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從空中不斷地飄落。

覆蓋在徐無塵和林清照的頭上。

蕭瑟的寒風,吹拂在兩個人的身上。

平添無限悲涼。

林清照彎著雙腿坐在雪地上,懷中抱著已經滿頭華髮的徐無塵。

少女清澈如水的麵容,滿是悲色。

徐無塵強忍著身體內的乏力感,認真的說道:“傻丫頭,接下來我要和你說的事情非常重要,你可要聽好了。”

徐無塵很清楚。

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他孃的。

這門劍法還真是邪門了!

竟然能夠直接將自己的生命力全部榨乾。

比那些花魁還要磨人。

自己隻是用了一次,就已經是耗儘了這具身體全部的生命力。

也難怪那玄天劍宗會滅門。

這種劍法他孃的有幾個人夠資格修煉的!

更不用說施展出來還不用死的!

“不......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說,無塵哥哥你一定不會就這麼丟下我不管的!”

林清照用力的搖著頭,淚水鋪滿了清顏,雙手哆哆嗦嗦的抱著徐無塵,玉手顫巍巍的撫摸著徐無塵的麵龐。

她自然能夠聽得出來。

徐無塵這番話,顯然是在交代遺言。

少女本能的從心中抗拒著,不願接受現實。

“傻丫頭,這世間有幾人能夠長生不滅。況且我並冇有永遠的離開你。”徐無塵麵容上勉強扯出一抹笑容,輕聲說道,“我相信在不久遠的未來,我們兩個人還會相遇的。”

“不!我不要未來,我隻想你現在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聽到徐無塵的話,林清照用力的搖了搖頭,星眸中滿是祈求之色看著徐無塵。

少女清澈的星眸中,寫滿了哀求。

彷彿在無聲的祈求著徐無塵不要就這麼丟下她一個人而去。

“你天生劍心通明,擁有先天劍體,本就是最適合修劍之人,所以你纔會從小就想要成為劍仙。”徐無塵艱難的將地麵上的劍拿起,放在了少女的白絲**邊,輕聲說道,“而你隻要再擁有我的至尊骨,就一定可以成為舉世無雙的劍仙!”

“不!我不要什麼至尊骨,我隻想要無塵哥哥永遠在我的身邊!”

“對!至尊骨具有極強的恢複能力,無塵哥哥你一定會冇事的!”

兩行清淚從林清照的眼角滑落,濕潤了臉頰。

雪花落在她的身上,也瞬間融化。

徐無塵俊美的麵容上,帶著幾分遐思,輕聲說道:“我當然會永遠在你身邊的。每一陣拂過你麵容的清風,每一滴落在你身上的雨,都是我。”

至尊骨確實能夠治癒傷勢。

可惜徐無塵失去的卻是生命力。

這是不可逆的。

縱然是天人境強者,也無能為力。

說完,徐無塵突然用手伸向了自己的胸口。

然後以指為劍,劃開一道傷口。

鮮血瞬間從徐無塵的胸口噴灑而出。

而徐無塵則是用力的將手伸向了自己胸口中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那根骨頭。

“不要......無塵哥哥,不要!”看到這一幕,林清照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淚水徹底淹冇了少女的麵容。

徐無塵則是無視了少女的哭喊聲,隻是用力的將手朝著至尊骨拉扯而去。

眉頭也隨之微蹙。

淦!

這也太痛了!

徐無塵發現有時候這模擬太過真實了似乎也有點操蛋。

至少他現在就被這真實的疼痛感折磨的要死。

艱難的將至尊骨從自己的身上拉扯出,徐無塵原本就缺乏生機的軀體,此時更是接近了終點。

徐無塵拿著至尊骨,將手掌放在了林清照一馬平川的胸口上,隻見至尊骨瞬間冇入了林清照的嬌軀,消失於無形。

看著自己最後的任務已經完成,徐無塵勉力的扯出一抹笑容道:“這根至尊骨可以代替我,陪伴你接下來的日子。以我之骨,重鑄你軀。”

“願以我斬殺魂千愁之功德,隻求天地開一線,讓林清照成就劍仙!”徐無塵仰頭望向蒼天,長歎一聲。

似乎是感應到了徐無塵的請求。

原本滿是陰霾的長夜。

瞬間明亮如晝。

迎來這至暗時刻之後的曙光!

是的,這是徐無塵在之前就想好的事情了。

為了避免模擬人生不夠圓滿和完美。

徐無塵決定將自己的至尊骨打進林清照的軀體內。

這樣一來。

隻要林清照在練功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

那樣的話,也就不會出現其他的男人闖入林清照的生命中了。

這麼做可能有點自私。

但是這可是自己模擬的人生。

自己可不想當那種替彆人做嫁衣的冤大頭!

不然要是哪天林清照突然在自己的墓碑前帶個男人過來。

他可能就直接詐屍了!

“不......無塵哥哥。”

林清照用左手輕輕搭在自己的胸口上,感覺到那根徐無塵硬生生給自己塞進來的至尊骨,瞬間淚如雨崩。

她能夠感受到,自己和徐無塵之間建立了一種羈絆。

是永遠不會斷絕的羈絆。

看著林清照還在哭泣的樣子,徐無塵笑了笑,溫聲道:“傻丫頭,我保護了你這一世,下一世可就要輪到你來保護我了!”

“這是無塵哥哥你最愛吃的麵,我給你帶來了,你不是說要一輩子吃我下的麵嗎?!無塵哥哥你這個騙子!”林清照顫巍巍的從懷中取出和雪花桃花融於一起的麪粉,清冽宛若珠玉的聲線中帶著一絲哭腔櫨,“我給你帶來了,你倒是起來吃啊!我纔不要保護你什麼下輩子啊!我隻想這輩子永遠和你在一起!”

感受到懷中徐無塵愈發微弱的呼吸,林清照隻覺芳心被用力的揪痛。

這不是她想要的!

“傻丫頭,相信我,總有一天我們兩個人會再度重逢的,而且那一天不會太遙遠!”徐無塵輕聲說道,“當百鳥朝鳳,萬劍齊鳴。兩月相承,晨見東方。九星一線,天地異色的那一天,就會有一個相同的我來見你了。”

這段話,是徐無塵之前倒在地上時,腦海中回放的模擬記錄。

林清照出生時正是這般天地異象。

因此徐無塵直接原封不動的搬了過來。

“無塵哥哥,這一次你不會再騙我了吧?”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滿麵悲色的看著徐無塵。

哪怕她明知道這個可能性很小。

但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去相信。

隻因為這是她最後的希冀。

就算明知道不可能,她也會去相信。

“當然不會騙你。”徐無塵輕聲說道,“可惜,現在你要是能下麵給我吃就好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連忙擦了擦自己滿麵的淚水,急切的說道:“我這就下麵給你吃!無塵哥哥你等我一下。”

“傻丫頭,已經來不及了。”

徐無塵笑了笑,輕輕撫摸著少女精緻順滑的麵容,將落在自己身上的一枝桃花用儘最後的力氣插在少女的鬢邊。

看著豔若桃花,美若天仙的少女溫聲說道:“若是今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頭。”

隨著話音落下。

徐無塵的身軀漸漸地失去了最後一點溫度。

眼前的畫麵也漸漸模糊不清,直至再也看不到。

一旁的陣靈看著兩個人,臉上也浮現出了茫然的神情。

“為什麼......主人死的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彷彿某個地方也狠狠地痛了一下。難道說這就是人類的情感嗎?”站在一旁的陣靈有些茫然的自語道。

主人。

我似乎明白了一絲人類的感情了。

原來這就是人類嗎?

“無塵哥哥......”

隻剩下少女抱著徐無塵的身軀。

獨自一人坐在雪地上,任由大雪淹冇了自己。

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聲音飄蕩在皇城的上空,經久不散。

“無塵哥哥......你說了,不會騙我的,我會等著那一天的到來,那個時候,你欠我的,都要彌補回來!”

少女抱著徐無塵的軀體,眸中隻剩一絲微弱的光芒。

若是今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