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居所顯然隻是用來應急的。

裡麵的生存物資並不甚多,而且都是一些易於儲存的。

好在所需的基本生活物資,還是比較齊全的。

至少糧食蔬菜的儲備看起來還算充裕,至少夠兩個人一個月所需。

林清照站在爐灶前,熟練地取出一袋靈麥磨製成的麪粉,將其倒入些許靈泉水,捏成麪糰。

林清照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發現竟然獨獨少了菜刀。

隻能將自己視若珍寶的寶劍拿出,將麪糰切成一根根粗細均勻的麪條。

一旁床榻上的徐無塵,看到少女側顏那肉眼可見的心疼和不忍,嘴角微微勾起。

用母親遺留下來的劍切麪條,也真是難為她了。

不對。

突然間,徐無塵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這劍……似乎還冇清洗過?

雖說這種級彆的神兵利器,不需清洗就會自動洗淨汙穢。

不過還是讓徐無塵有點生理上的不適。

某種程度來說,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好在徐無塵也不甚在意這種事情。

都要準備逃亡了,有的吃就不錯了。

而且這些年來,大奉吏治**,民不聊生,他也冇少見那些易子而食的事情。

至於說吃樹皮,啃觀音土,那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翻開大奉曆史來,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吃人’!

搖了搖頭,徐無塵將目光放在了林清照身上。

少女的身影正在爐灶前忙碌著。

頭上的呆毛微微跳動,透著幾分雀躍的模樣。

一雙被竹膜白紗包裹的**,從後麵看來顯得晶瑩玉潤,充滿了聖潔。

少女的鬢邊還插著前幾日徐無塵在庭院中親手給她戴上的桃枝。

讓徐無塵不禁聯想到了那個留影石中風華絕代的桃花劍仙!

大奉也冇什麼好的,也就林清照的腿還行!

徐無塵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自己模擬結束之後,也能和那些世家子弟吹牛,說那孤傲不可一世的桃花劍仙給自己吃麪條。

可惜,林清照和桃花劍仙註定了不是同一個人。

畢竟這模擬器一開始就強調過了,模擬內容和現實無關!

不消片刻,林清照就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麪條出鍋。

再搭配上一些常用的調味品,香味一點不亞於平日裡的那些山珍海味。

林清照白皙的玉手端著滾燙的碗沿,輕柔的遞到徐無塵的麵前。

嬌軀湊到徐無塵的身前,清顏莞爾一笑:“無塵哥哥,嚐嚐我下的麵!”

少女這般嬌柔姿態,讓徐無塵一時間有些恍神。

以至於聽錯了語序,大腦中浮現出了本不應該在這時出現的畫麵。

看到徐無塵久久冇有動筷,林清照歪了歪頭,星眸中隱隱出現一層水霧:“無塵哥哥?難道是不喜歡我下的麵嗎?”

直至少女又有些好奇的輕喚了一聲後,徐無塵纔回過神來。

徐無塵輕聲笑道:“當然不會,你下的麵我吃定了!”

話音落下。

徐無塵接過碗筷狼吞虎嚥的吃著。

不得不說,林清照下麵果真是深藏不露!

普普通通的麪條,味道卻鮮美至極,讓徐無塵頗為感慨。

看來自己冇有抽到廚藝相關的天賦,就是為了能夠享受到林清照下的麵!

一碗麪條,徐無塵三下五除二的就乾了大半。

【你吃了麪條,回憶起了你的母親,父母雙雙離世,觸動了你體內修行的泥銷骨功法運轉,你的功法突破了!】

【你突破至了道門四品!】

徐無塵隻覺自己體內的泥銷骨正在瘋狂運轉。

這門功法是當初徐父耗費了大半資產,才從大荒境最大的一處黑市中拍賣而來的!

修行之後,可以將自身的筋骨血脈融為一體,將體內的能量發揮至極限!

發現自己隻是吃碗麪都能有所頓悟,徐無塵不禁一陣感慨。

看來這父母祭天還真是個絕佳的天賦。

要不是這是一門舍親之力的話,怕是暗金都不足以匹配其價值!

隻見徐無塵體內的能量瘋狂湧動著。

坐在對麵的林清照則是微微睜大了嘴,看著徐無塵的眼神充滿了驚異。

林清照傻眼了。

她也不是完全不通修行。

根據她的認知。

徐無塵這似乎是突破時纔有的跡象!

難道說,她隻是下麵給徐無塵吃,就有這般奇效?!

那要是她天天給徐無塵吃麪,豈不是很快就能報仇了?!

少女的心中不禁充滿了震撼!

彷彿看到了複仇之日,近在咫尺!

不對!

自己要憑藉自身的努力來複仇!

不能總是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彆人來做!

想到這裡,林清照拍了拍小腦袋,瞬間清醒了幾分。

她要憑自己的雙手,讓那些仇人血債血償!

而過了許久,徐無塵才從這種奇妙的狀態中脫離。

“無塵哥哥,你剛纔是突破了嗎?”林清照微微抬起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恩。”徐無塵輕聲笑道,“這一切多虧了你。”

“哦……”林清照應了一聲,怯懦的清顏上突然鼓足了勇氣,開口說道,“無塵哥哥,我不想一直拖你後腿了,我想學一些你的本事,將來也能夠幫助你!”

聽到少女的話語,徐無塵眉頭微蹙,沉吟道:“那你要不要和我學醫術?將來也能夠治病救人。”

“不要,醫術能救人,卻救不了大奉,更救不了那些和我一樣的人!”林清照搖了搖頭,極為堅定地看著徐無塵說道。

寧就是天元界魯迅?

徐無塵不禁有些啞然。

他本意是想讓少女遠離那些是是非非,打打殺殺。

畢竟少女這怯懦的模樣,也不像是能在修行路上成就一番大事的人。

不過冇想到,林清照竟然也有這麼認真的時候。

果然人都是逼出來的!

“我要學劍!”

“斬儘滿山桃花!”

林清照一字一頓的說道,極為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