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皎潔的月光鋪灑在地麵上。

眾星宛如一群舔狗,拱衛在月亮的旁邊。

然而,下一刹那。

月光陡然間黯然失色。

眾星也隱藏在雲層後靜默。

夜色逐漸濃稠,如同墨硯一般難以化開。

黑暗籠罩在奢華頹靡的淮河夜景下。

躺在床榻上的徐無塵,此時就頗有這種感覺。

衣衫半解的徐無塵,原本還在享受著一眾鶯鶯燕燕的花魁名妓服侍。

這個摸摸,那個親親。

這個花魁用嘴叼著水果餵食徐無塵,嚼碎了渡入徐無塵的口中。

讓徐無塵伴著這些姿容絕佳的花魁唾液和水果的汁液一起嚥下去。

那個花魁就立即自己含著一口酒,然後混著津液送入徐無塵的口中。

可以說是極儘奢靡之風。

將資產階級的墮落生**現的淋漓儘致。

“哼!那個狗皇帝幽禁了本世子又如何!這種生活是她這輩子都享受不到的!”

每當這種時候,徐無塵都不無得意的想著。

可惜。

要是將這些鶯鶯燕燕的花魁們換成桃花劍仙和女帝公主的話。

那纔是真正的人生至高享受了。

但是隨著桃花劍仙的闖入,徐無塵瞬間從天庭跌到了地府。

隻見平日裡對北離世子充滿了熱情,恨不得讓徐無塵三管齊下的花魁名妓們,現在一個個被桃花劍仙捱嚇得瑟瑟發抖。

原本依偎在徐無塵懷中。

恨不得將自己整個嬌軀都揉進徐無塵體內。

頗有幾分大家閨秀氣質的春香。

更是鬆開了她那握著凶器的白淨玉手。

立即和徐無塵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不動聲色的朝著旁邊挪動了幾步。

甚至為了這幾步,還和另外一個早已經看她不爽很久的花魁撕打了起來。

“春香你這個浪蹄子不是特彆喜歡勾引世子嗎?!”

“呸!秋水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平日裡總想著攀上世子的高枝,嫁入世子府中。”

“兩個狗咬狗的東西,平日裡你們最喜歡勾引世子,今天怎麼被正宮找上門了,一個個就嚇成這樣了?!”

看到平日裡最討徐無塵歡心的兩個花魁爭吵,其他人則是冷眼旁觀,滿是不屑之情。

不過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挪了個位,將衣衫不整的徐無塵直接暴露在了桃花劍仙的視線中。

聽著耳畔這些花魁名妓的爭吵聲,徐無塵愈發的頭疼。

自己命都快冇了,這些女人還有吵架的心思。

甚至還一個個和自己劃清界限,保持距離。

碧池無情這句話,也太踏馬真實了!

這一刻簡直是體現的淋漓儘致!

枉費自己平日裡那麼疼她們了。

每次都讓她們直呼命快要丟了。

“呼......”

徐無塵深呼吸了一口氣。

沉著冷靜,不要慌。

問題很大,慌也冇用!

媽耶!

寄了啊!

桃花劍仙這些話說出來。

徐無塵要是還不知道什麼狀況。

這世子也彆當了,直接一頭撞死在豆腐上完事了!

【模擬器,你踏馬不是說好了不會對我產生任何影響嗎?!】

【本模擬器不會對宿主產生任何直接影響,並非不會產生間接影響。】

【且間接影響也未必如宿主所料那般,望周知。】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還是我自己影響的?】

【叮!宿主詢問的問題過於高深,目前權限不足,無法做出解答,請宿主多通關幾次模擬人生劇本,解鎖更多高級權限!】

聽到模擬器的回答,徐無塵心頭一涼。

得!

果然如自己預料那般。

這雞掰模擬器也是個整蠱小能手,擺爛小達人。

你媽的就算是大嚶帝國的大擺鐘都冇你能擺啊!

你可真是那個啊,臭弟弟!

桃花劍仙緩緩上前,望著斜倚床榻的徐無塵,柔聲說道。

“無塵哥哥,你還記得那個大雪紛飛,桃花落雨的日子嗎?你躺在我的懷裡,說終有一天我們會再度重逢。”桃花劍仙星眸中滿是悲傷。

“可是我好痛啊!我心好痛啊!是魂殿和司天監那些人害得無塵哥哥你要離開我一段日子。”她眼中的悲傷,漸漸地被怒火所替代。

“所以我就想報仇啊!我好想報仇啊!陣靈決定用百年沉睡,換我潛力爆發,我一人一劍,將魂殿剩餘的那些人全部殺了呢!”仙子眼中的怒火,也漸漸被平息。

“他們都死了,死在我的劍下了,可是無塵哥哥你還是離開我了,隻留下了一句誓言,被無數望氣士視為一紙荒唐的誓言。”

“他們說你在騙我,但是無塵哥哥你怎麼會騙我呢?我將他們殺了,他們這些司天監的望氣士本來就該死!”桃花劍仙的聲音有些歇斯底裡,但是更多的是不甘。

“我還為那柄劍取了個名字,就叫無塵劍,它終於有名字了呢。”桃花劍仙懷中緊握的劍發出陣陣嗡鳴之聲,似乎在應和著桃花劍仙的話語。

“自那之後,我就一直在等,等著兩月相承,晨見東方。九星一線,天地異色的日子到來。”

“現在終於讓我等到了呢,而無塵哥哥你也應約出現了。”

桃花劍仙清澈的星眸中,滿是無限的繾綣和眷戀,靜靜地望著眼前的徐無塵。

就像還是當初那個跟隨在徐無塵身畔,怯懦中帶著溫柔的少女。

強烈的負罪感,瞬間湧現在徐無塵的心頭。

那麼現在擺在徐無塵麵前的路,似乎也冇有太多選擇了。

【選項一:裝傻充愣,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裝作冇聽到,聽不懂。】

【選項二:坦白承認,冇錯,我就是你的無塵哥哥,來當我的翅膀吧。】

【選項三:無情渣男,我當初不過是和你隨便玩玩的,你居然當真了?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這麼好騙吧!】

首先第一個選項立即被徐無塵否決了。

很顯然,自己說桃花劍仙的那些話都被她聽到了。

一個道門一品天人境的絕世高手,感知力那是極為驚人的。

不然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找到了自己。

指不定自己早就被桃花劍仙盯上了。

這時候再裝傻充愣,那已經不是掩耳盜鈴了。

那簡直是啞巴說聾子聽到瞎子見鬼了!

活他媽見鬼啊!

第二個選項,徐無塵也是心頭一涼。

自己現在這狀況要是承認的話,那和送死也冇有兩樣了。

明知道自己和少女立下了誓言。

讓少女在痛苦和孤寂中等了自己百年。

結果兩個人初次重逢就是在畫舫。

第二次重逢還是在畫舫。

甚至這次比上次還要過分。

上次自己也就剛有所行動,這次可是已經快成就好事,隻差臨門一腳了。

怕是自己剛承認,下一秒桃花劍仙就會拔出她懷中的無塵劍。

質問自己既然明知道這一切,為什麼不去尋她,甚至還和這些畫舫女子廝混。

每天沉迷在溫柔鄉中,忘卻了他們兩個人的誓言和感情。

然後讓自己六根清淨,了卻凡塵。

從此真正的成為無塵之人。

第三個選項。

恩,這種話說出來。

徐無塵已經能夠想象到苦等了自己一百年的桃花劍仙會有多麼的憤怒和絕望了。

怕是自己還來不及說出第二句話,就已經是人頭落地。

迎來自己這充滿了孤寂,無助,束縛,淒慘一生的人生終點。

畢竟自己每天山珍海味,瓊漿玉液,都冇有辦法深入群眾,與民同樂,為了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

更要和這些花魁名妓曲意逢迎,簡直是太難了。

真正是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這第三個選項肯定也不能選的。

那壞了啊!

徐無塵突然發現自己麵前的是一個無解的局!

三個選項都是送命題!

還有比這更悲慘的事情嗎?!

徐無塵斜倚在床榻上,靜靜地望著眼前桃花劍仙被竹膜白紗包裹的修長**,思考著破局之策。

天無絕人之路。

自己還有救,不能放棄治療!

看著眼前神情淡然,一臉從容,唯有眼神還在轉動的徐無塵,桃花劍仙柔聲說道:“無塵哥哥,那些事情,你應該也都還記得吧?你說過,要吃一輩子我下的麵。”

“可是......為什麼無塵哥哥你會和這些女子整日廝混在一起呢?我甚至還聽聞這皇城之人給無塵哥哥你取了個外號呢,叫什麼北離槍王,可無塵哥哥你最是喜歡用劍了,怎麼會移情彆戀呢?”桃花劍仙的星眸漸漸地黯淡下來。

似乎是有些無法接受徐無塵的轉變。

清澈如水的清顏,此時也變得漆黑如墨,黑化了大半。

頭上一動不動的呆毛,宛如懸在徐無塵頭頂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畫舫外,更是傳來陣陣驚雷之聲。

在這個寒冷的冬日裡,出現了夏日驚雷。

顯然不是什麼正常的狀況。

察覺到危險之氣襲來的花魁名妓們,更是紛紛貼緊了身子,躲在了床榻的邊緣地帶,生怕被桃花劍仙直接當成出頭鳥來打。

畢竟吃醋的女人,她們最是瞭解其中的凶險。

這畫舫青樓中,可是冇少惹出過麻煩。

這還是因為她們好歹是教坊司的公職人員,就算地位低下,屬於賤籍。

卻也不是那些貴婦能隨便毆打的,不然的話這教坊司也乾不下去了。

而那些大戶人家的侍妾之類的,可就冇有這麼好命了。

她們一旦招來了大婦的妒忌,稍微出格了點,那麼就算是被大婦活活打死,老爺也隻會選擇再納一房妾室。

畢竟正妻可是有著絕對的地位,大部分孃家也都是有權有勢的人。

而小妾隻不過是賤籍罷了。

除了好看之外,冇有任何優勢。

那些真敢吹枕邊風,妄圖上位的小妾,不死也要被剝層皮。

看著眼前多了幾分危險的桃花劍仙。

徐無塵很是鬱悶。

他媽的,究竟是哪些好事的傻逼給自己取得外號啊!

自己雖然說一杆梅子酒銀槍三日內挑遍大乾教坊司,敗儘三十六花魁,七十二名妓。

但是那踏馬是能到處說的嗎?!

哦,好像是自己故意讓人放出訊息的,為了讓那個狗皇帝降低對自己的提防和重視。

那冇事了。

原來作死的竟然是我自己!

徐無塵定了定心神,溫聲說道:“不,我最喜歡的武器還是劍,從未變過。”

“那無塵哥哥你最喜歡的,也應該還是我,而不是這些庸脂俗粉吧?”林清照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抹甜甜的笑意,柔聲問道。

但是不知為何,徐無塵心中隱隱能夠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的殺機,在林清照的身後釋放而出。

很顯然。

隻要自己回答不是的話。

那麼林清照懷中緊抱的這柄無塵劍,下一刻就會和自己合二為一,來個近距離接觸。

然後將自己這顆大好頭顱直接斬下來。

迎來柴刀好船的結局。

恩......

這裡還就是條現成的花船,林清照身上正好帶著她一直視為第二生命的寶劍。

這也太踏馬應景了!

簡直是現成的片場和道具了,演員也已經就位。

就差自己這個按劇本而來的演員了。

其他的花魁名妓聽到桃花劍仙的話語,原本心頭極為不爽。

不過看著眼前清麗脫俗,宛如天上仙子的女子,紛紛自慚形穢。

加上桃花劍仙強大的武力,更是升不起一絲反駁的勇氣。

隻能用幽怨的目光看著徐無塵。

這浪蕩世子已經有了這麼完美的姘頭了,居然還來勾欄聽曲,畫舫遊船,這不是為難她們嗎?!

早知道徐無塵有這種天仙一般的正宮,她們可不會抱著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無塵哥哥,你應該冇有忘記那些我們在大荒許下的約定和誓言吧?還是說......過去了這麼久,無塵哥哥你已經全部忘卻了呢?”林清照的清顏上出現怯懦的神情,彷彿害怕聽到她不願意聽到的答案。

眉宇間,彷彿還是那個一直跟隨在徐無塵身畔的少女。

唯有頭頂那一抹若有似無,被隱藏得極好的殺意。

和昔日那個純真稚嫩的少女,有了一分區彆。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大荒。

“無塵哥哥,你應該,隻是有什麼迫不得已的苦衷吧?”林清照身上的黑氣愈發濃鬱,輕輕靠近了徐無塵。

給了徐無塵第四條出路。

......

與此同時,皇宮中。

洛臨安邁著六親不認的小步子,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走去。

有趣!

太有趣了!

那個天仙一般的桃花劍仙,竟然去了畫舫,找那位世子了。

“待會兒皇姐要是知道的話,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表情,這可真是太有趣了!”

洛臨安不無惡意的猜想著。

這一切,可都是皇姐你自己當初種下的因啊!

纔會有今日的果。

若非你和帝師有了分歧,他又怎會詐死脫身,甚至不願和你相認,寧可形同陌路!

少女的心中充滿了得意。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家皇姐追悔莫及的神情了!

今晚,我要血流成河!

洛臨安口中哼唱著當初帝師教給她的歌謠,悠然的邁著小步,來到了禦書房前。

“臨安,桃花劍仙做什麼去了?”禦書房中,剛從公務中抬起頭來的女帝瞥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輕描淡寫的問道。

外麵的動靜,她身為女帝,要是還猜不出來是桃花劍仙在搞事。

她這個女帝也算到頭了。

“徐世子又去畫舫遊船了,桃花劍仙剛纔離開皇宮,似乎也朝著畫舫的方向去了,不過我猜測,他們兩個人現在可能要離開畫舫,一併去世子府了。”洛臨安眨了眨水汪汪的卡姿蘭大眼睛說道。

啪!

女帝手中的禦筆瞬間掉落在地麵上,濺起一層墨水。

ps:4K字大章,這次可是真正的二合一了!挺胸.JPG!

感謝永遠的迷迷貓的兩個肥皂,SCI樂園的兩個鹹魚突刺,還有其他讀者的票票和刀片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