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蒼山遠,風雪夜歸人。

月華沐浴在兩個歸途之人的身上。

映出一條漫長的道路。

“無塵哥哥,你似乎看起來有心事?”看到徐無塵一路上心事重重的模樣,林清照微微側頭,有些不解的問道。

“冇有!”徐無塵立即搖了搖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就是林清照這個穴,有點太深藏不露了。

一個社恐居然是個隱藏病嬌?!

還是說,女人的善妒心都很重,心眼都很小?

“其實我相信無塵哥哥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我也會尊重你的每一個選擇,哪怕這個選擇可能會讓我很難過。”

林清照極為認真的看著徐無塵,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仙姿絕世的清顏在月光下顯得尤為聖潔清純,雙手搭在自己的胸前,少女白絲覆蓋下襯托著愈發白淨修長的**更是站的筆挺,彷彿正在月下宣誓的神女。

看著少女精緻無暇到挑不出一絲毛病的臉頰,星眸初泛瀲灩光。

徐無塵心頭不禁泛起陣陣憐意。

不得不說,林清照這一手以退為進,實在是讓人太冇有抵抗力了!

這個壞女人也太會了!

就算是再冇良心的人,隻怕也完全不捨得將其捨棄啊!

徐無塵摸了摸少女的秀髮,溫聲說道:“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個休息的地方,同時考慮如何報仇。”

逃離大奉是不現實的了。

大荒境必然佈下了天羅地網。

他們現在隻要離開山脈前往大荒,就必然會被魂殿之人盯上。

可是就算是現在回到大奉,他們兩個人也是舉步維艱。

畢竟大奉中有著朝廷的監管,哪怕現在朝綱混亂,民怨沸騰,朝廷還是握有絕對的控製權!

他們兩個人隻怕隱藏不了幾日,就會被髮現。

到那個時候,就是他們和魂殿圖窮匕見的時候了!

“那裡似乎有個地方,我們可以先在那裡休息一下,共圖大計!”林清照伸出玉指,指向了不遠處一個破廟。

“也好。”徐無塵見狀,微微點了點頭。

剛和袁監正交完手,又接連趕了數個時辰的路,莫說是林清照,就連自己也有幾分疲憊了。

二人快步走進破廟中,迎麵而來的是難聞的風塵氣味兒。

舉目望去,一片破敗,就連缺了個頭的佛像上都佈滿了灰塵,到處是結下的蛛網,顯然很久不曾有人來過這裡了。

不過對於徐無塵和林清照來說,這裡已經是很好的避難所了。

打掃出一片尚算勉強能容得下人的地方,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席地而坐。

徐無塵盤坐在地麵上,若有所思的撐著下巴。

少女輕輕掀起自己身上的素白紗裙,優雅的坐在地麵上,兩隻**並排在地麵上。

二人中間燃燒著篝火。

看著眼前的要素,徐無塵不禁有些感慨。

自己要是換個模板的話,那就是完美展開了。

林清照靜靜地看著徐無塵,輕聲問道:“無塵哥哥,你覺得......我們能戰勝魂殿,替我們父母報仇嗎?”

“當然。”徐無塵淡淡的說道,“我一定會將魂殿殿主那條老狗親手斬殺,報仇雪恨,護你無虞!”

這一次回來,徐無塵就冇打算放過魂殿。

自己失去的一切,一定要親手奪回來。

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麼了不起!

而是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人!

“可是......我聽說魂殿殿主已經突破至道門一品天人境了,那個袁監正不過才道門二品,就已經強悍至此了,一品更是雲泥之彆啊!”林清照清顏上不無擔憂的看著徐無塵,柔聲說道,“我們是不是先藏起來,等實力足夠了再去挑戰他更好一些?”

“隻怕......那條老狗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的。”徐無塵微微搖了搖頭,淡然道,“不過沒關係,我已經有必勝的把握了!”

想要藏起來談何容易。

畢竟那袁監正能夠找到自己,其他司天監的人未必就辦不到了。

以他們的手段,自己和林清照被髮現無非就是早幾日和晚幾日的區彆罷了。

既然這樣,還不如主動出擊,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也能為林清照免除後患!

說完。

徐無塵輕輕揉了揉自己眉心的一抹猩紅。

陣靈傳授給自己的劍法,似乎也要派上用場了。

徐無塵還冇有自大到,認為他們兩個人聯手能夠擊敗那天人之境的魂千愁!

要知道,道門二品和一品隻有一階之差,卻是天差地彆。

這一階,足以讓無數天驕窮其一生,耗儘心血,也隻能望其項背。

“那不管到了任何時候,我們兩個人都要一起麵對哦!”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看著徐無塵甜美的笑道。

“這踏馬,完全就是給我製定好了路線啊。”徐無塵靜靜地看著地麵上那雙白淨修長的**,心中苦笑不已。

當他身懷至尊骨的時候,其實他就已經冇有太多的選擇了。

要麼成為那些大人物的爐鼎,至尊骨被他們奪走,最後以一個廢人的姿態活下去。

運氣好可能會走上一條廢柴逆襲的路,運氣不好就是極其痛苦的度過一生,在折磨中死去。

要麼就是像現在這樣,和林清照同氣連枝,一同對抗魂殿和大奉!

而最後一役,不犧牲林清照的話,那隻能犧牲自己了。

選擇犧牲一個這麼可人甜美的少女,自己還冇有屑到那種程度。

而且就算是讓林清照修習那招劍法,隻怕也未必能對付的了魂千愁。

不然的話,陣靈和劍碑也不會一致認為應該由自己來繼承林清照的劍心。

隻因為它們認為自己的潛力和資質遠在林清照之上,所以纔想讓自己為主體!

“無塵哥哥,你一直在看著我的腿是什麼意思?”看到徐無塵盯著自己的腿不說話,少女的清顏微微泛紅,有些羞赧的問道。

少女微微貼近徐無塵,雙手抱著**,坐在地麵上,輕聲說道:“難道無塵哥哥對我的腿很感興趣嗎?還是說,無塵哥哥感興趣的是腳?”

隻見少女那雙纖長白淨的**,在搖曳的火光下,看起來充滿了彈性。

而且因為少女天生麗質,肌膚光滑柔嫩至極限,彆說是腿玩年了,腿玩輩都不為過!

少女那兩隻小巧晶瑩的玉足,更是在竹膜白紗的包裹下,顯得極為可愛,猶如誘人的雪糕。

“我剛纔隻是在想其他的事情,並冇有多餘的想法。”徐無塵回過神來說道。

自己可不是那種臣服於白絲之下的腿控足控。

剛纔腦海中一點多餘的想法冇有!

但是興趣還是不小的!

“我希望你有。”林清照精緻的清顏上,帶著恬淡的淺淺笑意,看似平靜的說出了一句驚人的話語。

少女對於之前徐無塵誇獎陣靈的話語,一直耿耿於懷。

現在自然是希望能夠在自己最大的優勢上扳回一城!

徐無塵輕聲歎道:“我們現在危機還冇度過去。”

要不是他們隨時會被魂殿的人找上門來,徐無塵恨不得讓林清照知道自己的底線就是冇有底線。

“我知道,所以我才故意這麼說的。”林清照向來怯懦的清顏上,浮現出一抹俏皮的笑容。

她自然知道徐無塵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怎麼對付魂殿,充滿了壓力。

所以纔想著轉移一下注意力,讓徐無塵的心情好一些。

“總之先休息一晚,然後明日開始前往皇城吧,現在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徐無塵聞言,輕輕敲了敲少女的頭,若有所思的說道,“我們要是躲在皇城中的話,反而還能夠偷得幾日喘息之機。”

那魂千愁肯定想不到,他們回來就算了,反而還敢前往皇城!

畢竟他們最適合的就是那些深山老林。

但是大奉不乏一些鑽研陣法和旁門左道之人,那些深山老林早就佈滿了天羅地網。

他們隻要接近,就會第一時間將他們的影像和蹤跡傳送至皇城。

反而皇城的守備力量最弱,可以多拖延幾日,讓他們等到被司天監的那些秘術發現。

而那個時候,也就是最後的決戰之日了!

“恩。”林清照微微點了點頭,她對徐無塵的安排向來不會提出任何質疑和看法。

就在徐無塵剛準備就寢的時候。

林清照星眸中泛著微光,輕咬櫻唇,凝望著徐無塵,檀口輕啟吐蘭芳:“無塵哥哥,你確定不想摸一下嗎?剛纔在和那條閹狗對戰的時候,你可是偷偷摸了。不過隻準摸一下捏!”

“......”徐無塵一時語塞,隻是輕輕揉了揉自己眉間的猩紅。

自從陣靈出現之後,林清照似乎有了危機意識,變得稍微膽大了一些。

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竹膜白紗包裹的**,徐無塵白淨修長的手掌不受自主的伸了過去。

自己隻是受邀而來。

少女都用這種請求的眼神看著自己了,助人為樂本就是為人之本。

向來最是喜歡幫助他人的北離世子,自然不會忽略少女最真摯的請求!

剛一上手。

就是少女那觸目驚心的柔軟。

比之大乾最上等的天山雪綢還要更加柔軟!

徐無塵覺得自己這模擬器指定有點什麼問題。

這不是自己這種年齡應該有的模擬器!

自己還是個剛弱冠的孩子啊!

第一個副本就這樣了,以後的會怎樣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可惜,徐無塵還來不及更多的探索其中的奧妙,少女就像是受米......受驚的小兔子一般,將**縮了回去。

少女頭上的呆毛不住地跳躍著,紅著臉嗔怪道:“無塵哥哥真是太壞了,人家隻是想開個玩笑而已。孃親可是說過女孩子的腳是隻有夫君才能碰的,所以無塵哥哥要是不對我負責的話,以後再也不準碰了!”

“哈?”徐無塵看著少女,露出了錯愕的神情。

自己隻是吃了一碗粉,你竟然要我付兩碗的價錢?!

哪有摸一下就要娶了你的道理啊!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

ps:今天目標還是日萬,因為要抓緊進度了捏,大家也可以來點支援(瘋狂暗示)

ps2:推薦一本朋友的書。

當琪亞娜雷電芽衣布洛妮婭等人還在聖芙蕾雅學園過著快樂且平靜的生活時,一場突如其來的超級問答係統,卻使得這一切都變了樣子。

當崩壞世界的主角們提前得知了自己的未來,未來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布洛妮婭:怎麼自從我拿了理律核心後就一直吃癟?

雷電芽衣:不會吧不會吧?感情我去了世界蛇還是個做飯的?

符華:我居然成了詐騙販子?

德麗莎:果然,我什麼都做不到.....這樣密碼就算正確了嗎?

無量塔姬子:琪亞娜,你果然是我最值得驕傲的學生。

琪亞娜:姬子老師,你不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