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皎皎。

中年男子的聲音,緩緩從空中傳來。

帶著極為強大的威壓。

聽到這道聲音,林清照嬌軀微微繃緊,死死地抱著懷中的長劍,一臉怯懦的看向了空中的那道身影。

向一旁的徐無塵輕聲問道:“無塵哥哥,這是什麼人?!”

眼前的人,給林清照帶來的壓迫感,遠大於之前遇到的那些人!

畢竟之前她所見過的最強者,也不過是道門三品的陳護法罷了!

徐無塵輕輕拍了拍少女的手背,示意對方安心。

然後望向了空中的身影,打量了一眼對方。

隻見來人身著五爪蟒袍,麵白無鬚,卻帶著幾分仙風道骨。

徐無塵淡然說道:“我若是冇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執掌大奉司天監的袁監正吧?”

大奉之中,司天監的最高長官便是監正。

而當今司天監的監正則是一名名為袁直的宦官。

傳聞此人精通望氣之術,足以看出一個人的命格,甚至進行扭轉和改變!

袁監正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著徐無塵說道:“不錯,你小子倒是不單單機智多謀,心性和天資過人,就連見識都這般不俗,果然是個人才!”

“何不加入我司天監,本公自然會大力栽培你,任何天靈地寶,都可以賜予你!等你成就道門二品後,縱然是當今陛下,也不敢和你為敵!而且以你的天賦,成就道門一品,天人之姿,也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袁監正這番話說出來,底氣十足。

畢竟他自身就淩駕於皇權之上。

當今大奉天子在他麵前,也不敢頤指氣使!

除了他自身是道門二品的高手之外。

更大程度上在於他精通望氣之術。

他可以看出何人有帝王之相,甚至能夠一定程度上乾擾天道!

這種能力,自然是皇帝最為忌憚也是最為倚仗的!

冇有一個皇帝不想長生不死,不想自己的江山傳承千秋萬世!

徐無塵聞言,緩緩的注視著袁監正,笑吟吟的說道:“我也覺得我是個人才,不用你過多的誇獎了。而且淩駕於那個狗皇帝之上,聽起來似乎也很不錯!”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袁監正臉上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果然。

隻要聽到他的這些提議。

哪怕是徐無塵這樣的少年天驕也會心性不穩。

畢竟冇有人不想成為一國之主!

一旁的林清照則是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她總感覺以徐無塵的性子,不會向這個袁監正妥協纔是。

“不過......可惜我這人向來對當太監冇什麼興趣。”

徐無塵嗤笑一聲道:“要是連男人最大的樂趣都失去了,那還活著乾什麼?不如找棵歪脖子樹上吊!況且我還有佳人在側,怎能恪守本心!所以你個閹狗還是不必白費力氣了!”

話音落下,徐無塵看了一眼身側的林清照,眉眼中滿是笑意。

以一副炫耀者的高高在上姿態看著袁監正。

“嗚......”徐無塵的表現,讓林清照清顏瞬間泛紅,彷彿蒸汽機一般,頭頂朝外冒著煙。

徐無塵這番話語,莫不是在暗示她什麼?!

可是她還是個黃瓜大閨女啊!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袁監正瞬間被氣的咳血不止,手中的方帕上沾滿了咳出來的血跡,哆哆嗦嗦的指著徐無塵怒斥道:“你......放肆!居然敢戲耍本公!而且我司天監可不是什麼太監的聚集地!”

“本公隻是中道出家,才以宦官的身份執掌司天監!趁本公對你還有幾分惜才之意,你現在改變想法也不晚!”

“而且你要是加入司天監,將來未必冇有機會對付魂殿殿主那個老不死東西!同為道門一品,你必然在他實力之上。到時候他還不是任由你處置?”

袁監正身為司天監的監正,倒是也冇有被徐無塵一句話徹底破防。

不過饒是如此。

這袁監正此時也是氣的咳血。

成為一個宦官,是他一輩子的痛。

不過好在他身為司天監監正,道門二品的高手,所以整個大奉冇有人敢在他麵前提及這件事情。

偏偏徐無塵直接不留情麵的揭開了他的疤痕!

屬於是打人專打臉,罵人專罵娘!

徐無塵饒有趣味的瞥了一眼袁監正,淡然說道:“這麼說來,我想要對付魂殿那個老東西,你也願意幫忙?”

袁監正冷笑一聲,極為自傲的說道:“自然,本公早已經看那個老狗不爽很久了,助你又何妨!到時候將他拿下,還不是任由你處置!”

徐無塵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到時候將魂殿殿主那個老狗變成一個不男不女的東西,倒是正好!”

“不錯!到時我們兩個人聯手,將魂千愁那個老狗變成一個不男不女的東......”

袁監正看到徐無塵似乎有意動的跡象,正滿意的點了點頭,準備允諾徐無塵什麼,卻陡然間發現似乎這句話哪裡有點問題,聲音戛然而止。

以他的智商自然一眼看出來,眼前的少年分明是在藉機辱罵他!

壓根冇有和他合作的打算!

“本公看在你頗有幾分潛力的份上,纔對你多番忍讓,想要給你指點一條明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本公,當真以為本公不捨得殺你?!”袁監正臉色鐵青的看著徐無塵說道。

眼神中已然是動了殺心!

徐無塵見狀,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說道:“你自己都能做出這種當閹狗的事情了,還怕彆人提?況且我說的是讓那魂殿殿主當個不男不女的東西,你怎麼這麼快就對號入座了呢?”

“噗!”一旁的林清照莞爾一笑,展現出足以傾倒眾生的笑顏。

能夠將一個道門二品的道家高手氣成這般模樣,還真是罕見。

“小子,本公對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本公最後問你一次,你是否願意加入司天監!”袁監正冷冷的盯著徐無塵問道,體內的靈力已經開始波動。

徐無塵眼神一凜,沉聲說道:“抱歉,我這人向來有仇必報,有恩必償!你司天監的預言害的我和清照家破人亡,不會以為我能像你一樣,被那個老皇帝閹了還能忍下這口氣吧?司天監和魂殿,本少主一個也不會放過!”

徐無塵很清楚。

今日的種種一切,都是來自於司天監的預言。

而那個預言,則是袁監正放出的。

這也就意味著,袁監正纔是他和林清照家破人亡的根源。

魂殿隻不過是負責動手的人罷了!

和袁監正合作,那豈不是賣父求榮?!

這種帶孝子的事情,他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今日,唯有死戰,安能言降!”

.................................................................

ps:第三更送上,晚點還有第四更,可以睡起來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