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國營企業。

教坊司可以說是最慘的存在了。

妓女們都是全年無休的零零七工作機製不說,甚至連個保障都冇有,而且還是一輩子的賤籍,隻能夠想著法子讓那些王孫公子,達官貴人將她們納為小妾。

至少還能從公家車變成私家車。

而為了這個目標,名妓們每天為了爭芳鬥豔都要捲上天。

畢竟收入和自己的業績是掛鉤的不說,棈要是完不成指標的話,還會被降低待遇。

今天你表演一個霓裳羽衣舞,明天她來一個劍氣舞。

今天你整個胸口碎大棒,明天她來個口含寶劍。

總之是怎麼卷怎麼來。

徐無塵坐在江心的一艘畫舫上,身邊是鶯鶯燕燕的幾名花魁。

“世子,今日你來的可不巧,新來的花魁今日不出演。”看到徐無塵的身影,老黃有些尷尬地說道。

在他看來,徐無塵屢次三番前來這畫舫,想必是為了見到那新來的花魁。

“不打緊,本世子今日就是來隨便玩玩。”徐無塵聞言,笑了笑不以為意的說道,“她要是願意出來最好,不願意的話也無妨。”

他對那個新來的花魁要說一點好奇心冇有那是假的。

不過硬要說起來,也冇有太大的興趣。

畢竟這些庸脂俗粉,再好看能有林清照好看不成?

甚至連自家的丫鬟玉露都遠比不上。

要是等玉露再發育個幾日,就能發揮她的身份特質了。

除此之外,昨天那個狗女帝和九公主也挺有韻味的。

尤其是那個狗女帝的黑絲**,雖然冇有林清照那麼完美,卻也是比例勻稱,多一分顯肉,少一分太瘦,恰到好處的飽滿細緻,再加上那誘人至極的黑色絲襪,簡直是人間理想。

而且最關鍵的是搭配上她那一臉孤高冷傲,睥睨眾生的神情,徐無塵感覺自己能給她骨頭都舔冇!

發現自己竟然在模擬人生中被徹底養刁了口味。

徐無塵不禁一陣感慨。

這以後自己要是連逢場作戲都做不到了可咋辦!

那個狗女帝豈不是要開心壞了,終於給她逮到機會了?

“好,那世子稍候。”聽到徐無塵的話語,老黃連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一臉殷勤的說道。

看向徐無塵的眼神中透著幾分羨色。

這種紙醉金迷的日子,是他一輩子也享受不到的!

這就是屬於上流人士的奢靡生活!

“世子討厭!都有我們了,還想著彆的女人!”徐無塵懷中的一名名妓用纖嫩白淨的小手輕輕戳了一下徐無塵的心窩子,滿是幽怨的說道。

聽到懷中女子的話語,徐無塵一臉憂傷的說道:“本世子可不是那種厚此薄彼之人,不過今天本世子身體有些不適,隻能一個人打你們十個了。”

他還冇有完全從模擬人生中走出來。

可惜。

為了自己的百年大計。

隻能夠曲意逢迎這些花魁。

然後任由著那雪花融化在花瓣上。

畢竟不這樣做的話,他就要被那個狗皇帝猜忌了。

每當在那一排排玉臂粉腿中醒來,徐無塵都會充滿了對自由的嚮往。

然後將這一切轉化為對那個狗皇帝的怨念。

徐無塵看了一眼懷中的名妓花魁。

想了想那個狗皇帝幽禁自己這麼多年的怨念。

決定換個方式排解出去。

“世子太壞了!”

“奴家可不依了!”

......

很快,徐無塵的閣樓中便傳來一陣花魁們的靡靡之音。

隻因為徐無塵這一指,可是十年的指玄功力。

遠非她們這些嬌柔女子能夠抵抗的!

畢竟這可是徐無塵在模擬人生中和現實人生中雙重結合,共同感悟。

前世那十餘年的苦修,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今生更是久經戰陣,雖然一直手無縛雞之力,卻有扶姬之力!

不要小看了我口牙,魂淡!

就在裡麵鶯歌燕舞,滿室生香之際。

閣樓門口卻走來一道窈窕玉影。

女子身著素白長裙,青絲披散在肩上,鬢邊插著一株桃花枝,一雙白淨修長的**包裹在白絲下,懷抱長劍。

宛若水墨畫卷中走出來的仙子一般,冰清玉潔,隻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散發著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

隻是這個仙子此時的神色看起來,卻不管怎麼樣都不是很好。

白淨如玉,清澈似水,仙姿絕世的清顏上,隱隱泛著黑化的跡象。

頭上的呆毛更是直聳入雲,彷彿一柄誓要劈開這混沌的利劍!

懷中的寶劍更是發出陣陣嗡鳴之聲,隨時有出鞘的跡象。

每當閣樓中傳出一聲靡靡之音,女子身上的氣場就危險幾分。

“這是誰家夫人啊?怎麼看起來一副要捉姦的模樣?”

“誰這麼不懂珍惜啊!有這種堪稱絕世的夫人,不每天辛勤耕耘,居然還有心思來畫舫遊船?!”

一些嫖客看到閣樓門口的仙子,更是不住地搖頭。

心中充滿了嫉妒。

有這種天仙一般的人兒還來勾欄聽曲,真是暴殄天物。

狗見了都搖頭!

“你是什麼人?這裡是北離世子的閣樓,閒雜人等不得靠近!”

剛從閣樓中出來的老黃看到女子冷若冰霜的麵容,還有身上駭人的氣息,深知可能是世子外麵的姘頭來尋仇。

不過身為這個畫舫的負責人,老黃覺得自己很有義務和必要守護世子!

不然的話,這件事情傳出去以後,他這畫舫還做不做生意了!

他和世子還做不做朋友了!

隻是眼前的女子卻一直靜靜地望著閣樓,無視了老黃。

看到女子一句話不說,老黃心中不禁有些惱火。

想他當年也是堂堂上三品的高手,要不是心境大跌,怎麼會淪落至此。

老黃當即走到女子的身前,厲聲說道,“不然的話,今日老黃我就得讓你嚐嚐當年我名震大乾,一劍八千雲和月,六十功名塵與土的威力了!”

女子冷冷瞥了一眼老黃,身上陡然間散發出天人境的威懾,整個人猶如九天玄女降世,輕啟櫻唇,檀口做出了一個“滾”字的口型。

“得嘞!”察覺到女子身上恐怖的氣息,老黃瞬間嚇得身子一軟,立即將抹布往自己肩上一扔,然後扯著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笑容說道,“風緊!扯呼!”

說完,老黃就一眼也不敢再看這個女子,立即朝著畫舫樓上一溜煙的逃竄而去。

隻剩下了站立在閣樓門口,天仙一般卻臉色漆黑如墨的女子。

閣樓中,察覺到外麵有些不對勁,躺在花魁們中間,上半身衣衫已經被解開的徐無塵不禁有些納悶的起身說道:“外麵發生了什麼?怎麼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太尋常?”

“世子,不用管他們,指不定是哪個客人喝多了在鬨事,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辦了好事吧!”立即有一個熱情的花魁說道。

“是啊,世子,**苦短,莫要負了這良辰美景啊!”其他的花魁們也滿是急切的說道,生怕耽誤了時間,錯過了好事。

難得徐無塵來一趟。

她們可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非把徐無塵榨乾不可!

到時候她們運氣好的話,冇準就成北離世子的侍妾了!

“也是。”徐無塵想了想,也懶得管外麵發生了什麼。

他向來不是那種喜歡管閒事的主兒。

反正他堂堂北離世子,還能有人敢來為難他不成!

“不過世子今日怎麼好像有些興致缺缺啊?”有個花魁不解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她能夠感覺得到,今天的徐無塵很明顯熱情不足。

以前這個時候,徐無塵早就埋頭苦乾了,今日卻還在悵然所失。

“冇什麼,隻是那桃花劍仙有點太磨人了,本世子還冇有完全恢複過來。”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挺磨人的。

不管是她那天元一絕的腿,還是自己將至尊骨贈與她。

都讓徐無塵今天有些缺乏興致。

畢竟吃慣了山珍海味的人,讓他再去吃粗茶淡飯,那就有點困難了。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正是這麼一回事。

當徐無塵習慣了摸林清照那雙腿之後。

這些腿就總感覺差點了味道。

不是太瘦了就是有點胖,要不然就是手感不夠細膩,長度不夠賞心悅目。

“哼!世子果然是看不上我們了!”這些花魁不禁一陣怨念。

不過她們也不敢說桃花劍仙的壞話,畢竟那種大人物,指不定能夠直接感知到!

“哈哈哈,沒關係,本世子今天一個打十個還是不成問題的!”徐無塵笑了笑說道。

直接隨便攬住一個長得頗有幾分姿色,關鍵還腿長胸大臀翹的花魁。

剛上下其手一番,還冇來得及深入交流。

突然傳來砰的一聲。

隻見閣樓的小門突然被人一掌劈開。

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什麼人?!”有人突然闖進來,這些花魁們瞬間嚇得花容失色,連忙擋住了自己的身軀,極為不滿的嬌叱道。

旋即她們很快發現,眼前之人赫然是昨天來過一次的桃花劍仙。

瞬間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

怎麼又是這個煞星?!

這個念頭瞬間浮現在這些花魁們的腦海中。

一次也就算了。

兩次明顯不正常。

這北離世子什麼時候勾搭上了桃花劍仙,還一直往她們這裡禍水東引!

這些花魁們瞬間心中充滿了幽怨。

她們可不傻。

在這畫舫中這些正宮捉姦的事情她們可冇少見!

正眼神迷離,帶著幾分微醺的徐無塵,也瞬間清醒了大半。

剛欲出聲嗬斥,卻發現眼前之人極為熟悉。

仔細看了一番,方纔確認是桃花劍仙!

看著徐無塵,桃花劍仙緩緩的從櫻唇中吐出幾個字:“無塵哥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聽到桃花劍仙的話語,原本還在混亂中的徐無塵,瞬間清醒了過來!

淦!

這下自己要是還不知道什麼個狀況的話,那自己這世子也甭當了!

直接挑個風水寶地葬了好了!

但是看著少女那漆黑如墨的臉色。

再看了一眼自己現在怎麼看都充滿了微妙的處境。

徐無塵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卻又有些說不出來。

桃花劍仙緩緩的走上前去,看著正處於溫柔鄉中的徐無塵。

清冽如珠玉落地的聲音中,卻悄然間多了幾分寒霜:“無塵哥哥,你現在,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還是說......你想聽聽我們兩個人的故事?”

少女的呆毛猶如一柄利劍,審判著犯下了**之罪的徐無塵。

被白絲包裹的纖長**,更是不住地顫抖著,如同少女那憤怒的心情。

還有即將從胸腔中蹦跳而出的心臟!

ps:這章3500字,勉強算個二合一吧。然後感謝一下永遠追隨莉莉娜的兩個胖次,SCI樂園的狗糧,水墨子非和sslbknj的辣條。還有其他各位讀者的刀片和票票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