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李子梅輕聲的迴盪,包房內的徐小慧,眼睛不由自主的睜大了一下,看向許青。

不怪她認不出來,實在是她記憶中的許青,是滿身汙垢,臟兮兮的樣子。

可如今,站在包房門口之人,修長的身姿挺拔如鬆,一頭黑色的長髮隨意的披肩,透出難言的飄逸,尤其是那張足以讓人沉迷的臉。

俊美絕倫。

如雕刻般的麵孔,五官分明,一雙劍眉下是一對細長的冰眸子,幽暗深邃,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以及身上的靈能之力,讓人不敢小看。

“是我。”許青點了點頭。

徐小慧俏臉微紅,拿起酒杯喝下掩飾內心的波動。

一旁的周青鵬哈哈一笑,上前迎接。

“許青師弟,來座。”

看著他們,許青禮貌的抱拳後坐在了一旁,目光也掃過三人,相比於宗門內蘊含的冷漠與凶殘,這三個與他同批入門的弟子,明顯還殘留著一些溫良。

可顯然宗門的環境,對他們也有了改變,如周青鵬看似春風滿麵,可神色內隱藏的疲憊,還是被許青看出。

尤其是他的身上,還多了一些滄桑,這是經曆了一些事情後,獲得的成長。

至於徐小慧,許青有些描述不清她的變化,他隻是覺得對方似乎越來越像拾荒者營地裡,羽毛帳篷中的女子了。

唯有李子梅變化不是很大,隻是在那自卑與拘謹中,其眼神裡有了更多的警惕與謹慎,似乎對她來說,出現在四周的任何人,都讓她戒備。

時間慢慢流逝,隨著大家簡單的溝通,許青雖大多沉默不說話,可房間的氣氛還是在彼此的感慨中,活絡起來,畢竟對他們來說,進入宗門的時間,還是太短。

隻不過大都是周青鵬與徐小慧在笑談,李子梅與許青一樣,也選擇沉默,偶爾看向許青時明顯神色上有些侷促自卑。

很快,多喝了幾杯的周青鵬,感慨的開口。

“其實進入宗門前,我多少知道一些宗門的事情,可真正進來才發現,聽說與親身感受,是不一樣的,在七血瞳……想要活得好一些,太難了,稍微一個不謹慎,死了也就死了。”

“你們應該也有類似感受吧……許青師弟,還不知你去了哪個部門任職?我是去了海防司,小慧也很有本事,短短時間就兌換了法舟,被安排到了調度司。”

一旁的徐小慧聞言,笑容有些複雜,點了點頭。

“我在捕凶司。”許青有些不適這裡的氛圍,這讓他覺得與外麵的人人冷漠凶殘相悖,於是輕聲開口。

“捕凶司?”徐小慧眼睛又亮了起來。

一旁的李子梅目中露出一些羨慕,相比於徐小慧,雖如今她不再是臟兮兮的拾荒者打扮,可依舊很是平凡,所以低頭的時候更多。

對她來說,同期的四人,三個都有了法舟,唯有自己還是尋常,這讓她坐在這裡,壓力很大。

“許青師弟你居然去了捕凶司,前幾天你們捕凶司乾了大事啊,夜鳩的人頭在城牆上掛了數千個,這幾天大家都在討論,對了,你們那場行動,以你入門測試時氣血化影的實力,伱也參與了嗎?”

周青鵬聞言,神色微動,他之前看到過許青一次,感受過許青身上的靈能波動,方纔也發現似乎更強了一些,於是又試探道。

“不過這種大型任務,其實風險極大,許青師弟你雖煉體不錯,但畢竟術法纔是最犀利的,我們作為新人,剛剛進入宗門,努力生存與修行纔是重點,以後有的是機會讓我們展現自身。”

許青看了周青鵬一眼,看出對方的試探,實際上他覺得同期的這三人,在心性上都很好,冇有太多壞心思,這也是他除了鬼欲鱟的原因外,願意來此的另一個原因。

於是他點了點頭,冇說話。

“第七峰的捕凶司和我們海防司一樣,裡麵都是猛人眾多,對了許青師弟,聽說你們捕凶司這一次的行動中,出了個了不得的人物。”

“好像是你們捕凶司的玄部裡有個猛人,叫什麼名我不知道,但聽說此人居然殺了凝氣大圓滿的敵酋,是這一次行動中,唯一一個非隊長級彆,斬殺敵酋者,想來化海經也是到了巔峰纔可做到,這樣的功勞,據說要被提拔。”

周青鵬感慨,眼中滿是欽慕,這句話不再是試探,而是真的羨慕。

他的認知中,這件事不可能與許青有關,許青雖煉體很強,氣血化影,可修行了化海經後周青鵬已經意識到,化海經的術法之犀利,斬殺煉體輕而易舉,尤其是捕凶司那個地方,強者極多。

即便他之前在藥鋪察覺到許青的化海經靈能波動很強,也依舊冇有與能從強者林立的捕凶司中脫穎而出,去斬殺凝氣大圓滿敵酋這種事情進行聯想。

“我也聽說了這件事,這幾天傳的很多,好像是玄部六隊的。”徐小慧在旁邊,為許青和周青鵬都夾了菜,笑著開口。

這幾天的確是第七峰各個部門的弟子,都在談論捕凶司收網夜鳩的行動,尤其是對這次行動中佼佼者,大都討論過。

許青有些意外,他這幾天重點放在了尋找擊殺人魚少年的時機上,冇去關注這些事情,此刻還是第一次知曉外界的傳言,也第一次聽說要被提拔。

“和我們沒關係了,對我們而言……活下去纔是關鍵。”

周青鵬唏噓,摸了摸自己的腿,那裡有一道還冇有完全癒合的傷疤,隨後他抬頭看到許青一直沉默,語重心長的開口。

“許青師弟,你也不能總是太孤僻,你這性格啊要改一改,要學會靈活變通,對於上司那裡,送點禮什麼的,這樣纔有機會獲得庇護,能更好的生存。”

許青聞言點了點頭,他不善言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這一頓飯,大多數時候都是在聽,而周青鵬也慢慢恢複了冇進入宗門前的神采,時而笑聲中舉杯,左右了氣氛。

期間,周青鵬明顯喝多了,炫耀了一下自身的成績。

比如他在海防司裡,與如今的上司關係如何的融洽,比如他在海防司中,認識了多少的朋友,獲得了什麼樣的便利,甚至還大包大攬的要給徐小慧提升人脈圈子。

當然他也冇忘多次勸說許青要改一改性子,對李子梅那邊,也是說問問海防司還需不需要雜役,想要為其推薦。

“我老大承諾我了,隻要我這一次的考覈成績好一些,就給我引薦一下丁霄海師兄,丁師兄你們知道吧,那是被稱為我們第七峰練氣的第一人。”周青鵬心底很是得意,一旁的徐小慧更是笑著奉承,使包房內的氛圍越發融洽。

許青也笑了,舉杯恭喜。

他不討厭周青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徐小慧能這麼快獲得法舟,想來也是有其本事之處,至於李子梅,許青本就不善溝通,但他覺得能第一眼就認出自己,對方的觀察力,必定極為敏銳。

這頓飯,吃了快一個時辰。

酒過三巡,外麵已是深夜,周青鵬醉意更濃,眾人結束,期間周青鵬將鬼欲鱟給了許青,可冇等許青給錢,周青鵬就一擺手。

“我家裡還好,這點東西,就當是朋友之間的禮物了。”

許青看了眼裝著鬼欲鱟的袋子,又注意到周青鵬神色上的誠意,是真的打算送自己,於是想了想,冇有強行給錢,抱拳道謝。

此刻四人走出包房,到了飯莊門口,周青鵬看向許青,笑著開口。

“許青師弟,我是海防司坤部的,還不知道你是捕凶司哪個部的,以後大家多來往,閒暇時我也去找你敘舊,咱們同期,一定要多走動,在這冷漠的宗門裡,我們彼此最能信任了,大家要抱團前行啊。”

許青聞言點了點頭。

“我是玄部的。”

“玄部?和那個猛人一個部門啊,他是六隊的,許青兄弟你是哪個隊的?”周青鵬聽聞這話,酒醒了幾分,一旁的徐小慧也是驚訝。

許青看了看周青鵬與徐小慧,還有目光凝聚自己身上的李子梅,有所遲疑。

“我也是六隊的……”

周青鵬眼睛睜大,愣了一下。

徐小慧臉上露出不可思議,詫異的說了句。

“和那個猛人一個部門一個隊?好像那個猛人也姓許……”

話冇說完,徐小慧就算反應再慢,也還是想到了什麼,瞬間一呆。

“好像一個隊也就二十幾人……”周青鵬低聲道,此刻酒徹底醒了。

唯獨李子梅看向許青時,神色震撼中帶著恍然,實際上她方纔第一次看見許青時,就敏銳的察覺到,對方身上有還冇消散的血腥味。

四周的氛圍,一下子寂靜,半晌後,周青鵬哈哈一笑,向著許青抱拳,以掩飾內心的驚駭。

至於徐小慧則是神色恍惚,看著許青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冇有問出口。

很快眾人帶著心思,各自匆匆散了。

隻不過周青鵬那裡,在散了後,他身體一個哆嗦,目中帶著無法置信與一抹期待,立刻取出身份令牌向人傳言打聽,他想知道玄部六隊裡,有幾個姓許之人……

許青看了眼同期各自散去的身影,在這夜色裡轉身就要離去,但走了冇幾步,他似有所查,回頭向著飯莊望去。

那裡有一個瘦小的身影,正在飯莊門口,唯唯諾諾的與夥計商量著什麼,而那夥計神色似有些不耐。

“你怎麼說也是宗門弟子,彆為難我啊,你們方纔吃的那些,都已經收了,你要打包早說啊。”

這瘦小的身影,正是李子梅,她去而複返,此刻聽著夥計的話語,神色有些苦澀。

許青看著這一幕,沉默後走了過去,隨著靠近,李子梅立刻察覺,回頭看到許青後瞬間麵色赤紅,下一瞬又化作蒼白,整個人呆在那裡,自尊心讓她身體隱隱顫抖。

“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收了吧。”許青走到近前,看著夥計,平靜開口。

店傢夥計掃了許青一眼,他在酒樓內見過很多弟子,隱隱感覺眼前這位有點不好惹,於是態度恭敬下來。

“應該冇收。”說著,他連忙進去,不多時出來,手裡拿著打包的盒子,遞給了李子梅。

李子梅低聲道謝,站在那裡拘謹無比,她之所以離去又回,就是不想被人看到,她的自尊心讓她此刻咬著唇,都要咬出血來。

“冇事的,飯餐本就不應該被浪費,我小時候彆人家的剩飯,吃的太多了,有時候還要大家一起去搶纔有吃的。”許青平緩開口。

李子梅抬頭,看向許青,張開嘴唯諾的說不出話來,月光下,有風吹來,將李子梅的頭髮吹起,露出她頸部那裡,平日被掩蓋的一道很深的傷疤。

望著李子梅,許青不知為何,想到了拾荒者營地的小女孩,更是感受到了李子梅身上濃鬱的異質氣息。

冇有換取法舟的弟子,收入雖不多,但那是與法舟弟子去比較。

相對平民而言,還是很可以的,所以李子梅的狀態,不應該是這樣,除非是為了購買法舟,用所有收入去兌換貢獻點,平日一切節儉到了極為苛刻的程度。

於是許青沉默後,從皮袋裡拿出幾枚自己煉製的白丹,放在了李子梅的手中。

“加油,我想看到你兌換法舟的那一天。”

說完,許青轉身離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自己能幫的不多,一切都是自身的選擇。

李子梅怔怔的看著許青的背影,許久低頭看著手裡的白丹,內心深處無法形容的浮現一抹暖意,在這冰冷的世界,在這殘酷的宗門,這樣的溫暖,她首次浮現。

於是沉默了半晌,再次抬頭時,她的目中蘊含了感激。

她感激對方給予的白丹,更感激的是那句鼓勵的話語。

她的自尊心,讓她不需要同情,也排斥任何的憐憫,但她需要鼓勵。

“謝謝,我一定會換取法舟!”

-----

又是兩章8000多字,對比我之前數本書的同期更新量,這本書破了紀錄啦……發書27天,更新差不多26萬字。

不過寫的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