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灑落海麵,落在防護陣法崩潰的法舟上,也落在了許青這裡,他聽著外麵第七峰弟子恭敬的聲音,神色有些恍惚。

這一次的突破,雖在意料之中,可過程的凶險,讓他此刻很是心悸,尤其是想到海山訣突破時,那種全身要碎裂之感,許青就忍不住吸了口氣。

若非紫色水晶的恢複,怕是魃影還冇來得及出現,他就已經四分五裂崩潰死亡了,但如此凶險所換來的提升,也是頗為驚人。

尤其是如今在頭頂慢慢散去的魃影,其內湧現出的恐怖之力,讓許青目中露出一抹期待。

半晌後,許青走出船艙,月光下,一頭黑髮,一身灰色長袍的他,挺拔如鬆,臉上的清秀泛冷,如雕刻而出,隱隱似透著一抹海山訣剛剛突破後的神韻。

“多謝諸位同門。”站在船艙,許青平靜的向著四周恭賀的弟子,抱拳一拜。

頓時四周法舟的弟子,紛紛回禮,似看出許青身上修行波動並未消散,於是大都猜出這一次的突破,並非今夜修行的結局。

於是在回禮後,在心底的又一次震動中,眾人都識趣的回到船艙,不去打擾。

這一幕,換了幾個月前許青剛來到七血瞳時,是不可思議的,但如今卻出現了。

許青收回目光,回到了船艙內,盤膝坐下後他看了看聚靈陣內瀰漫了一道道裂縫的廢棄靈石,又望了眼殘破的船艙,眉頭微微皺起。

他知道防護的崩潰,是因一瞬間爆發出的波動太大,作為核心的靈石,承受不住,所以碎裂開。

“不知道海山訣下一次突破,會不會還這樣……”

許青喃喃,心悸之意依舊存在,更多了心疼,畢竟……法舟修複起來,是要花錢的。

不過想到斬殺人魚少年的收穫,許青心中略微好過了一些。

但此刻不是去計較著這些之時,許青平複內心因海山訣突破的心悸,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化海經,於體內正在轟鳴翻滾,似也要突破。

於是他深吸口氣,將聚靈陣內已經廢棄的靈石替換了新的。

下一瞬,法舟上的防護再次開啟。

望著從破損船艙灑落的月光,許青沉吟後,索性再次放入一塊靈石,掐訣間法舟轟鳴,兩塊靈石為核心的情況下,激發出的防護,更為渾厚,隱隱的就連月光也都被遮蓋了大半。

做完這些,許青盤膝坐下,閉上雙眼,感受了一下體內此刻迸發出的比以往多了數倍的磅礴之力。

要知道許青之前的力量,就已經是修行海山訣大圓滿的程度,如今的突破,打破了桎梏般,讓他的肉身之力,達到了更高的層次。

這股力量之強,使許青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自己不需要動用化海經的術法,僅僅是海山訣全力一拳,怕是金剛宗老祖,也都要心驚。

畢竟,他是古往今來,將海山訣修煉到如此程度的第一人。

在他之前,魁影已是極致,而如今魁影蛻變成為了前所未有的魃,其上蘊含的不僅僅是山海的氣息,更有無儘的炙熱之炎。

那種要乾旱一切,焚燒蒼生的瘋狂,依舊還殘留在許青的感知中。

而這,隻是第八層,魃影隻是初生,並未達到完成體,許青無法想象,第九層後的樣子是什麼,還有第十層大圓滿時,魃影……是否還會改變。

海山訣的路,已經無人可以對他指點,創造此功法之人,也做不到。

許青沉默,半晌後眼睛裡精芒一閃,重新閉合,開始運轉化海經。

時間慢慢流逝,一個時辰後,深夜的七十九港,掀起了風……

這風吹過海麵,彙聚在許青的法舟上,形成了漩渦,形成了吸撤,彷彿化作了黑洞,在一聲聲轟鳴間,將來自八方的靈能,齊齊捲來。

海麵飄搖,所有舟船都在搖晃,其內的第七峰弟子,也都紛紛矚目這一切的源頭之地,似乎要去見證,許青的崛起。

磅礴的靈能,在這一刻從八方爭先恐後的湧入許青的舟船,湧入他的體內,其體內的化海經形成的靈海,全範圍的暴漲起來。

化海經每一層的提升,看似隻是多了十丈範圍,可實際上這種提升是全方麵的,無論是縱度還是深度,從平麵去看,好似小圈與大圈的區彆。

而深度更是這般,此刻在許青原本已具備突破基礎的情況下,隨著外界蘊含海禁氣息的靈能到來,其身體頓時轟鳴,陣陣哢哢之聲在腦海迴盪中,許青體內的靈海,猛地擴張。

直接突破了最後一丈的限製,達到了八十丈的程度。

而在達到的一瞬,其身體狂震,無窮的靈能飛速將多出的一丈填滿,且冇有結束,依舊還在擴張。

八十二丈、八十三丈、八十四丈……

直至到了八十七丈時,許青體內的靈海才傳來飽和之意,隨著許青雙目睜開,紫光耀眼間,一股愈發明顯的出塵之意,也在他身上顯露出來。

“龍鯨。”許青深吸口氣,喃喃低語間右手抬起一揮,頓時一聲龍嘯在其體內散出間,一個巨大的似龍似鯨的頭顱,直接從許青的胸口內鑽出。

通體黑色,深邃至極的同時,也有讓人觸目驚心的氣息,在它身上散發出來。

此刻隨著咆哮,這條海鯨直接從許青體內衝出,越來越大,破開了防護,衝向蒼穹,仰天嘶吼間,顯露全部身軀!

龐大足有八十丈的身軀,散發出驚心動魄的氣勢,一條條飛舞的觸鬚,每一條都透出藍色的熒光。

此刻隨著出現,海麵頓時轟鳴,似被其吸引形成巨大波浪,而這條龍鯨,哪怕隻是拍落,也足以撼動山峰大地。

四周法舟內的弟子,紛紛駭然。

“禁海龍鯨!”

“這是化海經第八層的特定之法,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第八層時形成龍鯨,這需要極致的掌控纔可!”

“方纔許青散發出的肉身之力,已經讓人心驚,此刻術法居然也到了八層……”

“如此戰力……”

眾人紛紛吸氣。

唯有許青,此刻盤膝坐在法舟內,抬頭看著天空飛舞的龍鯨,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他等待的就是這一天。

化海經內記錄,當修到了八層時,以八十丈的靈海可以幻化出一頭禁海龍鯨,這條龍鯨是以術法形成,將一直存在。

它將遊走在大海內,陪伴第七峰的弟子舟船,一同前行。

這使得第七峰的弟子,在出海時,將獲得更大的助力。

隻不過想要形成禁海龍鯨,需要修士極致的掌控,所以並非所有第八層弟子都能做到。

“終於達到了這個層次。”許青喃喃間,心念一動,頓時半空中低吼的龍鯨,猛地一晃,落入海麵,傳出轟鳴巨響,掀起大量海水,它的身影也融入海中,消失不見。

唯有許青可以一念之間,在海水裡將其身影凝聚出來。

而禁海龍鯨的存在,實際上……對於第七峰弟子而言,也是一個分水嶺!

“此刻的我,若在海上遇到金剛宗老祖,我大概率能斬他!”許青眼中寒芒一閃。

“若不是海上,我全力以赴不惜代價的話,也有一定概率,重創金剛宗老祖!”

“那麼現在,我要先出海,一方麵磨礪修為,一方麵獲得資源,回來後……要想辦法,儘快去斬殺金剛宗老祖!”

“天一亮,就去提升法舟層次,若來得及明天就出發,來不及後天一早,開始出海!”許青深吸口氣,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影子隨著修為與肉身的雙重突破,操控起來更為靈活。

這讓他信心更多。

與此同時,隨著許青化海經第八層禁海龍鯨的出現,其咆哮聲傳遍港口,使得其他港的弟子,也有不少聽聞這龍嘯之聲。

這聲音很特殊,外人或許聽不出來,可對於第七峰弟子而言,他們熟悉。

“又有人到了第八層,且還是形成了龍鯨的第八層,看這氣勢,並非尋常……有點意思。”

海防司內,第三十二港中,一艘巨大的部門戰艦正慢慢駛出港灣,與其他弟子的法舟不同,海防司的戰艦,是宗門特製。

此刻戰艦上站著一個灰袍青年,這青年渾身上下散發出強悍的波動,一頭藍色的頭髮下,是金色的眼睛,他凝望遠處,喃喃低語。

“丁師兄,需要我們去打探一下嗎?”他身後還跟著七八個海防司的弟子,此刻一人低聲開口。

周青鵬,赫然在內,位置最後,神色帶著小心謹慎。

顯然,他終於做到了當日聚會時所說,被引薦給了海防司的天驕,而那藍髮青年,正是被譽為第七峰凝氣第一人,就連一些核心弟子,也要禮遇視為道友的丁霄海。

“等回來的吧。”丁霄海淡淡開口,收回目光。

同一時間,在捕凶司裡,六隊隊長正舒服的躺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個少見的五角形水果,暢快的吃著一個角,似有所查,他抬頭看向七十九港的方向,臉上露出笑容。

“這是心情通透,所以突破了,簡單直接,這小子……我喜歡,不過還是有些弱啊,我的隊員,怎麼能這麼弱呢,要不要多給他找幾個要殺的人呢?”

六隊隊長不愧是張三口中的變態,此刻喃喃間,居然放下了水果,很認真的在思索這個問題。

而這一夜,許青的龍鯨吸引了第七峰不少人的關注,使一些人心情複雜,有的期待,有的羨慕,有的嫉妒。

但也有人,憤怒悲傷到了極致,卻找不到發泄口。

那就是……人魚族之修。

此刻,在人魚少年死亡的衚衕內,漆黑的夜裡有數道身影顯露出來,當前兩位一高一矮,正是那人魚少年的姐姐,也就是三殿下的姘頭。

其中姐姐似很平靜,但其旁的妹妹則身體顫抖,在這衚衕內呼吸急促,臉上的腮腺也都豎起,眼睛裡露出滔天的殺機。

一旁還有一個人魚族的老者,他苦澀的站在那裡,低聲開口。

“殿下的氣息,是在這裡消失的,但此地明顯已被處理過,看不到任何痕跡了,但以殿下的實力與身份,大概率應該冇有死亡,隻是失蹤,不知族裡的命簡……”

“殿下的命簡……碎裂了。”不等老者說完,那兩個人魚族女子中的妹妹,咬牙開口。

老者沉默,麵色逐漸蒼白。

作為護道者,他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什麼,但此事偏偏是殿下要求,嚴厲他不允許跟隨,而他也大概猜出殿下的嗜好。

但他無論如何也冇想到,竟出現此事……

“會不會是七血瞳的高層出手?”老者遲疑。

“七血瞳高層若要殺人,還需遮掩嗎?”

“追查下去,尤其是殿下儲物袋裡還有一個願望盒,此物至關重要,不能落入旁人之手。”人魚女子裡,姐姐深吸口氣,冰冷開口。

“姐姐,殿下隕落,我們要為殿下複仇,你怎麼還關注願望盒!!”其旁的妹妹,怒視過去。

“你應該知道願望盒的重要性,那是來自上一個紀元的禮物。”。

“我隻知道殿下隕落,我們要找出凶手!”

姐妹二人,彼此目光碰撞,許久後,姐姐淡淡開口。

“你複仇,我拿盒子,這件事可以去做了,殿下身為皇族,身上有血脈之引,近距離遇到將其殺戮者,我們會有感應。”

“現在,去搜尋殿下這段時間內,所有與其有矛盾之人,包括那些被他虐殺之人的家屬,我們也要去搜尋一下,一一排查,我很想知道,誰膽子這麼大,敢殺我族少主!”

“找到後,我定要將其折磨,讓此人連同其全家,求死不能,痛苦哀嚎,魂入魚蝦,我要將他們一口口咬碎,生吞入腹!!”一旁的妹妹,咬牙啟齒,目中露出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