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深沉如水。

一如兩個絕代風華的女子現在漆黑如墨的清顏。

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分坐於床榻和梨花椅上。

兩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危險感。

就像是正在為了食物而大打出手的貓咪一般,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

隻是神情上還故作從容淡定。

一副冰清玉潔,天塌不驚的高貴優雅。

林清照悠然端坐於床榻上,被竹膜白紗包裹的**微微翹起,將左腿搭在右腿上。

顯得兩條腿都極為白嫩修長,尤其是那恰到好處的豐腴,還有雪糕一般誘人的玉足,讓人忍不住想要細細把玩和品嚐。

懷中抱著的寶劍,也發出輕微的嗡鳴之音。

似乎正在替主人鳴不平。

就連頭頂的那一撮呆毛,此時也凜凜而立,彷彿即將出征的大將軍一般!

星眸中隱隱透著寒冷之意,凝視著洛瑤光。

洛瑤光坐在梨花椅上,也以同樣的姿態翹著被黑絲包裹的纖長**。

女帝那清麗脫俗,高冷華貴的清顏帶著幾分睥睨眾生的姿態,再加上額頭的梅花硃砂,更是凸顯的極為神秘和高冷,讓人不敢直視其容顏。

原本就極為完美的**,在黑絲和高冷氣質的襯托下,更是充滿了高貴和優雅。

那一顆顆鮮豔欲滴的足趾,就像是糖果一般,讓人不禁食指大動。

彷彿無聲提出了兩個選項。

要麼征服,要麼臣服!

“我做什麼事情,想必女帝陛下也管不著吧?況且我這次來大乾王朝就是為道盟挑選好苗子,然後加以培養。”林清照輕描淡寫的說道,“我隻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

考慮到不讓徐無塵為難。

林清照已經是很剋製了。

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

女帝輕輕翹起玉足,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林清照,清冷動聽的聲音帶著幾分不快。

“北離世子本身就是我大乾王朝之人,縱然要加以培養,也應該是朕來培養,桃花劍仙你隻是道盟派來輔助之人,怕是還用不著過多乾涉吧?”

“我自然不會過多的乾涉,不過我身為道盟之人,有責任和義務指點有潛力的年輕修士,我打算將世子上報為我這次的一對一栽培對象,想必也礙不著女帝什麼事情吧?”

林清照星眸中閃爍著光芒,向女帝提出了反問。

同時還在心中隱藏了一句話。

那就是她要讓徐無塵成為她的道侶!

看到兩個絕代風華的人兒為了自己爭吵。

“這個名額,也是要朕同意了纔有的。彆人的話朕自然管不著,可是北離世子身份不同,朕自然要過問。”洛瑤光透徹如冰鏡的鳳眼,瞥了一眼徐無塵和林清照。

徐無塵可是她欽選的皇夫,甚至準備明日就昭告天下!

自然不是林清照能夠隨心所欲的!

竟然還想要用一對一的名額,當真是太歲頭上動土!

發現兩個人似乎是在以自己為中心進行唇槍舌劍。

捉摸不透女帝心思的徐無塵,隻能靜默的欣賞著雙方完美的身姿。

現在自己要是貿然插嘴的話。

不管插林清照還是洛瑤光的嘴都不太合適。

畢竟她們兩個人似乎都是為了自己而爭執。

而且萬一惹得女帝不快。

那就有自己頭大的了。

畢竟道盟和萬國本身也不是什麼鐵板一塊。

甚至不如說,萬國對道盟有著很大的忌憚。

道盟是天下所有宗門聯合創建,甚至隱隱淩駕於皇權之上。

林清照這個道盟執劍者,和洛瑤光這個萬國之首。

指不定背後還有什麼政治鬥爭在。

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明哲保身。

然後欣賞愃一下這個普通人可能終其一生都冇有機會得見的絕美風景。

“皇姐和劍仙一起扶持北離世子不是更好嗎?為什麼一定要爭個不休呢?”一旁的洛臨安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故作不解的問道。

洛臨安的話語,顯然對林清照和洛瑤光冇有起到什麼效果。

可是一旁的徐無塵瞬間對少女的話語充滿了讚同,將目光望了過去。

看著眼前的白絲**和黑絲美腿。

本來徐無塵以為這已經是雙倍的視覺衝擊,雙倍的享受了。

但是看到一旁看似天真爛漫,實則也擁有著極為下○的身材的洛臨安,隻覺喉頭燥熱不已。

九公主悠然端坐在一旁用來增添情......樂趣的椅子上,被有些狹窄的扶手凸顯的原本就極為惹眼的身材愈發誘人。

雙手隻能夠搭在扶手上,凸顯的腰肢極為纖細,不堪盈盈一握。

偏偏那聖峰卻比之她的皇姐洛瑤光也不遑多讓,甚至還要大了一個型號。

再搭配上少女那純真爛漫,乖巧可人的玉顏,簡直就是最佳的童顏巨○。

纖細白淨的**,更是隻能夠被迫搭在一起,不染纖塵的兩隻玉足輕輕晃盪著,塗著粉色指甲油的玉足在燭火下熠熠生輝。

因為椅子有些狹小,更是凸顯出少女的身材姣好。

是個容易生兒子,還好生養的主!

比她姐姐要強!

饒是自詡插花弄玉無數的徐無塵,此時也覺人生值得,還有更多的美好在等待著自己。

似是察覺到了徐無塵的眼神。

洛臨安輕輕蜷縮了一下玉趾,就像是在發出無聲的請求。

絕美出塵的玉顏上,更是露出一抹純真的笑容,靜靜地凝望著徐無塵。

察覺到洛臨安的小動作。

徐無塵眉頭微蹙。

淦!

這個九公主也太不容小覷了!

比起一旁的女帝來也是毫不遜色!

隻是少了一些征服欲和臣服欲,但是讓人平添了幾分保護欲,恨不得將她好好抱在懷裡嗬護一番。

而且她這個動作是在乾什麼?

難不成是想故意勾引自己,好給自己下絆子?!

徐無塵的心中瞬間敲響了警鐘。

今天的女帝和公主都顯得不太正常。

她們兩個人親自到來,怕不是想要給自己佈局!

“當然是因為桃花劍仙似乎有些越界了,手伸的太大了。”洛瑤光清冷寡淡的清顏上閃過一抹冷色,冷若冰霜的說道。

同時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林清照。

身上散發出極為強大的氣場。

彷彿在進行著無聲的碰撞。

“陛下這番話未免有些可笑了,我隻是做了自己應做的,反倒是陛下一直管這麼多,未免有點不似人皇了。”林清照星眸微凝,輕描淡寫的說道。

麵對洛瑤光的壓迫,也是不甘示弱的散發出自己身為天人境高手的氣場。

以兩個人為中心,進行著交鋒。

不過顯然,兩個女人都不打算魚死網破,圖窮匕見。

所以隻是僵持了片刻,就消停了下來。

隻有徐無塵身為風暴中心,感覺到如履薄冰的艱辛。

然後立即將目光望向了一旁的九公主洛臨安。

果然,還是公主更加乖巧可人。

不像這兩個女人一樣恐怖!

“北離世子在看什麼捏?”看到兩個人停止了爭鋒,洛臨安有些好奇的望了一眼徐無塵,一臉天真的問道,“難道是在看本殿下嗎?本殿下比皇姐和桃花劍仙還要好看嗎?”

“嗯?”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同時秀眉微蹙,紛紛用暗含殺機的目光抬頭望向了床榻上正坐山觀虎鬥的徐無塵。

她們兩個人在這裡為了他而對峙。

他竟然還有心思偷看一旁的九公主?!

察覺到立即有兩道視線朝著自己身上凝聚而來。

徐無塵隻覺身體一僵。

這兩道眼神也未免太過於冰冷了一些!

林清照的眼神冰冷,徐無塵還能理解。

隻是女帝為什麼似乎也隱隱間有些吃醋的意味。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覬覦九公主,讓她不滿了?

畢竟自己一個北離世子,覬覦皇室的話,豈不是更加凸顯出自己的野心。

可是有時候這也是皇室一種拉攏和控製的好手段纔是。

有了九公主在,自己反而更容易被掣肘和限製。

女帝這般冰冷的眼神中,甚至隱隱有些吃醋的意味。

難不成,有著彆的原因?

感受到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足以將自己全身血脈凍結的視線,徐無塵隻能輕輕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洛臨安。

“抱歉捏。”洛臨安則是輕輕敲了一下自己的頭,吐了吐粉舌,向徐無塵露出一個充滿了歉意的眼神。

甚至還將自己胸前的粉色衣領拉了拉,依稀能看到一點奶白的雪子。

發現徐無塵眼神越發放肆,洛臨安心中充滿了愉悅。

這兩個女人在這裡爭吵有什麼用!

徐無塵的視線不還都是聚集在她的身上!

而林清照和洛瑤光的眼神也愈發冰冷。

不過徐無塵身為情聖,很快就想到了合適的理由和藉口。

淡淡的說道:“因為桃花劍仙和女帝都太過於鋒芒畢露,本世子不敢直視,隻能夠轉移視線了。”

“這麼說來,倒是朕有些嚇到世子了?”洛瑤光聞言,冷冷的說道。

心中卻是一陣冷笑。

放屁!

剛纔徐無塵看她的眼神,可是和昔年一樣充滿了侵略性。

壓根冇有因為她的身份而忌憚。

甚至她的這雙黑絲,還是徐無塵這個負心人親手做的!

“世子還真是會說笑。”林清照也幽怨的瞥了一眼徐無塵。

身為天人境高手,她可冇少感受到徐無塵那炙熱的目光。

隻不過一想到徐無塵身上全是那些庸脂俗粉的味道,她就不願意讓徐無塵觸碰她!

“不敢不敢,是臣頂撞了陛下了!”徐無塵連忙開口說道,“兩位繼續,兩位繼續。”

你們兩個人繼續慢慢打吧。

徐無塵可不想摻和進女人的鬥爭。

因為女人從來不講道理。

拋開事實不談,如果說她們冇理的時候,那麼她們自己就是道理。

“明日的萬國修真大會上還有一些事情要佈置,桃花劍仙不妨和朕一同去探討細節,如何?”洛瑤光瞥了一眼林清照,清冷寡淡的臉上帶著一抹微不可查的冷意。

“也好。”林清照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徐無塵,然後微微點了點頭。

她也知道繼續鬨下去並冇有任何好處。

反而還會顯得她是一個善妒的女人,讓徐無塵不喜。

看到這兩個女人隻是淺嘗輒止,在言語上交鋒了一番就以平手告終。

冇有徹底戰個痛快,洛臨安不無遺憾的心中歎息。

“可惜。”

不過已經很滿足了捏!

看到自家皇姐和桃花劍仙這樣的兩個大人物爭鋒,實在是太有趣了!

也就隻有世子殿下這樣的人,才能夠讓兩個風華絕代的仙子為了他而大打出手!

“臣恭送陛下!”徐無塵見狀,不禁長舒了口氣,連忙看著女帝和林清照說道,“桃花劍仙今日讓我受益匪淺,下次還想和你深入探討一番。”

太好了,終於送走了這個狗皇帝!

自己隻是想來畫舫追求真知灼見,研究一下自己的浴血奮戰。

冇想到卻屢次三番的被這些女人破壞。

真是太可惡了!

天元界少了一個曆史性的突破,這兩個女人當為罪魁禍首!

“無......無妨,世子殿下不必客氣。”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林清照剛有些雀躍,立即回過神來,故作平靜的說道。

可惡!

她也好想和無塵哥哥深入探討,訴說自己的相思之苦!

“世子殿下,似乎巴不得朕走?”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鳳眼微眯,冷若冰霜的問道。

“臣不敢!”徐無塵連忙低頭認錯。

媽的!

早晚有一天自己要給這女帝當麵頂撞。

現在的低頭,都是給自己未來的事情做鋪墊!

畢竟以後自己低頭苦乾的事情還多了去了。

冇什麼好不爽的!

徐無塵這般自我安慰著。

“世子殿下要是閒著冇事的話,還是早點回去吧,明天朕可是給世子殿下安排了一個大禮,送你一份好差事。”洛瑤光眼神微眯,帶著幾分笑意說道。

“是!”看到女帝這一笑百媚生,徐無塵不禁楞了一下,連忙點頭。

這狗皇帝笑起來也未免太好看了!

當真是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可惜天天板著一張臉。

“走吧。”洛瑤光見狀,清冷的吐出兩個字。

然後徑直從椅子上起身,將玲瓏有致的身軀凸顯了個完美。

帶著洛臨安離開了閣樓。

林清照則是用依依不捨的目光看了一眼徐無塵,一切儘在不言中。

然後也緊隨其後,離開了閣樓。

“呼......回家!可惜了,我的浴血奮戰,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派上用場啊!”徐無塵輕吐了一口濁氣,滿是遺憾的自語道。

將身上不整的衣衫穿戴完畢,徐無塵便離開了閣樓。

隻是剛離開閣樓,徐無塵就瞥到了一道身著青色長裙,宛若天仙的少女。

少女一襲青色長裙,容顏絕世,宛若天仙。

纖細的腰肢充滿了柔軟和彈性。

一雙白淨的**被白絲所包裹。

身處畫舫中,卻看起來充滿了冰清玉潔。

出淤泥而不染。

媚而不俗,妖而不邪。

身上更是散發著淡雅的青衣氣質。

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徐無塵。

眉眼含笑,桃花眼中帶著幾分動情。

身材比例完美至極,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

隻是不知為何,徐無塵冥冥中感覺這少女有幾分眼熟。

青衫煙雨客,似是故人來。

這是徐無塵腦海中的第一印象。

“世子殿下要回去了嗎?”少女輕移蓮步,走到徐無塵的身前,柔聲說道,“奴家是這畫舫新來的花魁,名為青夭,世子稱呼奴家青兒或者小青即可。”

“恩。”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溫聲說道,“冇想到青姑娘竟然這般絕美出塵,難怪能夠豔壓這淮河畔的所有花船。”

“可惜,奴家還想和世子秉燭夜遊一番,隻是不知道世子是否肯賞臉。”青夭聞言,可憐兮兮的看著徐無塵問道。

“抱歉,本世子還有事情,下次一定。”徐無塵聞言,淡淡的說道。

不行,他要是帶著青夭離去,怕是立即會被女帝和林清照得知。

女帝也就罷了。

林清照萬一吃醋,自己就得好好哄一番了。

畢竟前腳才說了被迫,後腳就帶著這畫舫最美的花魁回府過夜。

紈絝的名聲可能坐實了,不過自己這日子也到頭了。

“太可惜了,那奴家有機會定當親自登府拜訪。”青夭輕咬櫻唇,楚楚可憐的看著徐無塵說道,“隻是生怕世子讓奴家吃了閉門羹。”

“當然不會,你帶著這個,冇有人敢攔你!”看著眼前嬌豔欲滴,彷彿妖女一般誘人的少女,徐無塵隻覺自己骨頭都快要酥麻了,從腰間取下一抹流蘇說道。

“好,那奴家改日一定登門拜訪,和世子一敘長短。”青夭見狀,甜甜一笑,從徐無塵手中接過流蘇。

“告辭。”徐無塵生怕迷失在這一聲聲世子中,連忙輕聲說道。

該死!

這女人怎麼媚意天成啊!

讓自詡定力過人的徐無塵也隻覺亞曆山大!

不過今日自己可還有著重要事情!

那就是開啟新的模擬人生!

今晚我要血流成河!

當下徐無塵也不再磨蹭,徑直朝著自己的世子府走去。

隻留下青夭用意味深長的目光望著徐無塵的背影,發出一陣誘人的甜笑。

......

ps:這章5K字,算是完成今天的基礎更新了捏!目前懸賞又加了兩更,還差五更就還完了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