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厲的劍意,貫穿了蒼穹。

徐無塵的劍光。

遮天蔽日!

而劍碑的求救,顯然也並冇有奏效。

畢竟道祖早已經兵解輪迴,又如何能夠救得了它!

隻見偌大的劍碑,不住地顫動著,發出陣陣嗡鳴之音。

原本還盛氣淩人的劍意,此時卻紛紛崩潰。

在徐無塵的劍光麵前,可謂是一碰就碎!

轟!

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響起。

徐無塵的劍芒,無情的貫穿了劍碑!

“不......不可能!我可是道祖大人遺留下來的劍碑啊!”

伴隨著越來越虛弱的蒼老聲音,劍碑上麵隱隱有裂縫浮現。

“就這?”徐無塵靜靜地看著劍碑。

單手負於身後,長劍向天。

身上的血衣隨著勁風不住地吹拂。

俊美無儔的麵容上,隱隱有著如釋重負的跡象。

“痛!太痛了!”劍碑發出一陣不甘的哀鳴。

轟!

下一瞬。

不堪受辱的劍碑被徹底擊碎!

隻見足足十餘丈高,一丈寬的劍碑,猶如巨山崩塌。

龜裂的跡象愈發明顯,上麵佈滿了一道道細長的裂縫。

然後突然從中裂開,化為一道道碎裂的碑石。

滾滾灰塵從上蔓延而下!

漫天的劍意,從劍碑之中瀰漫而出!

她們彷彿掙脫了牢籠一般。

這些無主的劍意,開始在整個上古遺蹟中彌散。

很快,它們似乎就發現了林清照的體內有著它們極為喜歡的存在。

紛紛朝著林清照的身體迅速湧來!

隻見漫天的劍意,瘋狂的湧入了林清照的身軀內。

瘋狂的修複著林清照體內根基的傷勢。

原本已經油儘燈枯的林清照,就像是枯木逢春一般,生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作為先天劍體,這些劍意對於林清照而言就是最好的補品!

將她破損的根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補。

“無塵哥哥......我感覺我好起來了!”林清照看著將自己抱在懷中的徐無塵,一臉驚喜的說道。

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

她原本已經行將就木的身軀,此時充滿了活力。

比之逃亡之前還要好了許多!

這些劍意可不單單是修補了她的根基,對她的劍道造詣和修為也有一二幫助。

“可是......要是無塵哥哥你得到這劍碑賜福和先天劍體的話,或許很快就能覆滅大奉和魂殿了......”

看著麵容蒼白,眉間猩紅愈發顯眼的徐無塵,林清照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自責和慚愧。

要是徐無塵當真按照那劍碑的話去做。

徐無塵或許真如那劍碑所言。

會變成一個足以鎮壓萬代的絕世天人!

屆時覆滅大奉和魂殿,也不過彈指間。

可是徐無塵卻那麼堅定地拒絕了。

反而為了她,不惜和劍碑決一生死!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徐無塵硬撐著身軀內的乏力感,扯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將少女輕柔的放在一旁坐下,輕輕揉了揉少女柔順的青絲,溫聲道。

“嗬......既然我答應了父親要照顧你,自然不會食言。況且,要是我覆了大奉,滅了魂殿的那一天,你不在我身邊的話,豈不無趣?”

現實中已經夠孤單了。

畢竟那些世家公子,勳爵子弟,徐無塵不可能和他們聊的太深。

除了一個小丫鬟玉露能陪自己肆無忌憚的聊聊天之外,其他親人都遠在北離。

要是模擬器中還是孤家寡人一個,那徐無塵可能真的要發瘋了!

“那......要不是你父親的叮囑呢?”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有些在意的問道。

難道說......

徐無塵對她這麼好,更主要的是因為他父親臨彆前的叮囑嗎?

這讓少女心頭不由得湧現出一陣失落感。

她希望他是因為是她所以才這麼在乎她,而不是因為他而在乎她!

徐無塵聞言,輕聲笑著打趣道:“就算不是老頭子的叮囑,就衝你這麼好看的臉蛋和腿,我也不能讓你受委屈啊!”

徐無塵很清楚。

要是換成個潭殼郡主那樣的存在。

亦或者是換成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

他可能不會落井下石,不會趁火打劫。

但是他肯定不會這麼捨生忘死的去拯救對方。

冇錯,自己就是饞人家身子!

自己誠實,值得表揚!

“欸?!”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仙姿一般的清顏,猶如出水芙蓉,染上了紅暈,鮮豔欲滴的,彷彿快要滴出血似的!

被徐無塵這麼直白的說出來。

讓少女的矜持瞬間有些超負荷。

這算是某種意義上的告白嗎?

她不知道!

正在少女大腦亂鬨哄的時候。

徐無塵突然身軀上傳來一陣無力感。

他本來登上九十九重天梯就已經耗了不少的精力和能量。

而方纔強行撐著受傷之軀,用出了自己全身解數。

除了陣靈傳授於他的劍法之外,可以說是全部壓箱底的東西都掏出來了!

因此過度的透支體內靈力和體力,讓徐無塵此時已經是精疲力儘了。

隨著一陣無力感湧來,徐無塵的身軀重重的倒下。

“咦?!無塵哥哥!”

坐在天梯上的林清照見狀,立即將徐無塵搖搖欲墜的身軀接住。

徐無塵隻覺自己落入了一個非常柔軟的懷抱中。

男性的尊嚴,讓徐無塵不允許自己倒在一個女人的懷抱中。

可是臉不想聽他的。

因為臉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份酥軟。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不夠浩瀚,略微硌得慌。

徐無塵勉強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少女的清顏。

少女清澈的容顏泛著些許紅霞,眸光瀲灩。

徐無塵輕聲說道:“我好累......讓我休息一會兒。”

少女清軟的聲音猶如雪沙落耳。

“恩......無塵哥哥你安心休息吧,我會在這裡守著你的。”

看著懷中人疲憊的麵容,林清照心中充滿了憐惜和心疼。

為了她,他究竟受了多少的磨難啊!

徐無塵的臉輕輕調整了一下,讓自己躺的更舒服些。

隻覺少女鼻息間撥出的氣,也炙熱了幾分。

徐無塵的大腦漸漸放空,神智已然飄飛。

已經意識不清的徐無塵嘟囔了一聲:“要是有陣靈那般柔軟就好了。”

“......”

林清照清澈寡淡的清顏,突然間開始黑化。

變得冰冷,更是多了幾分妒意。

“好像也冇陣靈的懷抱舒服......”

徐無塵繼續無意識的輕聲呢喃著。

眉心間的猩紅,似乎也得到了呼應,閃耀著光芒。

“......”

遺蹟的上空,黑雲籠罩,隱隱有劍意轟鳴!

林清照的臉色漆黑如墨,頭上的呆毛更是直立起來,一動不動。

......................................................................................................................................................................

ps:推薦一本朋友的書。

身為訓練員的星野千綁定了個係統——隊內馬娘成績越差,獎勵越豐厚的係統。

為此,他不擇手段。

“本來以為是大佬,結果是菜雞的無聲鈴鹿?重傷連著遠征七連敗,一整年冇任何成績?好!我要了!”

“小時候因為腿病甚至無法站立,就連奶都喝不上,還是雜交血脈的蘆毛馬娘?小栗帽是吧,誰都彆和我搶!”

“毛色差、狀態差、長相差,哪哪都差?我宣佈這就是我麾下第三大將星雲天空!”

——

直至很多年後。

“其實……我也冇想到,她們居然這麼能演。”

星野千的手,微微顫抖。

而他身後的LED屏上正播放著霓虹史上殿堂級賽馬娘名單。

異次元的逃亡者、蘆毛怪物、劃破青雲天空的閃電赫然位列其中!

“我真的隻是想墊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