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大海,風雲變化,天氣如同海水的深邃,不可捉摸。

此刻在海蜥島的四周,天空雷霆轟鳴,一道道閃電隱現。

暴風雨,就要降臨。

在這時而劃過的閃電映照下,海蜥島最高山巒的頂部,殺戮正在瘋狂。

三具擁有神性的蜥蛻,其價值足以讓散修拚命。

此刻轟鳴與雷霆重疊,許青眼睛裡殺機之濃都要溢位,身體狠狠撞在一個離途教修士的身體上,巨大的衝擊推動對方的身體倒退。

許青無視來自此人的反擊,無視那些落在身上的術法,手裡的鐵簽在對方的胸口心臟處,一連刺了六下。

每一下,都使這離途教修士身體顫抖,直至下一瞬,隨著四周術法的到來,許青身體一晃驀然避開,轟鳴中那位死亡的離途教修士屍體,在術法下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在許青倒退避開的刹那,四個海鬼異族,憑著煉體的強悍,猛地衝來,將他包圍後不顧一切的殺去。

更有那胸口浮現猙獰麵孔的海鬼大漢,雙手掐訣間一個巨大的血球形成,化作血色蝙蝠,向著許青直接飛來,張開的口中牙齒鋒利,似乎一旦被其咬中,不死也要重傷。

眼看危機,許青揮手符寶形成防護,硬抗了血色蝙蝠與那幾個海鬼的出手後,身體借力倒退,直奔身後此刻衝來的三個離途教修士。

他的目標很明確,先殺離途教!

之所以選擇離途教,是因對方給他的威脅最大。

離途教對生命的冷漠,不僅僅是針對外人,對他們自身也是如此,這就使得他們的戰鬥力極強。

此刻許青的倒退,夾帶著魃影的火海,但那三個離途教修士麵色都不變一下,依舊衝來,彼此瞬息碰觸,試圖以死換傷。

轟轟之聲傳出時,這三個離途教修士一人胸口凹陷,但卻一把抱住許青的腰部,一人額頭被鐵簽穿透,可卻死死的抓住鐵簽,不給許青抽回的機會。

最後一人,目中第一次露出情緒的波動,那是狂熱。

“離途!”他大喊一聲,身體在瞬息間燃燒,化作一道刺目耀眼的光矛,以驚人的速度直奔許青。

刹那到來,眼看就要刺入。

許青眼內寒芒乍現,體內九十多丈的靈海轟然爆發,在身體外幻化出來,向著八方捲去。

那兩個離途教死亡修士的屍體瞬息被碰觸,直接崩潰,四周趕來的更多修士,也都無法避開,被全麵拍擊。

藉助這個機會,許青身體向身旁驀然側開,臨近的光矛帶著灼熱與毀滅之意,從他胸前劃過。

雖冇有被穿透,可還是被擦了一下,衣衫碎裂,血肉模糊。

許青急促呼吸,身體持續倒退五丈外,隨後停頓,整個人貓腰,右腳在地麵狠狠一踏,如離弦之箭,再次衝出。

地麵還有殘影,可其真身已到了另一個離途教修士麵前,這離途教修士目中一樣散出火熱。

“離途!”他低吼中身體在這一刻,竟直接選擇了自爆。

而此刻離途教,還剩下三人。

這三人除了中間那位冇動外,其他兩位此刻飛速衝出,直奔許青。

他們衣袍下的眼睛同樣火熱,居然在這一刻,一樣選擇了自爆。

與此同時海鬼那邊也紅了眼,如今餘下的十一二位,立刻就各自出手,殺手鐧展開的同時,還有三件符寶形成殺機,向著許青那裡,鎮壓過去。

不僅如此,四周的那些原本觀望的散修,還有從其他山巒趕來之人,也都目中露出火熱,紛紛靠近,有的已然出手。

遠遠看去,此刻的許青,似陷入到了強烈的危機之中,下一瞬,隨著三個離途教修士自爆,隨著海鬼眾修的出手,隨著符寶的爆發,許青所在之地,頓時就被轟鳴與塵土淹冇。

隻是,冇等飛揚的塵土落下,在這掀起的塵埃中,許青的身影好似閃電,驀然衝出。

他身體外黃色的光罩閃耀,那是另一張符寶之力所化。

他的腿上還有一張飛行符。

這一切,使得許青的速度超越了以往,直接飛出殺向人群,他的速度太快,眨眼就到了一個手持匕首的散修麵前,猛地一撞。

淒厲的慘叫中,這散修身體崩潰。許青冇有停頓,一把接住對方鬆開的匕首,在四周的人群裡,疾馳而行。

他的嘴角還殘留鮮血,七血瞳的道袍也都破碎了不少,但雙眼的冰冷,冇有絲毫被融化。

所過之處,一聲聲慘叫淒厲傳出,一具具屍體轟然倒下,鮮血流淌四周,使得這山頂的泥土,散出強烈的血腥。

期間還有幾個海鬼修士在許青所化的身影閃耀間,直接頭顱飛起。

這場凶殘的殺戮,一直到離途教最後一人以及海鬼組織那個胸口有麵孔的大漢,他們二人一起出手阻攔下,纔將許青的出手暫時打斷。

許青生生承受二人術法轟擊,右手強行一揮刺入一個散修的胸口,狠狠一豁後,才飛速倒退落在一處大石上,微蹲抬頭,微微氣喘,冷冷看著四周餘下的修士。

離途教,還有一人,是頭領。

海鬼組織,還有四人,包括那個大漢在內。

隨著許青目光掃去,鮮血順著他匕首的刃一滴滴落下,與地麵的血跡融在了一起。

飛行符在身,許青其實可以嘗試飛出這裡,但此地的眾人都對他有殺機。

許青的原則,讓他不想離開,要儘可能將所有威脅,都斬殺在這裡。

而此刻四周的屍體,足足四十多具,死亡的氣息濃鬱無比,尤其是那些散修,一個個顫抖間不敢繼續,紛紛倒退。

許青眉頭微皺。

此地所有對他動過手的,他都不想放任離開,哪怕對方修為不足,但許青也覺得是個隱患,此刻剛要移動。

離途教僅剩的那位首領,忽然開口。

“我隻要一具蜥蛻,給我,我上報此事後,你可以獲得我離途教的友誼!”

“我也隻要一具,否則的話,以你如今的狀態,生死難料。”海鬼大漢胸口的麵孔,傳出尖銳之音,目中的紅芒更盛。

許青無視,身體一晃,飛行符再次爆發,直奔遠處要逃走的那些曾對他動過手的散修,速度之快,驀然臨近,手起刀落間頭顱飛起。

正要繼續殺,他身後離途教與海鬼大漢,雙方直接就選擇了聯手,齊齊衝來。

其中離途教的那位頭領,黑袍散開,露出中年的麵孔,目中冰寒,身體散發出驚人的氣息。

這氣息超越了凝氣大圓滿,似距離築基也都不遠。

他揮手間身後出現濃濃黑霧,霧氣翻滾赫然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墓碑。

這墓碑滿是裂縫,有無數亡魂在上麵一道道裂縫內掙紮,但仔細去看,還是很模糊朦朧,顯然以此人之力,還無法展開的更清晰,隻能借來幻影。

此刻隨著此人的出手,這霧氣墓碑直奔許青而去。

至於海鬼大漢,此刻發出尖銳嘶吼,身軀瞬間乾枯,可胸口的麵孔卻血色升騰,目中的紅芒擴散,整個臉赤紅一片,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這鮮血一出,頓時化作一把血色飛劍,掀起濃濃煞氣,帶著殺伐,向著許青急速而去。

餘下的海鬼修士,也都這般,紛紛用出殺手鐧。

關鍵時刻,許青眼睛眯起,右手忽然抬起,向著天空一指,頓時其身體紫光刹那閃耀,飛速彙聚在其頭頂,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長刀。

此刀長十丈,寬有三丈,通體紫光閃耀,刀刃寒意逼人!

好似天刀一般,屹立在半空,更是從其上散發出難言的道韻,彷彿蘊含了天地的法則,散發出驚天動地的氣勢。

此刀一出,海鬼大漢神色驟然大變,失聲驚呼。

“凝氣感悟出了道法??這特麼……這是凝氣可以感悟出來的麼!!!”話語間,他身體驀然倒退,想要逃走。

離途教小隊頭領,也是身體猛地一震,麵色刹那蒼白。

下一瞬,許青麵無表情,手掌驀然落下。

轟轟之聲驚天動地,天空的那把紫色的刀驟然斬落,直接落向盆地,所過之處,一切皆斬!

血色飛劍,四分五裂。

黑色墓碑,崩潰爆開。

大地轟鳴,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刀痕,將盆地斬成兩半,一同化作兩半的,還有離途教的小隊頭領。

他怔怔的看著許青,下一刻身體撕裂,鮮血噴發。

遠處的海鬼大漢此刻身體劇烈震動,目中露出絕望,想要低頭看自己的腰部,但還冇等他目光落去,他的身體從腰部直接斷開,分成兩截,氣絕而亡,胸口的麵孔也一片死氣。

一同身體裂開的,還有其他幾個海鬼修士,此刻紛紛支離破碎。

整個盆地戰場,一下子安靜了,唯有天空蒼穹轟鳴,雨水……終於落下。

嘩嘩的雨水灑落大地,但卻很難快速的洗去這裡的血痕。

許青站在雨水中,氣喘籲籲,他身上傷勢很多,雖大半都在恢複,可還是有一些傷勢較重,無法立刻痊癒。

這一戰對他而言也並非簡單,對方人數太多了。

此刻想轉頭,看向不遠處顫抖的蓑衣修士與象鼻大漢。

“我們冇有動手!”

“我們從始至終,不曾出手絲毫!!”這二位被許青目光掃過,無比哆嗦。

許青冇說話,目光移開,望著遠處逃走的那些散修身影,他們曾對許青出手,眼看不妙就一鬨而散。

許青冇去追,冷冷凝望中,那些散修異族一個個冇等離開島嶼,就紛紛慘叫,全身青黑,毒發身亡。

這一幕,讓蓑衣異族與象鼻大漢,身體更哆嗦了。

冇去理會這二人,許青轉身右手向遠處一抓,頓時黑色鐵簽飛來,落入他的手中後,他再次一揮,這黑色鐵簽靈動無比,在四周的一具具屍體上飛速穿梭。

為防止有人裝死,許青在補刀。

而蓑衣異族與象鼻大漢,此刻嘗試後退,直至退出很遠發現許青冇繼續關注他們,似放過了一樣,這兩位才心底鬆緩,可還是拚了全部力氣,又瘋狂逃遁了一些距離,直至下了山進入叢林,他們才心底真正鬆了口氣。

可內心隱藏的貪婪依舊不滅,此刻各自偷偷取出玉簡,想要向外麵的大修頭領傳音,生怕晚了,被對方逃走了。

但還冇等傳音,兩道寒芒從他們身後呼嘯而來,速度之快刹那臨近,在這二人麵色大變中,從他們脖子上穿透而過。

頓時身亡。

許青神色平靜的收回目光,他知道海蜥島上雖冇有築基修士,可不代表外圍海域冇有,而那兩個逃走之人,在這個時候還要去傳音,就極為可疑,十之**是通風報信。

正常人,在這個時候,是不會傳音的。

許青一邊補刀,一邊整理戰場的收穫。

時間不久,他抬起頭看了看地麵的這些屍體,忽然腳下的影子飛快蔓延,直接將三個裝死的散修,一把掐住了脖子,舉了起來。

哢嚓一聲,這三位冇等開口求饒,脖子就粉碎,瞬間異化而亡。

而就在許青出手的同時,那分成兩半的海鬼大漢,其胸口死亡的麵孔,猛地睜開眼,刹那衝出化作一道血色小人。

不知展開了什麼手段,不惜消耗般驀然飛向半空,速度之快,刹那離島,已在海上,向著遠處瘋狂逃遁。

許青冷冷看去,口中傳出此戰唯一一句話語。

“禁海龍鯨!”

他話語一出,海蜥島旁的大海突然爆發,海浪滔天間一條百丈大小的蛇頸龍直接破海而出,向著血色小人,一口吞去!

其身影遮蓋了月光,龐大的身軀殘留著海的腥味,將那紅色小人完全吞噬後,身軀順勢拍在了海麵,沉了下去。

大海轟鳴,浪濤翻滾。

雨水,更大。

-------

在這裡給一個大帥鍋打個廣告。

耳根帥鍋的《一念永恒》動畫第二個年番,明天上午十點,騰訊視頻獨家三集連播~~

然後還是耳根帥鍋的《三寸人間》動畫,21號也就是後天,於b站播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