說也是萌新爆發日,大家記得月票留好,給我給我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