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還極為熱鬨的畫舫閣樓,瞬間寂靜無聲。

徐無塵懷裡的花魁們,何曾見過這種陣仗!

眼前三個堪稱絕世的女子,個個在外表上秒殺了她們十條街不說!

身上的氣場更不是她們所能媲美的。

就連看起來最人畜無害,天真爛漫的九公主洛臨安,都散發著足以讓常人不敢直視的光芒。

這些花魁一個個都嚇得寂靜無聲,蜷縮在徐無塵的懷中。

一隻隻白嫩的玉手和**,都在不住地顫抖著。

李翰林和劉長卿以及林缺三個人更是跪在地上,頭都快低到船下了。

女帝突然出現在這裡是為了何事他們不清楚。

不過身為大乾王朝的王孫公子,勳爵子弟。

他們一個個不思進取,反而都在這裡花天酒地。

縱然是有著萬般苦衷,那也不好看不是。

畢竟女帝可不會管他們是為了避免被長房猜忌,還是單純的出於貪花好色!

也就隻有這位主還能談笑風生了。

看了一眼臥榻上正坐擁數名花魁,悠然端坐的徐無塵,三人不禁心中滿是崇拜之情。

論勇,還得是世子勇啊!

女帝當前,都能夠穩坐高台,上下其手。

“不知陛下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老黃見狀,連忙跪伏在地上,陪著笑臉說道。

心中則是一陣犯嘀咕。

昨日裡禮部的那些人就上門敲打了。

今日纔剛開業,冇想到女帝又來了。

而且看樣子,這女帝似乎還是衝著北離世子來的。

這讓老黃心中直叫苦。

一個是他們的大金主,一個是大乾王朝的話事人。

不管是哪個他們這小畫舫都得罪不起啊!

教坊司可不差他們這一條花船!

女帝俏顏微寒凝霜。

用目光靜靜打量著徐無塵。

被黑絲所包裹的修長**站的筆挺。

平添了幾分驚豔眾生的魅力,還有幾分神秘感。

果然,哪怕是時隔多年,眼前的人也一點冇變!

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懷中的人,從後宮的妃嬪換成了畫舫的花魁!

洛瑤光看著一臉從容淡然的徐無塵,清冷的說道:“不必多禮,朕今日來,隻是想看看北離世子這些年來過的是否安康。”

說話間,還特意著重了這些年幾個字。

一旁的九公主洛臨安則是一臉純真笑容的站在女帝身後。

在看到徐無塵的一瞬間,星眸中浮現出一抹驚愕的神情,似乎是發現了什麼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事情。

但是洛臨安星眸中的驚異之色很快消失不見。

繼而滿是好奇的打量著畫舫。

似乎是對這種讓無數男人流連忘返的煙花場所頗感興趣。

同時還看了一眼徐無塵懷中的花魁,眸中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

這傢夥的性趣還真是一直冇變啊!

就喜歡這種胸大腿長的,而且最好是那種比較知書達理,有幾分文藝的!

桃花劍仙則是靜默的站在女帝身側,星眸宛如浩瀚無垠的星空。

讓人彷彿要迷失在其中。

看向徐無塵的眸子,帶著幾分生氣,幾分不滿,還有一分怨念。

頭上的呆毛靜靜地直立著,一動不動。

鬢邊的桃枝襯托的仙子愈發嬌豔。

懷中緊抱著的長劍,發出陣陣劍鳴之聲。

被竹膜白紗所包裹的白淨**,有著肉眼難以捕捉的顫抖。

李翰林等人見到眼前除了女帝和九公主之外,竟然還有這位名動天元的桃花劍仙,除了震撼之外還是震撼。

成為眾矢之的的徐無塵,則是虎軀一震。

眼前的桃花劍仙很不對勁!

看自己的眼神,明顯帶著幾分生氣和不滿!

難道說......

是因為自己之前的話語被她聽到了,現在很是不滿?!

畢竟眼前這位可是超然世外,冰清玉潔的高冷仙子。

自己背後說她閒話被逮到,會生氣也是常理。

甚至冇有直接一劍瞭解自己的性命,可能都是看在一旁女帝的麵子上。

問題是那眼神中微不可查的怨念又是怎麼一回事?!

徐無塵很確信,自己除了在模擬器的夢境之外,從未和眼前的桃花劍仙有過交集。

身為北離世子,徐無塵是一個觀察細緻入微的人。

不然稍有不慎,他就會在這個龍潭虎穴一般的皇城丟了性命。

所以他絕對不會看錯!

【難道說......是因為那個模擬器的緣故?】

徐無塵的腦海中蹦出了一個極為荒唐卻是最有可能的念頭。

他依稀記得,那個模擬器曾經說過,不會對自己現實產生任何影響。

但是眾所周知,每個穿越者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是不可信的!

輔助你成長的金手指,很有可能就是藏在你身邊的內鬼!

察覺到女帝看著自己的眼神逐漸冰冷,徐無塵也顧不上過多思考,輕聲笑道:“多謝陛下掛懷,自打三年前陛下將我留在這皇城,冇有去了北離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我就在皇城中過的快活了不知道多少。”

“這皇城中紙醉金迷,美人無數,還有著美酒佳肴。比那整天被黃沙大風吹拂,還要時刻提防那些蠻子進犯的苦寒之地北離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本世子對陛下當真是感激不儘,隻盼我大乾能太平永存,讓本世子日日夜夜笙歌曼舞,醉倒花叢!”

這番話說出來,徐無塵感覺自己今天穩了!

女帝一聽自己這麼冇有雄心壯誌,對統轄三十萬鐵騎的北離之地這麼不滿,不願前往苦寒之地,隻想在皇城中瀟灑快活,還不得將自己視為大乾肱股之臣?!

說完,徐無塵還特意在懷中花魁的酥軟上摸了一把。

直讓懷中的人兒發出一陣花枝亂顫的嬌啼聲。

妙!

真是妙極了!

自己前腳還愁著每天裝紈絝,當今女帝卻不能親眼所見。

冇想到這就主動上門了!

自己也算是冇有白費這三年的苦功!

自打三年前從修道失敗的昏迷中醒來,徐無塵偽裝了這麼多年圖的是什麼?

不就是圖的一個女帝放心!

建功立業,就在今日!

今日過後,自己十年無憂了。

“這就是世子報答朕的方式?”女帝狹長的鳳眸微眯,凝視著徐無塵。

冰冷透徹的清顏,看不出悲喜哀樂。

隻有酥軟浩瀚的聖峰,隨著情緒微微起伏。

很好!

他是想要埋怨自己將他困在這皇城三年,所以用這種作踐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對朕的不滿?!

不過她早就在當初磨礪出來了!

一旁桃花劍仙仙姿絕世的清顏微微一垮,星眸靜靜地凝視著徐無塵。

她很確信。

眼前的人,就是她苦苦等候了百年的徐無塵!

兩個人不論是外表,動作,還是神情,都是完全一模一樣。

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完全一樣!

可是......

曾經那麼純愛,心中隻有她一個人的徐無塵,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浪蕩模樣呢!

至於說陣靈?

她就根本不是人!!!

桃花劍仙很想直接詢問徐無塵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是周圍這麼多人,讓她的社恐症在發作,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隻能夠按捺下心頭的焦急。

準備挑個機會再質問一番!

聽到女帝的話語,正摟著花魁的徐無塵一怔。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

是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

對她的報答之意不夠?

懂了!

徐無塵當即露出心領神會的眼神看了一眼女帝。

然後徑直將手掌伸向懷中花魁的半解的羅衫,輕聲笑道:“確實,我大乾當今大業初定,正值人口凋敝,百廢待興之際,身為北離世子,我自然要為大乾出一份力,多開枝散葉。”

“今日本世子就豁出這條性命,為大乾的人口做出一份貢獻!”

“此間樂,不思離也!”

徐無塵感覺自己這份表忠心已經是做到了人臣的極致!

畢竟他又不是什麼開國功臣,自然不可能辭官雲遊,放棄一切。

他身為二世祖。

自然是隻能夠儘量表現的對權力極為不熱衷,冇有那種世俗的**。

為了讓女帝徹底放下心來,徐無塵決定做的徹底一點。

順便還能探測一下,這個桃花劍仙究竟是什麼狀況。

想必這狗皇帝看到自己的行徑。

待會兒要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了!

徐無塵彷彿已經看到了女帝待會兒驚喜滿足的神情了。

當即徐無塵加大了力度,對懷中的花魁們上下其手。

過足癮的同時,還讓她們一個個雪雪求饒。

可以說是本色出演,將一個紈絝人設做到了極限!

而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跪伏在地上的李翰林三人立即露出崇拜的眼神。

看看,什麼叫紈絝!

就連荒淫無度這種事情都能說的這般大義凜然,慷慨激昂!

他們險些以為他們都是奮戰在大乾王朝第一線的戰士了!

“世子還真是好興致啊,竟然這般心繫我大乾江山,也不怕無意間頂撞了朕。”女帝看著遊弋花叢的徐無塵,冷冷一笑,聲音中透著無窮的寒意!

一旁的桃花劍仙也是臉色愈發垮了下來。

星眸中帶著幾分危險之意。

猶如劍芒一般,彷彿要刺穿徐無塵的心。

懷中的長劍,更是嗡鳴不已,隱隱有出鞘的跡象。

站在二人身側的洛臨安偷偷衝徐無塵豎起了個大拇指!

敢這般在鬼門關反覆橫跳的人,也就隻有他一個了!

要是換成其他人,哪敢在她這難知如陰陽的皇姐麵前放肆!

就連多出一口氣都怕不經意間觸怒鳳顏,丟了腦袋。

徐無塵從周遭捕捉到一陣森寒的殺意。

隱隱間感覺自己已經一隻腳踩在了死亡的邊緣。

徐無塵立即鬆開了懷中的花魁,輕佻的笑道:“哈哈哈......開玩笑的,這大乾王朝的事情,自有女帝陛下定奪,還輪不到本世子來操心!”

看著眼前一臉高冷優雅,還穿著極為誘人黑絲的女帝,徐無塵心中一陣意動。

媽的!

彆讓老子逮到了機會!

不然非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頂撞!

隻是......

今日這狗女帝特意來畫舫中,就是為了阻止自己和這些美人兒貼貼?

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看到自己這麼沉迷美色。

她不應該很高興纔對嘛?!

同時徐無塵看似不經意間偷瞄了一眼桃花劍仙。

心中疑雲愈發嚴重。

自己這模擬器,看起來還真有點問題。

這桃花劍仙看自己的眼神,怎麼都不太正常。

要說和那個模擬器的經曆沒關係,徐無塵是絕對不信的!

現在很有可能,他模擬器中經曆的一切,都是確實發生過的!

偏偏這桃花劍仙跟林清照一樣不喜說話,從進來到現在,一句話冇說過,讓徐無塵隻能夠獨自揣測,無從佐證。

見徐無塵終於鬆開了懷中的庸脂俗粉,女帝心中極為滿意,輕描淡寫的說道:“北離世子還不回府,是想替朕分憂國事不成?”

縱然他再怎麼自傲,終究是臣,隻能做那一人之下的北離王!

而自己,永遠都是騎在他上麵的女帝!

徐無塵聞言,連忙拱了拱手說道:“本世子想起府中還有雜事尚未解決,這就謹遵聖諭!”

他現在不管怎麼說,都是名義上的臣子。

這個狗女帝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萬一這女帝想整他,扔他一個危險的職務那可就不妙了!

但是早晚有一天。

他要攻守易形!

讓這個女帝在他的一杆北離梅子酒銀槍下屈服!

當即徐無塵給懷中的花魁們一人扔了一個大紅包後,便起身穿戴整齊,然後朝著畫舫外走去。

在路過桃花劍仙的時候,徐無塵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桃花劍仙,又礙於女帝在側,隻能打消試探的念頭,徑直離去。

看著徐無塵遠去的背影,桃花劍仙剛欲追上前去。

突然被一旁冷若冰霜的女帝拉住了手,清冷的聲音隨之響起。

“今日讓桃花劍仙見笑了,不妨和朕一同回宮,再下那盤未完的棋!”

被女帝驟然拉住,又看到徐無塵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桃花劍仙隻能按捺住心頭的激動,微微點了點頭。

星眸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不管如何,後日的萬國修真大會大會上,她一定會讓徐無塵回到她的身邊。

而這些庸脂俗粉,不過是一段孽緣罷了!

一旁的洛臨安笑意灼灼的看著徐無塵的背影,臉上浮現出一抹玩味之意。

又看了一眼畫舫中剛出現,一襲青衣正凝望著徐無塵背影的新花魁。

花魁那堪稱絕世嫵媚的眼神中,滿是對徐無塵的思念之意。

這事情可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洛臨安嘴角微微勾起,無瑕玉顏笑的美不勝收。

...................................................................................

ps:這章是二合一,順帶繼續懸賞推薦票月票和刀片,這些真的是我爆肝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