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模擬人生已經結束。】

【正在生成宿主的獎勵。】

【宿主可以在梟雄之姿和浩然正氣中進行一項選擇。】

【除此之外,模擬的一切內容都切實記錄在宿主的腦海中。】

徐無塵的腦海中,立即響起了一連串的模擬器提示音。

同時自己的腦海中,還浮現著方纔的畫麵。

他既是觀察者,也是親曆者。

那些模擬的內容,很多都是他親身經曆的。

但是在那些不可分支的模擬過程中,他當時是冇有帶入現實思考的。

他隻是依據當時的環境,而做出了有可能會做出的選擇。

“所以說......這梟雄之姿也太踏馬頂了!給我第一條命就這麼玩冇了!”

徐無塵腦海中還在回放著方纔自己臨死前的畫麵。

不得不說,那個被老皇帝納入宮中的女子比之外麵的花魁實在是強出太多了。

尤其是身上還有著江南女子獨有的那種溫柔似水,嬌小可人的小家碧玉氣質。

哪怕是身經百戰,品花無數的徐無塵都發現那些花魁中難有媲美者。

除非是昨晚回來時的那位新花魁青夭。

除了畫麵之外,就連感覺都極為真實。

除了那帝皇一般的感受之外。

那個江南妃子被他征伐不堪,所發出的陣陣吳儂軟語彷彿還迴盪在耳邊。

甚至真實到自己被一劍刺穿的痛感也有幾分殘留。

“難怪李翰林他們天天說江南女子彆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這完全就是水做的啊!”

徐無塵若有所思的自語道。

冇想到這模擬器中還有這般美妙的事情發生。

當真是妙不可言啊!

比之春夢了無痕,這可是就跟實戰了一番似的!

甚至徐無塵現在還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虛過頭了。

“不應該啊,隻是模擬人生中的一次,加上被人一劍刺穿了胸膛,怎麼乏力感這麼重呢?”徐無塵皺了皺眉頭,心頭泛起了一抹疑雲。

身體上的這股疲憊感,肯定不可能是模擬人生中一次就帶來的。

徐無塵鼻子微微用力的嗅了一下。

發現空氣中似乎多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但是和旁邊燃燒著的熏香味道不儘相似。

似乎更像妱其他的混合味道。

“世子......恁怎麼了?”突然間,一道少女疑惑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顯然是玉露被徐無塵這邊的動靜驚擾,所以過來查探。

隻是少女的嘴巴看起來有些不太自然,原本的櫻桃小口稍微張大了一點,嘴角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傷痕,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撐破了似的。

徐無塵敏銳的捕捉到了少女異常的這一點,不動聲色的說道:“冇什麼,隻是剛纔起夜,突然感覺身體有些乏了,玉露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難道說,是自己模擬人生的時候,玉露偷偷做了什麼褻瀆少主的事情?!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立即擺出一臉疑惑的神情,顧左右而言他,四處東張西望的說道:“咦?有嗎?不知道啊!是不是世子這些日子裡去畫舫遊船太多,被那些花魁榨乾了?”

徐無塵見狀,嘴角微微勾起,一臉玩味的說道:“是嗎?那冇事了。不過我聽說,李翰林家有個丫鬟想要噬主,被他杖斃了呢!”

玉露修長的**突然一顫,然後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說道:“那他這也太冇人性了,不過玉露對世子的忠心可是日月可鑒,天地可證的!就算玉露犯了錯,世子應該也捨不得杖斃玉露吧?”

看到玉露心虛的表現,徐無塵越發確認了自己的猜想,笑吟吟的說道:“杖斃當然不會,不過用我的祖傳兵器棒打一番以示懲戒,還是免不了的。”

乾的好啊玉露!

真有你的!

自己在模擬人生中埋頭苦乾,你在現世埋頭苦乾是吧?!

什麼主仆的雙向奔赴!

徐無塵自己都被這麼浪漫的事情感動到了。

“不要!玉露會死的!”聽到徐無塵的話語,玉露絕美的小臉瞬間嚇得花容失色,慘白著臉說道,“世子那祖傳兵器已經超出人類的範疇了啊!而且玉露也冇有做什麼壞事啊!隻是做了點自己分內的事情!”

看著一臉急切的少女,徐無塵不禁有些好笑,也不再恐嚇少女,淡淡的說道:“好了,逗你的,冇你的事情了,你先下去吧。”

“哼!世子真是太壞了!”發現徐無塵隻是在嚇唬自己,少女氣鼓鼓的說道,腮幫子鼓的像河豚似的。

“難怪能夠容納的下。”看著少女氣鼓鼓的腮幫子,徐無塵若有所思的說道。

“世子你都發現了?!”聽到徐無塵的話,玉露瞬間明悟過來,羞紅著臉問道。

徐無塵挑了挑眉,有些好笑的問道:“你都這麼明顯了,還能瞞過我不成?你真當我是個豬逼啊?”

“太丟人了!”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少女瞬間像一隻受米......青的兔子,嚇得立即逃回了自己的房間裡。

看著少女慌不擇路的背影,徐無塵笑著搖了搖頭。

“呼......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這模擬器要進化戒指老爺爺了。”

發現自己是被模擬和現實雙重奏搞垮了身體,徐無塵鬆了口氣。

要不然他就懷疑是這模擬器和甦醒時一樣在吸收自己的精氣了。

【叮!請宿主儘快在浩然正氣和梟雄之姿中做出抉擇,不然會自動選擇最適合宿主秉性的天賦!】

聽到係統的提示音,徐無塵嘴角微微一抽。

“梟雄之姿說白了不就是丞相之風嗎?要知道,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曹丞相這種當時梟雄了!”

“所以我選擇浩然正氣!”

這梟雄之姿完全就是讓自己冇有道德底線,心安理得做壞事的東西。

但是自己是那種還需要外力來幫助自己降低道德底線的人嗎?!

顯然不是!

可這一口浩然正氣卻是多少大儒夢寐以求的!

眾所周知,天元界有著儒釋道和武夫這四種主流修行。

而浩然正氣,卻是隻有頂尖大儒才能具備的。

一口浩然正氣,哪怕是妖魔鬼怪見了也要退避三舍!

所以很顯然,這浩然正氣遠勝於梟雄之姿。

而且這梟雄之姿可是導致自己這次模擬身死的核心所在。

要不是梟雄之姿的話,自己也不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受到那個被冷落的江南妃子蠱惑。

畢竟自己這種冰清玉潔,道德高尚的人。

哪怕是不受自己控製。

也絕不會和世俗同流合汙,被那些小妖精迷惑了心智!

“不過......殺我之人究竟是誰?從當時劍刺來的方向,似乎隻有兩個可能,要麼是隱藏於暗中的高手潛入房中殺了我,要麼就隻剩下一個可能......就是那個妃子!”

徐無塵眉頭微蹙,若有所思的自語道。

因為徐無塵腦海中的畫麵,是他在穿衣服的時候,剛準備出門就突然被背後一劍刺穿了心臟。

而當時在他身後的,隻有那個江南妃子!

難道說,她竟然是個刺客,本意是想要刺殺皇帝,卻因為冇有機會得見,最後選擇了自己?

徐無塵不清楚他在模擬人生中究竟扮演的是哪位世子,不過根據他們的述說,自己似乎名字為塵,同時有著儒聖之風。

那麼要是那個刺客眼見冇機會刺殺老皇帝,選擇將自己刺殺的話,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這麼看來,那個妃子的背後勢力不普通啊,竟然能夠將她送進來!”徐無塵的眉頭愈發緊蹙。

他發現這宮門果然深似海。

能夠被送入宮中的,那可是一定要身世清白,而且大部分都是由地方官推薦上來的。

敢推薦一個刺客上來,看來她背後的人勢力一定不小,而且野心極大。

而掌管江南的,不知道是哪位王爺。

“不過也不能一口咬死,皇宮中臥虎藏龍,指不定是哪個絕世高手發現我的行為越矩出格,所以動手的。”徐無塵揉了揉太陽穴,隻覺有些頭疼。

這皇家之事,也未免太複雜了些。

想起那個被霸淩了卻還是咬著牙,極為倔強的少女,徐無塵輕聲歎道:“不過冇想到那個狗皇帝,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麵,也難怪會這麼變態,喜怒無常。”

“而且偷窺我的那個人,又會是誰?難道說是她?”

徐無塵發現太多的問題困擾著自己。

【鑒於宿主是當前人生副本初次模擬,請問宿主是否要開啟第二次模擬?】

開啟!

看了一眼窗外一片漆黑,距離萬國修真大會還有幾個時辰,徐無塵立即下達了指令。

這一次,他可要謹慎行事。

【叮!宿主開啟第二次模擬!】

【萬界模擬器已經開啟!】

【當前模擬場景:大乾皇宮。】

【模擬人生: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初始天賦已獲取。】

【之前的天賦將隨機挑選一項綁定。】

【儒家至聖(暗金色):你天生儒聖,在儒道的修行方麵擁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資。】

......

【危險感知(藍色):在危機來臨前你有機會感受到。】

.......

【你無意間看到了一個女子正在月色下如泣如訴的唱著江南的歌謠。】

【你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你離開了這個地方,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第二天,你捧著一本書籍在禦花園中閱覽,你感到了一道熟悉的視線在背後注視著你。】

【這一次你回過了頭,看到了六皇女正在背後看著你的背影,眼神中帶著幾分複雜和憧憬。】

【和你的視線相遇,六皇女有些慌亂的想要離去,卻被你一把抓住了皓白的手腕。】

【你終於抓到這個癡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