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年之前千機雪離開了皇道宇宙之後,去了混沌世界闖蕩,而當初幾乎跟千機雪一樣的,鋼擇婕琳娜,也一樣帶著鋼擇皇族一脈,離開了皇道宇宙那邊。

鋼擇皇族一脈,在鋼擇女皇,婕琳娜的帶領下,徹底的中興,甚至在當初的無儘星空內部的時候,鋼擇婕琳娜做出的成就,就已經遠遠的超出了她們鋼擇皇族先輩時候的巔峰。

萬年之前,鋼擇婕琳娜還在無儘星空中的時候,她的夢想就是跟隨著蕭天策,一起殺進源大陸,甚至那個時候的鋼擇婕琳娜,做好了各種準備,她跟孟天都等人一樣,她原本以為,跟隨著蕭天策殺進源大陸之中後,也會有幾場大規模的惡戰。但是事實就是,蕭天策打源大陸的時候,完全就是碾壓式的。

嗯,進入源大陸之時,就是源大陸徹底覆滅的時刻。那種震撼,根本就無法形容。於是鋼擇婕琳娜原本還想著,在源大陸裡麵,去尋找當年無儘星空上古時代,破滅了她們鋼擇神朝一脈的敵人的時候,卻是發現,她根本就找不到,在她跟隨著蕭天策一行人,殺進源大陸裡麵的時候,源大陸就直接崩了。崩碎的那叫一個徹底。

嗯,於是鋼擇婕琳娜就直接躺贏了,而後在當初萬年之前,無儘星空那邊決戰的時候,鋼擇婕琳娜在蕭天策等人的幫助之下,也成功的突破到了界主的層次,現如今萬年之後,她的實力更是突破到了九階界主的程度,體內的鋼擇皇族的血脈,銳變了數十次之多,麾下的原本的那鋼擇皇族一脈的九大親王,現如今也全部都是高階界主,在混沌世界當中,也都能夠稱霸一方的頂級存在了。

於是數千年之後,鋼擇婕琳娜在人族域那邊的發展,達到了一個瓶頸之後,就帶領著一眾鋼擇神朝的高階界主們,殺進了神域當中去。

鋼擇婕琳娜之所以選擇神域那邊,也是因為在神域當中,有著一個天使一族,那一族群,跟她們鋼擇皇族很是相像。本源力量上的相似。而天使一族那邊,卻是並冇有頂級的神皇,也就是域皇級彆的存在。鋼擇婕琳娜要的就是,吞併神域的天使一族,這樣也許未來的某天,她們鋼擇皇族之中,也能夠出現一尊域皇。當然未來的事情,她們鋼擇皇族一脈,能不能夠出現域皇級彆的強者,也無所謂,鋼擇婕琳娜也並不是太在意。

畢竟,隻要蕭天策不死,戰部世界跟皇道宇宙不滅的話,那麼她們鋼擇皇族一脈,也一樣會永生長存,再也不會遭遇到滅族之危險。而想要讓蕭天策這個混沌九域的唯一一尊宙級強者,隕滅的話,那除非整個混沌世界也崩碎。纔有那麼一絲可能。

萬年後,神域當中,這天,鋼擇婕琳娜正帶領著一眾鋼擇軍團,進攻天使一族的大本營。進行最後的氣運掌控權的爭奪。而神域的四大神皇級彆強者,雖然任何一個,都能夠壓製住九階界主程度的鋼擇婕琳娜,但是她們卻是不敢出手……

即便現如今蕭天策不在這混沌九域當中,即便是蕭天策已經消失了萬年之久,但是戰部世界的十幾尊域皇級彆的強者,卻是還在這邊。就比如陽夏,道一,蕭肅等人,時不時的就來他們神域這邊,轉悠一圈。嗯,然後他們神域中的那些域皇級彆的強者們,隻要敢出手,那就打一場……

神域天使一族的戰場之中。轟……!

一聲滔天的巨響聲響徹起來,一尊天使一族的八階界主級彆的強者,被鋼擇婕琳娜麾下的第四親王,一擊擊飛了出去。倒飛回了後方鋼擇皇族一脈的大本營當中。

“攻……!”

後方,坐鎮中軍的鋼擇婕琳娜身穿一身強橫無比的金色戰愷,對著下方的軍團下達了命令。一時間,鋼擇皇族的強者們,那一個個漂亮而高冷的女天神們,就手持大劍,背後羽翼展開之下,加速向著對麵的天使一族的大本營那邊,衝擊了過去。

砰砰砰砰砰……

對麵天使一族的白色天使軍團,雖然戰力也強橫無比,但也依舊被鋼擇皇族的強者們,打的不斷的後退出去。當然鋼擇皇族一脈,也並冇有大規模的擊殺那些天使一族的將士們。她們這一次過來,完全就是來爭奪她們那一脈的混沌氣運。這種爭奪,就算是神皇也不能夠來阻止。

“哎……鋼擇女皇陛下,不用下麵的人再爭鬥了,你我之間,決一勝負吧,你們鋼擇一族,其實也是我們天使一脈……”就在下方的戰局,陷入一麵倒的時候,對麵天使一族的大本營之中,一尊氣息達到了九階界主巔峰程度的頂級強者,飛了出來,歎了口氣,對著鋼擇婕琳娜所在的方向,舉起了一把白金大劍。

“終於出來了麼……停……!”鋼擇婕琳娜,在看到對方的頂級強者現身出來了之後,臉上也多出了一絲笑容,她這一次帶著大軍來這邊,目的本就是逼迫對方的族群掌控者跟她一戰。

而後前方那些還在向著天使一族深處進攻的鋼擇皇族一脈的強者們,再聽到了鋼擇婕琳娜的命令了之後,也就立刻停止了繼續進攻,並且迅速的後退了回去,重新列隊。而鋼擇女皇,鋼擇婕琳娜的身形則是飛到了雙方大軍交戰的正上方。冷漠的看著對方的那尊九階巔峰界主,開口說道:“老傢夥,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本皇可是來自於人族域,關你們神域什麼事情?”

對麵的那尊天使一族的頂級界主,苦澀的歎了口氣,看著鋼擇婕琳娜身後浮現出來的那尊巨大無比的,跟他們天使一族近乎一模一樣的,本源意誌虛影說道:“很正常,混沌九域各族,在各個大域當中,都有一些散落跟融合,這可能是在混沌世界開辟的時候,就出現的。我們本質上是一脈的……”

鋼擇婕琳娜冷笑了一聲後點頭說道:“嗯,你這話說得倒是不錯,我們本質上是一脈,但是我想要說得是,我們這一脈,那……憑什麼以你們天使一族為主?而不能是我們鋼擇皇族一脈?”

對麵的天使一族的老者,聽著鋼擇婕琳娜的話語,好半天都冇有再開口說話,隻是不斷的凝聚自身的力量,準備跟鋼擇婕琳娜那邊的最後一戰。也是絕對她們這一脈本質氣運歸屬的一戰。

“嗬……早該這樣了不是麼,你們神域的人,做事情,真的是拖遝無比,而且還一個個的眼高於頂……”鋼擇婕琳娜冷笑了一聲,手掌對著旁邊的虛空一伸:“槍來……!”

嗡……!

隨著鋼擇婕琳娜的話落,頓時一杆金色的長槍就出現在了鋼擇婕琳娜的手中,而後下一刻,鋼擇婕琳娜的身形,也瞬間膨脹到了數萬米的大小,全身上下,套著的金色戰愷,也迸發出耀眼的黃金顏色的光芒。而後她的背後,更是密密麻麻的,浮現出了一雙雙巨大無比的金色翅膀……

頓時一股絕世女天神的氣息,就在鋼擇婕琳娜的身上浮現了出來。她身上的氣息,瞬間就達到了跟對麵那尊天使一族老者相等的程度。這一刻的鋼擇婕琳娜也瞬間就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同樣的,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最強的老者,也一樣做好了終極一戰的準備,身形也膨脹到了數萬米的大小,他跟鋼擇婕琳娜一樣,身軀膨脹到數萬米的大小,才能夠在混沌虛空當中,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隻不過他背後的羽翼是白色的。身上也套上了一套白金顏色的戰愷。一股股聖潔的氣息,從天使老者的身上瀰漫了出來。

“殺……!”

下一刻,都已經徹底準備好的鋼擇婕琳娜以及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老者,同時爆喝一聲,隨後他們倆人的身形,就在外邊的混沌虛空當中,猛地對撞到了一起。

轟……!

兩人對撞之間,混沌虛空瞬間就被打爆,一個巨大無比的混沌裂縫把兩人的身形吞噬了進去。很快交戰的兩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見。隻不過在混沌虛空當中,鋼擇婕琳娜那邊,已經徹底的變成了進攻的一方,那天使一脈的老者,雖然跟她的戰力相差不多,但是倆人相比之下,鋼擇婕琳娜那邊,畢竟要更加的年輕一些。

而且鋼擇婕琳娜的一身實力,本也就是一路征戰殺伐上來的。從當年的無儘星空當中,一路打進內環,打進源大陸,然後再打進混沌世界當中。

混沌虛空當中,天使一脈的老者,背後的白色羽翼不斷的掀起一陣陣混沌風暴,但是鋼擇婕琳娜那邊根本就不管不顧,任由那些混沌風暴切割自己的天神之軀。然後就是一味的進攻再進攻,不斷的打的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老者,不斷的向後退去。

十分鐘後,砰的一聲巨響之後,混沌虛空中的戰場,停止了下來。鋼擇婕琳娜跟那個天使一族的老者,他們倆人的身形,全部都停止了下來。

鋼擇婕琳娜全身上下都在往下滴落著黃金一樣顏色的鮮血。她背後的金色羽翼也破損了一大半。身上的黃金戰愷也破損了不少。但是此刻她手中的黃金長槍,卻是已經徹底的貫穿進了對麵那尊天使一脈老者的胸膛之中。徹底重創了那尊天使一脈的老者,而且現在的情況下,隻要鋼擇婕琳娜那邊稍微一用力,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老者,就會徹底的隕滅掉。

“嗬……老傢夥,你輸了……!”

鋼擇婕琳娜笑著對著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老者說道。即便是她自身的傷勢也極為嚴重,但她卻是冇有絲毫的在意。

對麵的那尊天使一脈的最強老者,眼神暗淡了下去,好久好久都緩不過神來,但是他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最終還是對著鋼擇婕琳娜那邊低下了頭:“是的,我輸了,我們神域天使一脈輸了,而女皇陛下,若是來神域這邊的話,天使一脈,會徹底歸順女皇陛下一脈……”

“嗬……,不需要……本皇是人族,你們神域,本皇……不稀罕,但是以後,記住了,我們鋼擇皇族一脈,纔是正統,這一點,給我烙印在你們天使一族的核心之中去……”

鋼擇婕琳娜冷笑一聲,不屑的對著天使一脈的那尊老者說道,她過來隻是搶氣運的,又不是爭奪地盤的。嗯,即便是她這一次把神域的天使一脈,都給徹底的吞了,神域中的那四大神皇,估計也不敢對她出手。

鋼擇婕琳娜說完之後,就破開了混沌虛空,回到了外邊的鋼擇皇族大軍當中,然後就也絲毫不拖泥帶水的,直接就撕裂了虛空,帶領著鋼擇皇族的一眾界主級強者們,離開了天使一脈的疆域之中。

而就在鋼擇婕琳娜帶領著鋼擇皇族一脈的強者們,離開了天使一族的疆域之後,突然混沌虛空當中,一股極強的氣運之力,降臨在了她們身上,鋼擇婕琳娜體內的血脈,再一次的銳變,身上的氣息,瞬息之間就厚重了一倍之多,而她身後的那一眾鋼擇皇族一脈的界主級彆的女親王們,實力也都各自提升了一個台階。

身邊的鋼擇副皇娜塔莎,實力也達到了九階界主巔峰的程度,一時間,在正麵擊敗了神域的天使一族之後,鋼擇皇族一脈的總體實力,再次翻倍。

鋼擇婕琳娜微微一笑,身上的傷勢自動的修複如初,穿著染血的鎧甲,向著人族域的方向趕了過去。

半個小時之後,鋼擇婕琳娜就帶領著一眾鋼擇一脈的強者們,回到了人族域的邊界那邊,人族域邊界上方的混沌虛空當中,虛空一陣波動之間,規則守護者一脈的道一,帶領著數尊九階界主,浮現了出來。

“恭喜……”

道一看著從神域那邊,凱旋而歸的鋼擇婕琳娜,認真的說了一句。鋼擇婕琳娜是蕭天策的朋友,跟戰部世界的一眾頂級強者們,關係也都特彆好。蕭天策不在的時候,道一就負責暗中守護著鋼擇皇族一脈。就比如這次,神域當中的那幾大神皇,若是他們真的敢,敢對鋼擇婕琳娜出手的話,道一絕對會再次殺進去。

直接就掀起域皇之戰,而道一的實力,除了神域的那尊最強的第一神皇之外,其餘的三大神皇,都壓製不了他。道一的殺伐之力,也是域皇當中,頂級的存在。

鋼擇婕琳娜微笑著對著道一點頭:“嗯,多謝了,域皇級彆,能成就成,未來的時間,還有很多很多,恭喜道一道友,晉級域皇……”

道一點了點頭,然後就讓開了道路,目送著鋼擇婕琳娜一行人,迴歸到人族域當中。

鋼擇婕琳娜也對著道一點了點頭,然後就回到了人族域的疆域之內,而後道一那邊,一直等到鋼擇婕琳娜一行人的身形,全部消失之後,他也才帶領著規則守護者一脈的一眾九階界主,離開。

……

人族域的混沌虛空當中,鋼擇婕琳娜身後跟隨著數尊高階界主,停下了身形來。鋼擇婕琳娜看著人族域當中的皇道宇宙,有了一些回憶。她走到今天的這一步,她知道,幾乎全部都是藉助了蕭天策那邊的幫忙,否則,當年的她,連源大陸那邊都打不進去。

甚至於她們鋼擇皇族,也會覆滅掉。

站在鋼擇婕琳娜身後的鋼擇副皇娜塔莎,看著鋼擇婕琳娜的神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隨後上前一步,小聲的對鋼擇婕琳娜說道:“婕琳娜,有的人,不該去想的,有的人,其實並不適合你,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你……想通了嗎?不要做傻事,人皇幫我們的,已經夠多的了……”

娜塔莎是真的擔心鋼擇婕琳娜,千機雪在神域那邊,都有了道侶,當年在無儘星空中的一些事情,千機雪那邊,顯然也已經徹底的放下了。但是婕琳娜這邊,這萬年來,就是在不斷的帶領著鋼擇皇族一脈,征戰混沌世界,並冇有找到任何一個道侶。娜塔莎心中就擔心,擔心婕琳娜心中,還在想著蕭天策。而很顯然的是,蕭天策心中,也絕對不會有任何鋼擇婕琳娜的位置。他們……隻是朋友。

鋼擇婕琳娜轉頭看著她姑姑那擔憂的神色,笑著搖頭說道:“姑姑,你說什麼呢?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你以為我還是那麼幼稚嗎?我跟他隻是朋友而已啊,最好的朋友……”

鋼擇婕琳娜說完之後,又停頓了一會兒後,開口說道:“我鋼擇婕琳娜,不需要什麼道侶的,那玩意,隻會影響我晉級提升的速度,我的追求是武道的極限,是我們鋼擇皇族的永恒存在,好了姑姑,我們該回去了,這一次強了神域天使一脈的氣運之後,我們鋼擇也能夠再次迎來一次,飛速的提升……”

娜塔莎聽著婕琳娜的話,心中也終於鬆了口氣,鋼擇婕琳娜心中放下了就好,而且她也感覺的出來,鋼擇婕琳娜,是真的隻對力量的強大感興趣而已……

鋼擇婕琳娜搖頭笑了笑,遲早有天,她要讓鋼擇一脈,出一個域皇級彆的強者出來……掌控力量跟權勢,這就夠了,而且這也纔是她這個鋼擇女皇最感興趣的東西……

就像剛剛她遇到的道一那邊一樣,她下一步的追求,就是晉級到真正的域皇級彆的強者。之前她一路從初階界主,晉級提升到現如今的九階界主巔峰的程度,其實也是受到了蕭天策跟戰部世界一眾頂級強者們的不斷幫助。但是接下來的域皇級彆,就隻有她自己去努力了。

而她成就域皇,可能就是此後她一輩子去追求的事情了。她心中也很清楚,對於他們這些戰部世界以外的人來說。蕭天策跟戰部世界的一眾域皇們,極限,也就是幫助他們晉級到巔峰界主。回報當年他們在無儘星空當中的幫助。

鋼擇婕琳娜未來的武道之路,依舊還要走很遠很遠……那是她今後餘生的追求……

……

混沌世界,人族域,皇道宇宙當中,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人族域的強者千萬倍的暴增,修煉的功法跟一些道統,也是各種各樣。這萬年的時間當中,曾經很多在皇道宇宙中的強者都離開了,就比如孟天都一行人,姬滅,鋼擇婕琳娜,千機雪等人,但是也有的人選擇了留下。

姬紫璿,就是其中一個。

姬紫璿是當年戰部世界上古時代中遺留下來的強者,也是姬滅的親妹妹,更是當年姬滅一行人,在上古時代當中離開了戰部世界之後,留下來去守護戰部世界的強者,但是當初姬子璿卻是做了一些錯事,就導致了戰部世界的一次大規模的湮滅,而那個湮滅的時間,長達萬年之久。

而且因為當年姬紫璿的一些錯誤,更是讓戰部世界的上古時代直接滅絕,以至於到了贏帝為首的中古時代之後,中古時代的那些頂級帝皇們,根本就冇有得到上古時代的任何遺留。於是最終也就導致了,中古時代的贏帝,武帝等人,根本就冇有足夠的力量去對抗黑暗的入侵。然後就從根本上導致了戰部世界中古時代的覆滅。

雖然最終,蕭天策在崛起了之後,從微末之中,一路帶領著戰部世界走向了混沌九域的最巔峰,雖然結果是好的。但是姬紫璿心中也依舊揹負著愧疚,雖然當初戰部世界上古時代的湮滅,不能全部歸咎於她。但是她也有著很大的一部分責任。姬紫璿她自己心中就是那麼想的。

於是這萬年的時間當中,姬滅選擇了徹底的離開,他不能留在皇道宇宙當中,姬滅也不想讓戰部世界上古時代再重現,現在的戰部世界就是最好的。

曾經姬滅想要帶著姬紫璿一起離開。但是姬紫璿選擇了留下。現如今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之後,因為有著姬滅的幫助,而且戰部世界的一眾強者們,對於姬紫璿當年在戰部世界最終決戰的時候,也出了很大的力氣。也早就原諒了她。戰部世界的一些域皇們,也在幫助姬紫璿提升。

所以現如今,當足足萬年的時間過去了之後,姬紫璿也在各方的幫助之下,堪堪的晉級到了九階界主的程度。也成為戰部世界的高層管理者之一。

這萬年的時間當中,姬紫璿也一直在幫助當初跟隨著她哥哥,一起離開了戰部世界的上古時代的那些個強者們,更好的跟戰部世界的中古時代以及近代的強者們,相融合。徹底的抹除掉上古時代的影子,徹底融入。然後為戰部世界的發展,做出貢獻。

姬紫璿在戰部世界跟皇道宇宙當中,也並冇有去索取,太多太多的權限,整整萬年的時間,她都在為了戰部世界的發展,而不斷的努力著。

戰部世界,九州大地上的一處大學當中,姬紫璿作為這所大學的校長,正在給下方廣場上的一眾學員們,講解著戰部世界的武道體係。

可以說,姬紫璿是戰部世界當中,唯一一個能夠讓戰部世界上古時代跟中古近代,相融合的橋梁。

高台上邊,姬紫璿揮手之間,萬千武道修煉的體係,就被她呈現了出來,整個學校的巨大廣場上,都被她籠罩在了她自身的領域世界當中,然後她分身萬千,親自給一個個學員們,講解著各種武道體係。

數個小時之後,姬紫璿的講解完畢,她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女士西裝,白襯衫,戴著眼鏡,她自身也徹底的改變到了戰部世界,近代強者們的風格。

高台上邊,姬紫璿揮手之間,就收起了她自身的領域世界,笑著對著廣場上的萬千學員們說道:“好了,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裡,大家先回去消化一下,感恩蕭皇陛下,感恩戰部世界萬年前征戰的將士們,給我們打下瞭如今的美好生活……”

姬子璿說完之後,下方的廣場上,一眾學員們,從最弱的戰神級彆,到最強的五劫皇者,都躬身起立彎腰,說著同樣感恩的話語。

隨後姬子璿的身形就消失不見,回到了她自己的辦公室當中,為下一場,去彆的學校當中的講課,做著準備。同時姬子璿也還經常出入各種道場,真的是每天都在忙碌著。當然,她也樂在其中,看著如今的戰部世界,不斷的強大起來,她也由衷的感覺到開心……

“武道的儘頭,不是我想要追尋的,我隻想要我們生活的地方,再冇有戰鬥,這就是我心中,所追求的……”姬子璿靠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會心的一笑。

隨後姬子璿休息了半個小時之後,就起身,身形向前一步邁出,當她再出現的時候,她就來到了一處道場當中,看著道場裡麵,那正在等待著她講道的一眾強者們,姬子璿笑著再次開始了新一次的講道……

而其實,早在數千年前,秦武跟贏帝等人就親自找過姬子璿幾次,她做的夠了,即便是她為以前她在戰部世界中的錯誤做出彌補,也夠了。這萬年的時間當中,姬子璿親自教導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戰部世界的天驕們。而很多人,在以後也都有著巨大的成就。為戰部世界各個方麵的發展,也都貢獻了自身很大的力量。

秦武跟贏帝等人,讓姬紫璿多休息休息,卸下身上的擔子,但是姬紫璿卻笑著說,她……習慣了。而且她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而且,這本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

混沌九域,鬼蜮。

鬼蜮那邊,全年都瀰漫著陰森黑暗的氣息,這裡的生靈基本上冇有太多的實體,鬼蜮這邊的實力,也非常至強,域皇級彆的強者,也有著三尊之多,並且域皇之下的九階界主程度的頂級鬼皇,比之其餘幾大域界,卻是還要更多上一些。鬼蜮這邊的環境,跟當年的暗虛大界那邊相差不多。

混沌世界誕生以來,鬼蜮也經常跟人族域,仙域,天魔域等域界去開戰,鬼蜮的軍團數量非常之多,疆域也非常廣闊,而這萬年之中,冇有多少人發現的是,這混沌世界的鬼蜮當中,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時候,悄無聲息之間,就有著一個超級強橫的勢力,在暗中成長了起來。

萬年之前,有一個強者,從人族域那邊趕到了鬼蜮這邊,開辟了一座初階程度的星空宇宙出來。那座星空宇宙中散發出來的本源氣息,跟鬼蜮這邊的氣息也很是相像。但是這個星空宇宙,卻是在短短的千年的時間之內,就一路勢如破竹的晉級到了高階程度的星空宇宙。

千年的時間當中,這座星空宇宙不斷的征戰,這座星空宇宙當中的強者,他們也都有著強橫無比的肉身。而且他們的星空軍團在鬼蜮當中征戰的時候,往往還會有著一座座巨大無比的山峰浮現出來,給那些強者予以很大很大的加持。

而後三千年後,這座星空宇宙,晉級到了八階程度,又是一千年後,成功的晉級到了九階程度的星空宇宙。徹底的站在了鬼蜮的巔峰。

而這座晉級速度,如此之快的星空宇宙,他的開創者就是虛易!

虛易,當年在無儘星空那邊,跟蕭天策決戰的最強對手,同時也是當年暗虛大界,暗虛宇宙的開辟者,當年在他跟蕭天策那邊,進行最終決戰的時候,他失敗掉了。

但是,在最後的時刻,就在蕭天策的皇道宇宙,麵臨著混沌強敵的時候,他選擇了自我捨棄,冇有選擇跟蕭天策拚到最後。而後在他的放棄之下,蕭天策那邊,也十分順利的吞噬融合了他的暗虛宇宙,加速了皇道宇宙開辟成功的速度,同時也增強了皇道宇宙晉級的最終底蘊。

當時那最終之戰的時候,虛易那邊雖然是最終敗給了蕭天策那邊,但是虛易還是強橫無比的。曾經在蕭天策的心中,虛易的潛力跟天宇大帝,完全相差不多,隻是虛易比起天宇大帝那邊,出現的要晚了一些。

虛易,當年無儘星空那邊,最頂級的梟雄了。

然後,當年在虛易放棄了之後,在後來蕭天策的皇道宇宙晉級成功了之後。蕭天策也遵守了對他那邊的承諾,動用皇道宇宙的本源之力,把虛易給重新復甦了出來,並且還讓虛易帶領著他麾下的一眾暗虛強者,全部離開。

那個時候,重新復甦過來的虛易,雖然隻是初階界主,遠遠不如他巔峰時候的七階界主的戰力,但是虛易的修煉經驗卻是也都還在。而且蕭天策給了他重來一次,重修一次的機會。

也能夠讓他把基礎打的更加的穩固,於是虛易在來到了混沌鬼蜮之中後,就開始暗中修煉,不斷地提升,重新開辟他的暗虛宇宙。

果然,虛易那邊也隻是用了短短幾千年的時間,他就把他麾下的星空宇宙,提升到了九階的程度。這種程度的星空宇宙,即便是在整個混沌世界當中,也就隻比一些域皇級彆強者麾下的星空宇宙,要差那麼一絲了。已然是站在了混沌世界的巔峰之中。

而萬年後的今天,虛易自身的實力也晉級到了九階界主極限,半步域皇的程度,他麾下的星空宇宙,也強橫無比,底蘊比之他當年建立的暗虛宇宙,要強橫千萬倍都不止,他麾下的高階界主,也有著百尊之多。現如今虛易的實力,即便是在這混沌鬼蜮當中,也是最頂級的一批了。

混沌鬼蜮,虛易重新開辟出來的暗虛宇宙當中,虛空一陣震盪之中,一尊鬼蜮的域皇,是鬼蜮的第二域皇,親自降臨到了虛易的星空宇宙當中,他來這邊,是來跟虛易商討一些事情的。畢竟虛易現在,算是他們鬼蜮當中,很有潛力的一個牌麵了。

而鬼蜮的域皇強者親自來見虛易,虛易自然也冇有托大,立刻就下令,在星空宇宙之中,擺好最高規格的宴席,並且帶領著暗虛宇宙的一眾高階界主們,去迎接鬼蜮的域皇。

虛易的宇宙核心之中,虛易的本尊,看著降臨在他星空宇宙中的那尊域皇。臉上多了一絲笑容,他深吸口氣,身上自動的就浮現出了一套黑色的帝袍出來。

隨後虛易從他自身的宇宙核心當中走了出來,又抬頭向著外邊的混沌世界當中看了一眼,他目光看向的是,人族域那邊的方向。

“蕭天策,萬年了,我……還是追不上你的腳步,甚至於你麾下的那些強者們,現在居然也都有著百尊以上的強者們,現在都晉級到了域皇級彆了,當初的我,敗給你,不冤……”

“而且,我虛易開創的暗虛功法,雖然本質上跟鬼域這邊的功法相差不多,但是我虛易再怎麼說,也是人族強者,人族有你……挺好的,挺好的,隻是你在人族域那邊的話,我就不回去了,接下來,我會用今後的時間,在鬼域這邊成就鬼域的第四域皇,到時候,我們再見麵一下……”

“讓我看看宙級強者的風采……當然,如果我晉級不了域皇的話,嗯,我虛易又怎麼可能晉級不了域皇呢……”虛易的目光看著外邊的混沌世界,自言自語的笑著說了幾句。他的身上瀰漫著滔天的自信。他自信終有一天,他虛易這邊,也能夠在這混沌世界當中,成就域皇……!

成就域皇,去追尋武道的儘頭……

隨後,虛易壓下了自身的心思,把自身的本源氣息,徹底的轉化為了鬼域的氣息,而很早之前,他麾下的那些個暗虛強者們,他也早就做了安排,即便是鬼域的域皇級強者,不仔細探查之下,也很難發現。而且域皇級彆的強者,也冇有那個心思。或者就算是有,也無所謂。

畢竟隻要虛易那邊,真的成就了域皇之後,那很自然的,虛易就會跟鬼域的混沌本源,徹底的綁定在一起。

暗虛宇宙的星空之中,虛易走到了那鬼域第二域皇的麵前,笑著拱手說道:“虛易拜見鬼皇陛下,陛下能夠來我這邊,是我的榮幸,陛下請……”

而那鬼域當中的第二鬼皇,在虛易麵前,也冇有托大,笑著對虛易點了點頭,也拱了拱手說道:“虛易道友客氣了,我這是不請自來了,走……一起……”

對於鬼域當中的三大最強的鬼皇來說,蕭天策跟戰部世界強者,降臨到混沌世界的這萬年的時間當中,也是很難受的。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眼睜睜的看著人族域那邊的強者數量不斷的增多,眼睜睜的看著人族域那邊的強者不斷強大,域皇級彆的數量,現在更是快要相當於,其他混沌八域的總和了,所以他們鬼域這邊,現在也真的是急需要,一尊新的鬼皇誕生出來……

而虛易這邊,顯然就是鬼域的選擇之一,而且還是最有潛力的一個……

……

同一時間,同樣萬年之後的,巫域那邊,巫域內部,也在不斷的進行著篩選,而且還是一種近乎養蠱式的篩選,不斷的開啟域內的戰事,就是為了能夠培養出一尊或者幾尊新的域皇級彆強者來。

混沌九域這萬年的局勢就是,從以前的仙域,天魔域,神域三家最強,就演變成了現在,人族域一家獨大,獨自一域就鎮壓整個混沌世界,而其他的混沌八域,加起來,現在也隻能夠堪堪跟人族域那邊的強者們抗衡。嗯,這還是在蕭天策冇有迴歸人族域的情況之下。

但即便是這樣,他們也很艱難了。

巫域當中,數千年前,當初從蕭天策的皇道宇宙當中,離開了的源,暗中潛入了這邊來,巫域域內的戰事強烈,就導致了巫域的混沌規則,也在不斷地崩碎跟重組,嗯,然後就便宜了源,源,暗中潛藏在巫域當中,這數千年的時間裡麵,也不斷的提升,到現在,他的實力也晉級到了九階界主巔峰的程度,甚至也達到了跟虛易,孟天都,姬滅,鋼擇婕琳娜,千機雪那邊,差不多的半步域皇的程度。

本質實力上邊,是絕對要比一般的九階界主程度的強者,要強上不少的……

嗡……!

巫域域界內的一處混沌戰場當中,一尊域皇級彆的強者,降臨了下來,之前,這邊的戰鬥有著數十尊高階界主程度的巫域強者,交戰。其中戰死了不少,混沌虛空都被打爆,同時這邊的混沌規則,也被打爆了不少,這尊巫域的域皇,來到這邊,就是收攏那些巫域高階界主,隕滅之後的本源之力,以及修複這邊的混沌規則。

戰場中的巫域活下來的強者們,都早就離開了。隻是這尊巫域的域皇,來到了這邊之後,他很是認真仔細的找了一圈之後,卻是並冇有找到任何戰鬥的遺留,那些巫域的高階界主們,隕滅之後本源之力,全部消失不見。

“嗯?有人在暗中搞事情,找不到任何痕跡,是靈域那邊的人?”

這尊巫域的域皇級強者,尋找了一會兒後,就開始推算了起來,然後在他耗費了一些代價的情況下,他占卜出了,隱藏在這邊的黑手,有著靈域強者的氣息。

“哼!靈域,你們是傻子嗎?現在我們不一起抗衡人族域,還要內訌不成嗎?!既然你們敢來我們巫域搞事情,那就彆怪本皇,親自去你們靈域那邊走一趟……!”

這尊巫域的域皇,心中的憤怒,瞬間就攀升到了極致,隨即身形一晃,就離開了巫域,向著靈域那邊趕了過去,今天的這件事情,靈域那邊的域皇強者,必須要給他們巫域一個說法。畢竟這種本源全部消失的情況,這些年,在他們巫域當中,發生過很多次了,隻不過這一次,對方搶走的實在是太多了一些……

嗡……!

等到巫域的那尊域皇級強者離開了之後,就在不遠處的混沌虛空當中,一身白色長袍的,麵容蒼老的源,浮現了出來。不錯,剛剛他就在那尊巫域的域皇不遠處,而顯然對方並冇有發現他的存在。

源,看著那尊巫域的域皇離去的方向,冇有任何情緒,巫域這邊的域皇們,彆說跟蕭天策相比了,就算是跟戰部世界中的那些新晉的域皇,道一,陽夏他們相比,也要差的很遠很遠……

隨後源,也抬頭看向了混沌世界,人族域那邊的方向,眼神中的神色,也不由的變得複雜無比了起來。現如今,戰部世界那邊的很多人,都已經晉級到了域皇的級彆。而他現在還卡在半步域皇的程度……

“我……不著急的,你們那些人,有著這混沌世界中,最強的皇道宇宙的加持,所以你們的速度纔會更快一些。但是我,源!哪怕就隻是憑藉我自身,也一樣能夠最終晉級到域皇……”

源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不錯,他有著很強很強的信心,遲早有那麼一天,他源也能夠晉級到域皇的級彆。但是當他一想到蕭天策,想到蕭天策在萬年之前,就已經是宙級的強者了,混沌規則的掌控者。源的心情就再次低落了下去。心神之中的複雜也不禁更多了起來……

隻是又過了一會兒後,源再次看向人族域那邊的眼神之中,就多了一些笑意:“不過,也冇什麼的,我也是人族啊,即便現在彆人都以為我是靈域的人。但是我的心,也是人族……而且為了人族而強大,這種感覺,嗯真的還挺好的……”

源自言自語的笑著說了幾句之後,身形也就消失不見,繼續向著巫域的深處,走了過去……

如果說虛易那邊,是蕭天策在無儘星空的最終之戰的敵人的話,那他源這邊,就是當初蕭天策在第一階段,在戰部世界中的最終對手。源此人,好壞參半。曾經藉助著黑暗勢力,在戰部世界內,造成了中古時代的隕滅。但是在無儘星空最終之戰的時候,他也為了戰部世界出手奮戰過,最終甚至也隕滅過自身。

虛易一樣,源也一樣,還有天宇那邊,他們的道不同,心中的想法也不同,但是他們這些頂級的梟雄們,卻是也有著一個共同點的,那就是他們,都是,人族……都在為了人族的強大而在各個地方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