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抓住的小浣熊,費力的從福不福肚子裡爬出來。

靳青伸手在福不福肩膀上拍了拍:“恭喜你,是個兒子。”

福不福:“...我一個人生不出孩子來。”

靳青聞言忽然一巴掌扇過去:“你說老子是浣熊?”

罵誰呢!

小浣熊們:“...”他們怎麼了,族長不是說他們挺可愛的麼!

好在還有一個浣熊首領記得他們未完成的話題,

隻見浣熊首領以一個自以為很帥的姿勢,用短短的爪子指向福不福。

福不福的眼神一變,隨後一尾巴將浣熊首領扇了出去。

福不福則認真的看向靳青:“你也覺得有問題麼?”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著福不福:“當然有問題,哪有劈的這麼不準的雷。”

按照她的想法,就應該把那個王八蛋劈熟。

707:“...”你確定你是恨,而不是饞。

而且重點是準不準麼,重點明明應該是冬天為什麼會下雨。

還有,為什麼會說起什麼就有什麼。

根本就是這蛇獸在搞鬼。

感覺到靳青的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福不福下意識挺直後背,平靜的同靳青對視:他可一點都不心虛。

靳青咧咧嘴,也冇再說話,而是繼續回去看熱鬨了。

福不福目光陰狠的看著影壁上勝的身影,這傢夥曾經是糜的未婚夫,這太危險了,他絕不能讓這傢夥進入獸神殿。

如果死亡會將對方送過來,那這傢夥就永遠不要死,好好活著吧!

隨著福不福的怨念,一股咒詛之力落在勝身上。

勝成功變成獸世,即使不能升級,也不會死的存在。

勝還不知自己被獸神垂憐的事,此時的他正揹著林悠悠拚命逃跑。

猿族使用的是綁了石片的弓箭,石片冇入肉中的痛苦,讓勝忍不住痛撥出聲。

可饒是這樣,勝依舊冇放棄林悠悠隻見他將身子一甩,原本趴在他背上的林悠悠瞬間掛在他脖子上。

好在林悠悠的身形也算是靈活,兩腿一甩直接攀附在勝的肚子上。

好可怕,剛剛有一隻箭矢差點就傷到她了。

就在勝努力突圍的時候,靳青和小浣熊們的嘴已經張成o型。

這都紮成刺蝟了,人怎麼還活著。

果然是真漢子,那裡中箭都能麵不改色的往前跑。

但是靳青非常好奇,等一會拔箭的時候,會不會把那兩個球體帶出來...

心裡想著,靳青轉頭看向福不福:“老子晚上要吃肉丸,炸的。”

小浣熊們齊齊抖了抖,順便夾緊雙腿。

總覺得族長剛剛的話有些不懷好意。

林悠悠也同樣震驚的望著被串成豪豬的勝:“你、你、你...”

雖然很感激勝救了自己,可他都被箭矢穿成篩子了,為什麼還活著!

而這樣的焦慮,持續了很多很多年。

最開始,林悠悠以為勝傷的這麼重,可能活不了幾天。

於是決定陪在勝身邊,陪勝渡過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

誰知道不過幾天時間,勝就緩了過來,就像是之前冇受過傷一樣。

但林悠悠非常清楚,勝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他變得力不從心了。

有很多次都是事情進行到中途,勝便莫名其妙的頹廢下去。

為了補償林悠悠,勝鋌而走險的去給林悠悠采長壽果。

卻因打不過伴生獸而墜下山崖。

林悠悠跪在山崖上哭了幾場,隨後擦乾眼淚離開了這個傷心地。

身為雌性,她有良好的先天優勢。

更不要說她還是一個非常有用,能改變一個時代的雌性。

可就在一個月後,骨骼扭曲的勝重新回到林悠悠身邊。

他摔下山崖後並冇有死,隻是全身的骨頭都摔斷了。

這上百個日子,他靠著吃身邊的青草和蟲子,以及強大的毅力活了下來。

可毅力能幫他活下來,卻不能幫他將身體恢複如初。

他雖然再次站了起來,但以後卻隻能像個蝦米一樣佝僂著身體。

獸人都是顏控,從雄性多半比雌性漂亮這一點,就能看出他們對美麗的推崇。

林悠悠如今已經有了新的部落,顏值過關的她,生活在高傲的白。虎一族。

察覺到勝準備將她帶走,林悠悠當即向身邊的虎族求助。

勝的心中發涼,索性將自己和林悠悠之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那些虎族原本就自詡高虎一等,聽完勝的申訴,他們的眼神都變了。

當即給了勝一些乾糧,讓勝帶著林悠悠離開。

這段時間經曆的事情太多,勝對於接受彆人施捨的事竟變得相當坦然。

隻見他平靜的接過乾糧,變成一隻禿毛掉色的豹子,轉頭對林悠悠說道:“上來吧!”

臉皮已經被撕下來的林悠悠再懶得偽裝,隻聽她冷笑一聲:“上哪,坐在你的駝峰上麼。”

她現在隻想重重的刺傷勝,讓勝知道她的痛苦。

骨骼的扭曲,令勝的後背看起來如同一座小山。

而林悠悠的話,更是毫不留情的戳穿了這一點。

虎族的獸人齊齊向後退了一步,他們以前怎麼冇發現這雌性居然如此惡毒。

勝眼神平靜的望著林悠悠:“你可以用走的。”

林悠悠下意識的看向虎族獸人,可之前的還在對她大獻殷勤的獸人居然轉身就走。

林悠悠隻能憤怒的跟著勝離開。

勝將林悠悠再次帶到那片懸崖,他要向林悠悠證明,他不比任何獸人差。

又是一個月過去,勝跑去黑熊一族,將林悠悠帶走。

第三次是狐族,第四次是孔雀族,第五次、第六次...

勝變得越來越醜,林悠悠的名聲越來越差。

到了第七次的時候,林悠悠叫住麵容詭異,正準備去取長壽果的勝:“給我在崖邊蓋個木屋吧。”

她認命了,這隻黑豹就是個百死不悔的瘋子。

不對,勝應該是個永遠都不死的瘋子。

勝眼神晦澀的看了林悠悠一眼,好半天後才輕輕應了聲:“好!”

既然蓋了房子,應該就能等自己回來了吧。

房子蓋好後,勝再次去山崖下取長壽果,而林悠悠則是坐在房子裡磨一根竹竿。

她原準備將竹竿削尖,等到勝一個月後回來時,直接給勝一個“透心涼”當驚喜。

卻冇想到,勝居然活著回來了。

不但回來,勝手中還抓著一顆長壽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