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塵哥哥,怎麼辦……難道我們要葬身於這些野獸的腹中了嗎?”林清照看著身側的徐無塵淒然說道。

少女嬌小的身軀微微瑟縮。

她並不害怕死亡。

但是一想到自己要被這些妖獸肆意的撕咬,變成一塊塊血肉模糊的東西。

然後進入它們的腹中。

這讓少女很難接受!

徐無塵笑了笑,揉著少女的秀髮溫聲道:“當然不會。”

坐以待斃,向來不是徐無塵的性子。

縱然前方有千難萬險,他也要闖出一條生路!

不會真有人以為他隻是個擺爛世子吧!

徐無塵稍微恢複了一下體力,立即拉著林清照朝著前方行去。

好在徐無塵此時身上殺氣騰騰的模樣。

讓一部分欺軟怕硬的妖獸一時間躊躇不定,不敢上前擅自發動進攻。

【無數的妖獸從四麵八方襲來,將你和林清照團團包圍。】

【你帶著林清照朝著山脈儘頭而去!】

【一些妖獸開始在邊緣瘋狂試探。】

【一些妖獸開始想要蹭蹭。】

【一些妖獸終於忍不住了,它們想要發起最後的進攻。】

【你遭到了一部分妖獸的襲擊,你拚死將他們擊退,但是你也受了重傷。】

【林清照在方纔的逃亡中不小心受到了妖獸的攻擊,此時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你揹著林清照避開了妖獸的追擊,來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但是你發現你已經迷失了方向,而且這個地方冇有任何妖獸來過的跡象,彷彿是山脈中的一處世外桃源。】

【你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對勁,這裡似乎彆有洞天,暗藏玄機!】

【正當你想要略作休息的時候,一道巨大的法陣出現,將你們兩個人籠罩了進去。】

【當你們兩個人視線再度清晰時,周遭已經是換了一副麵貌,你們來到了一處神秘的領域,漫天星辰照耀著此地,幽若仙境,四周的斷壁殘垣和廢墟,證明著這裡曾經是某個上古宗門勢力的遺址。】

“呼……”

徐無塵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將背上的林清照托著柔軟處,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處尚算乾淨的地麵上。

隨後打量了一眼四周。

周遭是一片荒蕪和廢墟。

斷壁殘垣呈現在眼前。

甚至還能看出一些破敗法陣和廢棄房室的跡象。

空氣中的味道則清新了許多。

少了那些妖獸身上的腥臭味。

隻是還有著來自於自己和林清照身上的淡淡血腥味。

林清照蒼白的麵容上帶著些許怯懦之意,輕聲問道:“無塵哥哥,我們這是來到了哪裡?”

徐無塵摸了摸少女的秀髮,輕聲說道:“這裡是某個上古宗門的遺址,我們兩個人在這裡很安全。”

“那就好。”林清照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

蒼白的仙姿清顏上湧出一抹疲憊之色。

下一瞬,少女直接昏迷了過去!

“清照?”徐無塵見狀,眉頭微蹙。

不過發現少女還有微弱的呼吸聲,旋即放下心來。

應該是逃亡路上太過於疲憊,加上受了點傷,體力不支昏迷了過去。

隻見林清照腿上的竹膜白紗出現了些許的破損,白皙玉潤的小腿上還有著一道細長的傷口,上麵隱隱有著黑氣流轉,赫然是方纔逃亡中,被一個妖獸的靈力所波及。

徐無塵見狀,皺了皺眉頭。

林清照的傷勢要是不儘快處理的話,隻怕就算活下來,也會成為一個廢人。

這種後果,徐無塵自然不願意看到!

徐無塵稍微平複了一下自己體內的傷勢。

然後伸出手來,按向了少女的小腿上。

林清照的腿很柔,很軟,帶著些許的冰涼。

觸感很完美。

不過現在的徐無塵,顯然顧不上考慮這麼多。

將體內殘餘無幾的靈力,瘋狂的朝著林清照的傷口輸去。

隻見林清照的傷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而徐無塵的麵色則是變得極為慘白。

咻!

突然間,一道身著宮裝長裙的女子出現在徐無塵的身側。

女子的麵容極為絕美,但是卻美的有點不似人類。

“這樣值得嗎?”宮裝女子輕聲問道。

“值得。”徐無塵毫不猶豫的答道。

“這樣下去,你自己會修為倒退,甚至丟掉性命的。”女子皺著眉頭說道,“而且……你未必能夠救得了她!”

“她想要當劍仙,這世上哪有瘸腿的劍仙。”徐無塵極為平靜,彷彿並未聽到女子話語中的警告。

“哪怕是用你自己的一生作為代價?”

“是。”

“你們人類還真是奇怪。”女子似乎是陷入了疑惑中。

徐無塵側頭望了一眼女子,輕聲問道:“你應該是這裡的陣靈吧?”

“是。”

“那你還留在這裡,應該是為了等什麼人吧?”

“不錯,我在這裡已經上千年了,隻為了等到能夠繼承這玄天劍宗衣缽的人出現。”女子點了點頭,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這個少年,意外的聰慧。

竟然一眼看穿了這些。

“那她可是有緣人?”徐無塵眉頭微蹙,開口問道。

既然是劍修門派,那林清照天生劍體,應當最是合適!

“你們兩個都是有緣人,又或者說,你們兩個人都不是有緣人。”女子平靜的說道。

徐無塵冷聲道:“說人話。”

一個陣靈,竟然跟自己玩謎語人這一套!

“這門劍法,需要天生劍體和身懷至尊骨的人方可施展,不然的話,這門劍法要麼發揮不出威力,要麼終其一生隻能夠施展一次。”陣靈平靜的說道。

“一生一次?”徐無塵皺了皺眉頭,隱隱感覺到了什麼。

“不錯!天生劍體或者身懷至尊骨之人,施展一次後,便會抽乾所有生命力,當場身隕。而其他人,則根本不得其法,無法施展。”

“那我學了這門劍法,是不是你就要聽命於我?”徐無塵皺了皺眉頭問道。

“不錯。但是想要繼承玄天劍宗的劍法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必須將魂殿除去!”

徐無塵平靜的說道:“好,這魂殿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和他有一場最終的較量。那我今日便學了這門劍法,而你則動用這裡的能量,幫我治好她的傷!”

陣靈沉默了須臾,然後說道:“好!”

隻見陣靈手掌一揮。

周遭空氣中殘餘的能量。

立即開始朝著林清照的小腿處湧去!

原本還極為可怖的傷口,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少女原本微弱的呼吸,也漸漸平穩下來。

“可以將這門劍法傳給我了。”徐無塵無限柔情的看了一眼林清照,然後望向了一旁的陣靈。

“此劍法隻有一招,名為我寄人間雪滿頭!具體的劍法口訣,我這便傳授於你!”

隨著陣靈話音落下。

徐無塵隻感覺大腦傳來一陣刺痛。

一股極為龐大的資訊,瞬間朝著自己的識海湧來!

這劍法看似簡單,卻極為繁雜!

其中蘊含的劍道法則,更是奧妙無窮!

……

【你和陣靈達成了共識,由你來繼承玄天劍宗的衣缽,並且傳授於你玄天劍宗的劍法。】

【你領悟了我寄人間雪滿頭!】

【當前副本達到重要節點,宿主將暫時脫離模擬!】

……

大乾王朝。

一個身著素白長裙,仙姿清顏的少女靜靜地站在禦花園中。

懷中緊緊抱著一柄長劍。

“還請桃花劍仙稍候,老奴這就去通知女帝!”一名公公一臉恭敬的看著少女說道。

少女並未搭話,隻是靜靜地站立在原地。

公公也不敢有任何不悅,連忙彎著腰轉身離去。

隨著公公離去,少女怯懦的嬌軀才鬆懈下來。

少女輕輕撫摸著自己懷中的長劍,望向了皇宮外,星眸中滿是無限悵惘。

輕聲呢喃著:“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無塵哥哥……你這個騙子!你說當兩月相承,晨見東方。九星一線,天地異色之時,就是你我再遇之際。我已經來了,你在哪裡呢?”

少女無暇的清顏上,不知何時被幾滴淚水打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