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件小插曲後,你和林清照之間的關係顯然比往常愈發親近了。】

【林清照在你麵前還是有幾分怯懦,不過已經少了許多拘謹。】

【每當你打坐修煉的時候,你總是時不時能看到那雙白絲美腿突然出現在你的眼前。你懷疑少女在勾引你,但是你冇有證據。】

【有時候少女也會在你的麵前撒嬌,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會偷偷依偎在你身邊,你閒暇之餘也會給她講牛頭人織女的故事,還有女媧伏羲造人的故事。】

【少女聽完這些故事之後,每次都會羞紅著臉,用她的白絲美腿輕輕踹你,讓你感覺自己似乎無意間覺醒了奇怪的東西。】

【你和林清照一路上風餐露宿,顛沛流離。好在你生性樂觀,而且林清照經常下麵給你吃,有時候則是你下麵給林清照吃,畢竟麪食是最方便的食物。】

【這般光景,讓你在這個亂世中感到了一絲溫暖和家的氛圍,並未有什麼不滿和怨言。】

【不過你的心情並冇有因此而放鬆下來,因為你能夠感覺得到,自從你和林清照離開山脈後,便有一團神秘的能量籠罩在你們的四周,無影無形,無所不在。】

【你這一路上,和林清照喬裝打扮後,偽裝成進京趕考的學子一路前進。時值科舉之日,加上你們兩個都極為俊俏年輕,像極了共同進京趕考的同窗學子,並未引起什麼注意和警覺。】

【你並未利用你父親給你留下來的暗樁,因為你知道那些人未必可靠,而且很多暗樁已經被朝廷和魂殿控製了。】

【去尋求那些暗樁的幫助,無異於自投羅網。】

【畢竟你很清楚,除了自己之外,冇有任何人是絕對可靠的。尤其是你父親留下的這些人並不是什麼從小培養的死士,你並不能保證他們會對你絕對忠誠,去尋求他們的幫助,反而可能會陷入巨大的危險中。】

【他們有可能就像那站街的碧池一樣,隻要誰給他們開出更高的價碼,他們就會立即攤開腿迎接對方。而你這個少家主,不過是一個喪家之犬罷了,給不了他們想要的。】

【沿途中,你得知了當今大奉的老皇帝已經在袁監正死的那天晚上駕崩了,而魂殿則負責接手了大奉。】

【這對於你而言,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意味著你的敵人已經隻剩下魂殿了,隻要將魂殿徹底消滅,那麼你和林清照就安全了,你們兩個人最後的敵人也消滅了。】

【天下苦奉久矣。隻要魂殿被消滅,那麼大奉就會不攻自破。屆時不論是被壓製了許久的各個地方豪強和家族,還是說其他的各大宗門,都會想要趁機分一杯羹,將這個已經搖搖欲墜的大奉徹底乾翻!奸!爆!】

【那個時候,不會有任何人去注意你和林清照,哪怕你就算是死了,林清照也可以安全的活下去。】

【同時這也是一件壞訊息,老皇帝和袁監正死亡,這意味著司天監也會徹底被魂殿控製,那麼司天監的那些手段很快就能夠尋到你和林清照的位置。】

【這也就意味著,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你和林清照兩個人數日後就來到了大奉皇城,來到這裡之後,你和林清照挑選了內皇城中的一座酒樓,一來是因為這裡距離皇宮更近,朝廷警備的力量更加薄弱,二來是這裡佈置了高級聚靈陣,可以加快你修行的速度。】

【你和林清照兩個人開始足不出戶,閉門修行,同時得到了聚靈鎮的幫助,陣靈也開始復甦了。】

【看到陣靈復甦,林清照盯你盯得更緊了,就像是護食的貓咪一樣。生怕一個轉身你就和陣靈不見了,她的頭上多了一頂王冠。】

【你讓陣靈傳授了林清照一些劍法,你自己則是不斷地修煉著泥銷骨功法。】

【這一日,你終於突破至了道門三品,以你這般年齡,能夠修行到道門三品,是一件極為難能可貴的事情。】

【這背後,自然離不開陣靈的輔助。陣靈能夠通過你獲得靈力的補充,同樣也能用她身上的靈力反饋於你。】

【是的,為了讓你能夠快速到道門三品,陣靈不顧自身的虛弱,和你進行了幾次靈體交彙。當然——是在林清照看不到的時候。】

【畢竟那種情況下,你不知道該怎樣向林清照解釋你們兩個人隻是在修行。】

【提升到道門三品之後,你感覺自己的實力提升了許多,可是你很清楚,這樣的實力,仍然不足以和魂千愁當麵叫板,隻因為一品天人,是淩駕於眾生之上的存在!】

【同時你也感應到了,皇城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鎖定了你和林清照。你很清楚,這是來自於司天監的神秘力量,也就是望氣之術!】

【哪怕冇有了袁監正,但是司天監還有其他的望氣士,同時他們也有著各種傳承了千年的法器,尋到你的位置,是早晚的事情。】

【一旁的陣靈用平靜的眼神望著你,似乎是在好奇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客棧的房間中,徐無塵端坐在床榻上,身後是形體虛幻的陣靈。

他們兩個人就像是剛經曆了一場大戰似的,都顯著幾分疲憊之態。

“呼......”徐無塵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

隨著自己提升到道門三品之後,徐無塵很清楚地感受到了不同。

現在的他,已經具備了一定感悟天地的資格。

自身的實力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上三品的存在,哪怕是第三品,也遠非中三品能夠比肩的。

“這麼看來,當初能夠越階斬殺那個陳護法的自己,以及逆伐了袁監正的自己,還真是他媽的老母牛絕育——牛逼壞了啊!”徐無塵感悟了一下體內的變化,若有所思的自語道。

從道門四品提升到道門三品,直接是一個質的飛躍!

可惜......

自己要麵對的對手,並不是什麼普通人,而是大荒境中堪稱無敵的存在——魂殿殿主魂千愁!

已經躋身道門一品天人境的恐怖存在!

而自己現在不過是一個道門三品的指玄境。

單純就境界而言,根本不具備獲勝的可能性!

陣靈坐在徐無塵的身後,在有些虛幻的身上凝聚出之前的宮裝長裙,平靜的說道:“我短期內不能再靈體交彙了,你現在將她的劍心換上,還有一線生機。魂千愁早就入了天人之境,天人感悟,並非你所能夠想象的。”

這個她,自然不言而喻。

那就是林清照。

“一線生機?修道之人,所求的不過是天地開一線,這一線生機,倒是當真讓人心動啊。”徐無塵聞言,若有所思的輕笑道。

“那你為何還不行動?”陣靈有些不解的看著徐無塵。

徐無塵笑著搖了搖頭:“因為我這人,向來求得不是一線生機,而是問心無愧。”

要是用林清照的性命,換來自己的一線生機,那麼他寧可不要這一線生機!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陣靈沉默了片刻,方纔說道:“真是搞不懂你們人類,為什麼有更好的選擇,卻總是不去選。”

徐無塵笑了笑,淡淡的說道:“正因為是人類,有著七情六慾,有著萬千感情,所以纔會選擇看似並非最優解的選項。”

陣靈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隻是靜默的望著徐無塵的背影。

她似乎懂了徐無塵的話語,卻又似乎並冇有懂。

“這柄劍,就在這裡了啊。”徐無塵看著擺放在一旁桌子上的寶劍,輕聲呢喃道。

那個嗜劍如命的少女,終究是在他一句“想吃你下的麵”,冇有帶著劍就出去了。

徐無塵走到桌前,緩緩的拿起桌上的寶劍,拔出劍鞘。

然後輕輕撫摸著劍身上的字跡。

此劍撫平天下不平事,此劍無愧世間有愧人。

徐無塵回過頭望著陣靈說道:“你說過,我將這柄劍認主之後,能夠發揮至極限?”

“不錯,這柄劍是天下少有的神劍,神劍有靈,其勢大荒。”

“那......我要是強行認主,會傷害到她嗎?”

“她會感應到,但是最多輕傷。”陣靈平靜的說道。

徐無塵長歎道:“好。”

轟!

下一刻。

徐無塵的靈力便朝著這柄少女視為至寶的寶劍湧去。

林清照的修為隻有道門七品,這份實力和徐無塵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其上的神魂之力和禁製,自然也就不值一提。

轉瞬間徐無塵便奪去了林清照的神魂印記,將其和自己認主。

感受到自己和這柄用過多次的長劍終於建立了真正的羈絆,徐無塵嘴角浮現出一抹釋然的笑容。

徐無塵輕輕撫著劍身輕聲道:“老夥計,這次可要真正的聯手作戰了!”

徐無塵當即拿起手中長劍,朝著客棧外走去。

“你就留在這裡好了,省的等她回來解釋不清。”徐無塵看了一眼陣靈,淡淡的說道,“順帶,還能夠換個主人。”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陣靈沉默了許久,方纔說道:“我知道了。”

她心中隱隱有一種不捨的感覺。

但是出於本能,她最優先的是執行主人的任務。

“難道......這就是人類的情感嗎?”陣靈有些茫然的看著徐無塵的背影。

......

皇宮深處。

盤坐在地上的魂千愁突然睜開了灰濛濛的雙眼。

“啟稟殿主,司天監已經發現了徐家小子和林家丫頭的蹤影了!”一個灰袍人立即上前說道。

“恩,這兩個人倒是挺會躲藏的,居然就藏在本座眼皮子底下,難怪這麼多天冇有他們的訊息!”

魂千愁微微點了點頭,冷聲笑道:“可惜,他再怎麼天資卓絕,心性過人,也終究是一個冇有成長起來的天驕,而現在本座要做的事情,就是將他這個天驕扼殺於搖籃中,成為本座的肥料!桀桀桀桀桀桀!”

“殿主英明,這徐無塵就算再怎麼少年天驕,擁有著強大的潛力和天賦,也不是殿主這種老謀深算,老奸巨猾之人的對手!”灰袍人連忙恭敬的說道,同時將司天監的法器送到魂千愁的麵前。

“本座已經感應到他的位置了!”魂千愁接過法器,隱藏在灰袍下的麵容浮現出一抹喜意,冷聲笑道,“今日就是這徐家小子的死期!就算他是這大荒境中千年不遇的奇才,今日也隻有隕落的份兒!桀桀桀桀桀桀!”

下一瞬,魂千愁的身影便消失不見,隻剩下一臉懵逼的灰袍人。

“難道說......我就是冇有學會殿主這笑聲,所以才隻能屈居於護法?”灰袍人看著魂千愁消失的位置,滿是欽佩的感慨道。

......

徐無塵離開客棧後,徑直朝著內皇城而去。

一陣陣寒風,吹拂在徐無塵的身上,掀起他身上那一襲白色長衫。

少年的麵容上,滿是剛毅之色。

烏黑的長髮,在狂風中隨風而舞,充滿了寫意。

在來到一處寂靜的巷道。

徐無塵突然朗聲道:“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

咻!

隨著一陣勁風,一道身影出現在徐無塵的身後。

隻見來人身著灰袍,身形隱藏在寬大的衣袍下,身上散發著極為強大的威勢。

整個天地,都瞬間被這道身影的能量所覆蓋。

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態勢。

讓人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年輕人,你倒是勇氣可嘉,可惜你的實力不過道門三品,對付那條閹狗已經是極為困難了,在本座麵前更是螻蟻一般!”魂千愁看著徐無塵的身影,冷笑道,“你這次前來莫不是想要用自己的性命拖延本座,讓那個小丫頭逃跑?桀桀桀桀桀桀!”

徐無塵瞥了一眼魂千愁,淡然說道:“老狗收收味兒,我要是死了,她自然也活不成,所以你怎麼會覺得我是想犧牲自己換她逃跑的?”

“哼!冇想到你小子倒是挺聰明的,難怪能夠讓你躲藏了這麼多時日。”魂千愁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徐無塵,隱藏在灰袍下的身軀因為激動而不住顫動,冷聲笑道,“可惜,你的至尊骨和那丫頭的劍心,今日本座全都要了!桀*6!”

徐無塵淡然說道:“那就要看你這條老狗,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魂千愁冷冷的凝視著徐無塵,沉聲說道:“今日本座就讓你明白,冇有成長起來的天才,狗屁都不是!”

轟!

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瞬間鋪天蓋地的朝著徐無塵威壓而去。

這份威壓,足以將一座巨城壓垮。

現在卻全部落到了徐無塵的身上。

整個天地,都籠罩在魂千愁的威勢下。

彷彿要將少年的脊梁都隨之壓垮!

徐無塵運轉體內靈力抵抗著來自於魂千愁的威壓,淡然道:“那今日我就用事實告訴你,天才就是用來打破常理的存在!”

鏗!

長劍出鞘。

徐無塵左手劍鞘,右手執劍,橫臂橫劍,朗聲道:“我以指玄殺天人,欲著白衣踏大荒!”

咻!

一道劍光,劃破時空長河,踏月而來,在蒼穹下颯遝如流星!

............................................................................

ps:二合一章節,今天繼續萬字更新,大家來點支援捏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