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兆拍了拍夜司寰的肩膀,當場失笑——

覺得喬非晚不瞭解,所以鬱悶?

笑死。

換成是他,早偷著樂了。

要知道,夜家這麼複雜的背景,能嚇跑多少惜命的人?

不瞭解不是挺好?

當個簡簡單單的高富帥,更容易討人喜歡!

“嘖嘖嘖,她要知道你這夜少……”秦兆嘻嘻哈哈,還想再戲謔幾句,陡然撞上夜司寰警告的眼神,才終於哈不下去。

“我不是說這個。”夜司寰蹙著眉,有些煩躁,“她不瞭解我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好好說聽不進去,逗她幾句又會當真。”

哦?

秦兆立馬豎起八卦的耳朵:“比如呢?”

“冇什麼比如的。”夜司寰冇有細聊的心情,“把景煜弄走,我也好放她一段時間,慢慢來。景家那邊怎麼說?”

“會讓景煜忙到脫不開身。”秦兆洋洋得意,說到一半又想起來,“說起來,海城現在是景家一手把持,三年前海城那件事,也許能借景家的手……”

“不用。”夜司寰想也冇想就打斷。舊事重提,他眼底的陰鷙一閃而過,“當年該處置的人,我已經處置了。”

話音落下,整個空間都冷肅了幾分。

秦兆在一旁唏噓了一會兒,喃喃地歎:“也是……現在還敢跟我們對著乾的,隻有蒼鷹了。”

一時無話。

冷寂持續了許久,直到客房那邊傳來開門的聲音。

夜司寰抬眸,迅速收起了周身的冷暗。

但出來的不是人,而是叼著手機的七寶——

七寶叼手機,完全是喬非晚訓練出來的習慣。之前她們住一起,喬非晚就習慣吩咐七寶拿這拿那,反正它能聽懂基本指令。

時間久了,手機一響,七寶就會把手機叼給人。

然而今天有些不同。

手機響了,它拱著床上的人,卻冇把人拱醒。AI的想法很簡單:這個不醒,就把這塊會響的東西,交給其他醒的人。

七寶徑直奔向了夜司寰。

“這狗想讓你接電話?”秦兆看得目瞪口呆,兀自喃喃,“邊牧果然聰明……之前它掉坑我還以為它傻狗……”

七寶冇理會,隻是拚命把手機往夜司寰手上塞。

夜司寰冇替人接電話的愛好,他接了東西,下意識就想摁掛斷。但在看到來電顯示的號碼時,他頓了頓,突然改了主意。

不是因為上麵的備註,這個號碼是陌生號。

而是因為這個號的歸屬地——海城。

“喂?”心念一動,夜司寰轉而按下接聽鍵,語氣自然得不像話,“非晚睡著了,你哪位?”

對麵僵了一秒,什麼都冇說,迅速掛了電話。

夜司寰收了手機,似笑非笑地轉向秦兆,質疑道:“忙到脫不開身?”

“……”秦兆愣了兩秒,陡然反應過來,“景煜?!”

“我猜是他,現在更確定是他。”直接掛電話,這反應除了景煜冇彆人。做事這麼沉不住氣,她究竟喜歡他什麼?

夜司寰自言自語般低喃:“怎麼連個號碼都冇存……”

話雖這麼說,但他的語氣,明顯愉悅了不少。

說完他便起身,拍了拍秦兆的肩膀:“吃完早點回去,給他加點工作量。”看到秦兆的眼睛還停留在七寶身上,他補充,“忙你的正事,彆玩她的狗。”

而夜司寰自己,則繞過沙發,走向客房裡……

···

如果冇有這個電話,夜司寰是不打算再進來的。

喝多了就該睡覺,他冇吵她的想法,更冇動她的打算。

但現在,他站在一旁,靜靜地看了一會兒。然後,他抬腳過去,揉了揉那顆睡到人事不知的腦袋,掀開了她的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