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青衣說道;“暫時冇有,不過我們的人一直盯著戰神聖院和北域諸國的力量,一旦他出手,我大漠皇室就能立刻得到訊息。”

中年書生沉默著冇有說話,不過想到陳玄那些保命手段後他也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很清楚,即便在危險的局麵陳玄想自保還是有能力的。

這時,隻見周帝朝兩人走了過來,其那蒼老的眼神中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

“大帝,我們的人剛剛傳來訊息,陳玄以一人之力獨殺北域諸國四十多名通天境強者,戰神聖院的強者同樣被其全部斬殺,甚至連夜山使者也死在了陳玄的手中!”周帝一臉震撼的說出了這個訊息。

聽見這話,李青衣小嘴微張,她差點冇站穩;“你確定?”

周帝點頭說道;“大帝,我已經仔細確認過了,這個訊息就是事實,總之北域諸國和戰神聖院進入我大漠王朝的強者全部都死絕了,這小子目前正在朝著此地趕來。”

李青衣感覺有些頭暈,北域諸國進入大漠王朝的通天境強者可是有七十多人,再加上戰神聖院,足足有八十多名通天境強者。

而且這其中還有夜山使者這個通天上乘境強者,這股可怕的力量都被那小子一人殺絕呢?

他是如何做到的?

“哈哈哈哈,好……”中年書生暢快大笑,說道;“難怪那老傢夥會說這小子是一塊絕世寶玉,而今看來果然不假!”

此時此刻,不僅是大漠皇室得到這個訊息了,連戰神聖院那邊同樣知道了,因為這件事情已經在大漠王朝逐漸發酵了。

“什麼,北域諸國再加上我戰神聖院的強者全部都死在了大漠王朝,被那該死的小子一人所殺?”戰神聖院大殿上,聖院院主聲如驚雷,傳遍整個戰神聖院。

“院主,此事冇有半分誇張,而且夜山使者那邊我們完全聯絡不上!”

“院主,看來是我們小瞧了這小子,現在我們必須儘快出手!”

“這小子的身後必定有可怕的強者相助,不然憑他一人根本無法辦到,而且傳聞李青衣也在為這小子保駕護航,若出手,連她也不能放過!”戰神聖院的眾強者紛紛狂怒。

聖院院主的聲音猶如刺骨的寒風一般;“通知下去,聖院的力量全部出動進入大漠王朝,另通知其他三大聖院,助我戰神聖院斬殺此子,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百朝天域!”

另一邊,陳玄此時已經回到了大漠王城,不過看著近半個王城都被摧毀,陳玄的眼神瞬間一凝。

“主人,這裡貌似剛剛發生過一場大戰。”黑帝開口說道。

“走,去大漠皇室!”陳玄急忙朝大漠皇室趕去。

陳玄剛剛出現在大殿上,就見到李青衣彷彿已經是在這裡等著他了,正在注視著他的到來。

見到這個女人冇事,陳玄也鬆了口氣,朝她走去問道;“這裡發什麼了什麼?”

李青衣冇有回答陳玄,那一雙美目上下打量著他,彷彿是想把他從裡到外全部看透一樣。

見此,陳玄伸手在李青衣的麵前晃了晃,問道;“你看啥?”

聞言,李青衣盯著他的目光,問道;“你小子真的這麼猛?一人屠/殺了北域諸國和戰神聖院的所有強者?你老實告訴本帝,暗中是不是還有其他強者在幫你?”

陳玄白眼一翻,頓時感覺有些不爽,這娘們看不起人是不是?

“嘿嘿,不就是殺了北域諸國和戰神聖院的強者嗎?我還有更猛你想不想看一下?”陳玄盯著李青衣笑眯眯的問道。

“什麼更猛的?”李青衣狐疑的盯著他。

陳玄咧嘴一笑,說道;“如果你是我的女人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