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玄天劍宗的遺蹟並冇有支撐太久。

畢竟失去了劍碑和陣靈的維繫,隻依靠本身殘餘不多的靈力,結界冇有立即崩塌也是看在當初結界建造者的實力麵子上。

伴隨著靈力的逸散,周圍的場景開始不斷地虛幻。

而那些早已經存在了上萬年的遺蹟。

也紛紛如同風化了一般。

化為粉塵,消散在空中。

很快周遭就已經漸漸地開始浮現出了山脈的跡象。

而玄天劍宗最後存在的跡象,也漸漸地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也暴露在了山脈中。

隻見他們兩個人又回到了之前所處的位置。

林清照坐在冰冷的地麵上,而徐無塵還賴在林清照的懷抱中。

兩個人周遭一眼望去,觸目滿是蒼涼。

而徐無塵自然也不是那種滿腦子隻有胸和腿的人。

畢竟在這個極儘真實的模擬器中,他深知除了逼真之外,還是逼真!

自己之前將那些魂殿修士全部斬殺,他們身上肯定有那種類似於命符的存在。

魂殿必然早已經知曉自己和林清照的蹤跡和動向。

現在很有可能早就派人朝著山脈外追殺而去了!

因此徐無塵早就在默默地運功療傷。

這泥銷骨功法作除了擁有極為上乘的威力之外,還帶有很強的療傷功能。

輔以徐無塵自帶的一些閒暇時用自身醫術煉製的丹藥,療傷的速度還算不慢。

不過比起陣靈的靈體交彙,就差了不止一丁半點了。

這讓徐無塵不禁心中頗感遺憾和惋惜。

可惜,想要為陣靈補充能量,似乎也不是一件易事。

日暮途遠。

月落星河。

少女的心,就好似這水中月,鏡中花。

極為善變,讓人捉摸不透。

剛纔還臉色漆黑如墨,星眸深邃,宛如深淵凝視。

活脫脫一個小醋罈子。

現在卻一臉恬靜淡然。

宛如仙姿絕世的清顏,正靜靜凝望著遠方。

原本冰冷的嬌軀也再度溫熱了起來,恢複了元氣。

深知多說多錯,少說少錯這個道理的徐無塵,自然很識相的選擇了沉默。

隻是埋頭苦乾,恢複著自己體內的靈力。

隨時以備意外的發生!

“無塵哥哥。”突然間,林清照看著遠方輕聲喚道。

“嗯?怎麼了?”正在埋頭苦乾的徐無塵含糊不清的問道。

他現在感覺自己身體狀況已經好了許多。

果然當初和那個郎中學習醫術是值得的。

要不然他們兩個人這狀況,隻怕還要困在這裡許久。

到時候等待他們兩個人的隻有死路一條了。

隨著徐無塵說話,傳來一陣異樣的林清照不禁臉色下意識的泛紅,頭頂的呆毛更是不住的搖晃。

少女連忙平複了一下情緒,輕聲說道:“我們方纔既然是在玄天劍宗的遺址,為何不從中尋找一些秘笈呢?這樣我也可以修煉劍法了!”

“陣靈說了,遺蹟裡麵的那些功法和丹藥早已經隨著日月推移而風化。”徐無塵平靜的說道。

這玄天劍宗的遺蹟都有數千年了。

先不說裡麵的東西有冇有過期,超過了時效性和人體基因的變化。

光是這麼漫長的歲月,就不可能有多少東西還保持原來的完整性。

而且當初玄天劍宗是被魂殿覆滅的。

魂殿自然是趁機大肆掠奪了一番,將不易風化的靈石和一些記載了高深功法的玉簡全部帶走了。

剩下的都是些不甚值錢的物事。

要不是當初的老宗主強行催動結界,將魂殿之人驅逐出去的話,隻怕連劍碑這些都早就不複存在了。

“哦……”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不禁有些失落。

她已經受夠了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了!

她不希望總是躲在徐無塵的身後!

感受到少女的失落,徐無塵微微仰起頭,輕聲說道:“不過沒關係……陣靈應該還知曉一些其他玄天劍宗的劍法,我到時讓她傳授於你就是了。”

這玄天劍宗既然身為精通於劍的宗門。

自然不可能隻有一個絕活的存在!

就算其他劍法再不濟,也夠林清照修煉了。

“好!”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少女瞬間喜笑顏開。

但是一想到是陣靈,又讓少女的臉色垮了下來。

畢竟在林清照的心中。

那個陣靈已經是她的半個......不,已經是一個情敵了!

竟然能夠完全擬真!

甚至還會故意模擬出一個下作的軀體!

這是什麼不檢點的陣靈啊!

簡直是下賤!

太下賤了!

不過想起剛剛徐無塵誇獎自己的腿好看。

讓少女心頭又有些甜絲絲的。

哼!

她這可是純天然的!

“你怎麼了?”徐無塵眉頭微皺,有些不解的看著林清照問道。

少女的臉色時陰時晴,變幻不定。

就像是正在做著什麼激烈的天人交戰。

這種情況,隻有徐無塵在每次糾結去教坊司還是畫舫的時候纔會有。

畢竟那些花魁個個身嬌體柔,溫儂軟語,足以讓人骨頭都融化。

很是難以抉擇。

“冇什麼。”林清照連忙紅著臉搖了搖頭。

不能讓徐無塵知道她那點小心思!

不然豈不是顯得她很善妒!

“恩,我恢複的已經差不多了,該準備回去了。”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戀戀不捨的從少女的酥軟中抬起頭來說道。

“回去?!”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一怔,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錯,我們在這裡耽擱了這麼久,隻怕魂殿已經在外麵佈下了天羅地網。現在出去,隻是白給。”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醬紫嗎?”林清照有些錯愕的說道。

“不錯,你看這裡,地麵上明顯有大批人路過的跡象,想必是他們方纔在搜尋我們兩個人的蹤跡。”徐無塵指了指周遭地麵,淡淡的說道。

隻見地麵上全是一排排深淺不一的鞋印,而非那些妖獸的腳印。

“確實……”少女星眸中不禁浮現出一抹崇拜的神情。

徐無塵受傷狀況下,還能夠注意到周圍的異常。

這份心智,完全不是身為同齡的她能夠相比的!

“有趣,你這樣聰明還有潛力的少年天驕,還真是越來越少見了!我們司天監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突然間,一道極為陰柔的聲音傳來。

隻見一個身著蟒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空中,雙手負於身後,俯瞰著下方的林清照和徐無塵。

儼然一副淩駕於眾生之上的姿態!

........................................................................

ps:第二更送上,今天還有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