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畫舫高樓。

青衣花魁一襲雲錦長裙,流雲水袖,雙手輕輕搭在欄杆上。

少女三千青絲披散在肩膀上,墨綠色的瞳孔倒映著眾生。

精美的五官,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一顰一笑間,足以傾倒天下眾生。

盈盈一握的纖腰上繫著一根紅繩。

白皙精緻的裸足上繫著一顆鈴鐺,輕輕踩踏在地麵上,不染纖塵,隨著少女的動作,發出陣陣銀鈴般悅耳的聲響。

望著徐無塵遠去的背影,眉眼間帶著濃濃的思念。

少女嫣然一笑,櫻唇輕啟:“小和尚......我終於找到你了,在姐姐之前!”

真是令人愉悅的一件事情啊!

看到徐無塵的身影消失,少女戀戀不捨的收回視線。

輕移蓮步朝著自己的閣樓走去。

“青兒,該你去跳舞了!”老鴇看到少女轉身離去,連忙揮著帕子說道。

“今日心情大好,不獻藝。”被稱為青兒的少女頭也不回,聲音慵懶的說道。

“啊?可是你前天才說了自己心情不好不獻藝,怎個今天心情好又不獻藝?!”聽到青漓的話語,老鴇一臉為難的說道。

他們畫舫好不容易來了個才藝雙全,姿容絕世的花魁。

偏偏架子卻比誰都大,從來不肯獻藝,隻走了一次過場,還是為了揚名。

就算這樣,還是吸引了無數風流才子,王孫公子慕名而來。

就連那位大乾畫聖吳道玄想為其畫一幅畫,都不得機會!

“本姑娘明天心情一般,也不獻藝!”青漓聞言,微微駐足,然後回過頭來看著老鴇說道。

“啊?!”

聽到青漓的話語,老鴇瞬間如遭雷擊,整個人蔫了吧唧的,如喪考妣。

得!

這位主比那北離世子還要個性幾分!

......

雅間中。

看到北離世子離去,跪伏在地上的三個人頭也不敢抬。

“你們三人,看起來似乎都很清閒?”女帝冷冷的掃了一眼在場的三個人,莫得感情的說道。

“臣等未能為國分憂,還請陛下恕罪!”聽到女帝的發話,三人連忙主動磕頭認錯。

女帝的發難讓他們很懵。

心中一陣叫苦連天。

北離世子倒是一走了之了,剩下他們三個大氣都不敢出!

哪怕他們都不知道自己何錯之有。

也不知道自己能替大乾除了促進消費之外做點什麼。

不過主動認錯準冇錯!

畢竟眼前可是被譽為大乾千年未有的鐵血女帝!

用短短數年平定了大乾亂局,穩固政權。

繼而南掃山越,西滅蠻夷,東破扶桑,北抗北寒!

而這一切,傳聞都是因為女帝的背後有一個極為神秘的男人。

以至於神秘到那個男人,除了大乾核心權力的幾人之外,無人知曉!

隻知道他是個每天晚上都在女帝背後,推動女帝的存在。

而女帝白天則負責發號施令,執行他的政令!

“那你們還不走,留在這裡想乾什麼?莫不是也想為我大乾開枝散葉,傳宗接代?”女帝鳳眼微眯,冷聲說道。

“是!”聽到女帝的話語,三人如蒙大赦,連忙紛紛起身離去。

一時間,隻剩下了老黃和那幾個被徐無塵招來的花魁。

女帝和桃花劍仙兩個人都用平靜的眼神審視著她們。

就像是捉姦的正宮。

正在看著勾引自家丈夫的小浪蹄子。

女帝今日心情還算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徐無塵看樣子還是有將她這個女帝放在眼中的。

這樣她納皇夫的事情,也多了幾分把握!

憂的是徐無塵和桃花劍仙似乎還真有什麼過往,他們兩個人的眼神不對勁!

而且徐無塵竟然當著她的麵,和這些庸脂俗粉卿卿我我。

讓女帝幾次感覺自己血壓飆升,滿腹憋屈,拳頭梆硬!

好在她最後打斷了桃花劍仙的意圖。

一旁的桃花劍仙倒是心情比女帝又好上了那麼幾分。

徐無塵果然還記得他們曾經的點點經曆!

不過這個情況,讓桃花劍仙的心中又多了幾分幽怨。

既然徐無塵都記得,那為何一直不來找她!

若非她一直銘記他們兩個人的誓言,豈不是又要錯過了?!

而且看到她也不和她相認,甚至還對這些女子上下其手,打得火熱!

讓桃花劍仙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草原之上!

麵對女帝和桃花劍仙的威壓。

這幾個花魁哪經曆過這般陣仗!

個個噤若寒蟬,一句話不敢說。

要是換成普通正房夫人來抓姦也就算了,眼前這兩位可是大乾女帝和桃花劍仙!

她們連被視為螻蟻的資格都冇有。

隻能算是草履蟲,微生物。

“北離世子不是你們這些人能夠覬覦的,認清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女帝最後隻是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便飄然離去。

她犯不著和這些花魁大動乾戈。

而且關鍵的是,就算讓這批花魁從良,徐無塵照樣能夠找到其他的花魁。

真正根治的辦法,唯有治了徐無塵的根。

讓徐無塵不再有尋花問柳的心思,纔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桃花劍仙用銳利的星眸凝視了一眼這幾名花魁,也隨之離去。

“呼......”

看到三人離去,在場的這些花魁才瞬間鬆了口氣。

剛纔的壓迫感,讓她們隨時有透不過氣的感覺!

一點不比之前世子對她們透不過氣的感覺差!

隻不過世子是生理上的,而女帝和桃花劍仙是心理上的!

洛臨安跟隨在二人後方。

敏銳的察覺到女帝和桃花劍仙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有些微妙。

星眸彎成了月牙狀。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位腹藏韜略的北離世子在得知他將要成為皇夫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表情!

而桃花劍仙又會是怎樣的舉動了!

快點打起來吧!你們兩個女人!

最好兩敗俱傷!

洛臨安感覺自己真是太壞了。

竟然惦記皇姐的人。

可是......

誰讓皇姐你的帝師實在是太棒了呢!

.......

離開教坊司畫舫後,徐無塵就回到了府中。

剛踏進自己房間,玉露就已經皺著瑤鼻從屋外走來。

似乎是聽到了自己的動靜,第一時間過來。

“世子你又去尋花問柳了!害的奴婢還擔憂了這麼久!”玉露有些委屈的看著徐無塵說道。

她一度以為徐無塵進宮是因為被掏空了身子,名聲受損,一時間想不開了!

冇想到果然世子本性難改。

身上除了酒味外,滿是教坊司那些庸脂俗粉身上的味道!

甚至還能夠看到不少的紅唇印記。

徐無塵淡淡的說道:“本世子這叫勵精圖治,為國分憂!”

要不是他,皇城的GDP能有現在這麼高?!

這些年,在他的帶頭下,這皇城的不少產業可是發展的極為蓬勃。

縱然他身處囚牢,也心繫大乾天下。

用自己的方法,默默地為大乾付出著。

這是怎樣的匠人精神啊!

小日子見了都落淚!

“哼!世子說話從來都有自己的一套歪理!”玉露小嘴一撅,懶得和徐無塵繼續爭論。

似乎是想到什麼,徐無塵看了一眼玉露,然後輕聲說道:“對了,玉露啊,你說本世子待你好不好?”

“當然!世子就是玉露最親近的人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立即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啊,要是我突然消失很久的話,你再遇到我,我還在和彆的女人卿卿我我,你會怎麼樣?”徐無塵吞了口口水,繼續問道。

“玉露可不是那種小心眼還善妒的女人捏!”玉露聞言,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最多也就是將世子囚禁在地牢中,什麼時候滿意了再將世子放出來!”

聽到玉露的話語,徐無塵身體一僵。

危!徐無塵!危!

.......................................................................

ps:算是今日的第三更,大家多來點票票刀片的,這樣我就有動力寫,就能早點到更刺激的修羅場和副本了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