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雅間的主人心情。

瞬間兩級反轉!

原本還一片歡聲笑語的世子雅間瞬間死一般寂靜。

洛瑤光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把玩著琉璃杯,看著裡麵晶瑩的玉液正在不斷流淌。

狹長的鳳眼微眯著,女帝額頭的梅花硃砂鮮豔欲滴,展現出足以驚豔眾生的嫵媚。

洛瑤光頗為玩味的打量著杯中液體,心道:

【徐師,這一切,可都是你教給我的啊!釜底抽薪不就是這麼用的嘛。】

【比起解決麻煩,直接解決了那些製造麻煩的人,更是容易。】

【而那些青樓畫舫裡的浪蹄子,就是擺在我眼前的麻煩製造者呢!】

【怎麼樣,被你調教過後的我,是不是更得你心了呢?】

坐在對麵的洛臨安。

看到自家皇姐又露出了這種病態的神情,不禁嚇得立即正襟危坐。

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

生怕待會兒有什麼災禍降臨於自己身上。

桃花劍仙麵無表情的用玉指蘸了點酒水,在桌子上寫道:“女帝陛下還真是賢明機智。”

很好!

這個女帝看起來還是有幾分能力的!

這讓本來想著用物理手段解決那些青樓畫舫中那些狐狸精的桃花劍仙,也省了幾分力氣。

“桃花劍仙謬讚了。”女帝絕美的玉顏宛若桃花綻放,淺淺一笑百媚生。

她這手腕,可都是拜那位正在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世子所賜!

用他教給自己的手段,反過來對付他。

這簡直是人生最美妙不過的事情了!

……

隔間。

“淦!”

原本還酒意微醺的徐無塵瞬間清醒過來!

那個狗皇帝竟然查封了青樓畫舫,甚至連官家自己的教坊司都不放過?!

這個歹毒的女人,真是蛇蠍心腸啊!

自己的浴血奮戰,竟然就這麼錯失了一個實踐出真知的機會?!

早晚有一天。

他要讓那個女帝跪在他的麵前。

像一條小狗一樣搖尾乞憐!

讓她知道什麼叫是條龍也得盤著!

他還要和那個狗女帝玩師生遊戲!

就算是女帝又怎樣,犯了錯還不是要被老師用棍棒責罰!

一想到自己錯失了一個探求真理的機會。

徐無塵內心中那強烈的求知慾和探索欲,就完全無法宣泄出來!

“這可是自天元界誕生以來,數萬年的人類曆史上損失最慘重的一次啊!哪怕是當年北離王橫掃七國所帶來的損失,都遠遠比不上這一次啊!”

“每一個真理的出現,那都是足以讓人類邁出一大步的真知灼見啊!”

徐無塵感覺自己的內心在滴血!

今日無事,勾欄有事。

豔曲不在,佳人遠去。

“徐世子,看來今天我等是冇有那福分見到那花魁了!”李翰林一臉惋惜的說道。

劉長卿等人也點了點頭,附和道:“是啊,不然以徐世子的風姿,必然能夠成為那花魁的入幕之賓!”

“無妨,等陛下整頓完了,我等再去邀請世子前去畫舫,聽那花魁小曲!”林缺搖了搖頭,然後安慰著一臉悲痛的世子。

“不妨世子前去和女帝當麵舌戰一番。”有人則是拱火道,“這青樓畫舫怎能隨意關閉,那可是事關我大乾稅政!”

畢竟身為同道中人,他們最是能理解徐無塵此時內心中的悲痛和不甘。

他們這些人本來就冇有什麼出人頭地的機會,畢竟太顯眼的話,隻怕會招來兄長的猜忌和暗算。

偏偏現在女帝還斷了他們最大的樂子!

若非怕傳到女帝耳中。

他們高低得一人罵幾句。

“那就多謝諸位了,今日是本世子招待不週,還請諸位見諒!”徐無塵聞言,笑了笑拱手說道,“能有這樣勵精圖治的女帝,還真是我大乾之福!不過斷了我等的樂子,也真是掃興!這女帝不見也罷!”

想讓他去和那狗皇帝battle?!

他可不傻!

真要當麵觸犯鳳顏,頂撞女帝。

誰知道那個喜怒無常,陰晴不定的女帝會怎樣!

萬一賞他個斷頭飯就涼了!

自己可不是那種頂撞女帝的亂臣賊子!

……

哢!

隔壁雅間。

女帝和桃花劍仙手中的筷子同時斷碎。

女帝絕世的玉顏上泛起一抹驚豔的笑容,不失威儀的說道:“這玉華樓的筷子還真是不結實,稍微一用力就碎了。”

桃花劍仙默默地在桌子上寫道:“是。”

“咕……”

洛臨安則是吞了口口水。

本能的感覺到氛圍有些微妙。

洛瑤光心平氣和的說道:“說起來,英國公一世英名,他的長子更是年紀輕輕就進士及第,連中三元,擔任兵部令史一職。這次子也不能厚此薄彼,不妨讓他去禦馬監曆練一番。”

“可是……皇姐,那禦馬監是太監的地帶啊!”洛臨安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說道。

洛瑤光想了想,平靜的說道:“那就扔去太仆寺看馬,彆讓他的馬冇了!”

“哦……”洛臨安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

女帝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還有,那劉長卿不是想擔任禦史一職嗎?那就將他送到西涼擔任涼州道監察禦史!”

“涼州那地方天寒地凍,蠻夷眾多,劉長卿才道門八品,隻怕吃不消吧?”洛臨安有些為難的說道,“不管怎麼說,他也是誠意伯的長子呢。”

女帝不以為意的說道:“那就讓他先暫緩數月,等準備好了再去。”

“哦。”

女帝又想了想,繼續說道:“還有,林缺不是一直未婚嗎?那就將潭殼郡主賜婚與他,也好為太平候開枝散葉!”

“潭殼郡主……”洛臨安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一個足足有四五百斤重的女子身影。

每日裡除了吃喝玩樂之外就是頤指氣使。

傳聞她上一任夫君就是開坦克而死。

這讓九公主心中充滿了對林缺的同情。

“雖說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得罪皇姐的,不過看來你們都冇好果子吃了。”少女的心中滿是無限同情。

“桃花劍仙覺得朕對臣子的關心,可是一個好皇帝?”女帝笑意灼灼的看著桃花劍仙問道。

桃花劍仙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桃樹枝更是開的絢爛。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仙子用酒水緩緩寫下四個大字:“千古壹帝!”

女帝見狀,莞爾一笑。

三個絕代芳華女子共處一室。

猶如山河潑墨,春日櫻開。

隻剩下徐無塵坐在隔壁,盤算著今晚該怎麼開荒。

ps:老規矩,第一更,今天的目標還是三更!野心是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