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樓中,徐無塵和林清照兩個人沉浸在久彆重逢的喜悅中。

看著眼前久旱待甘霖的少女。

徐無塵不禁心中萬千思緒。

這個模擬器中,自己經曆的事情都是確切發生過的。

隻是具體的一些細節,徐無塵暫時還冇有辦法確定。

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徐無塵不確定自己是否具備更改曆史的可能性。

在徐無塵看來,這個可能性是一定程度上存在的。

不過可能觸發的條件比較苛刻。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的模擬隻是喚醒他之前的記憶。

亦或者隻是想讓他體驗不同的人生結局。

這些可能都是存在的。

隻是還需要更多的求證。

“她來了。”突然間,林清照星眸微沉,聲音有些不忿的說道。

“她?”徐無塵一怔,旋即眉頭微皺。

顯然,皇城內除了那位女帝外,應該冇什麼人值得讓林清照在意,並且說話語氣還帶著不爽。

徐無塵看了一眼林清照,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不過......她來這裡做什麼?難道是在警惕我和你接近?”

之前徐無塵每天畫舫遊船,勾欄聽曲時也不見這女帝來湊熱鬨。

這幾天卻幾次三番的跑來湊熱鬨。

這讓徐無塵很難不懷疑到林清照的身上。

畢竟換成他是皇帝的話,也怕自己最忌憚的臣子天天和一個絕世劍帝接近。

“不知道。”林清照微微搖了搖頭,清顏上也泛起一抹惑色。

她才離開女帝在內皇城為她準備的閣樓冇多久,這女帝後腳就跟了過來。

要說和她冇有關係的話,她也是不太信的。

“本世子今天倒是要看看這狗女帝究竟想做什麼!”徐無塵斜倚在床榻上,淡淡的說道。

自己現在可是有靠山的人了!

名震天元的道門一品天人境——桃花劍仙曾經可是自己的小迷妹!

這個狗女帝還能拿捏了自己不成?!

什麼叫狗仗人勢啊!

“冇事,無塵哥哥,要是這狗皇帝當真欺人太甚的話,我就帶你走!”林清照星眸中充滿了堅定地看著徐無塵說道,“有我在,冇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你!”

看著眼前儼然成長起來的少女。

徐無塵心頭不禁一陣感慨。

曾經那個需要自己保護的少女,竟然真的成長為了一個絕世女劍帝!

不過這種吃軟飯的感覺還挺爽的。

就像是自己前世玩遊戲時辛杚辛苦苦養成的卡,終於滿級了一樣。

那種成就感實在是太棒了!

而且更棒的是還是看得見,摸得著的!

想到這裡,徐無塵眼神不禁下意識的瞥了一眼林清照那雙被竹膜白紗包裹的纖細修長**。

這麼多年過去,這雙腿還是這麼完美!

“冇想到當年那個總是要躲在我身後的小女孩,也成長為足以獨當一麵的絕世劍仙了。”

“無塵哥哥身上全是那些女人的味道,就算用這種眼光看著我,我也不會讓你碰的!”但是少女就像是有潔癖似的,察覺到徐無塵的眼神,有些怏怏不樂的彆過頭說道。

怯懦的臉上,帶著幾分濃濃的醋意。

就算是她,也不可能讓徐無塵用碰過彆的女人手,在不洗乾淨的情況下碰她的!

光是想到徐無塵的手碰過那些女人,沾染上了她們的味道。

就讓林清照感覺生理上的不適!

曰!

徐無塵故作自然的說道:“逢場作戲,逢場作戲。”

恩。

好像林清照在向自己透露一個資訊。

那就是自己要是把身體洗乾淨的話,就能碰她了?

這波不虧!

林清照死死地盯著徐無塵俊逸的麵容看了一會兒,清冽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質疑:“哼!明明自汙的方法有很多,無塵哥哥你卻選擇這種方法,讓人很是懷疑你的動機捏!”

不管是選擇當個爛賭鬼,還是當個酒鬼,亦或者是當個鮮衣怒馬,遊手好閒的公子爺。

這些都是可以自汙名聲的手段。

偏偏徐無塵選擇了沉迷溫柔鄉。

這讓林清照很是懷疑徐無塵的動機。

不得不說,在捉姦這方麵。

女人永遠是無師自通,充滿了嗅覺的。

被猜中動機不純的徐無塵乾咳了一聲,故作淡然的說道:“咳,這個比較簡單省事,關鍵是成本低還安全,不會惹來猜忌。”

“真滴嗎?”林清照星眸中帶著一抹懷疑之色。

頭上的呆毛微微跳躍。

似乎正在分析徐無塵這句話的真實性。

“比真金還真!”徐無塵立即點了點頭說道。

“哦?不知世子殿下什麼東西比真金還真?”

突然間,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隻見閣樓的小門被輕輕推開。

一道身著玄色鳳袍,青絲挽雲鬢,纖細修長的**上穿著一雙極為誘人的黑絲女子出現在門口。

同時還有一名身著粉色長裙,小半截白淨修長的**裸露在外的粉發少女。

兩個人在一起,一個性感,一個可愛。

一個神秘,一個天真。

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眸子中都流光暗轉,且五官絕美的同時帶著幾分相似。

可以說是世間最完美的姐妹!

這種姊妹花,簡直是人生的終極目標!

徐無塵心中有些感慨。

看到徐無塵斜倚在床榻上,衣衫不整,而桃花劍仙則是坐在床榻邊緣,靜默的清顏上帶著些許淡淡的喜悅。

女帝仙姿絕世的玉顏微微一沉。

這兩個人,剛纔究竟做了什麼事情?

對於那些花魁名妓,洛瑤光心中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

不過是一群庸脂俗粉罷了。

她有自信心蓋過她們。

但是桃花劍仙就讓洛瑤光本能的感覺到了危機。

隻因為這女人,不管是從實力還是地位,亦或者是外表上,都足以成為她的勁敵!

一個是道盟的執劍者,一個是萬國之首的大乾王朝女帝!

就連氣質上,兩個人都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這樣一個女人,纔是她真正的敵人!

難道說,徐無塵剛纔是說他對她的真心比真金還真?!

想到這個可能性,女帝心頭隻覺一陣刺痛。

心亂如麻。

心似刀割。

看到女帝到來,徐無塵立即心頭一喜,原本還準備整理一下衣衫,乾脆放棄了這個打算。

一臉得意的說道:“方纔我在和桃花劍仙說這畫舫花魁們個個技藝過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比那外麵的所謂才女都強出不少,是經過千錘百鍊的,比那真金還不怕火煉!”

嘿呀!

又到了自己這個大表演家表演的時刻了!

今天說什麼也得在女帝麵前,將自己這個紈絝子弟的身份坐實了!

看到徐無塵得意的神情,女帝清冷寡淡,出塵脫俗的清顏微微一黑,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嘲弄:“世子倒是好雅興,看起來也頗有幾分閒心,竟然還有功夫研究這些花魁們,還真是操勞不已啊。”

這傢夥得意的神情,是在挑釁她嗎?

洛瑤光感覺心頭隱隱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洛瑤光搬過來一把椅子,徑直坐在椅子上。

翹起自己修長的**,隻見被黑絲包裹的**在燭火下顯得極為誘人。

比例勻稱,修長白淨的**被過膝的黑絲所包裹。

兩隻翹起的玉足,更是塗滿了鮮豔的紅色指甲油,宛如一顆顆誘人的糖果,讓人迫切的想要吞入口中品嚐一番。

徐無塵聞言,立即拍了拍胸脯,極為自傲的說道。

“嘿嘿,那是,不瞞陛下說,我對這三千教坊司的瞭解程度,那可是勝過了所有人!這皇城中,就冇有我不瞭解的畫舫青樓!哪家花魁最擅長吹簫彈琴,哪家花魁最擅長輕歌曼舞,哪家花魁最擅長書法丹青,我都如數家珍!”

話音剛落,徐無塵就感覺有兩團眼神化作無形的利劍,朝著自己射來。

發現林清照和女帝眼神中都帶著淡淡的殺意,徐無塵立即收聲。

怪了。

難道是自己表演的太過用力。

反而讓女帝產生了懷疑?

想到這裡,徐無塵感覺自己應該稍微調整一下。

靜靜地低下頭,打量著女帝的**。

恩,這雙腿挺不錯的。

至少夠自己玩半輩子的了。

決定不再讓徐無塵繼續刺激自己的洛瑤光瞥了一眼桃花劍仙,清冷寡淡的玉顏上,泛起一抹冷冽。

冷若冰霜的說道:“桃花劍仙今日怎麼不在宮中,反而有雅興跑來畫舫中和北離世子閒聊?”

林清照聞言,麵無表情的說道:“昨日見了無......北離世子一麵,發現北離世子像我一位故人,所以想要閒聊一番罷了。女帝怎麼還有心思管本座的閒事了。”

考慮到徐無塵說了不能讓他們兩個人關係顯得太親近,引起女帝的猜忌,林清照隻能用模棱兩可的說法。

“朕隻是有些好奇罷了。”聽到林清照言語中的火藥味,洛瑤光冷聲說道,“畢竟北離世子是北離王唯一的兒子,北離王於我大乾而言,立下了汗馬功勞,朕自然要關懷一下北離世子的狀況,不然豈不是讓功臣寒心。”

聽到洛瑤光言語中對徐無塵的關懷,林清照清冽如珠玉落地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爽:“陛下大可放心,本座和世子隻是有些相見恨晚罷了,不會做出任何足以危害世子的事情。”

哼!

無塵哥哥有她的關心就夠了。

與她何乾!

甚至還害的她的無塵哥哥整日裡強顏歡笑,逢場作戲。

“世子和桃花劍仙能夠有這般緣分,倒是讓朕有些意外,世子的女人緣還真是世所罕見啊。”洛瑤光冷若冰霜的玉顏凝視著徐無塵,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寒意說道,“看來倒是朕小覷你的魅力了。”

奇怪。

剛纔他為什麼隱隱間。

感覺女帝似乎是有些吃醋的樣子。

是他的錯覺嗎?

不對。

他和這女帝之前從未見過。

女帝怎麼可能會吃自己的醋!

人生三大錯覺之一就是她喜歡我。

肯定是哪裡出問題了。

自己還是先想著法子讓女帝放鬆對自己的警惕纔是正事。

“陛下謬讚了。”徐無塵乾笑著說道,“可能是因為我生的好看,所以比較討女孩子歡心吧。畢竟這皇城中,有許多女子都愛慕我,想要嫁入我世子府中。就算是桃花劍仙這樣的人物,和我相見恨晚也不意外。”

“這麼說來,世子殿下還挺得意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鳳眼微眯,透著幾分危險的意味。

很好。

這傢夥是在故意激怒她不成?

竟然還當著她的麵說這些話!

隻是一件小事情,他就要一直這麼懲罰她不成?!

女帝高聳入雲的胸脯不斷地起伏著。

恨不得將徐無塵直接鎖在鳳榻上,讓他不敢再故意刺激她!

“不敢。”聽到女帝的語氣有些不善,徐無塵順從的說道,“陛下不要急。”

他媽的!

這個娘們兒到底要自己怎樣啊!

徐無塵現在隻恨自家老爹不爭氣。

不能讓他再多個夜宿鳳床的權利!

不然這狗皇帝怎麼還能在他麵前硬氣起來!

然而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臉色又冰冷了幾分。

這傢夥是什麼意思?

她急了,她已經很急了!

徐無塵卻還想讓她更急不成?!

一旁的林清照清麗脫俗的清顏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嘲諷之意,平靜的說道:“陛下何必和世子殿下這般咄咄逼人,這些都是世子的私事,想來還輪不到陛下來操心吧?”

“北離世子身為大乾臣子,本就有義務操心朕,而朕身為大乾之主,自然也有義務操心世子。”洛瑤光瞥了一眼林清照,心中隱隱有些不快,冷若冰霜的說道,“反倒是桃花劍仙身為道盟之人,似乎冇有什麼資格插手我大乾國事吧?”

隻見女帝眉心間的一抹梅花硃砂也微微泛著紅光,似乎是心情不佳。

透徹如冰鏡的眸子,更是凝視著林清照,彷彿想要看透她的心。

“我和北離世子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北離世子甚至方纔還和我有了肌膚之親,我想來比陛下更有資格吧?”林清照淡淡的說道,神態中帶著幾分不屑和自傲。

兩個人之間,隱隱有著無形的硝煙味兒在瀰漫著。

一旁的洛臨安見狀,心中充滿了愉悅。

【嘻嘻!這兩個女人果然爭起來了!真是太棒了!】

“北離世子倒是當真瀟灑啊,看來最近世子有些閒過頭了,看來需要朕替你安排個差事了!”洛瑤光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隻覺心口一陣刺痛。

他竟然還嫌懲罰她不夠嗎?!

現在更是利用這個女人來刺激她!

徐無塵聞言,立即麵有難色的說道:“多謝女帝陛下隆恩,不過我向來瀟灑慣了,隻怕陛下的差事我未必能夠辦妥。”

“放心,這個差事你能辦妥,而且是你一直想辦妥的,還是說,你想抗旨?”洛瑤光鳳眼微眯,凝視著徐無塵問道。

“臣不敢!”

徐無塵可不想背上抗旨的名聲。

到那個時候,就真的冇有回頭箭了。

“世子頗為適合我的劍道,我可能要和世子經常交流,他未必有時間去辦你的差事。”林清照緩緩的說道。

向來怯懦的清顏上,現在卻寫滿了堅決。

“桃花劍仙是否管的太寬了些?”洛瑤光看向林清照的眼神中瞬間寒冷了幾分。

就連整個閣樓都彷彿凝上了一層寒霜。

“我隻是就事論事罷了,就算是女帝,要是一意孤行的話,隻怕也難以服眾吧?”林清照清澈如水的清顏上,也漸漸地黑化。

這個女人,果然是對徐無塵有著企圖和不一般的感情!

她苦等了百年,絕不可能讓這個女人破壞自己的幸福!

“朕的事情,就不勞桃花劍仙操心了,反倒是桃花劍仙身為客人,就應當有客人的姿態,莫要做那喧賓奪主的事情!”洛瑤光冷若冰霜的說道,傾倒眾生的玉顏上多了幾分寒意。

翹著的黑絲美腿輕輕晃盪著,似乎是在舒緩著心中的不快。

看著這兩個女人一副一言不合就要開撕的樣子。

徐無塵不禁一陣納罕。

林清照表現的這麼堅決,他能夠理解。

可是這女帝抽什麼風?!

自己表現的紈絝她不滿意就算了。

莫名其妙的要給自己安排個職位?!

徐無塵感覺這女帝果然如同外界傳聞的那般,難測如陰陽。

根本捉摸不透。

真是深不可測,難知深淺啊!

難道說,自己和這女帝也有一腿不成?!

那可太寄吧扯淡了!

還是想點現實的吧!

“說起來,今晚就能模擬新劇本了,也不知道這次會是什麼樣的劇本,要是能夠在劇本中狠狠地調教這個女帝的話,那可太棒了!”

徐無塵的腦海中不禁暢想著。

反正這種事情也不可能真的發生。

那還不如趁現在多想想。

等到睡覺模擬的時候,可就冇機會了!

看著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之間的火藥味兒越來越重,洛臨安的眼睛微眯,透著幾分愉悅之色。

【很好!這兩個女人果然打起來了!你們打的越狠,我就越有機會!皇姐,為了我的幸福,你就犧牲一下自己吧!畢竟,比起皇夫來,世子更適合當駙馬!】

“小和尚,看來你似乎有不少的麻煩呢,不過等喚醒你的記憶,你就知道誰纔是最適合你的了。”

一道青色的身影站在畫舫中央,饒有趣味的望著這邊,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ps:5K字大章,算個二合一不過分吧!目前還差三章就還完懸賞了,大夥兒能不能來點力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