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燕京國際機場。

走時夏末,歸時初秋。

時隔月餘時間,重新踏在祖國的土地上,林謙感覺撲麵而來的秋風都是親切的。

林謙和奧黛麗冇有在機場過多停留,坐上前來接機的車子,兩人向著燕京市內駛去,將奧黛麗送回她在燕京音樂學院旁邊購買的公寓後,林謙緊接著坐車趕向公司。

……

“林董好!”

麵對著前台女孩的恭聲問候,林謙微微頷首,隨即徑直向著公司內部走去,他並冇有直接上到17層去,而是先來到了普通員工們正常辦公的樓層逛了圈。

自從蛋殼傳媒強勢鎮壓了熱力文化、黑金娛樂等這些頂級娛樂公司,成功問鼎內娛傳媒魁首後,蛋殼傳媒便進入到了一個飛速的發展期,如今燕京環球金融中心的14、15、16、17層,全部都被蛋殼傳媒租賃了下來,辦公麵積總計高達兩萬平方米,每個月僅是租金就高達數百萬。

林謙所在的17層,是蛋殼傳媒初創時租賃下來的樓層,原本這裡是有著很多工位的,不過伴隨著蛋殼傳媒的規模日益擴大,這裡已然變成了蛋殼傳媒高管的辦公區,隻有職位達到總監以上的高管,纔有資格在這層辦公。

往下的16層,是諸多大牌明星的工作室,他們來公司談業務或是開會,閒暇時間便會在自己的工作室裡休息。

至於15層和14層,便是諸多蛋殼傳媒普通職員和中層領導的工作場所了,在這裡工作的每個人都是步履匆匆,工作氛圍極佳,幾乎不存在摸魚的現象。

蛋殼傳媒是林謙親手創造出來的,如今他看著眼前欣欣向榮的景象,他心裡格外地欣慰。

“林董好!”

“林董好!”

“林董好!”

……

正在工作的眾多員工,突然看到林謙出現在他們的辦公區中,當即紛紛起身向著林謙問好,望向林謙的目光中充滿了愛戴和敬重。

“大家好好工作。”

“我就隨便看看。”

麵對眾人的問好,林謙示意大家不必興師動眾,奈何林謙在公司內的地位實在是太高了,許多剛剛入職的小萌新,當聽到傳說中神龍見尾不見首的林董出現在辦公區裡,頓時全都向著林謙這麵圍了過來,想要看看傳說中的人物究竟是何模樣。

看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林謙不禁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再在這裡閒逛,很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正常運轉,所以他便冇再過多停留,乘坐著蛋殼傳媒的內部電梯,回到了他辦公室所在的17層。

“叮!”

伴隨著電梯清脆的響聲,電梯門緩緩打開,然後他便看到了李瀟曼那高挑纖細的身影,就站在電梯的正前方。

“喲?”

“訊息很靈通嘛。”

“李總這是來特意迎接我的?”

“看來我離開的這月餘時間,李總對我甚是掛唸啊!”

林謙看到李瀟曼愣了下,緊接著他從電梯中走出,向著對方這般笑嘻嘻地說道。

“掛念倒是冇有,我來迎接你,隻是單純的出於下屬對於領導的尊重罷了。”

李瀟曼撇了撇嘴,不過雖然她嘴上是這樣說的,但實際上她的眼睛還是在林謙的身上仔細打量了下。

“隨便你怎麼說。”

林謙瞭解李瀟曼,知道對方是表麵傲嬌、內心柔軟的性格,於是緊接著說道:“我從法國回來給你帶了禮物,都在張強的車裡呢,等會你讓你司機過去取一下。”

“謝謝。”

李瀟曼聞言,她猶豫了下,倒是冇有與林謙推辭,向著林謙低聲道了句謝。

“客氣什麼。”

“你在家裡坐鎮,每天那麼辛苦,我要是不給你帶點東西回來,那我還是人嘛。”

林謙揮了揮手,語氣很是隨意地說道。

“你此次去巴黎怎麼去了這麼久?”

“八月末走的,如今都快十月中旬了。”

向著林謙辦公室走去的途中,李瀟曼有些疑惑地向著林謙詢問道。

“原本隻是去看場時裝秀,結果中途出現了點小插曲,於是就順便辦了件大事。”

林謙笑了笑,向著李瀟曼解釋道。

“大事?”

李瀟曼有些好奇,她張了張嘴,剛準備要追問時,突然想到林謙以往的秉性,隨即撇了撇嘴:“算了,不問了,問了你也不能說。”

“確實是不能說。”

林謙看到李瀟曼的表情,他麵露些許莞爾。

“我就知道。”

李瀟曼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過段時間,我送你份大禮,保證讓你喜歡。”

林謙突然向著李瀟曼這般說道。

“大禮?”

“大禮!”

“神秘兮兮的,還保證讓我喜歡,你就這麼肯定?”

“就這麼肯定,而且是特彆的肯定!”

“好嘛,那我等著瞧咯。”

……

林謙口中所說的大禮,指的自然是即將要麵世的、可以逆轉青春的修複型藥劑,如今的李瀟曼,前段時間剛過完她歲的生日,此時正是她注射修複型藥劑的最好時機。

注射前,注射完直接18,並且以她和林謙的關係,可以永保青春的保養型藥劑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林謙就相信這套組合拳打下來,李瀟曼能抗的住,所以林謙纔會如此的肯定。

說話的功夫,兩人便從電梯間那裡走到了林謙辦公室的門前。

指紋開鎖後,林謙緩步走進他的辦公室。

時隔月餘時間,林謙辦公室裡的空氣依舊新鮮,並且無論是桌椅還是地麵都是纖塵不染,看起來格外地整潔。

“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每天都有讓人來給你打掃。”

或許是看出了林謙的驚訝,李瀟曼便笑著解釋了下。

“辛苦了。”

林謙微微頷首,他在辦公室裡轉了圈,隨即來到他辦公桌的前,坐在了他的那個柔軟舒適的老闆椅上麵。

“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吧。”

林謙望著李瀟曼,突然冇由來的說了這麼一句。

“什麼意思?”

李瀟曼黛眉微蹩,有點冇太理解林謙這句話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

“收拾好東西後,就去享受你的年假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