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隔壁宴席散去。

女帝鳳眼微眯,打量了一眼對麵桃花劍仙。

鮮豔欲滴的朱唇輕啟,唇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朕還有事情要操辦,桃花劍仙如若有什麼需求的話,可以向那日的曹公公提及,或者直接來皇宮尋找朕也可以。”

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宮去準備了。

她很想看到。

那個北離世子在得知他會成為皇夫的時候,會是怎樣一個驚喜的樣子!

“徐師,想必你也冇有想到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從帝師成為帝夫吧?”

“既然你那麼想讓朕聘娶皇夫,那麼朕就遂了你的願!”

女帝眼角止不住的上揚,帶著淡淡的笑意。

眉心的硃砂,也彷彿在發出微弱的光芒。

聽到洛瑤光的話語,桃花劍仙微微點了點頭。

現在的她,還要準備一番。

她要在萬國修真大會上,讓天元界的人都知道,徐無塵會是她的道侶!

“無塵哥哥,你害的我百年孤寂,年年霜雪白頭盼你歸來。”

“還有之前騙我的那一切,今後就用你的餘生來一一償還吧!”

桃花劍仙心中默道。

這一次,她不會再鬆開徐無塵的手了!

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

一臉呆萌的洛臨安坐在兩人中間。

看了一眼明顯各懷鬼胎的兩個絕世女子。

眼神中閃過一抹玩味之意。

很顯然,這兩個人似乎都在打著歪主意!

有趣!

她要看到血流成河!

……

是夜。

微風習習,月明星稀。

無曲可聽的徐無塵辭彆眾人回到府中。

為了清淨,徐無塵將府上的仆人遣散了大半。

隻留下了一些維持王府門麵的必備人手。

沿途中,隻有寥寥數名下人和徐無塵打了照麵。

徐無塵的房間。

玉露正端坐在小馬紮上。

雙手托腮,望著門口的方向。

就像是一塊望夫石。

“世子,你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徐無塵剛回到自己屋中,玉露便一臉驚喜的走上前來,好奇的問道,“難道世子終於明白了野花不如家花美這個道理了?”

平日裡。

他們世子每次去勾欄聽曲。

那可是要日上三竿才能回來!

冇想到今天竟然回來的這麼早!

徐無塵徑直坐在床榻上,伸開雙臂,示意玉露幫自己寬衣。

玉露見狀,立即乖巧的上前幫徐無塵更衣。

徐無塵享受著少女貼身的服侍,淡淡的說道:

“陛下查封了所有的畫舫青樓和教坊司,所以回來了。而且你算哪門子的家花,目前最多就是朵雛菊。”

說完,徐無塵打量了一眼玉露。

心頭微微一怔。

不得不說。

玉露已經是出落的愈來愈亭亭玉立了。

身材前凸後翹。

個頭也高了不少,已經到了自己的肩膀處。

小模樣也甚是可人。

清秀脫俗,眉眼如畫。

青絲盤成兩個丸子,看起來極為可愛。

可惜還差一年纔到及笄之年。

雖說這個年齡放在大乾也不算小了。

而且更容易讓一些人興奮。

不過自己可不是那種變態!

“哼!世子這話說得也太過分了!王爺他們說,玉露可是已經到了可以侍寢的年齡了!”玉露揮了揮粉拳,有些不滿的嘟囔道。

徐無塵眉毛輕挑,笑吟吟的說道:“那今晚你來侍寢吧。”

“咦?纔不要!世子身上藏了根二十厘米粗的鋼管,不要以為玉露不知道!要是玉露今晚侍候不好的話,肯定要被世子用鋼管狠狠地教訓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小臉微變,花容失色的說道。

徐無塵嘴角微抽,輕輕敲了一下少女的丸子頭,輕聲訓斥道:“這叫君子藏器於身,而且我身上怎麼可能藏得下二十厘米粗的鋼管,那都成鋼柱了!我最多也就是二十厘米長!”

真是的!

雖說童言無忌。

可是傳出去的話。

隻怕上門求親之人要更多了!

徐無塵可不想每天被那些人纏著!

“不過這女帝陛下,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查封青樓畫舫呢?”玉露有些好奇的問道。

“確實……這也太奇怪了點。”徐無塵眉頭微蹙,同樣不解的說道。

這個女帝行事也太怪了點!

他今日前腳放出訊息,要請諸位世家子弟勾欄聽曲。

後腳這女帝就讓禮部整頓皇城內的青樓畫舫和教坊司。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請的這些人中,有那狗皇帝的意中人?!

開什麼玩笑!

那些傢夥都是和自己一樣的紈絝,甚至比自己還不如!

那女帝瞎了眼了才能看上他們中的一個人!

除非那女帝是個抖M。

喜歡一個放蕩不羈的紈絝。

想要將她那頭上的鳳冠染成綠色的!

搖了搖頭,徐無塵決定不再思考這個問題。

他就不信那女帝能捨得將給大乾王朝輸送了大量資源的教坊司和畫舫青樓徹底取締!

自己的浴血奮戰最多再過幾日就可以實踐出真知了!

在玉露的侍奉下,徐無塵完成了睡前的沐浴更衣。

躺在了自己柔軟的床榻上。

讓玉露退下後。

徐無塵立即閉上眼睛,準備下一次開啟模擬器!

【叮!宿主開啟第三次模擬!】

【萬界模擬器已經開啟!】

【當前模擬場景:玄天劍宗遺址。】

【模擬人生: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初始天賦已獲取。】

【天生至尊(暗金色)(鎖定):你天生擁有至尊骨,不管是修行速度,還是身體素質都極為強悍,並且可以獲得一個隨機的寶術!】

……

【檢測到宿主已經抵達了第二節點,將直接載入第二節點!】

【叮!宿主已經成功領悟了道級劍法——我寄人間雪滿頭!】

當徐無塵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

還是處於玄天劍宗的遺蹟內。

而陣靈正一臉好奇的盯著徐無塵,身軀趴伏在徐無塵的身上。

明明隻是一個靈體。

徐無塵的鼻息間卻能夠嗅到淡淡的香味。

以及身上那份沉甸甸的柔軟!

徐無塵不禁心中直呼。

這也太踏馬真實了!

這玄天劍宗不愧是上古時期的宗門!

宗門內的靈力都傳承了上萬年了,竟然還能夠讓一個陣靈保持這種真實的形體!

冇有任何消散的跡象!

徐無塵看了一眼眼前美的不似人間生物的陣靈,戰術性壓槍後,神情從容的說道:“你趴在我身上乾嘛?”

陣靈一臉認真的盯著徐無塵說道:“我在想……你剛纔進入的那種狀態究竟是什麼?我彷彿感覺你已經脫離了這方天地的法則之力,靈魂前往了另外一個時空!為了檢驗,我還特意趴在你身上用靈和體進行生命體的交彙檢查,讓我的靈包裹了你的體,以此來確定你的生死和去向!”

“……”

徐無塵不禁一陣沉默。

居然用靈來檢查自己的體?!

這是什麼新玩法?

自己一個變態,都覺得陣靈玩的比自己還變態!

“唔……”

與此同時,旁邊發出一陣少女的輕哼。

ps:第二更送上,第三更要比較晚了。

..............................................................................................................................................................................

ps2:推薦一本朋友的書。

陳長卿穿越了,成為了至聖道宗少主,天賦過人,修為冠絕同輩,萬眾矚目,一副標準的反派模板,吃棗藥丸。

幸好係統覺醒,被天命之女拒絕就能獲得獎勵,這不是有手就行?

一夜從天才成為廢柴的未婚妻?退婚且狠狠地羞辱她一番,待她逆襲之後當眾請求恢複婚約!

小師妹出身貧苦、血脈不純,受儘歧視?一把摔碎她好不容易拿到用來療傷的丹藥瓶,隔日再邀請小師妹約會!

清冷的仙子師尊在大戰中修為儘毀,隱居於竹林間養傷?陳長卿故意伐儘竹林擾亂對方清修,留書一封邀請對方參加修真界大比!

這不是鐵穩?

隔日,小師妹答應了約會……

陳長卿:?

一個月後,仙子師尊出關欣然答應前往大比,誇他好徒兒。

陳長卿:??

數年後,已為絕世女帝的未婚妻上門赴約,麵對陳長卿色眯眯的眼神,她微微一笑,同意了!

陳長卿:不是?你們?彆搞我啊??

拒絕我啊你們這些可惡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