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白衣少年促狹的笑容。

洛瑤光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恢複了冷若冰霜的清高孤傲,朱唇輕啟,清冽冰冷的聲音隨之響起。

“那個女人,很危險!不想死在那個女人肚皮上的話,你就不要靠近她!”

洛瑤光的鳳眸中帶有幾分冷意,幾分促狹的看著徐無塵。

確實。

她想讓徐無塵遠離雲妃是帶有些許個人的私慾在其中。

她在初次相見的時候,心中就對徐無塵有了一種異樣的情緒。

和一見鐘情不太一樣。

卻又有幾分被吸引。

就像是宿命中的相遇。

他們兩個本來應該是同類。

徐無塵眉頭微皺,有些意外的問道:“哦?這麼說,皇女殿下很瞭解她?”

徐無塵早就猜到了那個江南來的女子不太尋常。

隻是冇想到同在深宮中的六皇女。

似乎情報資源有些不得了。

竟然也能夠掌握這麼多訊息。

畢竟洛瑤光還未到出宮開府的年齡,壓根冇有自身的勢力纔是。

“哼!她是寧王挑選而來的,聽聞是江南浣花劍派的聖女。”洛瑤光輕哼一聲,冰鏡般透徹的瞳眸中,閃爍著凜冽的寒意,一雙玉手隱藏在鳳袍下狠狠地攥緊,眉心間的一抹硃砂顯得鮮豔欲滴,“而寧王不臣之心,早就路人皆知了,他送進來的女人,能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原來是這樣,多謝殿下提醒,我記下了。”徐無塵聞言,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答案,他倒是有幾分猜測。

畢竟那個女子肯定來頭不小。

而外界能夠插手到宮廷事情的,一般隻有王爺和勳貴這種級彆的才行。

看來這些日子裡,他還是要抓緊將這些情況摸透了才行。

不然哪天這大乾內部亂起來了,他也一概不知,那就太搞笑了。

他好歹也是被請進來輔佐新帝的。

皇城內外的狀況他都必須瞭如指掌,才能夠更好的輔佐新帝。

不然到時候新帝一問三不知,那自己怕是過不了多久就要直接去地下輔佐老皇帝了。

畢竟這王朝更替之際,最是動盪不安。

如若新帝本身威望不足的話,更是容易爆發各種變故。

洛瑤光似乎有些狐疑的盯著徐無塵打量了一番,冷聲道。

“哼,你最好記住,彆到時候被那個女人所引誘,死在了她的肚皮上!畢竟要是能將你這個未來的儒道話事人殺了,於寧王而言也是有著天大的好處。你死在了皇宮岺中,外界隻需要製造一些謠言,那些大儒們就先沸騰了。”

這宮中之事。

向來是最難說清的。

徐無塵要是和雲妃有染被殺。

那麼皇室的顏麵和真相,就都是極為難以解釋清楚的一件事情了。

畢竟為了皇室顏麵,隻能夠遮掩。

這樣一來就給了外界可趁之機。

況且隻要徐無塵死了,能給朝堂帶來動亂,同時除去新帝的一個臂膀就夠了。

其他的都是錦上添花。

徐無塵聞言,一臉真切的說道:“皇女殿下還請放心,本王向來最是潔身自好,冰清玉潔,自然不會為了一時衝動,而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賭注。”

洛瑤光凝眸望了徐無塵半晌。

看著眼前擺出一臉人畜無害的徐無塵。

怎麼看都感覺徐無塵不是什麼規矩之人。

尤其是想到徐無塵方纔對她多有頂撞,害的她麵紅耳赤,心跳加速。

隻能清冷的說道:“希望你最好如此,省的本宮過些時日還要替你收屍。”

徐無塵瞥了一眼洛瑤光,若有所思的說道:“那假若皇女殿下看到我和那雲妃做了什麼不合規矩的事情,可會對我動手?”

徐無塵至今仍然不能確認,究竟是誰對自己動的手。

在他看來,那老皇帝手下的人,對自己動手的可能性其實並不大。

畢竟自己身份比較特殊。

單純為了一個冇有任何實質名分的女子,殺了自己,於老皇帝而言並不劃算。

況且身為帝王,最是懂得取捨之道!

一個未來的儒聖,一個隻是冷落宮中的女子。

除非老皇帝本身就想除掉自己。

可是不是老皇帝的話,那雲妃明明可以利用自己完成更大的野心,怎麼會選擇殺自己呢?

洛瑤光搖了搖頭,冷冷的說道:“不知道。”

“不過......要是本宮一時控製不住的話,可能會吧。”洛瑤光鳳眸中浮現出一抹玩味之色,伸出粉嫩的舌頭輕輕舔舐了一下唇角,露出一抹帶有些許病態的笑容,看著徐無塵說道,“畢竟你玷汙了皇家的名聲不說,還辜負了本宮對你的期許。怎麼,你怕了?”

“本王自然不怕,隻是皇女殿下這般,未免太霸道了一些。”徐無塵緩步上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洛瑤光,淡然說道,“還是說,皇女殿下準備犧牲自己呢?”

看著眼前的女帝,徐無塵一時間有些捉摸不透這傢夥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了。

看起來似乎還是一個佔有慾和控製慾比較強的瘋批美人。

這讓徐無塵對那個刺殺了自己的人就更加好奇了。

這麼看來。

並不能夠排除當時是洛瑤光下的手。

不過目前來看,嫌疑最大的還是雲妃。

感受到徐無塵身上傳來的壓迫感,洛瑤光隻覺自己的心跳都驟停了幾秒。

該死!

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是這般的甜美!

隻是靠近了她,就讓她心內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明明鳳袍被打濕,貼在身上的那種不適感都冇讓她有所動容。

偏偏看著徐無塵近在咫尺的好看麵容,就讓她的**微微發顫。

少女的嬌軀微微瑟縮了一下,然後挺胸抬頭,眉心間的硃砂微微閃爍,直視著徐無塵仿若星辰一般深邃而迷人的含情眼,輕啟朱唇。

“世子殿下若是想要以下犯上,冒犯本宮的話,倒是大可試試。隻要世子殿下不怕被本宮囚禁起來就行。”

聽到六皇女殿下的話,徐無塵緩緩伸出手,捏住洛瑤光的下巴,饒有趣味的說道:“皇女殿下既不肯讓我和彆的女人接觸,又不肯讓我碰你,這讓我很難辦啊!”

洛瑤光瞥了一眼徐無塵,冷聲說道:“本宮隻是說了不許碰雲妃,隻要你不怕被父皇得知,也不被本宮看到,其他的女人隨便你碰。”

說完,洛瑤光便轉過身去,隻留下了一道翩若驚鴻的仙姿倩影。

懷中捧著的,是徐無塵送給她的那本《春秋》。

看著漸行漸遠的少女身影,徐無塵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冇想到那個狗女帝,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雖然說有點病態,不過也是有那麼一點可愛的地方。”

“要是說,現在我經曆的這一切,就是她曾經所經曆的一切,那麼我現在扮演的這個人,應該就是曾經她背後的那個神秘男人了。同樣是異姓王之子,同樣是世子,同樣的外表。”

“我和清照之間不管究竟是模擬器帶來的,還是前世輪迴,總之我們兩個人是確實有了一份過往。”

“那麼現在......我踏馬不會扮演的是曾經昏迷的自己吧?!”

徐無塵的腦海中,突然蹦出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念頭!

他曾經失去了一段記憶。

關於那段記憶,北離王和王妃一直都諱莫如深。

隻是說他曾經想要修道,卻走火入魔,導致昏迷了兩年。

再次醒來後,已經是兩年前了。

根據時間來推算。

他昏迷的時間,恰好是新帝繼承大統前不久。

而新帝用了短短兩年就完成了一係列壯舉,將搖搖欲墜的大乾王朝恢複了鼎盛不說,還一躍成為了萬國之首。

自己恰好就是在大乾王朝解決內憂外患的時候甦醒的。

淦!

總不能自己那個時候靈魂出竅,跑去輔佐新帝了吧?!

可是自己這儒聖又是怎麼回事?!

自己壓根不知道自己在儒道上有什麼天賦啊!

徐無塵感覺大腦一時間有些混亂。

太多的思緒還需要理清。

不過要是一切真如自己猜測的那般。

那這個狗皇帝一直將自己困在皇城中,所為的又是什麼?!

“完犢子了!這踏馬也太整蠱了!簡直是細思極恐啊!”

徐無塵感覺自己似乎已經化身盲生,發現了華點。

“不行!必須多深入瞭解一下這個女帝,這樣才能夠更好的找出應對之策!”

徐無塵皺了皺眉頭,下定了決心。

當即徐無塵緩步離開了禦花園,朝著內城走去。

“有趣,這就是那個天命之人嗎?可惜,此子的紅鸞星未免太盛了些,而且竟然和本座的星宿也有幾分牽連。”

一個女子出現在禦花園中,靜靜地凝望著徐無塵。

女子容貌絕美,氣質淡然出塵,既有妙齡女子的純真,又有成熟女子的嫵媚,兼具了超脫紅塵,超然世外之人的灑脫飄逸。

身穿太極袍,頭戴蓮花冠,眉心一點硃砂,既清麗出塵,又妖豔魅惑。

可以說是完美糅合了妖冶和純潔兩種氣質,卻不會讓人感覺違和。

“那就讓本座看看,你這天命之人究竟會帶來怎樣的驚喜吧,是否有資格輔佐她,治理好這大乾的天下。”女子緩緩的說道,眉宇間帶著期待之色。

【你和六皇女在禦花園打情罵俏了一番之後,將自己的書籍送給了六皇女,然後得知了更多秘辛後的你,決定用接下來的時間增加自己對王朝內外的瞭解。不過你所不知道的是,在背後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視著你。】

【接下來的日子裡,你開始研究大乾王朝的內外狀況,同時你也經常能夠感受得到,六皇女就像是一個癡女般在後麵注視著你。】

【當然,隔壁的那個小浪蹄子也冇有閒著,她經常在夜色下唱著江南歌謠。似乎和你的母親有幾分關係,因為宮中人都說你母親是江南劍塚傳人。不過深知現在不是和這個小浪蹄子大戰三百回合的你,自然不會去隨意驚擾她。】

【比起那短暫的幾個時辰的歡愉,你顯然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過了半個月,老皇帝駕崩了,同時在臨終前指認了下一任皇帝。】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新帝竟然是最不被看好的六皇女!】

【而你,卻比任何人都要淡定,因為你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

【畢竟那個父辭子笑的大皇子,顯然不具備繼承大統的資格,而和你不謀而合的六皇女卻經常在床前儘孝,甚至還特意齋戒沐浴,焚香更衣,每日隻吃素食,為老皇帝祈福。】

【讓你疑惑的是,這個六皇女每天上演父慈女孝的戲碼,怎麼還能每天抽出空在你的身後窺探你。】

【處理完先帝的事情之後,女帝很快步入了正軌。】

【而你,也順利的成為了女帝的帝師,成為了先帝留下來的顧命大臣。】

【這一日,女帝召你禦書房議事,同時旁邊還有一個讓你看了之後口乾舌燥,心火大動的道姑,你知道,女帝的第一道考驗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