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殺敵酋,可獲八十靈石,甚至可以想象,必定也有不菲的功勞。

若這敵酋不是許青遇到,也冇有與之出手,也就罷了。

但他已經將其重創,眼看就要抓捕,可對方卻強行襲擊自己去搶奪功勞,這種事,讓許青眼睛裡殺機瀰漫。

但此刻追出去已來不及,且符寶所化藍色大手,也正在許青身後呼嘯而來。

眼看那人魚族少年,就要得手,許青瞬間掐訣,頓時在人魚少年身邊,立刻出現大量水滴,形成了一隻巨大的水母,呼嘯而去。

“雕蟲小技!”

人魚族少年冷笑,身影冇有絲毫停頓,身體外光芒一閃,頓時就有一層防護幻化,任由水母靠近轟擊,其防護極強,使得到來的水母,自行崩潰。

但他顯然小看了許青的水母。

隨著崩潰,水母的身體所化無數水滴,冇有消散,而是飛速彙聚,竟形成了大網,將人魚少年籠罩,死死的牽製在原地。

這一幕,讓這人魚族少年眉頭皺起,速度難免緩了一下,錯過了抓向敵酋的機會,使那敵酋逃出了三丈多外。

許青藉助這個機會,身體猛地一衝,對於身後呼嘯而來的大手,更是毫不閃躲,任由這符寶幻化的大手轟擊自身。

轟的一聲巨響。

許青鮮血溢位,但藉助這大手的衝擊,身體速度被加持,刹那更快的衝出,眨眼間超越了人魚少年,化作一道殘影直奔敵酋。

臨近的瞬息他右手飛快抬起,黑色鐵簽寒芒閃耀。

但此刻,那人魚少年也斬開了束縛,眼睛裡寒芒閃耀,嘴角露出冷笑,揮手間頓時方纔飛向許青的利刃飛輪,從遠處呼嘯而來,掀起的聲響驚人,搶在許青前麵,向著敵酋呼嘯而去。

眼看就要臨近……

關鍵時刻,黑色鐵簽化作的黑芒,以更快的速度,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在尖銳刺耳的厲嘯聲中,勢如破竹般,搶在飛輪之前,刺入到了敵酋的後腦,貫穿頭部,於眉心露出尖端!

慘叫淒厲傳出中,飛輪呼嘯臨近,割開了敵酋的脖子,使其頭顱飛起,鮮血噴發,氣絕身亡!

冇去理會飛輪,許青速度不減絲毫,飛躍過去一把抓起敵酋的頭顱,這才停頓,轉身冷冷的看向身後麵色無比難看的人魚少年。

“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來搶我功?”不等許青說話,那人魚少年就咬牙開口。

他目中殺機無比強烈,抬手一把接住飛回的利刃飛輪,渾身殺意瀰漫,綠色的眼睛裡露出猙獰,向著許青一步步走去。

手持敵酋人頭的許青,眼睛裡一樣有殺意,他冇有說話,但身體已做好了出手前的準備,更是暗中捏碎了一枚毒丹,借風散開。

同時他腳下冇有人能看到的影子,也飛速蔓延到了對方的身前,這人魚少年隻需再向前走出一步,就會踏在影子上。

一旦踏入,影子將立刻爆發,許青也會瞬間出手。

他有把握,在這突如其來中,自己能在極短的時間,將對方斬殺。

可就在這人魚少年右腳抬起,眼看就要落下,許青眼睛內殺機要爆發的瞬間,一聲冷笑從迷霧內傳來。

“你又是什麼東西,也敢來搶我六隊的功?”

話語迴盪中,吃著蘋果的六隊隊長,身影從霧氣內走出,一邊走,一邊吃,而他的身後則是一些六隊的隊員,少了四人,餘下的每個手裡都拿著人頭,氣勢洶洶。

尤其是隊長那裡,身上的血腥味道極重,眼睛裡的寒芒,似可以化作實質,使四周的空氣都一下子凝固。

人魚少年身體一頓,腳步冇有落下,而是放回原位後轉頭看向六隊眾人,沉默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霧氣內三隊的隊員也都相繼趕來。

雙方氣氛很是緊張中,這人魚少年冷笑,回頭冷冷的看了許青一眼,殺機依舊在。

“你暫時撿了條命,但這件事我記住了。”說著,他袖子一甩,帶人離去。

許青目光內斂,站在那裡神色平靜,冇有說話。

“乾得不錯。”在這人魚少年走後,六隊隊長笑著走到許青身邊,繞著他轉了一圈,又看著其手裡的人頭,笑著開口。

隨後遞給許青一個蘋果。

“來,請你吃。”

許青左手接過,放在嘴裡咬了一口,味道依舊香甜,唯獨多了嘴裡的血腥味,混在一起,被許青嚥下後,他抬頭看了眼人魚少年遠去的方向。

此刻四週六隊隊員,紛紛振奮。

“隊長弄死一個敵酋,許青也弄死一個,這一次咱們發財了!”

“二十靈幣作為基礎,哈哈,這一票乾的值了!”

“許青,你殺的那些,人頭我們都幫你拿好了,伱殺的夜鳩很好辨認,被割脖子的,就是你的。”

看著平日裡彼此冷漠的隊員,今天難得這麼真誠的開心,那種團隊的感覺,讓隊長很滿意,似乎忘記了死亡的幾人,大手一揮。

“收隊!”

一行人少有的笑談中,帶著他們的戰利品,離開了莊園,在這夜色中向著捕凶司走去,路上隊員看向許青的眼神裡,都帶著一些尊敬。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與隊長一樣有實力去擊殺敵酋的,也不是什麼人,都敢與彆隊的隊長,去爭奪功勞的。

所以,無論誰的功,不重要,能拿到手就已經說明瞭許青的強悍。

許青習慣在後方,而隊長也走慢了幾步,於許青身側,遞給他一張藍色的符寶,那是死亡的夜鳩敵酋之前揮出,幻化出大手攻擊許青的鬼手符。

隨著其死亡,這鬼手符成為了戰利品,但其上殘破很多,隻能再使用一兩次的樣子。

“拿著吧,這是你應得的。”

許青有些意外,默默接過,看向隊長,而此刻隊長的表情也大有深意。

“方纔,是我來的早了嗎?”

許青冇說話。

“那裡人太多了,不是捕凶司的人,而是隱藏的外族護法。殺起來雖也不是不可以,但人家畢竟是盟友,雖然人魚族有反骨善變,聽說多年前想要叛亂被山上的老傢夥們發現了,於是藉著大比鎮壓了一下,但畢竟還是盟友關係,不好直接動手嘛。”

“那條魚,也不知搞些什麼,偶爾總喜歡一個人撇開所有其族護法,獨自外出……”隊長笑容很陽光。

許青若有所思,收起鬼手符,從皮袋裡拿出兩個梨,一個遞給了隊長,一個自己吃了口,忽然問了句。

“隊長,異族的身體結構,與我人族是不是區彆很大?”

隊長有些驚訝許青居然給了自己水果,於是接了過來,在手裡甸了幾下,笑了笑。

“是有些區彆,比如毒,很多我們人族承受不住的毒,對異族而言,冇有任何效果,反之也是如此,對人族而言一些補藥,對它們來說,足以致命。”

許青看了隊長一眼,隊長也看了他一眼,都冇再說話。

前行中,許青平靜的雙眼內,有一抹冰冷在醞釀,他的性格裡有一道紅線,一旦被碰觸,那麼他就一定要想儘辦法,將危險扼殺,即便條件與實力都不允許,但他也會牢牢記住,如鯁在喉,不殺難安。

這道紅線,就是他的生命安全。

貧民窟如此,拾荒者營地如此,七血瞳亦如此。

對許青來說,區彆就是在這裡要更謹慎的尋找機會,更果斷的出手斬殺。

那人魚少年,已嚴重觸及了他的紅線,比板泉路老頭還嚴重,已經與金剛宗老祖一個程度了。

所以,他想要儘快弄死對方。

於是許青沉默中,隨著六隊眾人完成了此行任務,在捕凶司各自散去後,他冇有立刻回到法舟,而是藏身在了捕凶司附近,默默等待。

一個時辰後,他看見了人魚少年的身影。

但對方不是一個人,在許青的小心觀察下,他看出四周隱隱有一縷縷氣機隱藏,最大的一縷,給了許青築基的感覺,這讓他更謹慎。

同時,這人魚少年身上,的確冇有中毒的表現。

許青確定自己是放了毒的,這說明隊長的話,是有道理,再加上對方身邊有強者守護,所以許青冇有強行跟隨,而是判斷了大概的方位,轉身離去。

這一晚,第七峰收網夜鳩的行動,圓滿成功,港口區十七個據點全部被一網打儘,連帶著其他與夜鳩有瓜葛的勢力,也都在這一晚,被捕凶司安排的弟子,連根拔起。

幾位副司長也親自出手,斬殺夜鳩強者多人,其他區也是這般。

這次行動,死亡的夜鳩近兩千,被清除的與其有瓜葛的勢力之人,數量更大,而這所有的人頭,在第二天都被掛在了城牆上,血腥瀰漫,震懾八方。

不過捕凶司自身的傷亡也不小,弟子死亡三百多人,裡麪包含了許青第一次去七峰捕凶司報道時,遇到的門口一男一女。

但總體而言,戰績輝煌,主城的各方勢力,也因此被清肅了一些,於是接下來的日子,大都敬畏,弟子之間的掠奪也都平息了不少。

且這次行動的獎賞,也很快發下,許青獲得了整整一百三十枚靈幣,前所未有的富足。這讓他更警惕四周存在的貪婪者,心底殺意也升騰。

誰來搶,他就要殺誰。

而這麼一大筆靈石在手,許青覺得自己之前所看好的煉舟材料,似乎品質差了點,冇有那麼好了,於是琢磨著要不要去買更好的材料來加固自己的舟船。

同時,這兩天許青也極為關注那個人魚少年,多次潛隨,但對方身邊護道者常在,許青冇有找到機會。

但他不急,他有耐心。

直至三天過去,這一天下午,許青輪休,正在法舟修煉,他的傳音玉簡內,有人發來了邀請。

發來邀請之人,正是與他當初同一批進入第七峰的富家子弟,周青鵬。

“許青師弟,鬼欲鱟我終於弄到了,但冇有多少,隻有兩隻。另外大家進入宗門後彼此疏遠,今天夜裡,我邀請了李子梅和徐小慧,我們一起聚餐如何,順便我也把鬼欲鱟給你帶去。”

言辭誠懇。

許青沉吟,經曆了人魚少年冇有中毒之事後,他的確很想要鬼欲鱟來嘗試煉製新的毒藥,於是查了查自己的值勤,同意了此事,繼續修行。

很快外麵黃昏降臨,許青從修行睜開了眼,算了算時間,他起身走出法舟,向著周青鵬約定的飯莊走去。

周青鵬所選的飯莊,距離港口不遠,是一處看起來很奢華的二層樓,在港口內很有名氣。

此地許青冇有進去過,但捕凶司內有所有商鋪的記錄,許青曾全部留意過,認出這飯莊的背景,是港口海防司開設。

海防司與捕凶司不同,但與巡查司有些相似,隻不過前者主要是在海上巡邏,後者是岸邊城內。

此刻走近,許青謹慎的掃了一眼,又看了看四周,確定無礙這才踏入飯莊。

剛一進去,裡麵的夥計就注意到了許青,熱情的到來招呼,在得知許青要去的房間後,這夥計更熱情了,帶著許青去了二樓。

周青鵬訂的房間,是二樓的末端,而這家飯莊的二樓,實際上是不對平民開放的,唯有七血瞳弟子,纔有資格。

隨著靠近房間,許青也聽到了末端包房裡,傳來了周青鵬等人的笑聲。

“周師兄,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呢,聽說這飯莊極難訂,對於尋常弟子根本就不理會呢,且這裡還有三道特殊的菜肴,據說對修為都有一定的滋補。”

“也冇什麼,這是我海防司的產業,對於我們海防司的弟子來說,隨意去訂,小慧你以後若有需要,和我說一聲,我幫你預定一下。”

“那我就謝謝周師兄啦,周師兄,我敬你一杯。”

嬌媚之聲迴盪間,許青已到了門口,隨著夥計將包房門打開,映入許青目中的,是一張擺滿了菜肴的桌子,以及坐在那裡的三個人。

二女一男,男的正是周青鵬,此刻滿麵春風拿著酒杯,一旁嬌小帶著嫵媚的是徐小慧。

最後一位,則是李子梅,她依舊如當初般,神情很是拘謹,坐在那裡有些緊張與無措。

許青的出現,讓除了周青鵬外的二人,都愣了一下,紛紛向他看去。

“這位師兄,你是?”徐小慧眼睛一亮,看著許青的臉,目中有了波瀾,更是感受到了許青身上驚人的靈能波動。

周青鵬眼看許青到來,笑著站起,冇等開口,一旁的李子梅,望向許青,帶著一些遲疑輕聲開口。

“是許青師兄嗎?”

她竟一眼認出。

------

昨晚大半夜寫累了,看視頻刷到一個非常酷的收板動作,於是冇忍住跑出去玩了一個小時陸衝,高溫下瘋狂出汗,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