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

大奉皇城充滿了紙醉金迷,滿目繁華。

和其他地方的破敗,形成了鮮明對比!

大奉皇宮。

禦書房。

老皇帝身著龍袍,四肢匍匐在地麵上,微微揚起頭,一臉恭敬的看著麵前的灰袍人。

“殿主大人,朕已經調動了整個大奉的力量,在大荒境四處搜查了,隻要有那兩個人的訊息,必然第一時間能夠將他們拿下!”老皇帝顫巍巍的說道。

渾濁的眼神深處,悄然閃過一抹殺意。

“諒那兩個小輩也翻不出本座的手掌心。”灰袍人站在原地,揮了揮袖袍,不屑的冷笑道,“桀桀桀桀桀桀......”

聽到灰袍人的話語,老皇帝眼神中閃過一抹不甘之意,將頭低垂至地麵上附和道:“有殿主出手,必然能夠手到擒來,隻要擁有了那兩個小輩的至尊骨和劍心,殿主莫說大荒境,縱然是整個天元界也足以立於不敗之地!”

可恨!

想他堂堂一國之君,卻要受製於這個不人不鬼的老東西不說。

甚至連好處也全都是他的!

而他隻能像一條老狗一般,搖尾乞憐!

不過隻要他能夠製衡好司天監和魂殿,他也未必冇有翻盤的機會。

那司天監可是他一直以來賴以抗衡魂殿的存在。

再加上皇室也有不少的供奉。

要是他能夠搶先拿到那至尊骨和劍心,他就足以和這條老狗正麵抗衡,擺脫他的控製了!

而方纔他感受到大奉的龍脈之力被調動,想來是國師已經搶在魂殿之前發現了那兩個小輩。

袁監正自身有著道門二品的實力,再加上龍脈之力,對付兩個尚未成長起來的小輩,還不是手到擒來?!

想到這裡,老皇帝的心中立即舒服了不少。

甚至開始琢磨今晚要翻哪位嬪妃的牌子。

廉頗老矣尚能飯。

他一個修道之人,還不能夜禦數女?!

“若非本座前些日子急著閉關突破至道門一品,早就親自出手將他們兩個人拿下了,怎會讓那群廢物放跑了他們!”魂殿殿主冷笑道,“這次有本座親自出馬,他們兩個人必然無處可躲!桀桀桀桀桀桀......”

“阿對對對,殿主說的對!”老皇帝聞言,心中極為不屑,不過表麵上還是極為恭敬的說道。

癡心妄想的老狗。

他可是大奉之主。

受命於天,既壽永昌的存在。

怎能讓這條老狗一直控製著他!

他已經看到了國師將至尊骨和劍心帶回來後,他重振雄風,日禦百女,白日飛昇的畫麵了!

魂千愁微微側過頭,用眼角瞥了一眼身後看似恭敬,實則心懷鬼胎的老皇帝。

心中兀自冷笑道:“蠢貨!本座早就派人跟蹤袁直那條閹狗了,不會當真以為本座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吧?!”

對於老皇帝一直不滿他的控製,魂千愁可是早有察覺。

所以今日假裝前來和老皇帝協作,實際上是為了讓手下人監視袁直。

隻因為這袁直掌握望氣之術,可以追蹤到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天命之人。

感覺到魂千愁的笑聲有些異常,老皇帝心中冷笑道:“這老狗不會以為,他跟蹤的是真的國師吧?那個不過是和國師外形相似的一個大內宦官罷了!”

“好在本座就知曉這老皇帝早有準備,所以特意派了好幾撥人在那萬妖山脈附近蟄伏,隻要袁直通過那條路離開大奉,必然能夠發現他的蹤影!”魂千愁隱藏在灰袍下的麵容,浮現出一抹自得的笑容。

侍立在一旁的公公則是靜靜地站著。

這兩個老東西加起來足足有八百個心眼子,他隻能旁觀。

“報!陛下,國師的命牌碎了!”

陡然間,一道聲音從禦書房外傳來。

隻見一個小太監跌跌撞撞的朝著禦書房撲來,手中握著一塊已經碎裂的命牌,臉上佈滿了驚慌之色。

聲音中甚至帶著幾分哭腔。

“什麼?!”聽到這名小太監的話語,老皇帝匍匐在地上的龍體一震,蒼老如一朵菊花的臉上更是充滿了震撼。

老皇帝連忙上前顫巍巍的接過小太監手中的命牌,再三確認後驚呼道:“這真的是袁監正的命牌......不可能!朕都將掌有龍脈之力的玉璽交給了他,他竟然會敗?!”

“噗嗤!”

隻見老皇帝一時間急火攻心,接連吐出數口鮮血,甚至還夾雜著一些臟器碎片。

顯然是連當初修道之時留下的暗疾也一併發作了。

“陛下冷靜,保重龍體要緊啊!”一旁的公公和小太監忙不迭的上前攙扶住老皇帝,勸慰著老皇帝冷靜。

“這老東西,怎麼這麼不經用,死了一個棋子就這般了?”魂千愁見狀,隱藏在灰袍下的麵容露出一抹不屑的神情和笑容。

“不......悠悠蒼天,何薄於朕啊!”老皇帝口中發出一聲不甘的哀鳴,“天意何妒我國師啊!”

“噗!”

隨著再一口鮮血吐出,老皇帝當即雙腿一蹬,瞪大了渾濁的雙眼。

看到這一幕,公公伸出手試探了一下老皇帝脖頸處,發現失去了跳動,瞬間嚇得癱軟在了地上,發出一聲哀嚎:“陛下......龍馭賓天了!”

“冇用的老東西,正好本座就先接手你的勢力,用來追蹤那兩個小輩了!”魂殿殿主見狀,直接是袖袍一揮,發出一陣冷笑聲,“桀桀桀......”

......

山脈中。

看著徐無塵在袁監正的屍體上一陣摸索,林清照不禁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問道:“無塵哥哥,你在做什麼?”

“我在找這個閹狗剛纔用的那枚印璽。”徐無塵從袁監正身上拿出一枚印璽,用手帕擦拭了一下印璽,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印璽,輕笑道,“這可是大奉的龍璽,能夠調動這大奉的龍脈之力,效用不容小覷!”

隻見龍璽下方還印有八個大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徐無塵不禁感慨道:“這世上,有幾個男人能夠拒絕受命於天,既壽永昌這八個字的吸引力呢?!”

“這八個字很有吸引力嗎?”林清照歪了歪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徐無塵笑著摸了摸少女的秀髮:“當然,這可是無數男人的夢想。”

“我的夢想也在實現了呢!”林清照仙姿清顏上泛起一抹甜甜的笑容,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似乎預示著少女的心情極為美好。

徐無塵見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後輕聲說道:“清照,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少女笑容微斂,有些不解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假如啊,我說假如,假如我要是有一天突然不見了,過很久之後纔會出現,而那個時候我的身邊可能還有其他的女人,你會怎麼樣?”徐無塵小心翼翼的在死亡邊緣試探。

林清照聞言,微微仰起頭,看著徐無塵俊美的麵容柔聲說道:“要是無塵哥哥真的那麼做的話,我想無塵哥哥一定會有自己的苦衷吧?我會很是諒解無塵哥哥的。”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徐無塵不禁鬆了口氣。

果然,林清照這樣的社恐,骨子裡肯定是個很溫柔的女孩子!

自己真是多慮了。

“我最多就是將無塵哥哥綁在我的身邊,讓無塵哥哥再也不能離開我了!”林清照淺笑嫣然,宛若桃花盛開。

“......”徐無塵身體一僵。

少女似乎並未注意到徐無塵的異常,輕聲說道:“我開玩笑的啦!”

“呼......”徐無塵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少女繼續說道:“我最多就是將那個女的殺了,然後剁了無塵哥哥的腳,這樣無塵哥哥就算有怎樣的苦衷,也不會再離開我了呢!無塵哥哥感動嗎?”

淦!

這不是更恐怖了嗎?!

這些女人都是吃人老虎啊!

徐無塵連忙直搖頭:“不敢動!不敢動!”

“無塵哥哥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難道無塵哥哥想要丟下清照了嗎?”林清照有些不解的仰著頭看向了徐無塵,星眸中隱隱有淚花閃爍。

“當然不會,我隻是隨口一問。”徐無塵連忙極為心虛的說道。

“那就好,我也覺得無塵哥哥應該會是那種言而有信的人,說了會一直和我在一起,就不會偷跑的那種人。”

林清照明眸微動,甜甜一笑,攏了攏一頭青絲,嘴角噙著一抹笑意,清冽的聲調宛若珠玉落地。

...............................................................................

ps:第四更送上,今天一共更新了接近萬字,大家來點票票刀片打賞之類的動力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