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一旁寒玉床上的林清照,秀眉微蹙。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

就像是屬於她的珍貴事物,正在被彆人侵犯一般。

讓少女為之皺緊了眉頭。

陣靈緩緩的漂浮起靈力凝聚而成的身軀,坐在了徐無塵的身側。

一襲天藍色的宮裝長裙披在身上,超凡脫俗的絕世容顏,看起來頗為優雅高貴。

就像是九天玄女一般,不應該出現在這世上。

徐無塵檢查了一下自己身體。

不禁有些失望。

看來隻是很純粹的靈體交流。

果然這靈和肉還是有區彆的。

共通的隻有這美妙的觸感。

要是能早點醒過來的話。

冇準還能有個從未有過的全新體驗。

或許……

自己可以讓陣靈再好好檢查一遍?

想到這,徐無塵不禁摸了摸下巴。

若有所思的打量著陣靈。

這種機會,可是生平僅有的!

陣靈似乎並未看穿徐無塵的那點小心思,隻是平靜的看著徐無塵說道:“你身上,似乎有很多的秘密。你在這方世界的存在……極為獨特!”

徐無塵淡淡的說道:“若要說的話,那我大概是這方世界的親曆者,又是這方世界的局外人,更像天外來客。”

他也曾經好奇過。

他於這裡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這一切都是他的模擬。

但是卻又那般的真實。

他就像一個親曆者一般。

親眼目睹著一幕幕畫麵的發生。

又像一個局外人。

完成他的使命之後,就該回到現實中。

從此和這裡再無瓜葛!

至於說林清照還是桃花劍仙,和他都冇有太多乾係。

反正隻要模擬結束,一切就都會消失。

太陽還會照常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

這裡的一切,隻有他自己一個人知曉。

就當是一場夢,醒了還是很感動。

陣靈清靈透徹的眼瞳,靜靜凝望著徐無塵。

似乎是看不透徐無塵。

最後隻是輕聲說道:“你身懷至尊骨,天生聖體,如若再將她的劍心挖出,換到你的身上。那麼你將會成為這大荒境,乃至天元界中最具有天賦和潛力的修士!隻要你能夠進入道門一品,屆時縱然是佛道儒武四派陸地天人聯手,也不是你一人之敵!”

天元界中,修行主流分彆是佛門,道門,儒門,還有武夫。

道門一品之後,他們最後的歸途都是陸地天人!

以一人敵四大門的陸地天人,那是何等的威風!

聽到陣靈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冷聲說道:“你能替本少主考慮我很高興,但是你說的這些話,本少主很不喜歡!”

他這一路辛辛苦苦走過來。

為的是誰啊?

不就是為了能夠替林清照和自己報仇?!

不就是為了能夠在這模擬的人生中,滿足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份榮譽感?!

能夠成為聖人的化身,仗劍俠義,立地成聖!

陣靈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林清照,又看了一眼徐無塵,開口問道:“難道說……在你的心中,這個隻會拖累你的人,對你來說很重要?”

徐無塵不假思索的答道:“當然!於此間而言,她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徐無塵很清楚,這個模擬人生的意義,就在於林清照身上!

如果說自己是這個人生主角的話,那麼林清照必然是女主角!

他們兩個人有著相同的命運和敵人!

要是冇有林清照的話,那麼他做的這一切,也就將變得索然無味!

“……”

旁邊寒玉床上的林清照緊閉著雙眸。

一行清淚卻緩緩從眼角流淌而下。

濕了少女精緻的清顏。

……

陣靈沉默了須臾,輕聲歎道:“果然還是不能夠理解你們人類的感情。明明有這麼捷徑的成神路擺在你的麵前,你卻不願意走!”

徐無塵聞言,輕笑一聲道:“你可知道,這大荒之人,苦大奉和魂殿久矣!我要是需要犧牲他人,來成就自己的至尊之路,那還談什麼立地成聖,就算是滅了魂殿和那大奉,也不過是下一個大奉罷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陣靈再次沉默地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那些,我隻知道,我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覆滅魂殿,完成當年老宗主的遺命。”陣靈如是說道。

徐無塵聞言,有些意外的說道:“你倒是言而有信,也是個忠厚人呐。”

這陣靈能夠為了一個命令,困守在這裡數千年,隻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

也是難為她了。

“你確定不將她體內的劍心奪走嗎?這可是絕佳的機會!”陣靈還是有些不甘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至尊已是無敵路,何須再借他人心!”徐無塵瞥了一眼林清照,淡淡的說道,“我獨我,世間第一等,此間最上乘!”

看到徐無塵似乎下定了決心,陣靈終究是輕聲歎息道:“好吧……”

“不過……這丫頭身上的佩劍,倒是極為不凡!”陣靈瞥了一眼被林清照牢牢護在懷中的長劍,若有所思的說道,“這柄劍,足以將我傳授你的那招劍法發揮至極限!”

“哦?細嗦。”徐無塵聞言,眉頭微蹙。

陣靈繼續說道:“若你擁有這柄劍,將其滴血認主,縱然你以凡人之軀,匹敵仙人之尊,也足以一劍破之!可惜……這柄劍已經被她認主,除非你將她的神魂強行從這柄劍上分離,不然的話並不能夠發揮出這柄劍和我傳授你的劍法最大功效!”

聽到陣靈的話語,徐無塵眉宇間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了。”

“唔……”

林清照檀口中突然發出一聲難受的嬌喘。

“好難受……無塵哥哥……我好難受。”

徐無塵看了一眼滿是痛苦,香汗淋漓的林清照,有些急切的看著一旁的陣靈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她不是已經傷勢痊癒了嗎?!”

陣靈打量了一眼林清照,平靜的說道:“依我看……她有可能是在方纔的戰鬥中損傷到了根基,我隻是治癒了她的皮外傷。但是她根基想要痊癒,就很難了。除非……”

“除非什麼?”徐無塵立即追問道。

“除非她能夠得到劍碑賜福,溫養她的劍心通明!”陣靈緩緩的說道。

ps:第三更送上,明天醒來再繼續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