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夕陽下,餘暉灑落在山間小路上,好似給這山石台階披上了一層橘黃色的薄紗,添了幾分神聖之意。

似乎走在上麵,踩著陽光,可以一路走向輝煌。

山路兩邊,更是隨處可見綠葉花草。芬芳與泥土的氣息,融入吹過的山風,隨著潮濕撲麵,沁入心神,瀰漫全身。

而四周的綠樹成蔭,以及時而傳來的清脆鳥鳴,彷彿是在為所有曾走過這條山路之人的未來譜曲,也包含了此刻這裡的一行人。

一行五人,最前方的是那位圓臉中年,他揹著手,一邊走,一邊向身後的許青等人,介紹宗門。

“你們既然成功拜入七血瞳,那麼我也為你們講解一下宗門,其實在我看來,七血瞳不是一個宗門。”

“它更像是打著宗門名義的一個龐大的利益產業!”

圓臉中年淡淡開口,他的話語落入身後四人耳中,使這些新拜入第七峰的少年男女,紛紛心神一震。

四人裡,除了許青外,其他三人是周青鵬、李子梅,還有一個少女。

少女名為徐小慧,梳著馬尾,衣著尋常,顯然不是富貴人家,但比拾荒者好了太多,應該是小城出身。

路上她曾向許青示好,但許青不擅交際,又不喜有人過於靠近自己,隻是點頭,所以很快這少女就開始討好周青鵬。

周青鵬笑容溫和,與許青的寡言相反,使得那少女越發覺得親近,二人路上偶爾還低聲說悄悄話。

至於李子梅,她似乎很是拘謹,又有一些自卑,所以處於隊伍的末位,與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

不過周青鵬對她和許青很留意,所以時而會主動露出笑容,使李子梅的拘謹彷彿少了一些。

此刻山風吹過,將眾人的髮絲掀起,也將前方圓臉中年的話語傳遞過來。

“七血瞳分為山上與山下,你們可以看成兩個世界,實際上也的確是兩個世界,而你們……就是山下的人。”

“唯有築基,才具備上山的資格,具備七血瞳利益分配的權利,而山下的人,則生活在殘酷與艱苦中,隻能掙紮。”

“所以對山下的人來說,上山是此生最大的渴望。你們知道山下的主城內,有多少人嗎?”圓臉中年看了身後四個少年男女一眼。

“三百萬人口!”他抬起右手,伸出三個手指。

“這三百萬人口,包含了平民,也包含了各峰所有的低階弟子,你們也將是其中之一,需要在七血瞳的規則之下生存。”

“七血瞳主城的規則,很簡單,那就是貢獻點,山下所有人,平民也好,弟子也罷,每一天居留主城的費用,是三十貢獻點,也就是三十靈幣。”

“每天時刻都在扣除,一旦玉簡令牌的數字歸零,就會被驅逐出七血瞳,平民這樣,弟子也是這樣。”

“若強行留下,一個時辰後,將被陣法抹殺。”

圓臉修士的話語,讓許青四人都麵色變化,就算是周青鵬有所瞭解,此刻再次聽到這個規則,也是眼睛裡露出畏懼。

“這隻是基礎居留費用,至於吃住,看伱們自己的選擇,適者生存,而七血瞳主城內的物價極高,可最高的還屬修行資源。”

聽著圓臉修士的話語,許青沉默,其他三人也都被這嚴酷的說法震懾,徐小慧那裡遲疑了一下,低聲問道。

“既如此,為何還有那麼多平民到來,一天三十靈幣……一個月就是一枚靈石,這也太貴了,況且我等獲得了弟子身份,也要繳納貢獻點的話,弟子身份又有什麼用?”

圓臉中年掃了徐小慧一眼。

“能不惜花費不菲的價格,傳送到來的平民,都是有能力之人,他們之所以爭先恐後的到來,是因七血瞳主城保護平民,弟子不可以去濫殺無辜,另外……這裡有陣法隔絕異質,使壽命增加。”

“相比於外麵異質瀰漫,凶獸亡命之輩遍地,七血瞳的主城,自然是他們夢寐以求之處。”

“至於成為弟子有什麼用?”

“一,修行資源隻對獲得了弟子資格的人開放,其他人買不了,也嚴禁外傳流通,一旦抓到,必死無疑。”

“二,唯有修行七血瞳功法的弟子,纔可以在七血瞳修行到了築基後,擁有上山以及獲得利益分配的權利,所以你們以後,要多努力了,宗門雖明麵上不允許自相殘殺,可每個月……城裡莫名其妙失蹤的弟子,還是不少的,對此,宗門大都睜隻眼閉隻眼,養蠱嘛,死傷很正常。”

“可一旦是外來的築基修士對你們這些凝氣弟子動手,那麼動手之人,必被嚴懲,這屬於是破壞了七血瞳的規則,當然外來的凝氣,宗門不管。”

圓臉修士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許青聽到這番話,略微鬆了口氣,這是他來七血瞳的目的之一。

此刻李子梅在一旁,遲疑後問了一句。

“如果隻是這樣,那麼在如此環境下成長出的弟子,宗門如何能讓他們有歸屬感,宗門本身又如何有凝聚力?”

圓臉修士哈哈一笑。

“凝聚力?什麼是凝聚力?情誼算是一種,感恩算是一種,敬畏也算一種,但這些都不牢固,在這殘酷的亂世裡,真正的歸屬感,真正的凝聚力,就是利益!”

“隻要是七血瞳弟子,以七血瞳功法突破到了築基,就可獲得上山的資格,更可擁有七血瞳利潤分配的權利。”

“七血瞳每個月的收益,是公開的,來自所有人的居住費,修行資源買賣,以及港口往來,差不多每天有五億靈幣入賬,算成靈石就是五十萬,一個月就是一千五百萬靈石的收益。

這些收益,按照不同修為的權益,除宗門保留一部分日常開銷外,餘下的會分配給所有築基以及以上修為的弟子。”

“修為越高,分配越多,築基初期弟子,大概一個月可以分配五千靈石左右的收益,若到結丹,每個月至少也是大幾萬靈石。”

“這就是我為何說七血瞳更像是一個產業的原因。所有晉升到了山上的築基弟子,就等於是入股了這個產業,隻要七血瞳存在一天,就有一天的收益!”

“所以,你認為當有外敵欲掠奪你的產業時,你會眼睜睜看著自身利益被奪,不出手嗎?”

隨著圓臉修士話語傳出,許青眼睛裡露出深邃之芒,他對於這七血瞳,此刻算是徹底瞭解。

亂世裡的凝聚力,或許……真的如對方所說,利益可以捆綁一切。

李子梅也沉默,不說話了。

圓臉修士淡淡一笑,他帶了很多批入門弟子,如方纔的話語,也說了很多遍,在亂世,利益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此刻一指山下。

“再和你們說說七血瞳的繁華,你們看那邊,那裡是整個南凰洲最大的港口,平日裡往來的輪船絡繹不絕。無論是外界哪個勢力運輸,又或者宗門其他峰的弟子出海完成任務,大都要從我們這裡走,而第七峰掌控的,就是這個港口區。”

“所以,船……是我第七峰弟子修行的關鍵,我們將其稱為法舟。”

許青順著其手指方向看去,此刻夕陽光芒中,在山上這個位置,能清晰看到下方的主城港口。

靠近大海的地方,被開鑿出了多個如馬蹄形的港灣,每一個都很大,似乎可以容納大量舟船,而這樣的港灣數量不少,足足上百。

浩浩蕩蕩,鋪展很遠的同時,整體的顏色也不一樣,一半是白色,其內巨大的商船居多,還有一半港灣,裡麵的建築大都是紫色。

遠遠去看,紫色區域的舟船都很小,密密麻麻。

除此之外,每一個港灣內都有閘門,還有高高豎起的燈塔。

“白色區域對外,紫色區域則是我第七峰弟子的居所。”

“其內的舟船,就是我方纔所說的法舟!”圓臉修士話語傳來。

“我第七峰的法舟,在整個南凰洲都內享有盛名,也是第七峰弟子修行的核心與魂。”

“它既是你的洞府,也是你的坐騎,更是你戰鬥的夥伴以及獲得資源的必需品,你們完全可以把法舟,看成是一件……法寶!”

圓臉修士說到這裡,李子梅與徐小慧都眼睛睜大,顯然是知道法寶的存在,周青鵬也是目露奇芒,帶著強烈的期待。

許青同樣這般,心神一震,他很清楚法寶的價值與稀有,於是再次看向港口紫色區域,隻是那裡密密麻麻的舟船,讓他覺得與法寶的稀有,似乎有些相悖。

“當然不是真正意義的法寶,但我第七峰的法舟,具備成長性,隨著你們修為境界的提升,以及不斷地去煉製,早晚有一天,變成法寶不是不可能。”

“所以,擁有一艘自己的法舟,是每一個剛剛拜入第七峰的弟子,最大的夢想與追求。”

“隻不過最基礎的法舟也需要兌換,要十萬貢獻點,也就是一百靈石纔可以兌換得到。”

“另外,唯有具備了法舟的弟子,纔有資格被隨機分配到港灣內工作與修煉。”

“至於冇有法舟的弟子,隻能自行尋找賺錢之法,三年為限,若三年內還無法積累足夠的貢獻兌換法舟,則被收回修為,驅逐出去。”

“因為,我第七峰的功法,與海有關,配合法舟修行,藉助其內的聚靈陣,將事半功倍,對了,功法是免費的,成為弟子就可獲得。”

聽著圓臉中年的話語,許青心中掀起波動,被第七峰特殊的法舟所吸引的同時,他也漸漸對第七峰有了更多的瞭解。

法舟,是第七峰弟子的關鍵之物。

擁有法舟的弟子,會被安排職責,且有資格居住在港灣紫色海域內,所以圓臉中年之前說,舟船就是洞府,不過想來居住也要花費貢獻點。

而冇有舟船的弟子,隻能在岸上,做著雜役之事,掙紮修行,每天需努力積累貢獻。

更因其他峰乃至整個南凰洲的出海,大都要走這裡,所以很多時候都需租用第七峰弟子的舟船,這同樣也是賺取貢獻點的方式。

整個第七峰,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弟子,都是這樣,大家都在努力生存,想要突破成為築基,獲得七血瞳利益分配的資格。

“所以,法舟與修為,纔是能否在這第七峰,築基修為前,生存下去的關鍵。”

“要儘快兌換一艘法舟!”許青目中露出精芒,心底有了強烈的緊迫感。

就這樣,一路在圓臉修士的介紹下,許青一行人隨之到了半山腰,這裡是給新晉弟子開啟身份令牌全部作用之處,同時也有功法道袍發放。

道袍隻有一種,那就是灰色道袍。

灰色道袍,是七血瞳所有峰弟子的基礎服飾,隻要開啟身份令牌的弟子,都會無償發放。

隻是開啟令牌,需要一千貢獻點,而開啟後的令牌,裡麵記錄了每個人的基本資訊以及貢獻值,還可做通訊之用。

隨著眾人拿到了功法,且陸續開啟了身份令牌,獲得了灰色道袍,許青拿在手裡,感受著其上散出的微弱靈能波動,知曉這道袍的材質不俗。

摸起來很是柔軟,不會輕易形成褶皺,若放在外界,這道袍的價值怕是不少。

一旁的李子梅與許青差不多,也在撫摸道袍,目中露出堅定之意,其旁的徐小慧則是看向周青鵬。

周青鵬眨了眨眼,目光掃過圓臉修士與發放物資的宗門前輩後,忽然輕聲開口。

“前輩,晚輩想買一下法舟。”

圓臉修士聞言笑了笑,一旁發放物資的,是個乾瘦的老者,他眼皮一翻掃了掃周青鵬,淡淡開口。

“十萬貢獻點,或者一百靈石。”乾瘦老者話語一出,李子梅與徐小慧都吸了口氣,一百靈石在她們的認知裡,是難以想象的一筆巨資。

而這個時候,周青鵬連忙上前,拿出一張金色的紙票,恭敬的遞了過去。

“第二峰的靈票?可以。”老者接過看了看,收起後拿出一個紫色的錦盒推了過去,隨後抬頭看向其他人。

“你們有誰還要兌換?”

李子梅與徐小慧都低下頭,許青想了想後,忍著肉痛,上前將皮袋裡的靈石取出一百塊,放在了乾瘦老者的麵前。

老者二話不說,在李子梅與徐小慧的羨慕,在周青鵬的側目中,一樣給了他一個錦盒。

許青接過打開,錦盒內隻有兩樣物品,一枚玉簡,一個透明的小瓶。

小瓶很是奇異,隻有巴掌大小,裡麵有一半的液體,好似海水。而在那海水上,則漂浮著一艘烏篷小舟!

這小舟通體黑色,看似簡易,可仔細凝望能發現其上每一塊舟板,都瀰漫了大量的符文,整個舟船哪怕是被隔在瓶子內,但依舊還是有陣陣不俗的威壓散開。

可以說,無論是瓶子本身,還是這小舟,價值都遠遠超過了一百靈石,至於那枚玉簡,記錄著關於烏篷小舟的資訊。

“行了,你們可以下山了,記得功法與法舟不可外傳,不然……會很慘。”圓臉中年的聲音,打斷了許青的觀察。

“徐小慧與李子梅,你等多加努力,好自為之,爭取儘快獲得法舟,至於周青鵬與許青,你們的身份令牌有任職資訊,各自去吧。”

四人立刻向著圓臉修士抱拳,許青正要離去,卻被圓臉修士喊住。

“許青。”

許青轉頭,恭敬的看向圓臉修士。

“在低階修士裡,你很強,明明隻是煉體七層,卻形成了煉體大圓滿纔有的氣血之影,可見你的天資不錯,可以說低階修士裡,你已經是強者一類了,殺一些雜修以及小宗九、十層凝氣,也都輕而易舉。”

“但,煉體比較簡單,隻是速度與力量以及恢複的堆積,可這不是大道。”

“我輩修士的大道,是修法!我勸你以後還是要更重修法,你體內的靈能術法之力,太弱了,麵對雜修還好,若麵對大宗弟子,你會很吃虧!”

許青聽到這裡,心神一震。

“另外,我不知你之前生活在哪裡,可想來一定是危機四伏,所以養成了你一些本能的習慣。”

“習慣?”許青一怔。

“看在這一次是我為你的測試的份上,我提醒你一下,比如你走路時右手幾乎不動,尤其是食指中指時刻處於警惕狀態,我猜測在你右側的皮袋裡,有一枚兩指可夾的針狀或飛刀類武器,方便你隨時取出。”

許青神色一凝,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清晰的看透。

“但我勸你,最好不要把習慣當成了自然,這樣的話,你很容易被人看出端倪,從而吃虧,要知道冇有痕跡,綿裡藏針,纔是我輩之道。”

圓臉中年笑眯眯的開口,看起來冇有絲毫的鋒芒,這一次他提醒眼前這個弟子,對他來說,也隻是隨手為之,算是一次小小的投資罷了。

可許青卻覺得背後發涼,站在那裡深吸口氣後,向著對方深深一拜。

直至走遠,許青心底都在迴盪對方的話語,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努力的控製,讓其變的自然一些。

在這嘗試的控製下,慢慢他的右手有所改變,不再是僵直,而是略微自然一些,但若仔細去看,可以看出這種自然中,每一次晃動,似都藏著鋒芒。

而在他下山的路上,不斷地嘗試中,距離七血瞳很是遙遠的荒野上,一處陌生的拾荒者營地內,七爺正蹲在一處屋頂,感興趣的看著不遠處一個少年,正在與一條野狗廝殺,少年口中都是沾著狗毛的血肉,神色似乎還帶著嗜血。

眼看這一幕,七爺目中露出欣賞。

他的身邊,仆從也蹲在那裡,此刻取出玉簡,檢視了一下後,低聲開口。

“七爺,小孩到七血瞳了。”

“什麼小孩?”七爺看著前方的少年,隨口說道。

仆從苦笑,低聲解釋。

“就是那個殺人前不捨得穿新衣服的少年,您還幫他和柏大師說話,傳授他草木之道,後來給了他一塊白色令牌。”

七爺神色恍惚,點了點頭,回憶起了許青,眼睛裡再次露出欣賞。

“我想起來了,那是個有情有義的好孩子啊。”

“是否需要特殊照顧?”仆從問道。

七爺一擺手。

“不需要,這亂世裡,想要活下去,需要依靠自己去努力,若他能最終依靠自身,走到我的麵前,我就給他一場造化。”說著,七爺一指不遠處與野狗廝殺的少年。

“你說這個少年,和小孩比,誰更像狼崽?”

仆從看了眼七爺所指的少年,苦笑一聲,類似的問題,他已經回答了好幾遍了,這已經是一路上,七爺自小孩之後看好的第九個孩子了。

“都差不多吧。”

七爺聞言,側頭看了仆從一眼,忽然笑了起來。

“我幫小孩向柏大師說話,給了他白色令牌,這本就是我給的恩惠,可這不代表我一定要收他為弟子,我又不欠他,隻是給他一個機會罷了。”

“而我的確是要收個老四,但當初收老三,我發了五十多塊白色令牌,纔出了老三一個人,你跟我的時間有些短,所以不清楚我的風格。”

“這一次,我覺得五十多塊令牌,還不夠出現一個老四,至少也要一百塊。”

“這個少年,你去給一個白色令牌吧,依舊是什麼也不用多說。”七爺開口後,起身向著遠處走去。

---------

兩章一共9000字多近萬,冇有去強行分成三章。

看到了月票的排名,很開心,謝謝各位靚仔小姐姐,特彆感謝菸灰兄的支援~

抱拳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