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峰峰主的三個親傳中,論性格豪爽,做人圓滑,交友廣泛,當屬三弟子。

但若論性格火爆,同門的畏懼,二師姐一馬當先,無與倫比,不僅僅是第七峰的弟子如此感受,其他峰也是這樣。

他們大都知曉,第七峰的二殿下,脾氣爆裂至極,一身怪力更是誇張,稍微一個言語不和,就會出手,且……這些年來,被她暴打一頓的各峰築基修士,數量太多了。

本身實力驚人,又有這種滔天背景,所以在這位二殿下麵前,是冇有道理可講的,她的霸道,與她的名氣一樣著稱整個七血瞳。

平日裡一些長老遇到,也都頭痛,就不用說尋常弟子了。

尤其是其威名,不僅在宗門傳播,在海上更是赫赫,死在她手中的海賊數量不知多少,一些小族更是聽到她的名字,就會顫抖。

此刻她站在那裡,氣勢驚天,鎮壓八方,使所有人都壓力極大,許青也是這般,內心升起強烈的危機,如在禁區叢林麵對絕世凶獸。

給他的感覺,比當日看到李執事,還要強。

金剛宗老祖在對方這裡,更是差了太多。

這讓許青警惕感達到了極致,身體本能的倒退幾步,呼吸微微急促。

實在是來自二師姐身上的凶殘之意,太過濃鬱,恐怖至極。

甚至從其身旁空隙看去,外麵街頭,此刻居然也都空了……似乎冇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附近。

唯獨……小胖子黃岩,他冇有絲毫壓力,似乎詭計得逞,興奮與激動之意掛滿全臉。

此刻屁顛間,到了二師姐身邊,一臉委屈的開口。

“師姐~~就是這鋪子的掌櫃和那條臭魚,說我給師姐你的東西,是偷竊金剛宗的贓物,師姐,我黃岩做人堂堂正正,無比真誠,憨厚專一,溫柔體貼,一生隻愛師姐一個人,他們汙衊我也就罷了,我可以忍,但不能汙衊我給師姐的禮物!”

“汙衊我給師姐的禮物,這就是在汙衊我對師姐八年的感情啊!”小胖子站在二師姐身邊,看起來有些不協調,無論身高還是粗壯程度,如同小孩與大人。

好在他的肚子很大,某種程度看起來,也並非完全不般配。

隻是,他的開口,使得鋪子內所有人,都呆了一下,紛紛吸氣,神色各自駭然震驚無與倫比。

這些之前看熱鬨的各峰弟子,此刻一個個眼睛睜大,露出無法置信,甚至還有一些匪夷所思,張三在人群裡,也是這般。

而店鋪的掌櫃,表情更是徹底呆滯,喃喃起來。

“二殿下……是你的師姐?”

這話語有些拗口,但也可以表露出此刻掌櫃那種無數馬匹奔騰而過的內心世界。

此地的所有人,都知道黃岩,畢竟對方在第七峰也算有名,隻不過這名聲大都是來自其“癡情”

眾人私底下都多少談論過關於黃岩的事,知道他追求某個師姐八年,送的禮物都可以買好幾間鋪子了……

往日談起此事,大都能猜到這黃岩自身不俗,所以纔可以保留財富至今冇死,可更多的言辭還是蘊含了嘲諷之意,畢竟他們認為好男兒在世,豈能為了一個女子,如此折腰討好。

但此刻,無論是張三還是掌櫃,又或者是此地的其他弟子,紛紛在這駭然中,看向小胖子的目光,帶著一些前所未有的敬仰,甚至有人的目中都不自覺的露出強烈的羨慕。

顯然……如果是這樣的師姐,那麼他們也想要。

彆說八年了,十八年,二十八年也行。

許青一樣內心狂震,他看了看小胖子黃岩,又看了看二殿下,目中有些恍惚,實在是他也冇想到,小胖子追求八年的,居然是第七峰的二殿下。

而今天小胖子之所以強攬這件事的原因,許青也有了答案,這是對方故意鬨大,吸引他的師姐過來,以解相思之苦。

許青看了看得意無比的小胖子,又看了看霸道驚人的二殿下,沉默了。

此刻,麵對黃岩的委屈,二殿下眉毛微微一挑,向前走去,路過一旁低頭的人魚族少年時,她什麼都冇說,隻是目中露出一抹輕蔑。

黃岩在一邊,也學著露出輕蔑,抬起下巴哼了一聲。

來自二殿下的目光,極大的刺激了人魚族少年,他身體顫抖,似乎在極力剋製,但麵色的蒼白,還是透露出了他內心的恐懼。

他的腦海,本能的浮現出人魚島上,三十年前的那場殺戮,對方的身影,在那場殺戮裡,充滿了嗜血。

那是七血瞳第七峰的一場大比,因人族的萬惡,以及自己偉大人魚族的不屈,所以第七峰的大比戰場,被安排在了人魚族的領地。

同時,這也是一場鎮壓,也正是那一次後,雙方再次成為了“盟友”

雖然後來人魚族幾次滅族危機,都是七血瞳及時化解且給予了很多物資,但在他們人魚族所有族人的眼中,這是對方應該的,他們覺得成為人族的盟友,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雖心中無數情緒翻滾,但他還是深深的低著頭,不敢抬起,隻是心底在低吼,他覺得他們人魚族早晚要讓七血瞳付出代價。

眼看對方低頭,二殿下目中輕蔑更多,走到了許青麵前,冷眼看去。

許青深吸口氣,神色肅然,抱拳一拜。

“見過二殿下。”

“師姐,這是許青,我兄弟,這次也是受我牽連了。”黃岩將一旁自己方纔取出的物品收起,介紹時神色內帶著一些自豪。

二殿下點了點頭,冇去理會許青,走向櫃檯,到了那裡後,她將手裡的大劍掄起,砰的一聲,在那掌櫃哆嗦間,直接放在了櫃檯上。

這黑色的大劍太重,木製的櫃檯哪怕頗為堅韌,但在大劍落下時,也還是哢嚓中塌陷下來,使得劍尖,直接就頂在了掌櫃的肚子前,散出的寒芒使掌櫃額頭冷汗不斷的流下,麵色無比蒼白,顫抖的低聲開口。

“二殿下,我……”

“你說我的東西,是贓物?”二殿下淡淡開口。

掌櫃全身的汗更多,背後都濕透了,滿臉苦澀,心底哀嚎,今天這事,他本是想撈一筆,可半路殺出了小胖子,而他做夢也想不到,小胖子背後居然是這麼一尊大神。

眼前這位,他招惹不起,甚至他覺得彆說自己了,就算是安排自己這麼做的那位執事,想來也不願意輕易招惹麵前這暴龍般的二殿下。

畢竟,這位可是深受七爺溺愛,如掌上明珠般的第七峰長公主。

於是磕磕巴巴的趕緊開口。

“誤……誤會,這是誤會,是我看錯了,這怎麼可能會是贓物呢……”

許青看著這一幕,眼中露出深邃之芒,心底明白,強大,就是這個世界永恒不變的道理,尤其是接下來二殿下的一番話,讓他明白了什麼叫霸道。

“你冇看錯,這些的確是贓物,金剛宗就是我去搬的,你有什麼意見麼?”二師姐冷冷的傳出話語,手裡的劍向前一頂,頓時就刺破了掌櫃的衣服,碰觸到了他的肚皮。

掌櫃身體哆嗦,額頭汗水更多,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知該如何迴應。

“告訴你背後的人,金剛宗的事,就是我乾的。另外也去告訴金剛宗,三天內,來給我賠禮,禮物要讓我滿意纔可。”

二師姐話語裡,明明冇有一句威脅,但所有人聽到後,都深刻的明白,若金剛宗不來賠禮,或者禮物價值不夠,那麼……這世界上,就冇有金剛宗了。

這句話,將二殿下的霸道,儘顯無疑後,她掃了掃散亂在地麵上的物品。

“這些,伱收不收?”

“收……我收……”掌櫃連忙開口,大氣不敢喘的趕緊拿出一百靈石,隨後看見二師姐的眉毛揚起,他顫抖的咬牙,又拿出一百。

二百靈石,全部放在一旁,向著黃岩和許青擠出笑容,目中帶著一些哀求。

冇去繼續理會,二師姐拿起砸在櫃檯的大劍,轉身向外走去,路過人魚族少年時,她厭惡的開口。

“滾開,擋我路了,一身的腥味。”

人魚族少年身體越發顫抖,可最終還是沉默的倒退幾步。

“恭送二殿下!”

隨著二殿下走到門口,店鋪內的眾人,全部抱拳,恭敬開口。

許青抬頭,深深的看了眼二師姐的背影,一樣抱拳。

此刻黃岩神色內帶著得意,掃了掃沉默的眾人,一拍許青肩膀。

“看見了吧,這就是我師姐,我的女神,我看以後誰還敢汙衊我們。”

“不過你小子夠意思,為我的事不惜出手,更要幫我擔著,這事我記下了,我和你說,我這人有恩報恩,現在身上冇啥好玩意,等回頭我看見了好東西,送你當禮物。”

黃岩神色得意到了極致,眉飛色舞的說完,向許青揮了揮手,不等他開口,就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向著二殿下追去。

“師姐,等等我……”

許青神色依舊恍惚,半晌收回看向門口的目光,眼睛似無意的掃了眼自己的衣角,又看了眼此刻麵色陰沉的人魚族少年,目中有一抹幽芒閃過,但很快恢複如常。

他拿起掌櫃給的二百靈石,在對方苦澀與不敢目光接觸中,走出店鋪,看都冇看那人魚族少年一眼。

直至走出鋪子,許青整理了一下衣袍,掃了掃衣角,目光陰沉下來。

與此同時,店鋪的內的人魚族少年,此刻看向許青離去的背影,麵色難看,他今天心情極差,目中有厭惡之意。

“和我動過手的人,就算是逃走了,也少有還能活著的,可惜我大都看不見他們死去的畫麵。”

心底冷哼中,少年收回目光,袖子一甩,走出店鋪。

對他來說,許青隻是個螻蟻,今天這事,若非黃岩,自己必可將對方置之於死地。

“七血瞳的人都該死,此子搶我功,更是該死,早晚是個死人。”

-----------

三章12000字的量,各位兄弟姐妹,小萌新拚了老命啦~~

尤其是這幾章看似容易,可寫起來很難,需要三條線穿插前行。

要保持不亂,還要寫出小胖子的心思,精彩,以及二師姐這個包袱的扔出。

更不能讓許青完全成了背景,還要寫出他的謹慎與機敏。

又有掌櫃與人魚少年站在各自立場的不同心思,同時還要埋下後麵的伏筆。

如此,才能讓情節靈動,而不是成為一潭死水。

兄弟姐妹,耳根真的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