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林清照將懷中長劍朝著徐無塵擲去。

徐無塵頭也不回的伸手將身後擲來的長劍接住。

右手執劍負於身後,左手掐著劍指。

體內真元洶湧澎湃!

泥銷骨!

道門四品!

恐怖的能量,縈繞在徐無塵的周身!

“小子,今日本座就讓你知曉,何謂道門上三品!”陳護法陰鷙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徐無塵。

他竟然罕見的在徐無塵的身上感受到了壓迫!

一個少年竟然能夠給他帶來壓迫感!

這就是至尊骨的妙用嗎?

陳護法不得不承認。

他下賤!

他有些饞徐無塵的身子了!

隻要能夠將至尊骨移植到自己體內。

說不定他還能接任魂殿,成為下一任殿主!

“那我今日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主角。”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彆人不敢殺的人,我們敢殺!彆人不敢管的事,我們敢管!越階斬殺,天命之子,這就是主角!”

陳護法冷笑道:“小子倒是有幾分狂妄,那就讓本座看看你如何越階斬殺!”

“這是本座和這小子的較量,你們隻需盯緊了那個丫頭!”陳護法又朝著身後一眾魂殿修士吩咐道。

“是!”眾人聞言,立即齊聲應道。

轟!

隻見一團黑霧凝聚而成的能量,瞬間朝著徐無塵襲來!

其中散發著令人極為不適的氣息。

鏗!

徐無塵手中長劍出鞘。

一柄閃爍著銀芒的寶劍躍然而現!

在空中的陰霾籠罩下熠熠生輝!

“無塵哥哥……你一定要贏啊!”

看著徐無塵為了自己挺身而出,獨自麵對魂殿護法,林清照的心中百味雜陳,心如刀絞。

唯恐徐無塵不敵!

那樣的話,她至死都不會原諒自己!

為了她,已經犧牲了太多無關之人了!

叮!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境,徐無塵手中的長劍發出陣陣嗡鳴之音!

林清照在後方端詳著徐無塵傲然而立,翩若劍仙的身影,輕聲呢喃道:“孃親曾經說過,此劍撫平天下不平事,此劍無愧天下有愧人!”

今日,當為出劍之日!

鏘!

劍出鞘!

龍吟起!

隻見徐無塵的身影,猶如一道長虹,貫日而去!

轟!

徐無塵和陳護法體內的能量瞬間碰撞在一處,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之音!

“呼……好小子,倒是本座當真有些小覷於你了!”陳護法平複了一下自己體內翻湧的氣血,陰鷙的看著徐無塵,冷聲說道,“今日本座就讓你看看何謂法相!”

轟!

話音落下。

一道巨大的法相出現在陳護法身後。

這尊法相宛若幽冥之物。

散發著黑色的不祥能量。

外表依稀能看出來是一尊黑色的鬼麪人!

正是陳護法的本命法相!

也是隻有修為到了一定境界才能具備的神通!

徐無塵見狀,嗤笑道:“法相麼?不會有人以為隻有自己纔有吧?”

轟!

下一瞬。

一道更加巨大的法相赫然現身!

浮現在徐無塵的身後!

隻見徐無塵背後的法相,是一尊金光熠熠的聖人之體!

聖人手執長劍,俯瞰眾生!

聖人法相!

隻有天生聖體,才能夠凝聚而成的法相!

“不可能……”陳護法瞬間驚得目瞪口呆。

眼前這小子竟然凝聚成了聖人法相?!

那豈不是猶在他的幽冥法相之上?!

“給爺死!”

隻見徐無塵體內能量瘋狂暴動。

在聖人法相的加持下。

和陳護法的能量碰撞在一起!

轟!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

整座山脈都被籠罩於其中!

吼!

無數的妖獸察覺到這邊的動靜,發出陣陣憤怒的嘶吼聲!

自己的領域被入侵。

讓這些妖獸本能的感到了憤怒。

隻是空中那股暴動的能量。

讓其中大部分的妖獸感到了恐懼和心悸!

過了許久之後。

煙塵散儘。

徐無塵和陳護法兩個人的身影漸漸浮現。

隻見陳護法身後的幽冥法相已然被擊碎!

“不!”

陳護法眼中流露出悲痛欲絕的神情。

從天賦到實力,他全部被徐無塵無情地擊穿了!

法相破碎,於修士而言是一件極為殘酷的事情。

縱然能夠複原,也是極為困難!

“小子,你成功惹怒本座了!”陳護法陰鷙的看著徐無塵,眸子中散發出無窮殺意!

徐無塵淡然說道:“你個老狗早就惹怒我了!今天你和你🐴一起死!”

咻!

隻見徐無塵和陳護法兩個人的身影再度迎上!

但是有聖人法相加持。

徐無塵轉瞬間便將陳護法逼得險象環生!

不出十餘合,陳護法就已然是落了個滿身傷痕,千瘡百孔!

腥臭的鮮血從他身上的灰袍中流淌而出!

徐無塵手中長劍一揮,傲然道:“老狗赴死!”

陳護法見狀,立即朝著身後的眾人怒斥道:“你們這些白癡還在看什麼戲?!!”

“可是是陳護法你方纔不讓我們插手的,隻讓我們盯緊了林家的那個小丫頭。”眾人有些委屈的說道。

“本座不讓你們插手你們就不插手,那你怎麼還敢插本座嘴的?!”陳護法瞬間被氣的臉色鐵青,氣急敗壞的嗬斥道,“你們這些冇用的東西還認不清自己的身份?!我們這些邪魔外道什麼時候講過道義?!!”

“是!”這二十餘名魂殿修士立即委屈的應聲而上。

徐無塵見狀,眉頭微挑,饒有趣味的說道:“你這老狗反派的這麼透徹,還真是清新脫俗。”

轟隆隆!

話音剛落,徐無塵就瞬間被眾人纏上身來。

這些人中大部分是道門五品,還有個彆的道門四品。

不過比之陳護法,自然差之甚多。

“真是一群白癡!”看到徐無塵暫時被這些人拖住,破了大防的陳護法方纔緩和了幾分。

眾人圍攻之下,縱然是徐無塵也陷入了血戰之中。

體內的能量,更是在飛速的消逝著。

不過場麵中,徐無塵還是占據著一定的優勢。

這讓陳護法看的臉色陰晴不定。

而林清照更是一顆芳心揪到了嗓子眼上。

極為關切的看著人群中浴血奮戰的徐無塵。

哀嚎聲不斷地響徹山脈。

無數的妖獸更是為之暴動!

過了許久。

徐無塵漸漸地殺出了一條血路。

徐無塵手中的長劍飽飲鮮血,微微顫抖。

劍身之上銘刻的字跡也微微顫抖,發出陣陣血紅的光芒。

徐無塵手執長劍,端詳了一眼劍身之上的字跡,若有所思的說道:“此劍撫平天下不平事,此劍無愧天下有愧人。”

既然這樣,那他就為林清照掃清障礙,斬儘不平!

隻見徐無塵一襲白衣纖塵不染,手中長劍指向陳護法,口中緩緩吐出幾個字。

“輪到你了,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