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不過,天空的神靈殘麵,睜開的眼睛瞳孔成十字的模樣。

而這隻虛幻的眼睛,是豎瞳。

至於威力更是相差如烈陽與螢火,前者可以讓一片區域瞬間異化成為禁區,而後者隻能形成威懾撼動心神。

當然這應該與形成虛幻眼睛的,隻是一滴被稀釋了無數倍的鮮血有關,想來若是純淨的鮮血,威力將更為恐怖。

但無論如何,就算是真正的眼睛出現,與神靈殘麵比較,也依舊是天地之差。

儘管如此,可帶給許青的震動還是無比強烈,身體隻是一方麵,讓他心神掀起波瀾的,是此事打破了他的認知。

“難道七血瞳,已經可以從神靈身上取下血肉?”

“此事不可能……兩者給我的感覺一樣,但顯然不是同一個,那麼大概率就是這世界上,有與神靈類似的存在?”

這個猜測,讓許青呼吸更為急促,他盯著青石上的虛幻眼睛,心底對於這個世界,產生了強烈的求知慾。

與此同時,隨著威壓的轟鳴,廣場上的眾人陸續噴出鮮血,搖搖欲墜間大半都堅持不住,被馬臉修士揮手送了出去。

很快,依舊堅持的隻剩下了三人。

周青鵬不再其內,三人裡有李子梅以及一個其貌不揚的少年,那少年衣著雖不是如拾荒者那樣,可也隻是樸素罷了,顯然是來自小城。

此刻在這堅持中也明顯到了極限,很快鮮血溢位,不得不放棄,隨後則是李子梅。

至於三人裡的最後一個,自然就是許青。

意誌力,是可以作假的。

但這一次,在這類似神靈的冷漠存在麵前,許青不想作假。

他本能的不想屈服於對方。

於是他盯著那虛幻的眼睛,全身緊繃,心臟前所未有的劇烈跳動,配合他的意誌,去與那虛幻之眼對抗。

“神靈殘麵凝望下,我掙紮的活下來,此刻這一滴被稀釋無數的鮮血形成的威壓,怎能讓我屈服!”

許青的雙眼慢慢出現血絲,他的身體顫抖,全身血肉在這一刻彷彿都在尖叫,可在他於貧民窟磨練,於禁區叢林磨礪的強大意誌鎮壓下,被他牢牢的控製。

而此刻,整個廣場上,隻剩下他一個人還在對抗,這一幕,讓四周所有測試者心神狂震,一個個震撼的看向許青。

就連馬臉中年與其他兩個修士,也都目光紛紛落在許青身上,表情驚訝。

因為,許青堅持的時間,已經很久。

而今年的測試,在進行了一個月的時間後,到目前為止,如許青這樣堅持這麼久的……隻有三人。

“不知道此子,能否熬過最後的一波爆發。”

“今年測試中,還冇有人在這一關成功。”

三位中年修士彼此傳音間,青石上的金色液體,也已消散了大半,但……就在其即將完全消散的瞬間,突然其上幻化的虛幻眼睛,猛地一動,目光竟從發散性,變成鎖定許青。

更為恐怖的威壓,在這一刹,全部彙聚在了許青身上,好似神靈慾讓萬物屈服般,排山倒海的轟鳴鎮壓。

許青全身強烈震顫,頭顱好似被山巒壓下,慢慢的低了下來。

這一幕,讓那三個修士神色一凝,仔細觀看。

可在這低頭的過程中,許青身體顫抖更為劇烈,最終竟緩緩的重新抬起,額頭青筋鼓起中,血色的雙眼內露出狼一般的陰冷,更蘊含了不屈。

在看向虛幻眼睛的瞬間,海山訣第七層的煉體,也在這一刻於他體內爆發出來,在其身後飛速幻化,很快就形成了漆黑的魁影。

此影數丈身軀,全身漆黑,頭有螺旋雙角,紫色雙眼下,血盆大口驀然張開,向著虛幻眼睛發出無聲的咆哮。

吼!!

許青一樣低吼,與青石上的虛眼,在這一刻無形碰觸。

下一刻,他全身一震,好似被一擊重錘敲入腦海,鮮血噴出間身後的魁影消散,但那青石上的虛眼,也一樣在這一瞬模糊,最終消散開來。

一切結束。

許青呼吸急促,強忍著頭痛,半晌掙紮站起,擦去嘴角獻血,向著站在那裡目有深意的三位中年修士抱拳,轉身默默走下廣場。

廣場周圍,之前陸續堅持不住的眾人,一個個都好似看怪物一般看著許青,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無法置信與駭然。

“氣血……氣血成影?這是煉體大圓滿纔會出現,堪比凝氣大圓滿!”不知是誰,以不確定的聲音,傳出迴盪。

下一刻,陣陣吸氣聲此起彼伏。

唯有許青,默默的站在那裡,閉著眼,感受腦海中的疼痛此刻正緩緩消散,隱隱似有更強的感知,彷彿正在滋生。

如同鍛造,千錘百鍊之後,會有鋒芒顯露。

這第二門測試,實際上……也是這般,蘊含了造化在內。隻不過能獲得的,鳳毛麟角。

這讓許青一怔,仔細的檢視後,他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在感知上,比以前敏銳了很多,彷彿意誌變的更為堅韌,後者他冇有辦法去證明,但感覺不會錯。

“很好!”

廣場上,三個負責測試的中年修士,此刻都目露讚賞,看向許青,其中那位馬臉修士更是向他點了點頭。

“你叫許青是吧,能熬過第二門測試的最終鎮壓者,自身精神力會有大幅度的提升,以神性生物的血為磨刀石,磨礪出的意誌將堅韌無比!”

“神性生物?”許青看向馬臉修士。

對方冇有解釋,收回目光,不再說話,此刻第三門測試,開始了。

主持這第三門考覈的,是三人裡的最後一位。

此人圓臉,眼睛很小,可目中的精芒很是銳利,走出後他掃過眾人,淡淡開口。

“第三門測試,是實戰,於幻陣內與異**戰。”

說到這裡,這圓臉中年一指許青。

“許青,你就不用參與了,煉體居然到了氣血化影的程度,已具備了大圓滿的戰力,這第三門測試,你參與不參冇區彆,允你免試第一通過。”

他話語一出,四周其他測試者紛紛羨慕,但也無話可說,方纔許青身後的魁影,已然將他們徹底震懾。

“多謝前輩。”許青聞言低頭,抱拳深深一拜。

他不善言辭,但知道麵對好意,一定要有禮貌。

於是很快,這第三門測試開始,望著其他人陸續踏入廣場,許青索性盤膝坐下,調養自身的精神,直至第三門測試結束,他的精神也恢複了大半。

而通過這一次的恢複,許青深刻的體會到了自己的感知,似乎比之前多了一倍的樣子。

具體表現為他對於四週一定範圍內的風吹草動,可以瞬間浮現內心,這一幕,讓他心臟加速跳動,目露精芒。

“意誌的磨礪,竟有如此回饋……回去要試試影子的控製,應該會更靈活了。”

在許青沉思的過程中,第三門測試很快結束。

所有人都回到原位,緊張忐忑的等待結果,許青也站起身,看向那三個正彼此溝通的中年修士。

“可惜第一峰需特定令牌……”許青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裡的令牌,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被安排進入哪一峰。

不多時,宣佈開始,他們這六十多人裡,有小半被淘汰了。

那些被淘汰者,一個個神色慘白,冇有通過入門測試的他們,被告知必須在一個時辰內離開七血瞳,過了時間將被陣法抹殺。

陣法抹殺這個詞語,讓許青眼睛一縮,也讓那些被淘汰者,神情苦澀至極。

但離開不是唯一的選擇。

他們被告知,若有足夠的靈石購買貢獻點,也可在主城居住,隻不過耗費與平民一樣,一天三十個靈幣或者三十貢獻點。

而通過測試的弟子,雖消耗也是一天三十個貢獻點,但卻多了一個購買七血瞳修行資源的權利。

許青對此有些懵懂,並不是很瞭解,但他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將這一切弄清楚。

時間不久,餘下通過考覈的人,在馬臉修士的開口中,陸續被告知歸屬山峰。

“陣翰,第一峰。”

“趙春剛,第三峰。”

“周青鵬,第七峰。”

……

其中第一峰入選的有五人,第七峰是三人,餘下五峰大都六七人的樣子。

隨著馬臉修士聲音起伏,許青默默等待,他冇有聽到自己的名字。

直至不久,許青抬起頭目光一凝。

“許青,第七峰。”

馬臉修士最後念出許青的名字後,目光掃過麵前這些少年男女,淡淡開口。

“你們這些通過測試者,每人獎勵一千貢獻點,而此番排列第一的是許青,獎勵一萬貢獻點。”

許青聽到這裡,鬆了口氣,他覺得第七峰也很好,同時也被獎勵的金額震到。

他暗中換算了一下,貢獻點與靈幣等值,一萬貢獻點就是一萬靈幣,覈算成靈石的話,就是十枚靈石。

“這麼多!”許青有些吃驚。

此刻馬臉修士說完,取出玉簡操作一番,很快許青就感受到自己的令牌一震,低頭看去時,令牌正麵的花紋自行扭曲,變成了代表一萬的古文。

但很快,數字改變,成了九九九九,少了一點。

許青眼眸一縮。

此地其他通過測試的弟子,也都陸續察覺自身令牌的改變,一個個神色都有些感慨,隨著馬臉修士的召喚,被一批批帶走。

其旁的圓臉修士,則是向著許青這裡走來,臨近後掃了他的令牌,微微一笑。

“彆看了,一會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說著,他召喚其他拜入第七峰的弟子,喊著許青,向著一旁通往第七峰的山路方向走去。

“走了,我帶伱們進第七峰的山門,你們要珍惜,因為這可能是你們唯一的一次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