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衫煙雨客,似是故人來。

林清照的星眸靜靜地凝望著床榻上的徐無塵。

仙子那雙如泣如訴的眸子,彷彿帶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寫滿了各種各樣的情緒。

那份穿越了百年的炙熱思念,久彆重逢的喜悅,混雜著幾分看到心上人花天酒地的少女醋意。

全部彙聚於林清照的星眸之上。

看著床榻上一襲白袍,眉目如畫,清秀天成,超凡脫俗的像謫仙一般的人兒。

林清照的思緒彷彿又回到了當年。

眼前的人和記憶中的人影相重疊。

可是......

為什麼他身上的衣衫被除了她之外的女人解開了呢?

這是為什麼呢?

林清照清澈明亮的星眸中蒙上一層灰霧。

呐,無塵哥哥,你一定是有什麼迫不得已的苦衷,纔會這樣吧?

少女看向徐無塵的眼神,彷彿在無聲訴說著什麼。

徐無塵向來不是那種順著杆子就爬的人。

因為徐無塵自己也有杆子!

但是現在徐無塵發現,這根杆子來的有點及時。

看著少女漆黑如墨的臉色,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

然後襬出一個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的憂傷姿態。

“生而為世子,我很抱歉。”徐無塵溫潤的嗓音中帶著幾分悵然所失,“有些事情,總不是人力所能夠控的,譬如說那個狗女......人的為難。”

想到還有這些花魁們在場,徐無塵自然不敢直接開罵女帝。

不然到時候傳到女帝耳中,罵人是小,萬一聽出他的潛台詞就麻煩了。

他的隱忍豈不是全部白費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臉上的黑色稍微淡去了一些,柔聲說道:“果然......我就知道無塵哥哥你不會是那種不檢點的人。”

在她聽來。

徐無塵的話語顯然是變相的坦白了他記得這一切。

同時也說了他是有自己苦衷的。

這讓少女心頭鬱積的不快和妒意緩和了些許。

她就知道,徐無塵不會是那種貪花好色的人!

她的無塵哥哥可是一個純愛的人啊!

徐無塵聞言,乾咳了一聲,有些心虛的說道:“咳,當然,我向來是個很檢點的人,可謂冰清玉潔,隻是事出無奈,逢場作戲罷了。”

要不是為了藏拙,顯得自己胸無大誌,是個紈絝子弟。

自己這種生性冰清玉潔,不肯和世俗同流合汙的人。

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自汙名聲的事情呢!

還得是自家的小清照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來了!

不過一旁的花魁名妓聽了徐無塵這話就有些不樂意了。

“世子之前扒人家衣服的時候可不見半點無奈之色。”

“世子日日夜夜縱情聲色的時候,也冇見過哪裡像逢場作戲。”

花魁們一個個幽怨的小聲逼逼著。

對徐無塵這種過河拆橋的行為表示了不滿。

畢竟要是待會兒徐無塵給她們甩鍋的話,她們就算有十條命也不夠桃花劍仙砍的。

桃花劍仙的笑顏又‘燦爛’了幾分,宛若桃花凋謝一般,靜靜地看著徐無塵說道:“無塵哥哥,這些聒噪的女人在說什麼呢?”

徐無塵瞥了一眼這些平日裡柔情似水,比牛皮糖都黏人,現在遇到危險了就直接給自己賣了的花魁名妓。

暗歎果然這些碧池是最靠不住的!

自己這還冇被真正捉姦呢,就開始賣自己了。

要是等到將來真來捉姦了,是不是還要說自己是用強了?!

徐無塵冷聲說道:“這裡冇你們的事情了,本世子要和桃花劍仙促膝長談一番。”

先支走這些隻會增加林清照怒氣值的女人纔是正事。

徐無塵可不想待會兒被她們害慘了!

畢竟就算是用自己下麵的頭想也知道。

一個女人看到自己的情敵,隻會怒氣值不斷拉滿。

“不用,你們先留下來。”桃花劍仙用清冽如甘露的聲音說道,“我還想聽更多的。”

本來聽到徐無塵話語,如蒙大赦的花魁們瞬間苦著臉,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一邊是北離世子,這大乾王朝唯一異姓王的長子,她們最大的金主。

一邊是獨步天元界,道盟執劍者的桃花劍仙。

這不管是哪個,都不是她們這些花魁能招惹得起的啊!

徐無塵用失望的眼神看了一眼林清照,輕歎道:“以前清照你從來不會和我有分歧的。”

感受到徐無塵眼神中的失望之意,林清照不禁怯懦的低下了頭。

哪怕是過去了百年。

她已經成就了道門一品的天人境。

在徐無塵的麵前卻還是昔年那個少女。

而且這百年來,她一直鮮少出世。

都是默默地閉關修煉,隻為了能夠實現當初徐無塵臨終前的那句話。

“這輩子我保護了你一世,下一世可就要換你來保護我了。”

為了這句話,林清照這一百年過的雖然孤寂,卻也不算無趣。

至少她每天都會認真修行,勤奮練劍。

除了每當桃花開的時候,會想起那個為她輕輕插上桃花枝的少年外,其他時候大部分都是在修行。

因此她的心性,還和當年的少女一般無二,隻多了些許的清心寡慾和上位者的自矜。

但是在徐無塵的麵前,這些都會立即消失,一如當初的純情少女。

“你們走吧。”林清照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這些花魁們,語氣不善的說道。

若非徐無塵在的話,她是說不出話來的。

她可能會直接用劍趕人了。

“是!”這些花魁們聞言,瞬間如蒙大赦,紛紛朝著外麵湧去。

走到閣樓門口,有幾個花魁回頭望去:“對了世子,我們今晚的......”

“少不了你們的。”聽到這些平日裡一口一個世子,恨不得把身子揉進自己體內的女人,現在卻隻想著跑路和要錢,徐無塵不禁有些憂傷。

果然這些庸脂俗粉就是靠不上!

自己這絕代風華的魅力和披靡蓋世的槍法居然冇有折服她們!

“世子,有時候女人隻要哄一鬨就好了。”春香和秋水終究有些不忍的看著徐無塵說道。

看到還有人關心自己,徐無塵不禁萬千感慨。

也算自己平日裡冇有少疼她們兩個。

經常讓她們兩個直呼要出人命了。

“實在哄不好,我們會時常祭奠你的。”

“......”

徐無塵張了張嘴,終究還是嚥下了那個“滾”字。

自己還冇死呢好吧!

而且自家清照妹妹可是一個溫柔似水的人!

怎麼可能會要自己的命呢?!

“你們,身上有他的味道,都給我洗乾淨了!”林清照用手中劍鞘指著這些花魁們,星眸不善的說道,身上籠著一層若有似無的殺意。

很顯然。

要不是因為林清照還算善良的話。

這些花魁隻怕她已經恨不得除之而後快了。

哪怕有什麼苦衷。

她們可都是玷汙了她的無塵哥哥的女人啊!

“是!”這些花魁們瞬間嚇得噤若寒蟬,連聲應是。

同時下定決心要和徐無塵劃清界限。

有一個善妒的正宮本來就很可怕了,還是桃花劍仙這種級彆的。

她們可不想冇來得及進世子府當侍妾,就先給小命丟了!

“咕。”看著眼前和之前的社恐有著幾分區彆的林清照,徐無塵突然感覺自己可能要改變一下印象了。

“呼......”看著這些花魁們離去,林清照瞬間長舒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陣怯懦的神情,委屈巴巴的看著徐無塵說道,“無塵哥哥,剛纔真是嚇死我了!和彆人交流好可怕啊!”

剛纔和那些女人交流,她可真是太怕了!

心中的恐懼不斷地翻湧著。

讓少女塵封了多年的社恐全部爆發了出來。

要不是因為心口有團熊熊燃燒的火在支撐著她,她可能壓根挺不到現在。

“哈哈......”徐無塵乾笑了幾聲。

不,我感覺剛纔的你更可怕些!

徐無塵壓下了說出這句話的衝動。

不過還好,現在這纔是自己最熟悉的那個林清照!

看著眼前的林清照一臉怯懦的模樣。

徐無塵心頭總算是多了幾分安慰。

果然,總是怯懦的像個少女的林清照,纔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林清照。

而且關鍵是那原本鋼板一樣的平原,現在也已經成長到了讓人心生敬畏的聖峰之地了!

這可真是血賺啊!

果然修仙是有好處的!

彆的不說,至少能拉長髮育週期。

就算是個神州平板,也能浪波洶湧,遨遊天元!

林清照走到床榻邊,剛欲坐在徐無塵身側,一訴相思之苦。

突然嗅到徐無塵身上的味道,皺著瑤鼻說道:“無塵哥哥,你身上也有那些女人的味道,我很不喜歡!”

“這些都是受製於那個狗皇帝,我也冇辦法。”徐無塵聞言,隻能攤了攤手,一臉悵然的說道,“我這一切,可都是為了能夠等到和你重逢的這一天啊!”

不管怎麼說,賣慘就完事了!

自己現在越聲淚俱下,林清照越心疼自己,那自己就越安全!

“狗皇帝?!難道說她威脅你?!”看著徐無塵一臉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樣子,林清照極為心疼的問道,“我這就去殺了她!”

說完,少女懷中的長劍就躍然出鞘。

準備趁夜正濃,單人斬龍!

“彆!千萬彆!”徐無塵連忙一把拉住了林清照,製止了對方的行為。

“為什麼?”林清照有些不解的問道,眼神漸漸變得冰冷,“難道說,無塵哥哥你對那個女帝有感情?”

雖然說林清照心思比較單純,心境也比峊較純真。

可是身為道門一品的高手,她的感知力是常人的上萬倍!

她能夠清晰感受得到,那個女帝對徐無塵的態度顯然不太正常。

他們兩個人之間要是冇有點什麼貓膩的話,她是不信的!

少女臉色又漸漸變得漆黑如墨。

“清照啊,你想想看,我身為北離世子,手下掌握了大乾王朝的一半軍隊,還是最精銳的軍隊!她能夠不提防我嗎?”徐無塵輕聲歎息道,“而我要是和她翻臉的話,她必然會對我和北離下手,到那個時候北離免不得生靈塗炭,我父母也會被牽扯進其中,這我於心何忍啊!”

“那我直接殺了她不就行了?”林清照有些不解的問道。

看著眼前突然間從社恐變成一言不合就要殺人的少女,徐無塵連忙說道。

“當然不行!她身為大乾女帝,自她上位以來,就得到了高人在背後指點,將大乾治理的井井有條,風調雨順。她要是死了的話,先不說大乾皇室人丁稀少,還要從那些冇有經過正規帝王教育的藩王裡挑選,光是下一任皇帝能否擔得起皇帝這個重任,讓下麵的人服眾就是個問題!”

“到時候大乾指不定就陷入了兵荒馬亂,群雄並起的年代,那整個大乾都會生靈塗炭,於心何忍啊!”

“除此之外,這女帝擁有大乾龍脈,背後還有無數高人,你未必能夠殺得了她,反而會讓我北離很是被動。”

這些都是徐無塵考慮到的後果一部分。

所以徐無塵從未考慮過和那女帝魚死網破!

畢竟這些後果都不是他能擔得起的。

他也不是那種為了一己私慾,就要霍亂天下的毒士。

“好吧。”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用她的小腦瓜想了想,隻能悶悶不樂的點了點頭。

她親眼見過大奉皇室和魂殿覆滅後的人間慘劇。

她自己也是當初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成為了魂殿和司天監還有皇室三者間的核心目標。

她自然不願意再看到這種事情的上演。

“而且也沒關係,這女帝也不會隨便動我,除了我可能需要時不時勾欄聽......”

徐無塵剛欲安慰一番林清照,看到少女臉色陡然間漆黑如墨,立即吞下了最後的字。

壞了!

自己才弱冠之齡。

就要和勾欄聽曲這種妙事說再見了?!

有的人二十歲就死了,但是卻一直不曾埋葬。

自己這可真是英年早逝啊!

“可是無塵哥哥你難道要一直受製於她嗎?”林清照有些不甘的說道。

“當然不會,等我修為恢複,甚至突破至道門一品後,就可以潛龍升淵了!到時候那個狗皇帝也隻能和我和平談判,不敢輕舉妄動了!”徐無塵搖了搖頭,溫聲說道,“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需要稍微保持一些距離,不然可能會被她猜到什麼,萬一她想將威脅扼殺,那就糟糕了。”

“可是我好不容易纔再見到無塵哥哥你。”林清照有些不滿的嘟著嘴說道,“保持距離什麼的,人家根本辦不到啊!”

“沒關係,反正你是道盟執劍者,本身就有義務在萬國中傳道,屆時你可以留在大乾王朝,以傳道的名義接近我。”徐無塵摸了摸少女的青絲說道。

恩。

少女的頭髮還是這麼柔順。

就是不知道腿的手感變了冇。

“無塵哥哥的手碰過那些女人,是臟的!”林清照有些不滿的嘟囔道。

顯然還在為方纔看到的畫麵耿耿於懷!

一想到自己思唸了百年的人。

每天和彆的女人糾纏。

林清照就感覺心如刀割。

隻能將這份怨念全部轉移到女帝的身上。

“不過......那個女人看無塵哥哥的眼神明顯不對,行為也一點不像想要看管他的樣子。哪有皇帝不願意自己忌憚的人變成一個沉迷聲色的廢物呢?”林清照心中同時升起了一個疑問。

在捉姦這方麵。

女人的感覺往往是極準的。

尤其是她不同於徐無塵,她是能夠清晰的看到女帝對徐無塵勾欄聽曲的厭惡的。

就像她一樣!

......

閣樓外,洛臨安看著一旁神情冰冷,臉色不善的女帝,笑吟吟的說道:“皇姐,聽老黃說,他們兩個人在裡麵已經很久了。”

少女一襲粉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和身上的粉裙相襯,顯得極為可愛。

但是眼神中卻帶著幾許和年齡外表所不符的腹黑。

手中更是把玩著一根品相上佳的洞簫。

“這桃花劍仙倒是有趣,我說她怎麼會閒著冇事乾來我大乾王朝負責主持萬國修真大會,原來是想著會情郎了!”洛瑤光冷笑一聲,眉宇間帶著幾分冷意說道,“不過朕的東西,旁人休想搶,也彆想搶走!”

“走,朕倒是要看看,這桃花劍仙究竟想乾什麼!”洛瑤光冷若冰霜的說道。

她的東西,任何人都彆想搶走!

當她和那個人初次見麵的時候,這一切就已經註定了!

“這要是帝師你用來和朕置氣的手段,那朕隻能說你太小看朕了!朕可是你親自調教出來的!”洛瑤光的眉宇間凝上一層寒霜。

“好!”洛臨安見狀,將自己手中把玩的簫遞給洛瑤光,笑吟吟的說道,“皇姐,這根蕭你拿著,今晚你說不定用得上!”

“嗯?”洛瑤光從洛臨安手中接過洞簫,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妹。

她今晚拿根簫乾什麼?

難不成還擱那吹簫助興?

唯有洛臨安的眸中閃過一抹腹黑之色。

這兩個女人打的越狠,她就越有機會!

皇姐,不要怪我,誰讓世子太壞了,連一個小女孩都不放過呢?!

拿上這根蕭,你將加冕為王!

ps:5K字章節,算是加更兩章,然後懸賞目前還差五更還完,感覺壓力還挺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