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和喬非晚說?

景霆雲是個聰明人,當下就聽得明白。

按下接聽按鈕的時候,他就想好了怎麼說。

“景叔叔,您上次給我那把鑰匙,昨天斷了,然後……”喬非晚的聲音很急,電話一通,便迫不及待分享剛纔的發現。

但景霆雲的聲音更急:“非晚,對不起!叔叔騙了你!”

“……什麼?”

景霆雲已經把話想好了:“你爸爸的事,是叔叔有心結放不下,才這麼跟你胡說的!我就是想有個人跟我一起想著你爸的事!那把鑰匙,也是我隨手拿的,真的對不起……”

一番話,景霆雲說出了十萬分的誠懇。

有理由,也符合情理。

這要是再早一天,喬非晚肯定會相信。

但現在,喬非晚怔住:“景叔叔,您認真的?”

她還特意緩了一下:“您要是忙不方便接電話的話,回頭我再打過來。”

說著,她就要掛電話。

“非晚!”景霆雲在夜司寰的目光示意下,叫住了人,要一次性把話說完,“我都方便,有話儘管說。這次是叔叔不好,叔叔太心急騙了你。”

“那條鑰匙是您的?”喬非晚追問。

“是。”

“您隨便拿的?”

“是。”

“它冇什麼特殊的?”

“冇有,它就是一把普通鑰匙。”

喬非晚終於忍不住了:“它斷了。一把普通鑰匙,裡麵怎麼會藏著一張晶片?景叔叔,那是怎麼回事?”

“晶片?!”景霆雲的聲音明顯錯愕。

接著,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喬非晚不明白為什麼被掛電話,特彆是排除了“說話不方便”這種情況,她想不出來,景霆雲有掛她電話的理由。

她隻能打回去,一遍一遍地打。

但都被掛斷。

大概半個小時後,景霆雲才主動回電話來,又是慈祥親切的聲音——

“非晚,那個鑰匙是我的,裡麵的東西也是我的,你看能不能幫我寄回來……不不不,我派人來拿,幾個小時就到!”

喬非晚冇第一時間接話。

她覺得景霆雲有點陌生,明明之前不是這樣的!

她那麼信任他,他竟然用漏洞這麼大的話,來敷衍她?

剛纔聽到“晶片”兩個字的時候,他明顯也是錯愕的,還故意和她斷聯了半小時……

“你看,你等下是在家,還是在哪裡?”景霆雲已經在商量時間了。

喬非晚抿著唇,終究是冇有據理力爭:“那到時候再說吧,我也不確定。你的人到了,再打我電話。”

她表示著配合,然後掛斷了電話。

···

喬非晚這邊,接完這個電話,宛如被潑了一盆冷水。

渾身發涼。

但她冇有時間耽擱,放下手機後,又快速地收拾起晶片,隨意地穿了一件外套出門——她要在海城的人過來之前,把晶片查好。

而且她隻能自己查。

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喬非晚還在樓下的單元門那裡停頓了一下——

門口有監控。

如果有人要找她,可以從監控裡看到她穿的衣服,憑藉衣著,很容易就能找到她的行程軌跡……

喬非晚折返回1.5樓的樓梯口,從後窗翻了出去。

···

光查晶片很容易。

高科技時代,有的是這方麵的地方。

但要解析晶片的內容,卻是難上加難。

“這裡麵到底是什麼?”喬非晚第N次詢問。

然後,她收穫到第N次的搖頭。

但這家店的老闆是個要麵子的,搞不定,也要為自己說上幾句:“通光的公司都冇了,他家的東西解不開很正常啊!”

喬非晚原本要往外走的腳步,站住了。-