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照走在街道上,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

一臉恐懼的望著四周。

完了完了!

壞了壞了!

“無塵哥哥不在,自己要怎麼和這些人交流?!”

林清照有些欲哭無淚。

徐無塵說想要吃她親手下的麵,而且一定是要清平郡產的小麥。

那間客棧是這皇城中數一數二的客棧,極儘奢華。

山珍海味,瓊漿玉液這些奢侈的玩意兒倒是一概不缺。

但是怎麼可能有清平郡這種小地方產的便宜麥種呢!

為了滿足徐無塵奇怪的要求,林清照隻能夠鼓起勇氣外出。

隻是看著這市場上來來往往的人。

讓社恐少女的病症瞬間發作,隻能夠在原地呆愣著。

過了許久之後,林清照方纔從茫茫人海中,尋找到自己的目標。

隻見一個穿著破爛補丁裝的小販,正在叫賣著清平小麥磨製而成的麪粉。

林清照當即走上前去。

“小姑娘,你可真有眼光,這可是我們清平郡特產的小麥,比起其他地方的小麥來,那可是好吃又不貴!!”

看到林清照過來,這名小販立即一臉熱情的說道:“而且最關鍵的啊,是乾淨又衛生!”

“咿唔......嗚咿......”看著麵前的小販,林清照瞬間怯懦的說不出話來。

隻能發出一陣隻有自己才能聽得到的聲音。

太......太可怕了啊!

少女發現自己想要說出一句話,是那麼的困難。

“姑娘,你是要還是不要,倒是給句準話啊!”看到林清照隻是站在自己的店鋪前,一句話不說,這名小販不禁有些急切的說道。

“嗚......”

聽到小販的話語,林清照隻覺心頭愈發恐懼。

頭上的呆毛更是被嚇得耷拉著,一動不動。

偏偏自己的寶劍也不在身邊,讓少女連最後的一絲安全感都找不到。

林清照最後隻能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一塊碎銀,然後放在了小販的麵前,直接奪過一袋麪粉,朝著外麵跑去。

前後反差,用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來形容再恰當不過。

隻剩下小販一臉懵逼的看著林清照的背影,口中嘟囔著:“真是個怪人,哪有人用銀子買麵的啊!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富家子弟!”

就在林清照剛心滿意足的拿起麪粉,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心神似乎受到了重重的一擊。

“唔......”林清照的清顏突然泛起一抹蒼白之色,口中發出一聲嬌吟。

“這個感覺是......母親留給我的劍......難道說是無塵哥哥他?”

發現自己寄宿在母親留給自己的寶劍上的神魂正在被剝離,林清照仙姿絕世的清顏瞬間嚇得花容失色。

很顯然,客棧那邊出狀況了!

聯想到徐無塵突然將自己支出來。

林清照的心頭瞬間湧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有一種感覺,除了那柄自己視為信唸的寶劍之外,還有一個自己生命中更加重要的存在要離開自己!

自己留下的神魂,被強製剝離,讓林清照白淨光滑的額頭上沁出幾滴香汗。

“不行......我一定要趕緊回去!”

心中有一個信念,支撐著林清照朝著客棧的方向走去。

少女緊緊抱著自己懷中的小麥磨製而成的麪粉,忍受著痛苦,朝著客棧的方向而去。

每邁出一步,都彷彿要用儘自己畢生的力量。

好在這個痛苦冇有持續太久,隨著神魂徹底剝離,林清照蒼白的麵容上少了幾分痛苦之色。

林清照奔跑了不知道有多久。

突然間一切都黑暗了下來。

無窮的陰霾,籠罩在整個皇城上空。

緊隨而來的,是漫天的飛雪。

這些飛雪落在了林清照的頭上,肩上。

很快白雪覆滿了頭。

平添了幾分蒼涼和蕭瑟。

看著近在咫尺的客棧,林清照精緻的清顏上,不知道何時已經佈滿了淚水,和雪花交織在一起。

“不......無塵哥哥一定不會出事的!”

少女快速的奔跑至客棧中,打開了屬於他們兩個人房間的門。

推開門來。

卻冇有看到熟悉的那道身影。

隻看到了一個明顯有些虛弱的靈體。

看到眼前隻有一個陣靈,林清照心中的不安愈發擴大。

“無塵哥哥呢?”林清照上前按住陣靈的身體,一臉急切的問道。

好在陣靈並非活人,所以林清照麵對她的時候,反而冇有社恐症狀。

“主人他已經拿了你的劍,準備去和魂殿殿主交手了。”陣靈看了一眼林清照,平靜的說道。

“什麼?!無塵哥哥他怎麼可能是那個魂殿殿主的對手,他不是答應了我,會在這裡一直修行到天人境纔會去挑戰他的嗎?!而且他不是說了會等我嗎?!”聽到陣靈的話語,林清照急切的說道,“你為什麼不攔著他啊?!他可是你的主人啊!”

看著眼前急切至極的林清照,陣靈的心中不知為何,也多了幾分感同身受。

陣靈微微動容道:“主人說了,你們兩個人已經被髮現了,再拖下去隻會讓你也置身於危險中。”

“快!帶我去找無塵哥哥!”聽到這裡,林清照又怎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本就對他們兩個人能否一直藏到那個時候抱有懷疑。

隻是每當看到徐無塵信心滿滿的模樣。

她的心中就會本能的選擇相信徐無塵。

可是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徐無塵騙她的。

而這一切,他早就做好了準備!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陣靈略一遲疑,微微點了點頭道:“好。”

徐無塵並未說過不讓她將林清照帶到他的麵前。

而身為陣靈,她本來就應該隨侍在主人的身畔。

並且徐無塵說過了,讓她換個主人。

那麼現在她聽從林清照的命令,纔是應當的。

哪怕她們兩個人還冇有建立主仆關係。

在陣靈的指引下。

林清照跌跌撞撞的從客棧中跑了出來。

此時外麵已經佈滿了大雪。

在地麵上鋪了厚厚的一層。

不知道何時,滿城的桃花也隨之飄落下枝頭。

雪花和桃花飄落在少女的青絲上,還有肩膀上。

少女在積雪上,踩出一道道深一腳淺一腳的腳印。

但是一想到徐無塵可能正在和魂殿殿主交手,就讓林清照內心中的迫切無法停止。

在陣靈的指引下,林清照很快就來到了皇宮前的大道。

兩排硃紅色宮牆的中間,是一條極為漫長寬鬆的道路。

在道路的中間,躺著兩個人。

“無塵哥哥!”

看到這一幕,林清照的淚水瞬間如同決堤了一般,止不住的流淌而下,檀口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少女嬌小的身軀,踉踉蹌蹌的朝著徐無塵跑了過去。

一次又一次的倒在雪麵上,然後再倔強的站起身來,繼續朝著徐無塵跑去。

懷中緊緊護著為徐無塵特意買來的麪粉。

隻因為這是徐無塵今天早上對她說他最想吃的麵。

天上的陰霾,不知何時已經散去。

但是大雪和桃花雨卻還在不斷的下著。

就像是下在少女的心中一般,不能釋懷。

“無塵哥哥。”林清照被白絲包裹的修長**,在寒風中不住地顫栗著。

但是卻義無反顧,極為堅定地朝著徐無塵走去。

少女跌倒了,就在地麵上爬進。

彷彿用儘了生命中全部的力氣,少女終於來到了徐無塵的身畔。

看著徐無塵比霜雪還要潔白的頭髮,少女的淚水模糊了視線。

徐無塵勉力的睜開眼睛,感受到自己在一個極為溫暖的懷抱中,看著林清照近在咫尺的清顏。

摸了摸少女已經哭花了的臉頰,替少女拂拭去眼角的淚水,溫聲說道:“傻丫頭,不要哭,我一直在。”

少年的聲音還是那般溫潤。

語氣也充滿了寵溺。

還是那個不管遇到任何危險,總會笑吟吟的對她說一句:“丫頭,遞劍。”的溫潤少年。

但是周圍的溫度,卻越來越低。

就像是懷中少年的體溫一般。

隨之寒冷的,還有少女的心。

“無塵哥哥,你一定不會有事的對不對?你說過,要一直照顧我,等報了仇之後,還要帶我去江南賞花,去漠北看落日,到天山看第一場雪,你還說過,要玩一輩子我的腿。”看著懷中的徐無塵,少女的淚水不住地流淌而下,輕輕搖晃著少年,撕心裂肺的哭訴著,“你不會騙我的對不對?你說過,你永遠都不會騙我的!”

徐無塵看著少女清澈如水的容顏,輕聲說道:“對不起,這次我可能要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