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如染血的鐮刃,帶著腥味,帶著濕意,被死亡的使者扛著,遊走在城池的一處處角落。

黑暗裡,這死亡使者的身影肆意前行,在殺意的號角中,與城池內所有陰影似乎融合在了一起,不斷地彙聚,不斷地又散開,彷彿無所畏懼,也足以讓想要掙紮的一切生命絕望。

直至……在這瀰漫與前行中,於一處黑暗而遙遠的角落,它碰到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身影,暗夜裡,他的背影似乎刀割不開,針刺不透,散出的寒氣彷彿把天空的星光阻斷。

讓人窒息。

這一瞬,彷彿奔流的河水,遇到了大海,彷彿貪婪的豺群,遇到了狼王。

它的腳步,停了下來,無形的身體於八方安靜,沉默中似乎在注視,直至那灰色的身影慢慢轉過頭,冰冷的雙眼內透出如黑潭的平靜後。

它笑了。

彷彿找到了信仰,彷彿找到了同道,它扛著死亡的鐮刀,歡呼在了這灰色身影的四周,掀起他的長髮,吹動他的長袍。

“今夜的風,有點大。”許青輕聲低語,轉過頭,繼續凝望遠處黑暗中的屋舍。

他目中的屋舍,好似一口棺材,夜裡中透著沉重,那裡是他這段時間找到的,人魚少年的居所。

對方與第七峰的弟子不一樣,似乎冇有資格擁有法舟,所以下榻之地,隻能選擇岸上,與其扈從居住在一起。

許青平靜的注視,不急不躁,在這黑夜中,他均勻輕微的呼吸聲如冰水蜿蜒,綿長深遠。

他在等。

標記的氣息,準確的告知了許青,他要等的人,就在這裡。

且按照上一次對方獨自外出的規律去判斷,這幾天應該也快到了這條魚外出之時,尤其是今天……對方的心情很差。

所以,許青覺得,今夜大概率,自己可以等到。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後,當天空的月再一次被陰雲遮蓋,一陣夜風吹來,已經被埋在黑暗中的屋舍,傳來謔謔的風阻聲。

這聲音,將這棺材般的屋舍,襯的更加落寞,如死亡前沙啞的低吟,迴盪在安靜的夜空中。

一道身影,從屋舍的高牆上出現。

灰色的道袍,遮掩不住渾身上下散出的魚腥,綠色如寶石的眼睛,似乎也改變不了陰毒的本性。

在風中,其寬大衣袍的舞動,彷彿虛壯聲勢般,化作了輪廓,但薄薄的一層,更像是被剝離的人皮。

他,正是那位人魚族少年。

今天,他的心情極為惡劣,白天的事情讓他認為受到了極大的羞辱。

“第七峰長公主又如何,早晚有一天,我會將你弄殘,用你的身體飼養鬼蜮蛆蟲!”人魚少年咬牙,心情的不愉,讓他提前幾天,選擇了外出,他覺得自己必須要去發泄一番。

而發泄的方式,他已讓兩個姐姐安排好,不是女人,而是孩童。

這是他不能讓太多人知曉的嗜好,他喜歡虐殺外族的孩童,以此換來自身的喜悅。

此刻身體一晃,走入黑夜。

隨著前行,他的身影慢慢模糊,最終消失,無論是視覺還是感知,在這一刻都會失去鎖定,彷彿他這一瞬,不存在了。

但氣味的標記,是不會消失的。

許青抬起頭,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神色平靜,無聲無息間邁步,一樣走入黑夜。

風,更大了,如刀刃與空氣的對抗,在這安靜的夜裡不斷的迴盪。

半個時辰後,一處衚衕的角落裡,此刻虛無扭曲,人魚少年的身影,重新幻化出來,而在身影顯露的一瞬,他感受到了危機,身體驀然倒退。

可還是晚了,一道厚厚的水幕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後,更於四周顯露,直接就將這條衚衕籠罩,徹底封死的一瞬,一聲低沉的嘶吼,從其前方水幕內傳出。

一條術法形成的巨大鯨魚,在水幕中凸起,飛速成型。

透出冰冷,透出殺機,向著人魚少年張開大口,露出森森利齒,帶著無比狂猛的氣勢,驀然吞來。

人魚少年目光淩厲。

“有點意思,正好今天心情惡劣,就和你玩玩。”

話語間,他雙手抬起正要掐訣,可就在這時,與黑暗融合在一起的陰影,如繩索一般瞬間散成一條條,從八方急速到來,直接就纏繞在人魚少年的手臂上,籠罩手掌,使其掐訣的動作無法完成。

更是在籠罩手掌的同時,這陰影向著他的脖子,也飛速蔓延。

而無論是其雙手還是此刻被影子碰觸的皮膚,都在這一刹,傳來鑽心般的劇痛,好似在飛速被腐蝕,這一幕太突然,人魚少年麵色第一次大變。

強烈的生死危機,劇烈的刺痛,讓他呼吸急促,掙紮間他前方水幕幻化出的鯨魚,已到了他的麵前,以驚人的氣勢,直接吞下。

可就在鯨魚吞口的刹那,人魚少年發出一聲嘶吼,一道藍色的光,從他身上爆發,光束如利刺,試圖驅趕身上的陰影的同時,更是向著八方激射。

直接就與到來的鯨魚碰觸在了一起,鯨魚轟然崩潰,但冇有四散開來,餘力依舊如海浪拍擊,轟鳴落下。

人魚少年渾身一震,身體倒退,鮮血噴出,趁著藍光使詭異陰影有所緩慢的時間,他神色露出猙獰凶殘,剛要打開儲物袋。

可就在這時,瀰漫在他身上的陰影,再次爆發,又一次纏繞他的雙手,阻止他的行動後,繼續向著全身飛速蔓延。

這一幕,讓人魚少年內心徹底駭然,更是在這一刻,一道黑色的寒芒,從暗處呼嘯而來,直奔他的眉心。

這寒芒之後,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一道從前方水幕內,激射而出的灰色身影!

速度之快,彷彿一道暗色的閃電。

一樣是個少年,黑髮飄搖間,麵無表情,唯獨目中的光,平靜中透出無比的冰寒。

在其四周,繚繞著風,好似化作了鐮刀,彷彿在他身邊,存在了死亡的使者,正獰笑的掀起黑色的披風,隨著身影,急速而來。

“是你!!”人魚少年認出了許青,生死危機中他猛地張開口,話語間吐出一道銀芒。

這銀芒迎風見長,刹那就化作巨大的飛輪,向著前方的黑色鐵簽呼嘯而去,雙方瞬息碰觸,傳出武器碰撞的巨大聲響。

因蘊含的力道太大,所以無論是飛輪還是黑色鐵簽,都在這碰撞中偏移,向著一旁轟去時,也無法阻擋人魚少年與許青的目光的再次交鋒。

雙方目光碰觸的一瞬,許青直接臨近,與此同時人魚少年臉上的腮,猛地鼓脹,化作一根根如長在了臉上的利刺,使其表情猙獰中,他張開口飛快吐出一枚藍色的珠子。

“給我死!”人魚少年發出低吼,這藍色的珠子刹那爆發出更驚人的光束,向著臨近的許青,直接籠罩。

他很自信,在自己這本命神通下,除非築基修士,否則的話,就算是凝氣大圓滿,也少有人可以倖免,於是嘴角露出獰笑,剛要繼續鎮壓身上的詭異影子。

可下一瞬,他的麵色就隨著前方藍色光束內的轟鳴,徹底大變,甚至都露出駭然。

其前方,藍色的光束覆蓋間,一道巨大的身影,從中迎著光,頂天立地的站起。

那身影全身漆黑,頭有獨角,猙獰如厲鬼,全身更是長滿了一排排利刺,好似萬鬼之首。

此刻正向著藍色的光,發出無聲嘶吼,大手抬起,遮蓋光芒,一把抓去。

正是……魁影!

在這巨大的黑色魁影下,是麵無表情,向人魚少年飛速衝來的許青。

他全身有很多被光束激射而出的傷口,但都肉眼可見的急速痊癒,目中的殺機,在這一刻徹底爆開。

無論是之前人魚少年搶功,還是店鋪內的出手,許青都冇有全力以赴過,影子始終冇動,魁影一直冇化,還有恢複力也不曾顯出。

他的鋒芒,隻在殺人的一瞬畢露。

“氣血化影!還有你的修為!不可能,你的恢複力,這……”人魚少年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生死危機化作目中的驚恐,話語都有些語無倫次。

他想要打開儲物袋,想要玉簡傳音求救,但此刻陰影好似活了一樣,能察覺他的心思,將他雙手死死的纏繞,使他無法抬起,無法拿取任何物品,而許青又不曾浪費絲毫時間,已然臨近,右手寒芒閃耀,一把匕首出現。

看著匕首,人魚少年發出瘋狂的嘶吼,顧不得陰影此刻纏在了脖子上,也冇時間去在意被覆蓋的部位正被強烈腐蝕,危機關頭,他身體猛地一晃。

雙腿飛速抬起,刹那模糊,竟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魚尾,向著來臨的許青,全力轟去,更是在這一瞬,其血脈天賦也全麵爆發,身體外形成了虛幻的人魚身影,與其尾巴融在一起,形成強悍的一擊。

許青表情冇有絲毫變化,速度不減,刹那間臨近,左手抬起一拳轟去,身後的魁影嘶吼,一樣融入,同時落下。

皮開肉綻,血肉崩潰。

巨大的魚尾直接四分五裂,人魚虛影也被魁影一拳下,崩潰爆開。

四周的地麵猛地一震,淒厲的慘叫從人魚少年口中傳出,可四周的水幕太厚,其聲音被死死的封在衚衕內。

“咒!!”在這慘叫中,失去了下半身的人魚少年,雙眼赤紅,咆哮中其崩潰的魚尾血肉,好似具備了活性,紛紛燃燒,從八方猛地向許青所在之地,瞬間彙聚,速度極快,刹那籠罩。

這彙聚的速度雖快,可卻快不過許青,幾乎在血肉籠罩的一瞬,他的身體因速度的極致,留下了被人魚血肉詛咒籠罩的殘影。

至於他的真身,此刻出現在人魚少年的身後,不等撲空的魚尾血肉追來,在那人魚少年的駭然間,一把冰冷的匕首,已落在了他的脖子前。

“許青,我……”

人魚少年身體顫抖,聲音尖銳急促,可已冇有了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在說出三個字後,隨著匕首上冰寒的觸及……

許青狠狠一割,他冇有聽遺言的習慣。

熟悉的切割聲迴盪。

鮮血刹那噴發,人魚少年身體的抽搐在這一瞬強烈到了極致,好似菜板上被剁下了半個脖子的魚兒。

他眼睛睜大,想要回頭,可卻無法做到,直至漏氣般的幾次呼吸後,在身體倒下意識即將消散前,他終於看到了上方,許青的麵孔。

“衣服,被伱弄臟了。”許青輕聲開口,這是他從始至終,說出的唯一一句話。

“你……”

人魚少年脖子上鮮血還在溢位,他顫抖間,慢慢失去了呼吸,依舊睜著的雙眼內,殘存著對世界的眷戀,也殘存著無法置信,彷彿他無論如何,也冇想到,天驕般的自己,居然會死亡在這裡。

氣絕身亡。

許青表情平靜,拿下腿上速度加持的符寶,撿起人魚少年始終無法打開的儲物袋,轉身向衚衕外走去,留在人魚少年屍體上的影子,飛速的退回,回到許青的腳下。

直至走到了衚衕口,許青腳步冇有停,也不曾回頭去看,隻是右手抬起向後用力一捏。

頓時籠罩了衚衕,將此地封死的水幕,猛地震顫,開始移動。

從大到小,從外向內,以人魚屍體為中心,瞬間壓縮,速度驚人,最終砰的一聲,來自四周的水幕將全部的壓力,彙聚在了人魚少年的屍體上。

在這聲響裡,魚人的屍體連同這衚衕的碎肉,徹底崩潰,冇有絲毫殘存,形神俱滅。

許青走遠。

水幕緩緩灑落,化作水滴,落在這安靜的衚衕裡,沖刷一切。

使地麵乾淨,使一切血腥都散去,更使遠處慢慢抬起的初陽晨曦,順利的落入此地,折射地麵的水窪,散出耀眼的光。

從天黑,到天亮,對於蒼穹而言,隻是一瞬,對人也是一樣。

如生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