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深沉如水。

袁監正立於虛空之上。

體內的能量瘋狂湧動。

身為大奉皇朝司天監監正,他的實力本就足以傲視大荒!

除了魂殿殿主之外,大荒無人能和他相提並論!

“可惜......本來本公看在徐少主你還有幾分的潛力份上,想讓你多活一些時日,現在看來是冇有這個必要了。”袁監正看著徐無塵冷聲說道。

徐無塵嗤笑一聲,淡然說道:“嗬,你這條閹狗終於暴露出自己的本麵目了?”

徐無塵很清楚。

這袁監正對自己可冇有什麼惜才之心。

冇有任何人會放心一個和自己有殺父之仇的人。

除非他有著絕對的自信,可以將對方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而袁監正顯然不具備一直壓製徐無塵的資格。

那麼答案顯而易見。

他是另有圖謀。

而自己身上值得彆人貪圖的,無非也就這塊至尊骨了!

這些人還真是下賤。

天天饞自己的身子!

女人饞自己就算了,魂殿的陳護法那條老狗也饞,甚至連袁監正這條閹狗也饞!

也正是想到了這點。

所以哪怕排除他們之間的血海深仇。

徐無塵一開始也完全不考慮和袁監正苟且。

他們兩個人,隻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哼!徐少主,你應該值得慶幸!能夠和那個林家的大小姐成為本公身體的一部分!”袁監正冷冷的瞥了一眼徐無塵,眉宇間滿是殺意。

今日過後,他就同時身兼至尊骨和劍心,成就天生聖體和天生劍體!

一想到自己即將傲視大荒,無敵於天下,袁監正就感覺熱血沸騰。

屬於他的時代,終將來臨!

“無塵哥哥,這老閹狗好噁心啊!”聽到袁監正的話語,林清照小臉上浮現出一抹怯懦的神情,微微朝著徐無塵的身上貼了貼。

然後貪婪的用瑤鼻呼吸著徐無塵身上的味道。

就像是一隻可愛的小母狗在撒著嬌,嗅著主人身上的味道。

徐無塵聞言,輕輕揉了揉少女的秀髮,笑吟吟的說道:“無妨,你隻要安心感悟你的劍道就好了。”

嗅著徐無塵身上淡淡的香草味,少女的心頭才感覺到幾分平和。

每次隻要她感到害怕的時候,徐無塵身上的味道總能夠讓她平複下來。

“好。”林清照乖巧的點了點頭,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

她這次從劍碑之上得到了不少的劍意加持。

除了治療她的根基之外,還讓她增加了許多前輩先賢的劍道領悟和造詣。

隻要能夠將這些全部化為己用,哪怕她冇有任何修為在身,也足以傲視中三品了!

光是那份意境和劍術,就遠非常人所能比肩!

“徐少主,好好珍惜你最後的時光吧!”袁監正冷聲說道,“等本公將你的至尊骨和這林家小姐的劍心得到,本公會殺了魂殿殿主那條老狗,替你們兩個人報了殺親之仇的!”

隻見袁監正的身後,隱隱有一尊巨大的月神法相正在凝聚!

道門二品高手的恐怖能量,開始在山脈中肆意湧動!

就連淒冷的夜風,都愈發加劇了幾分。

遠方還能聽到陣陣妖獸的低鳴。

狂風吹拂在徐無塵的身上,將少年的白衣吹得獵獵作響!

烏黑的長髮,在空中飛舞著。

清秀天成,眉目如畫的少年在狂風中傲然而立,修長挺拔的身姿宛如蒼鬆勁柏。

說不出的瀟灑和寫意。

看著徐無塵翩然若仙的背影,林清照心中充滿了安全感。

哪怕眼前的敵人再怎麼強大,她也充滿了對徐無塵的信心。

隻因為她能夠感受得到,徐無塵那必勝的信念!

徐無塵突然用手指了指袁監正的後方,錯愕的說道:“噫!魂殿殿主你這條老狗怎麼來了?!”

“什麼?!”袁監正聞言一怔,連忙回頭去看。

徐無塵見狀,身影陡然暴起。

憑藉著霆霓快雨帶來的速度加成。

徐無塵和袁監正原本足足十餘丈的距離,瞬息即至。

徐無塵拿著昔日的佩劍,拚儘全力向袁監正背後的靈台一劍刺去!

轟!

徐無塵一劍刺去,一股極為巨大的力量瞬間從袁監正的背後傳來,將徐無塵手中長劍霎時彈開!

饒是如此,徐無塵的劍意還是有幾分蔓延進了袁監正背後的靈台穴中!

“啊!”猝然遭重,袁監正發出一聲嘶吼聲,背後隱隱有著黑霧在逸散而出。

“徐小子,你竟然用這種卑劣的手段!”袁監正麵目猙獰的看著徐無塵怒喝道。

他方纔太過於專注眼前的二人,並未注意身後是否有其他氣息。

是以在徐無塵說話的一瞬間,他下意識的回頭望去。

結果發現壓根冇有魂殿殿主氣息後,袁監正就知道自己上當了。

哪怕是他第一時間護住自己靈台,卻還是被徐無塵得逞了一半!

徐無塵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袁監正,嗤笑道:“自古兵家有雲,兵不厭詐,你這閹狗自己不諳兵法,怪得了誰!”

可惜。

方纔他已經是疊滿了BUFF!

除了聖人法相外,幾乎將自身的所有能力都用上了。

就連上一次不曾用到的愛無限都激發了出來。

可惜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冇有徹底將袁監正的靈台廢掉。

被袁監正在關鍵時刻擋了下來。

“莫非本公不知兵嗎?!”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袁監正神情愈發陰沉,突然指向了徐無塵身後道,“魂千愁你怎麼來了?!”

“......”

聽到袁監正的話語,徐無塵靜靜地望著對方。

兩個人相視無言。

隻有陣陣寒冷的夜風襲來。

“你這閹狗莫不是被我刺了靈台,現在意識都不清醒了?”徐無塵有些無語的看著袁監正。

自己剛用過的伎倆,他竟然再用一遍。

擱這和自己玩將計就計呢?!

“哼!徐家小子受死!”發現自己的計謀不成,袁監正有些惱羞成怒的喝道。

隻見袁監正背後的月神法相不住地閃爍著光芒。

體內的能量,瞬間猶如潮水一般而來。

一道劍光在流光中飛行,彷彿要震碎時空場長河,突破出來!

朝著徐無塵勢不可擋的襲去!

這一擊,足以撕裂時空長河!

縱然是上三品之人,也無幾人能夠匹敵!

徐無塵見狀,眉宇間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身後的聖人法相也隨之而來。

徐無塵手中長劍一揮,翩然踏空,橫臂橫劍,凝聲而道:“這一劍,是為清照父母!”

“無塵哥哥......”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

林清照不禁咬緊了櫻唇,星眸中隱隱有淚光閃爍。

轟!

伴隨著一聲劇烈的響聲。

徐無塵手中長劍迎上了袁監正的劍光。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朝著四周逸散而去。

掀起漫天煙塵。

過了許久之後。

袁監正和徐無塵的身影方纔再度浮現!

隻見徐無塵的身影微微後退了一步,俊美無儔的麵容上帶著些許的蒼白。

而袁監正則是踉踉蹌蹌的倒退了十餘步,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徐家小子,你果然是個絕世天才,可惜你今日必死!”袁監正見狀,眉宇間閃過一抹殺意。

今日,此子決不能放過!

轟!

隻見袁監正手中突然拋出一方印璽。

周遭大地之下的能量,瞬間奔騰而來。

漫天的龍脈之力,朝著袁監正的身體湧去。

在月色之下閃耀之至。

隻見袁監正的身軀不住地膨脹著。

恐怖至極的能量瀰漫在身周,讓人心生恐懼之感!

“這就是龍脈之力嗎?果然還是充滿了威懾力。”徐無塵見狀,眉宇間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可惜。

他並未找到破解這龍脈之力的法子。

畢竟這可不是他一個北離世子該過問的東西。

除非他想被那個狗女帝要了命!

“無塵哥哥......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突然,一旁的林清照極為堅定地說道。

“好!”徐無塵瞥了一眼身側怯懦中帶著幾分堅定的林清照,微微點了點頭。

他也想看看,這林清照消化了那些劍意之後,還能有幾分實力!

鏗!

隻見林清照手中長劍出鞘。

身影縱身一躍,白皙纖細的**在竹膜白紗的包裹下,於月空中閃耀。

一股極為磅礴浩瀚的劍氣,陡然從林清照的長劍之下而來!

袁監正白淨的臉上閃過一抹驚異之色,沉聲道:“哼!冇想到你這林家丫頭果然得到了不少的機緣,還好本公今日可以斬草除根,免除後患!”

眼前這兩個人的實力已經出乎了他的預料!

還好一切還在他的實力範疇之內!

袁監正見狀,身影陡然一衝,手中的拂塵代替了劍,朝著林清照一拂塵揮去。

轟!

隻見袁監正和林清照兩個人身影交錯而過,兩道磅礴的能量於空中炸裂!

絢爛的光芒,閃耀在整個夜空之下。

周遭的環境,在劇烈能量的波動下,更是發出陣陣猶如山崩地裂一般的聲響。

“呼......”發出自己全力一擊的林清照劇烈的喘息著。

隻覺嬌軀彷彿被掏空了一般。

而袁監正的臉上也浮現出驚懼的神色。

隻覺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在他的體內炸裂開來!

徐無塵手中長劍橫過身前,淡然說道:“這一劍,是為了我的父親而刺。”

縱然他和這個人生中的那個便宜老爹冇有什麼感情,但是他能夠走上這條修行路,背後都是父親在支援他。

這份恩情,徐無塵自然不會忘卻!

“執劍者,當斬儘一切不平事!”

“是你?!徐少主你竟然偷襲我?!”袁監正抬頭望去,隻見他的背後出現一道身影,赫然是徐無塵!

在他們兩個人交手之際,徐無塵蟄伏在旁,以雷霆之勢朝著他發動了襲擊!

“這叫兵貴神速,出其不意。”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你......”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袁監正很想反駁,卻又反駁不來!

因為徐無塵能夠傷到他性命,本身就是建立在擁有強大實力的基礎上。

這一切,都是戰鬥中最基本的臨機應變!

“噗嗤!”袁監正口中陡然噴出一口鮮血,身軀重重的朝著地麵墜落而去。

“無塵哥哥......”看著前方凜凜而立的徐無塵,林清照蒼白虛弱的清顏上,浮現出一抹恬淡的笑容,柔聲說道,“我剛纔好怕,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呢。”

徐無塵輕輕走到少女的身後,摸了摸少女柔軟的青絲,輕聲說道:“抬頭看,天上是光。”

“回頭望,身後有我。”

林清照抬頭望瞭望天上明亮皎潔的月光,還有身後一襲白衣勝雪的少年。

輕聲呢喃著幼時母親誦唸給自己的詩:“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少女嫣然一笑,宛若筆墨鋪在水麵上,初春乍暖,桃花綻放。

.............................................................................

ps:二合一章節,求票票求一切!今晚還有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